名 稱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5120 KB。
  • 當檔案超過寬 250 像素、高 250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檔名:1529560425025.jpg-(240 KB, 1800x1000)
240 KB
【每週一篇】是敵是友無名18/06/21(四)13:53:45 ID:S3qlFBCsNo.185469del[回應]
當代士兵應當每週進行閱讀
轉自https://tieba.baidu.com/p/5759340207
無名18/06/21(四)13:54:59 ID:S3qlFBCsNo.185470del
檔名:1529560499643.jpg-(167 KB, 760x1064)
167 KB
你們好,士兵們!

在新一周陶冶情操的本刊中,我們有一個簡單——但需要高等教育——才能完成的任務要讓你們完成。

作為星界軍的一員,你必須將生活的每一個領域都作為戰場來征服。

在食堂裡,你應對的是人類的弱點,例如飢餓,或是對一堆的別粗糙的屍體澱粉的厭惡,以及使用你叉子和勺子進行的血腥肉搏戰(譯註:此處連接指向【每週一篇】你的新膳食計劃(最早的幾篇之一))。

當你休息時,你必須壓倒疲勞和疲憊,使之屈服。類似地,《戰團旗幟》就是報刊中的激光槍,閱讀本刊就是向著謬誤的野獸射擊撕裂的明亮光束。\*

就算在你們和戰友們相處的休閒時間,你們也不能消除你們對於戰場的渴望。

雖然你在生命中必須信任你的戰友們,但你也要帶著最大的懷疑審視他們——他們中的任何人都可能是一個叛徒,而一個無人管束的叛徒意味著他會帶著你們整個單位走向死亡。

為了幫助你們找出你們中的叛徒,我們準備了一份信息充沛的海報:

找出不同點

這兩個士兵中的一個是叛徒!

你能找出其中哪個應該被當場處決麼?

我們希望這能幫上你們,士兵們!

####每日一思# ###

深藏在內心的罪惡會腐化一切。

譯註:請注意,真的使用你們的《戰團旗幟》當武器作戰既低效也是被規章所禁止的,這是褻瀆神聖的帝國文書的行為。
圖中的倒過來的文字:答案是,兩個人都應該被當場處決。其中一個是因為他的異端思想,而另一個是因為未能發現和舉報異端,因為不忠誠而被槍決。
無名18/06/21(四)13:55:34 ID:S3qlFBCsNo.185471del
通通槍斃,可以,這很帝國

檔名:1529406639520.jpg-(153 KB, 672x1000)
153 KB
龍、Dragon無名18/06/19(二)19:10:39 ID:EXJf9fWINo.185417del[回應]
"西方龍邪惡墮落、東方龍神聖尊貴"
為什麼這樣的文化關點會如此的根深柢固呢?
以下找到的言論和訊息查證是否能夠有什麼標準呢?

"關於龍的十大錯誤認識"
https://yinglong.org/oldmainpage/dragon_X_file/Myth_009.html
"東、西方龍的火爆與惡毒"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2/27/25876/

先看看現在不同地區(部分是KW的資料)的反應
中國的政協委為了免除西方文明對於東亞的敵視,推動"Dragon→跩根(音譯)"的正名運動,但下面的該怎麼說?
西方世界隨著全球化與去宗教化,創作方面都已對Dragon進行許多漂白措施,像是尋龍高手、龍槍、哈利波特、D&D和我在圖書館看的Dracopedia,都沒有把Dragon視為全然邪惡的存在,或者將Dragon(包含其他神話生物)視為跟現實動物無異的自然生物,中國政協委有甚麼話好說?
日本的話因為同時有漢字和對應外來語的片假名,所以應該沒差吧?
有回應 25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8/06/20(三)22:01:15 ID:6tP51w3wNo.185454del
>>185453
沒那麼悲觀啦,實際上多數有長期在接觸奇幻文學的人對不死鳥、鳳凰都分得很清楚的(比如說在奇幻版的諸位)
無名18/06/20(三)22:08:14 ID:6Oz1f5ekNo.185455del
>>不光龍有這問題,phoenix翻成鳳凰也是很莫名其妙.
>>長相、地位、能力一路錯到底...
Phoenix起碼有自己專屬的漢字稱呼"不死鳥"
真要說最莫名其妙的翻譯
論長相、地位、能力不合,西方的Fairy和中國的仙才是吧
無名18/06/20(三)22:33:23 ID:TLkn7u2YNo.185456del
>>185455
...突然想到難兄難弟各種亂套用的"精靈"了.
無名18/06/20(三)22:34:37 ID:r3nDDXgUNo.185457del
檔名:1529505277843.jpg-(199 KB, 1920x1200)
199 KB
>>185455
但這跟我知道的神仙差距蠻大耶
無名18/06/20(三)23:05:48 ID:RiuerVT6No.185458del
>>185455
其實「仙人」這個概念頗微妙的...
在這中文的傳統文學定義上用到XX仙的一定都是修煉已久某種智慧生物
不是生物也沒關係,如果有吸收了什麼日月精華成了什麼什麼精之後再作個幾百年的善事也有機會獲得XX大仙之類的稱號
如果要用D&D的九宮格陣營區分的話就是會用上仙字的多半是秩序陣營的
用精字輩的則多半是屬於混亂陣營的
說到底還是立場問題
無名18/06/21(四)00:28:59 ID:rPRDk0SoNo.185460del
>>185458
神:先天神靈、後天神靈、仙。

魂:死而不亡者壽,亡而有靈者神;人生而有靈魂,通過修道,靈魂或者靈魂中符合道的一部分可以上升為道,得以靈魂不滅。

仙:通過修煉,得以個人超脫與逍遙自在,不一定代表被人道所認可的大道,仙為人之道至極,神為天之道至合。比如大唐新羅金可記真人飛升,雖然被韓國認為是道教始祖,但是只是仙人,不是神。

先天神靈:對“大道”的人格化,以人道方式理解天道,讓“大道”以我們可理解的部分顯示在世人面前,把冥冥中自然界運行的方式以我們可理解的方式展現。比如三清、四禦、雷公電母、二十八宿等。

後天神靈:人能夠通過詮釋大道,被認可能夠代表大道的一部分,得以靈魂不滅,封神做聖,享受萬世香火,冥冥中主宰被代表的大道。比如老子、關羽、岳飛、趙公明、孫思邈等等。

區分:先天神靈與後天神靈因為都是由人道來演繹,在一定意義上,先天與後天有結合點,隨著對先天的認知,先天神靈體系不斷完善,隨著對後天神靈的崇拜,後天神靈地位不斷提高甚至成為先天神靈,比如先有老子,後有老君,後有三清崇拜。

目的:認知規律(道法自然)、改造世界(天人合一)、敬畏神靈、服務眾生。


妖生於萬物,萬物皆可修煉成妖。人想成妖最簡單的方法是去泰國,只是長得醜的,去了泰國後還得再去韓國才能以人妖謀生。
古人言事出反常必有妖,古代有一本占卜術叫《易妖占》列出了種種反常之事預兆。正如動物不能說話一樣,會說話的動物,就是妖怪,俗稱成精。萬事萬物修行自己,讓自己變成我是我,不一樣的煙火,都可稱之為妖。


古從石作磨。梁武帝改石為鬼。佛道把一切擾亂身心、破壞行善、妨礙修行的心理活動均稱為“心魔”或“魔障”。
道教認為魔有十類分別是:“一曰天魔,二曰地魔,三曰人魔,四曰鬼魔,五曰神魔,六曰陽魔,七曰陰魔,八曰病魔,九曰妖魔,十曰境魔。


人死為鬼,有的執念不滅,有的無人祭祀,便有可能成為孤魂野鬼。撞鬼十有八九撞的都是孤魂野鬼。人死後,魄會消散,獨留魂存在。所以孤魂野鬼裡面是說的孤魂而不是孤魄。


怪多為天生,古人不知道基因突變,會把人和動物生下的畸形兒視為怪物。因這種事情很少見很反常,古人稱之為妖怪。


俗話說物老成精,精靈精靈,一個東西不管是不是動物,只要在世上呆的久了,它就有其精,如果機緣巧合開了靈智,有了智慧就可稱之為精靈。


繁體的靈字上雷下王,能通為靈,簡單的說就是可以表達出物體自身的情感,就是有靈性的。
如一些開光器物,它們會在主人倒楣前出現各種問題以昭告主人,也會在主人走運前變得好看以昭告主人早做準備。

很多人都認為道士如果遇到了妖怪,就要辣手整治,不殺就鎮。不分青紅皂白就殺害人家的事情,在興揚看到是非常殘忍的。
天道承負,一飲一啄,一切有情眾生都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權利,妖怪不做壞事,道士也不會去對付妖怪。

by 梁興揚,全真教龍門派三十代玄裔弟子,長安道教協會秘書長
zh&&ih&u.com/question/20388705/answer/215793201
無名18/06/21(四)00:35:36 ID:PwKN9G4cNo.185461del
>>185460
>先天神靈:對“大道”的人格化,以人道方式理解天道,讓“大道”以我們可理解的部分顯示在世人面前,把冥冥中自然界運行的方式以我們可理解的方式展現。比如三清、四禦、雷公電母、二十八宿等。

...那個、不是我要說喔.
玉皇大帝照這樣的分類是屬於後天神靈,經由各種歷劫超級多次最終才登位的喔.
無名18/06/21(四)00:44:26 ID:rPRDk0SoNo.185463del
>>185461
你就不能多看一句嗎

>區分:先天神靈與後天神靈因為都是由人道來演繹,在一定意義上,先天與後天有結合點,隨著對先天的認知,先天神靈體系不斷完善,隨著對後天神靈的崇拜,後天神靈地位不斷提高甚至成為先天神靈,比如先有老子,後有老君,後有三清崇拜。
無名18/06/21(四)10:17:42 ID:qOjRqSCQNo.185466del
>>185463
因為多看這一句更沒有意義啊...
先天跟後天分類以這句來看簡單講就是沒有區別,全看多番後設怎麼說。
而要論初始意義也是很糟糕,所謂的大道人格化至少要有對應的現象或是規律不?
然後看看玉皇大帝跟勾陳上帝....
通俗點講,這是作者掰不出來隨便湊數,尤其神話這種多人創作更是必然會發生這種狀況。
想要給本來就是無序的相關故事予以橫向連結硬是給祂們一條解釋,個人覺得這基本不可能。
舉例:玉帝輪流做,20天後換你家,現今的叫做關聖上帝喔...
無名18/06/21(四)11:40:29 ID:7eeZMwgYNo.185467del
>>185466
道教諸神本來就是這樣的,系統化得特別晚(相對於上古神話來說),後來又不停往裡加民間信仰

檔名:1529028804042.jpg-(318 KB, 1800x1000)
318 KB
【每週一篇】奧特拉馬節無名18/06/15(五)10:13:24 ID:A6egVFDANo.185280del[回應]
當代士兵應當每週進行閱讀

轉自https://tieba.baidu.com/p/5747130216
有回應 14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8/06/18(一)21:42:37 ID:p3ZSAVqwNo.185385del
>>185383
不止沒脂肪,是連類似性質的組織都不存在,
胸腹腔內的器官比人類少而且功用不明。
無名18/06/18(一)22:41:38 ID:QSyhQSfANo.185391del
>>185383
不過也有可能是為了心理作戰(看!這些異星人跟人類完全不同!)而刻意掩瞞的(畢竟帝國真的會做這種事)

當然也有可能是根本不同生物,這是目前的定論
無名18/06/18(一)23:48:03 ID:Pec94j02No.185392del
>>185383
40K的人類有多少器官跟現代人類似也是個大問題,至少肌肉這類作功的效能明顯是差多了
無名18/06/19(二)11:49:54 ID:9lRBUlVcNo.185408del
>>185392
那在這背景下,胸部的功能會是?
無名18/06/19(二)12:00:45 ID:JPgA.nyUNo.185410del
>>185408
古聖:其實豆芽的藍本是我們的性愛人偶
無名18/06/19(二)12:09:40 ID:5Iw5c0bkNo.185411del
>>185392
之後成長過程中改造或植入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不論
出生時應該還是以自然人的身體落地
畢竟國教標榜人類是銀河系最純淨的物種
如果出生時在基因層面上就不一樣(或者說差太多)都能算是人類
那人類的定義就整個崩壞了

>>185391
那篇設定是機械教呈給內部的報告書
所以除非未來吃書(比方說某機械教大佬基於不可告人的理由把它竄改)
否則應該可以算是定論了
無名18/06/20(三)23:46:27 ID:jnWPP5KwNo.185459del
>>185379
>>185382
>>185383
所以摸起來的感覺是?
無名18/06/21(四)00:39:48 ID:oNAak/7UNo.185462del
>>185459
硬的
無名18/06/21(四)01:35:17 ID:AT34iYG2No.185464del
>>185462
粗的
無名18/06/21(四)03:39:34 ID:110PGFPgNo.185465del
>>185411
倒不是自然落地與否的問題,而是單純性能差太多了的問題

大頭兵雖然都是砲灰,不過比較壯的絕對不是現代人能比擬的程度,甚至能跟綠皮拚刺刀
強壯的肌肉就有對應的能量問題,壯的跟猩猩一樣甚至更壯,那哪來的能量跟消化吸收系統就有一樣的問題
效能差距就代表相似性也有差啊....

是說帝國的人類定義跟現代人其實差很多呢,記得好像連歐格林都算到可接受的範圍去了,這個範圍....

檔名:1529499982806.jpg-(113 KB, 640x906)
113 KB
《聖☆哥傳》真人版電視劇無名18/06/20(三)21:06:22 ID:A3tY59kANo.185450del[回應]
https://youtu.be/L2P9ASb0uWo

由中村光繪製的漫畫作品《聖☆哥傳》改編,同名真人電視劇
官方於近日釋出了主視覺圖、以及 VR 版本的宣傳影片

《聖☆哥傳》將由 染谷將太、松山研一領銜主演
目前電視劇預定將於 2018 年秋季開播

檔名:1528997518199.jpg-(434 KB, 1000x562)
434 KB
德意志騎士的最後一次私戰無名18/06/15(五)01:31:58 ID:dNdk1Z/2No.185269del[回應]
作者:陸大鵬

1567年4月18日,德意志中部小城哥達的集市廣場上演了一出慘劇。一群死囚被公開行刑。其中的首犯被捆縛結實,劊子手用利刃挖出他的心臟,猛地甩到他臉上,並厲聲喝道:“看呐,看你這奸詐的心!”隨後該犯人被斬首、車裂,肢解,屍塊被懸掛在哥達城門口的十二根柱子上。劊子手所用的劍被小心地收走,一直到2002年之前都是措貝爾•馮•吉伯爾施塔特男爵的傳家寶。這支劍被稱為“贖罪之劍”(Sühneschwert)。除了這個受折磨最苦的首犯之外,還有一人被車裂,一人被絞死,多人被斬首。
這場死刑大戲,標誌著德意志歷史一個時代的終結。隨著罪人伏法,德意志貴族私戰(Fehde)的歷史落下大幕。

什麼是私戰
Fehde這個詞和英語feud(血親復仇、世仇)同源,詞義卻不大相同。在今天的英語裡,feud一般指兩群人(通常是兩個家族或家族集團)為了榮譽、復仇、爭奪利益等原因而進行的長期對立和暴力衝突,乃至謀殺。Feud可能持續幾年,甚至幾十年。一個有名的例子是莎劇《羅密歐與茱麗葉》中兩大家族的世仇,它需要兩個年輕人的生命來和解。
古代日爾曼人的傳說裡也有很多血親復仇的故事,比如《尼伯龍根之歌》裡克裡姆希爾德為了給丈夫齊格菲復仇,遠嫁匈人國王埃策爾(即阿提拉),借助匈人的力量,把仇人(恰恰是克裡姆希爾德的哥哥和親戚們)誅盡殺絕。這個故事裡的“血親復仇”用的是Fehde這個詞,它此時的涵義與英語的feud相似。

而到了中世紀,德意志語境裡的Fehde就不是“血親復仇”了,我們將其譯為“私戰”。它和血親復仇一樣,也是私人衝突,但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段裡是貴族運用的一種法律工具,來滿足自己的訴求。中世紀的德意志諸侯割據,神聖羅馬皇帝僅僅是名義上的最高統治者。在缺乏更高權威來主持司法、伸張正義的情況下,貴族們可以(也只能)進行小規模的私人戰爭,來解決衝突。奧地利歷史學家奧托•布隆納(Otto Brunner)認為,私戰是中世紀社會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甚至是必需的部分,而並非異常現象。私戰本質上是恢復公義與和諧的一種機制。他還認為,只有那些有能力接受武裝挑戰的人,也就是貴族,才是中世紀德意志社會的完整意義上的成員。[1]而到了現代早期,現代國家羽翼初生,國家壟斷了暴力和司法權,私戰也就消失了。
私戰的原因五花八門,可能是爭奪財產(土地、金錢、收稅權等等)、人身傷害、財產損失或者人格侮辱。因為“無法無天”,中世紀德意志貴族與貴族、貴族與市民之間的私戰非常頻繁。因為歌德的傳唱而聞名的騎士“鐵手”葛茨•馮•貝利欣根(Götz vonBerlichingen)在晚年撰寫的回憶錄裡自稱曾以自己的名義打過15場私戰,至於幫助別人的私戰則不計其數。私戰有時和傳統意義上的戰爭很難區分。德意志人把私戰稱為“小騎行”(kleine Reiterei),把戰爭稱為“大騎行”(große Reiterei),意思是二者只有程度與規模的區別。不過一般來講,私戰是私人(包括私人團體,可能是一座城市、一座修道院)之間的行為,而戰爭是政權和國家之間的。

私戰不是為所欲為的報復與反報復,而受到很多規矩的限制。首先,要向敵人正式宣佈開始私戰,不能突然襲擊。如果敵人在國王/皇帝身邊,或在去求國王庇護的路上,則必須停止對他的私戰。正在教堂或法庭,或在去教堂或法庭的路上,或剛才這些地方回來的人,得到法律保護,不可以對其發起私戰。教會對私戰作了很多約束,比如規定從星期四到星期天晚上不可以搞私戰。私戰是烈度有限、受到控制的暴力,目的不是將對方斬盡殺絕,而一般是通過暴力迫使對方屈服並締結和解條約(Urfehde),從中獲利。比如1513年,騎士弗朗茨•馮•西金根(Franz vonSickingen,1481—1523)幫助別人打私戰,以7000人攻打沃爾姆斯,破壞其農田,阻斷其商貿,目的不是毀掉這座城市,而是迫使它繳納賠款。1518年,他以2萬人攻打梅斯城,最後勒索了2萬古爾登和一個月的軍餉。
私戰給社會帶來了嚴重的不安定因素,常常造成城堡和城鎮被焚毀、無辜群眾喪命的慘事。德意志多位皇帝在13和14世紀一直努力遏制私戰,比如規定在若干年內、在具體的某些地區不准私戰,即施行“地區和平”(Landfrieden),但效果不佳,畢竟皇帝沒有足夠的軍力和警力來執法。1235年弗裡德里希二世皇帝頒佈的《美因茨地區和平法令》(MainzerLandfriede)是第一次在帝國全境對私戰進行控制,規定:只有在法庭呼籲無效的情況下,才可以訴諸于私戰;必須提前至少三天以書面形式(Fehdebrief)公開宣佈私戰;私戰不得侵害教堂、磨坊、公墓等地方,不得侵害神職人員、孕婦、病人、朝聖者、商人、運貨馬車夫、正在勞作的農夫與葡萄園工人等人,也不得破壞犁鏵和牲口棚。
有回應 1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8/06/15(五)01:33:37 ID:x.Ub0emwNo.185271del
此後,格魯姆巴赫作為一名典型的騎士、地主和小貴族,過著一帆風順的生活,並且還有貴人提攜。1540年,他生性好鬥的與新一任勃蘭登堡-庫爾姆巴赫邊疆伯爵阿爾佈雷希特二世•亞西比德[4](Albrecht II. Alcibiades,1522—1557)結識,相見恨晚,後來長期為他效力,在拜羅伊特擔任地方官。而格魯姆巴赫原本的主公,維爾茨堡主教康拉德三世•馮•比布拉(Konrad III. vonBibra,1490—1544)也很器重他,提拔他為宮廷總管,還贈給他1萬古爾登現金。
到此時為止,格魯姆巴赫都心滿意足,也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騎士,肯定想不到自己居然會變成人人皆可誅之的逆賊,最後暴死街頭。
命運的轉折發生在教康拉德三世主教去世之後。教會諸侯不像世俗諸侯,不能把領地和頭銜傳給兒孫,而是由教會領導層選出新人。新任維爾茨堡主教梅爾希奧•措貝爾•馮•吉伯爾施塔特(Melchior Zobelvon Giebelstadt,1505—1558)手頭吃緊,並發現了一個漏洞:當初康拉德三世贈款給格魯姆巴赫,動用了教會的錢,而沒有得到教會的批准。

措貝爾主教做了一件可以理解但不能算厚道的事情:他要求格魯姆巴赫把吃下去的吐出來,把那1萬古爾登交還。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格魯姆巴赫忍氣吞聲地服從主公,交出了錢,但從此他和措貝爾的關係就不可能像他與康拉德三世那樣和諧了。
與此同時,馬丁•路德宗教改革之後,德意志境內新教諸侯與天主教諸侯(包括皇帝)的衝突越來越激烈,終於在1546—1547年爆發了所謂的“施瑪律卡爾登戰爭”,最後新教諸侯戰敗。不過,為了集中力量對付法國,皇帝查理五世(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孫子)對新教徒讓步,于1552年簽訂了《帕紹和約》,賦予新教徒一定的自由。這就讓查理五世在帝國內統一宗教信仰的希望破滅了。而格魯姆巴赫在新教一邊參加了戰爭,在軍事和外交平方面都有不錯的成績。

措貝爾不是個壞老闆,他可能是為了補償,也可能是為了獎賞臣子格魯姆巴赫,決定把一座修道院和六個村莊賜給他作為世襲領地,價值高達8萬古爾登。如果這筆交易能夠順利完成,那麼後面的悲劇也就不會發生了。偏偏上帝不肯幫忙,格魯姆巴赫的另一個主公與好朋友阿爾佈雷希特二世因為在施瑪律卡爾登戰爭末期背叛了皇帝,被排除在《帕紹和約》之外,沒有撈到好處。惱羞成怒之下他縱兵燒殺搶掠,這就是所謂“第二次邊疆伯爵戰爭”(1552—1555)。皇帝大怒,宣佈該地區諸侯之間訂立的條約全部無效。他的本意是遏制阿爾佈雷希特二世,但不幸的是措貝爾給格魯姆巴赫賞賜的條約也受到影響,無法執行。皇帝憎惡阿爾佈雷希特二世,順帶著也討厭格魯姆巴赫。措貝爾愛莫能助。措貝爾多次向帝國法庭申訴,都被駁回。格魯姆巴赫惱怒之下,新仇舊恨一起湧上心頭,又不敢與皇帝撕破臉皮,乾脆起訴了措貝爾,這下子把措貝爾惹惱了。
措貝爾也開始打官司,要求對格魯姆巴赫實施“帝國禁令”(Reichsacht)。所謂帝國禁令,就是剝奪法律地位,遭此種懲罰的人在法律上被認為已經死亡,失去所有權利和財產,任何人可以隨意搶劫、傷害或殺死他,而不受法律追究。帝國法庭覺得措貝爾的要求沒有道理,但又要擁護皇帝的決定,兩難之下施行搪塞戰術,遲遲不肯做決定。
此時,1553年,好鬥而肆無忌憚的阿爾佈雷希特二世在西弗斯豪森(Sievershausen)被支持皇帝的勢力打敗,投奔法國國王,後來死去。措貝爾趁機沒收了阿爾佈雷希特二世的爪牙和好友格魯姆巴赫的地產。格魯姆巴赫向帝國樞密法院申訴,要求措貝爾償還他的全部財產和當初康拉德三世給他的錢,但法庭沒有幫助他。求告無門的格魯姆巴赫終於狠下心來,準備訴諸暴力,奪回自己的財產,並向措貝爾復仇。一場私戰開始了。
無名18/06/15(五)01:34:55 ID:x.Ub0emwNo.185272del
造反的騎士
1558年4月15日,措貝爾主教帶著兩名宮廷官員,騎馬離開自己的城堡,準備去維爾茨堡的主教座堂或者附近的官衙辦公。在維爾茨堡的老美因橋附近,兩個人向他恭敬地請安。措貝爾正要回禮,不料對方從懷中抽出手槍,向主教等三人開火。主教中彈死亡,兩名殺手銷聲匿跡。
大家很容易猜到,幕後黑手就是格魯姆巴赫。他矢口否認,不過還是畏罪逃往法國。兩名刺客在法國邊境附近被捕,招供出了格魯姆巴赫指使他們襲擊措貝爾主教的事實。不過,殺死措貝爾應當不是格魯姆巴赫的本意,他是想劫持主教以便強迫他滿足自己的要求。
此時的格魯姆巴赫已是喪家之犬。但他並不灰心,因為他如今有了一個強大的靠山。在施瑪律卡爾登戰爭期間,新教聯盟的首領,薩克森選帝侯“寬宏的”約翰•弗裡德里希一世(1503—1554,屬於韋廷家族的兩大支系之一恩斯特系)戰敗之後被皇帝剝奪了部分領土和選帝侯地位。皇帝把薩克森選帝侯的地位交給了韋廷家族的另一個支系阿爾佈雷希特系(雖然也是新教徒,但支持皇帝)。落敗的恩斯特系對皇帝頗為怨恨,約翰•弗裡德里希一世的兒子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1529—1595)渴望恢復選帝侯地位。格魯姆巴赫成了他的忠實謀臣,幫他與普法爾茨聯姻。格魯姆巴赫還找來了一個所謂能與天使交流的“通神者”(其實是個農民孩子),在“通神者”幫助下說服了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他註定會在上帝幫助下奪回選帝侯地位,甚至還能當上丹麥國王,同時德意志騎士階層的權力和地位會大大增強。這個預言的最後一點大有深意,應當是格魯姆巴赫授意的,稍候詳細解釋。

根據以色列歷史學家希萊•茲莫拉(Hillay Zmora)的研究,私戰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小貴族之間的恩怨總要把大諸侯牽扯進來,私戰總是和更大範圍的政治矛盾聯繫在一起,所以不僅僅是兩個村莊之間打群架。[5]就這樣,格魯姆巴赫從一個鳴冤訴苦、到處求公道而不得的受害者,變成鋌而走險的暴徒,又變成參與更高層次危險政治遊戲的權力掮客。這是一條不歸路。
1563年,在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的幫助下,他奇襲了維爾茨堡城,將其拿下,洗劫了主教的財產。新主教懇求他歸還維爾茨堡城,他毫不客氣地開出了苛刻的條件。主教的贖金自然也要從人民那裡盤剝而來。用茲莫拉的話說,私戰是獲取經濟利益和敲詐敵方民眾的手段,就像現代黑手黨敲詐勒索和收保護費。當然,通過敲詐和收保護費,私戰貴族對當地建立起了自己的“霸權”。[6]
此時的皇帝是查理五世的弟弟斐迪南一世,他對格魯姆巴赫犯上作亂、悍然侵犯“國內永久和平”的行為大為光火,也意識到,對皇權滿腹怨恨的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這樣一個大諸侯具有潛在危險性。於是,皇帝對格魯姆巴赫施加“帝國禁令”,並明確要求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不要庇護格魯姆巴赫。但沒過多久皇帝駕崩,所以沒有來得及對格魯姆巴赫採取措施。

新皇帝馬克西米利安二世(斐迪南一世之子)打算把格魯姆巴赫問題留到下一屆帝國議會上處置,這就給了格魯姆巴赫兩年時間。此時他已經不再是僅僅為追回自己幾個莊園而奔相走告、為了殺人命案而逃竄的小小騎士了,他的視野已經變得很寬廣,野心也愈發膨脹。他在這兩年時間裡到處遊說歐洲君主和諸侯,準備在德意志煽動一場普遍的騎士反叛,解放整個騎士階層,使其在皇帝面前獲得獨立性,不再受諸侯的壓迫和利用。這個目標也是耐人尋味,稍後解釋。
他原打算在1565年發動叛亂,但因為沒有籌措到足夠的革命經費而失敗。不過他不灰心,甚至異想天開地要把皇帝拉到自己這邊。他多次通過使節和書信向皇帝表示,他領導的騎士反叛不是造皇帝的反,而是造諸侯的反;他打算領導騎士階層為皇帝效力,去對抗奧斯曼帝國。不過皇帝仍然決心把此事交給帝國議會處理。
而在1566年3月的奧格斯堡帝國議會上,小小的騎士格魯姆巴赫沒有辦法掌握自己的命運。他闖入了大佬們的權力遊戲,大佬們卻鄙夷地認為他根本沒有資格玩這個遊戲。薩克森選帝侯奧古斯特(也就是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的主要敵人)玩弄嫺熟的外交和政治手腕,勸服了所有新教諸侯:若要皇帝在宗教問題上向新教讓步,新教諸侯就不要保護格魯姆巴赫。而格魯姆巴赫原本就已經得罪了皇帝和天主教諸侯,所以他的命運在此時已經註定了。
無名18/06/15(五)01:35:59 ID:x.Ub0emwNo.185273del
帝國議會決定再次對格魯姆巴赫實施“帝國禁令”,並請薩克森選帝侯奧古斯特執行。同時皇帝還多次派人去勸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不要再庇護格魯姆巴赫等一群破壞“國內永久和平”的罪人。格魯姆巴赫可能缺少政治才幹,但識人交友的本領卻不錯。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有情有義,拒絕交出格魯姆巴赫,也不肯把他趕走。從此這兩隻螞蚱就牢牢捆在一起了。

奧古斯特奉皇帝的命令,武力討伐冥頑不靈的罪人。碰巧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又是他的親戚和死敵(畢竟這兩家親戚在爭奪選帝侯地位),奧古斯特毫不客氣,炮轟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和格魯姆巴赫所在的哥達城,不過兩軍損失都不大。奧古斯特大搞心理戰,向城內秘密輸送傳單,保證不傷害平民。果然,平民拒絕服從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1566年12月30日,奧古斯特的4600騎兵和5000步兵開始圍城,到次年4月1日入城。他對哥達市民的唯一要求是向他宣誓效忠,但罪人很快被送上法庭。格魯姆巴赫被殘酷地處死,“贖罪之劍”被措貝爾主教的親戚收走,當作傳家寶。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被押往維也納,被裝在敞開的囚車裡,在瓢潑大雨中被拖來拖去示眾和受辱,隨後在維也納被囚禁了二十二年之久,1595年在施派爾(Speyer)孤獨死去。1593年,格魯姆巴赫的獨生子康拉德與維爾茨堡主教區達成和解,收回了被沒收的部分財產。康拉德還當過煉金術士。[7]1603年,格魯姆巴赫的孫子去世而沒有留下子嗣,於是家族滅亡,其財產被維爾茨堡主教區收回。格魯姆巴赫的私戰(或者說是謀反、革命)宣告結束。

革命者格魯姆巴赫與私戰的消亡
茲莫拉關於弗蘭肯騎士私戰的研究著作沒有把格魯姆巴赫的故事當作主要的案例,但茲莫拉對私戰的闡釋非常有助於我們理解格魯姆巴赫。在格魯姆巴赫的時代(以及再往前推幾十年),中世紀晚期的德意志政治環境發生了深刻變化。貴族出現了兩極分化,強者愈強,弱者愈弱。一些大諸侯開始進行中央集權的努力,建立新型的以領土為基礎的領邦(Territorialstaat),而不是過去以個人之間的封建關係和共主邦聯為基礎的鬆散政權。這個過程叫做領邦化(Territorialisierung)。最顯著也最成功的例子當然就是哈布斯堡家族,他們逐漸把鬆散而淩亂的許多領土整合成一個國家。馬克西米利安一世皇帝對哈布斯堡家族成長為現代早期的超級大國,貢獻極大。當然,領邦化的最大輸家是中央皇權。[8]哈布斯堡家族的強勢地位不是因為他們是皇帝,而主要是因為他們自己邦國的強大,他們也不會運用自己的資料來加固中央皇權。
諸侯通過侵犯和兼併小貴族領地來壯大自己的勢力。許多小貴族的獨立性和直接受帝國統轄的“直轄權”逐漸喪失,即便是原本直屬于皇帝的帝國騎士階層也無法抵抗自己當地的諸侯。

對小貴族來講,有三條路可走:一是接近諸侯,為其效勞,與其發生經濟與政治關係,甚至借錢給諸侯,從而從諸侯那裡獲得官職、土地和地位。在新型的以領土為基礎的國家裡,小貴族不再是主公的封臣而同時在自己領地能稱王稱霸,而變成了向主公負更多責任、受約束也更多的官員。格魯姆巴赫這樣的小貴族往往在大諸侯的宮廷當官,或者擔任大諸侯屬下部分土地的行政管理者。這種工作能給小貴族帶來很多經濟和政治利益,但壞處是讓他們逐漸喪失獨立性。原本貴族群體內部至少名義上的平等也實質上消失了。第二條路是,如果不能有效地接近諸侯並分一杯羹,小貴族就可能繼續衰敗下去直至滅亡,甚至淪為強盜騎士。而第三條路就是武裝反抗諸侯,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最有名的可能是弗朗茨•馮•西金根,格魯姆巴赫的私戰也有這個因素。
要想走第一條路,小貴族就需要有拿得出手的資源,讓諸侯覺得他有利用的價值。而要獲得資源,私戰就是一個不錯的工具。並且,通過私戰,小貴族還能有機會與諸侯拉上關係,比如格魯姆巴赫和約翰•弗裡德里希二世的結交,給後者當軍師。以上就是茲莫拉對私戰的理解。他還反駁了羅澤納的觀點,指出當時德意志西部的地租主要是以實物形式而不是貨幣,所以小貴族受到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的影響並沒有那麼大,他們的經濟狀況並沒有羅澤納說的那麼糟糕。[9]
無名18/06/15(五)01:37:08 ID:x.Ub0emwNo.185274del
我們套用一下茲莫拉的理論,格魯姆巴赫原本在“接近諸侯並為其服務”的過程中相當成功,但後來由於偶然和私人恩怨而沒辦法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無法從主公維爾茨堡主教那裡繼續得到恩寵和好處。這就威脅到了格魯姆巴赫的生存。他選擇的對策並不新鮮,在他之前的西金根也做過。和他一樣受到諸侯擴張威脅的騎士有很多,騎士古老的“自由”和獨立性漸漸消失,他要把這些難兄難弟組織起來,向諸侯開戰。所以上文講到,他希望鞏固騎士階層的地位,以及領導騎士反叛。不過他的反叛並不針對皇帝,而是希望把歷史倒推,回到之前的騎士階層日子比較舒服的時代。這當然是逆流而動,因為時代的趨勢是降低封建化的程度,減少割據,減少獨立領主的數量,建立現代意義上的國家。這樣看來,格魯姆巴赫是個人奮鬥的豪傑,也是抵抗歷史大潮而必敗的悲劇人物。
1574年,也就是格魯姆巴赫伏法的僅僅幾年之後,馬克西米利安二世皇帝收到了一份報告,說過去私戰給德意志造成了嚴重的糾紛和破壞,但如今私戰漸漸消亡了,因為“貴族的生活方式發生了變化,教育和學校的出現發揮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印刷機和圖書產生了有益效果;也是因為之前歷代皇帝非常睿智的幫助。所以德意志人魯莽放肆而嚴酷的天性得到了軟化,國內更加安定和平,生活更加井然有序”。[10]也就是說,通過教育、道德風尚的變化和印刷機與圖書的教化,私戰從德意志消失了。廝殺了一輩子的騎士“鐵手”葛茨•馮•貝利欣根的孫子不打仗,反倒是著名的藏書家,擁有約625種圖書。[11]不過茲莫拉指出,很難說是教育造成的道德革新消滅了私戰,說不定反過來是私戰的消失導致了道德革新。這是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茲莫拉對私戰消亡的解釋是,處於生存危機中的騎士階層產生了覺悟。至少部分騎士認識到,他們互相之間的私戰,以及為了諸侯利益的私戰,最終只是對諸侯有利,對曾經“自由”的騎士階層沒有好處。這些覺醒的騎士以結社的形式表達自己的立場,拒絕被諸侯當槍使。早在1494年,就有騎士集團(Ritterschaft)規定,其成員“絕不可以為了任何諸侯或領主的利益,而傷害社團其他成員的人身和財產”。這樣的集團有不少,區域的廣泛性和抵抗諸侯的堅定性各不相同。騎士集團是小貴族自衛的工具,他們要抵制諸侯,而諸侯的目標是擴張、兼併弱小鄰居和建立現代國家。
另外,在1495年沃爾姆斯帝國議會上,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帝國改革還包括一項舉措,即徵收所謂“一般帝國稅”(Gemeiner Pfennig)。按照皇帝的設想,這種新稅將越過各級諸侯和領主,向神聖羅馬帝國十五歲以上全體臣民徵收;預計徵收十六年;以人頭稅、財產稅、收入稅等形式徵收;目的是提供資金給帝國中央,以維持針對法國和奧斯曼帝國的戰爭(此時這兩個國家是神聖羅馬帝國的主要敵人),以及維持帝國樞密法院。貴族也必須繳納此種新稅,不得豁免。
在此之前,帝國體制的一個重大弱點就是皇帝幾乎完全沒有能力越過各級諸侯與貴族在全國範圍內普遍徵稅,所以皇帝的財力往往很弱。於是皇帝沒有實權,得不到大家的尊重,沒有能力按照自己的心願統治。“一般帝國稅”的計畫是馬克西米利安一世加強皇權的一個理想工具,但引起了貴族和騎士階層的強烈反對。這也很容易理解,畢竟抗稅是歐洲歷史的恒久主題。在弗蘭肯,騎士集團有效地代表了他們自己的利益,他們竭力抵制“一般帝國稅”,最後導致這種帝國全境的普遍稅不了了之,1505年被取消。而恰恰就是在抵抗“一般帝國稅”的鬥爭過程中,騎士們較好地團結了起來,互相之間不再廝殺,這也是私戰消失的原因之一。[12]
所以,私戰與中世紀晚期和現代早期德意志社會的重大變革——大諸侯對小貴族的兼併、現代國家萌芽——有關。參加這個變革,對騎士有短期利益,長久來看卻會導致騎士喪失獨立性。要參加這個變革,騎士需要私戰。要抵抗這個變革,格魯姆巴赫也需要私戰。但騎士階層對變革的集體抵制,又導致了私戰的消失。當然,歷史總的趨勢是,騎士階層逐漸喪失了曾經的獨立性,奧地利、普魯士、巴伐利亞、薩克森這樣的大國在德意志民族神聖羅馬帝國的僵死之軀之上崛起了。

[4]“亞西比德”是後人給他的綽號,因為他像古希臘伯羅奔尼薩斯戰爭期間的亞西比德一樣,反復無常,多次背叛盟友、改換陣營。湯瑪斯•卡萊爾說阿爾佈雷希特二世是失敗版本的弗裡德里希大王,才華橫溢,精力充沛,然而把能量都消耗在了無謂的爭鬥上。
[8]領邦化使得德意志諸侯林立,沒有發展出英法那樣強大的中央集權國家。但另一方面,諸侯林立使得德意志在文化、建築、藝術上出現了多個中心平行繁榮發展的現象,不像英法那樣,文化資源都集中在首都。
無名18/06/15(五)01:37:46 ID:x.Ub0emwNo.185275del
PS:文中提到的德意志騎士葛茲(Götz von Berlichingen)就是《劍風傳奇》的主角原型,這人是個狂熱的戰爭販子,在一次戰鬥中被一顆炮彈擊中了持劍手導致截肢,從此使用一副鋼制的義肢,得了一個“鐵手”的綽號。
無名18/06/17(日)23:46:25 ID:VePH/0TQNo.185359del
真勞煩了有人貼這麼長一串的文章
無名18/06/18(一)19:39:54 ID:.JrJe0jINo.185377del
很不錯的文章,缺點是它好像不大奇幻w
無名18/06/19(二)00:52:01 ID:pmUVLk/gNo.185395del
貴族,私人兵,群架,又要有制序

簡單的說,就像戰國四狗公家裡的8+9們,某天挑個時間地點,約出來打群架一下?
無名18/06/20(三)20:52:41 ID:0Avhb9RYNo.185449del
騎士的覆滅
無名18/06/21(四)13:51:29 ID:p7vKD5cUNo.185468del
這感覺比較像歷史版的內容,而不是奇幻版...

檔名:1529498548991.png-(241 KB, 583x302)
241 KB
無題無名18/06/20(三)20:42:28 ID:.DN8/XloNo.185448del[回應]
無本文

檔名:1529496897269.jpg-(1413 KB, 1920x1920)
1413 KB
無題無名18/06/20(三)20:14:57 ID:0Avhb9RYNo.185447del[回應]
歧視風暴百年戰爭!

檔名:1528973840416.jpg-(104 KB, 640x907)
104 KB
歐洲中世紀平民怎麼成為貴族?無名18/06/14(四)18:57:20 ID:Xqqx9ZOcNo.185246del[回應]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uestion/268406664/answer/361410657

平民成為貴族有些方法是不分時期的,但是有些方法是限時期的。

比如說成為教士就是貴族了,這個方法在整個中世紀都有效,比如奧托三世皇帝的教師,蘭斯大主教後來的教皇西爾維斯特二世,就出生在一個貧困家庭,小時候還放過豬。牧豬人這個職業還真是教皇的搖籃,好幾任教皇小時候都放過豬,後來加入修道士會一直升到教皇,比如綏克斯圖斯五世小時候也是幹過這一行。當然修道士理論上不算貴族,但是修道院長算,在德意志帝國很多修道院是直屬帝國的王家大修道院,在修道院裡擁有御座大廳,成為這樣的修道院院長往往還能兼任諸侯的職位,成為帝國諸侯。如果成為主教就更不用說了,帝國諸侯裡三分之二都是主教,馬格德堡大主教是首席邦君大主教,宗教改革以後馬格德堡被世俗化,於是薩爾茨堡大主教取而代之成為首席邦君大主教。

換而言之整個中世紀裡,一個苦出身但是耳聰目明的孩子,肯吃苦、肯學習、腦子活絡的話,修道院就是最好的進身之階。如果成為修道院長那就算熬出頭了,如果升到兼任帝國諸侯的高級教士地位上,就算改天換地了。要是當上樞機主教甚至教皇,可能就雞犬升天了。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教皇和紅衣主教們的侄子是幹什麼用的大家都知道。

如果不想幹教士這一行,其實也有機會,比如說做生意就是個好選擇,像美第奇家族、弗洛奇家族、福格這些老一輩的資產階級革命家,都是靠做生意爬上去的。皇帝也是人,是人就需要錢,而且因為皇帝花的特別多,所以錢永遠都不夠使。那錢不夠怎麼辦呢?借咯!

但是借錢是需要抵押的,而中世紀可供抵押的東西其實並不多,那時候又沒有信用貸,讓皇帝陛下搞裸條也不現實,畢竟那時候沒有身份證也沒有攝像頭,而且多數皇帝其實都沒有什麼可觀賞性。中世紀可供抵押的東西說到底就是珠寶、聖物和不動產。但是珠寶這些東西變現快,與其抵押了借錢不如直接拿去結帳。奧斯曼禁衛軍找蘇丹討薪的時候,保留節目之一是把大維奇爾從宮殿的陽臺或者樓頂扔出去,另外一個就是把蘇丹的銀盤子或者金盤子拿去化了鑄成錢給大家發薪。這個故事教導我們,農民工因為沒有武藝,所以只能自己跳樓討薪,禁衛軍因為有武藝所以可以一邊討薪一邊把老闆秘書從樓上扔下去。可見學好一門武藝的必要性。

所以在中世紀君王的困境都差不多,而可供抵押的東西也寥寥無幾,說到底最好的抵押物就是領地,領地在中世紀跟定期理財差不多,意味著一筆固定收入,所有的采邑都可以量化為固定收入,從爵位到職位到司法裁判權、鑄幣權,一切可以轉讓和授予的采邑都可以量化為一筆扣除成本之後的收入。但這些收入是按時間段付費的,雖然很穩定但是很難提高,原則上也不容易預支太多。所以很多時候就成了天然抵押物。

我們知道盧森堡王朝的皇帝西格斯蒙德就為了借錢把自己的勃蘭登堡選侯邦抵押給了霍亨索倫家族的紐倫堡城堡伯爵。一開始嚴正聲明只是抵押給你,你可以享受選侯邦的收益但你沒有主權。後來欠的越來越久,就表示勃蘭登堡領地的主權也歸你,但是選侯票的投票權還是選帝侯擔任的宮廷大臣的職位還是我的。最後就乾脆把選侯票和宮廷大臣的職位也都交出去了。當然我們必須承認紐倫堡城堡伯爵自己的起點就很高,所以搞到勃蘭登堡邊疆伯爵的爵位和采邑的難度要比我們一個無套褲漢簡單多了。但是我們的目標也不是爬到選帝侯,成為帝國諸侯的巔峰不是。搞一個直屬帝國的爵位,在帝國議會擁有投票權就是勝利,哪怕是享受一張聯票,我們七個人共用一票也算勝利阿!
有回應 26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8/06/19(二)00:43:32 ID:ivcAd31ANo.185394del
>>185388
我覺得兩個最大的問題是
1. 堅固的據點不是一時半刻能蓋好的,除非物資都在當地不用從外面運進來,不然沒過多久總有傳言說有人在荒地蓋這個建設
2. 蓋的起這個東西,又能養的起一批工人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作工,那你大概也是有領主級的財力了
無名18/06/19(二)01:35:21 ID:0BkTN4KMNo.185396del
>>185389
夠有本錢,攏絡的人夠多人家不會輕易敢吊啦~
無名18/06/19(二)02:46:23 ID:YWe9MGhkNo.185399del
>>185394
木頭跟夯土製的小型據點給一群中世紀粗工只需要一個月就能搭完
大概領主發現時差不多蓋好了
然而就算有個小據點能不能不被領主車過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無名18/06/19(二)04:26:41 ID:cA/IcYy.No.185401del
>>185388
我覺得你最少要先有一隊手下及物資準備
否則領主立即派一隊人來佔領/包圍再命令你拆掉否則罰錢或死刑也是沒戲
再說除非領主本身已經積了不少民怨 否則他們怎會信一個外人而不是領主 你被被當白工的憤怒村民打死比煽動他們反領主應該更易發生

不過說真的如果你真的有一隊有一定實力的手下(反領主/狂暴村民)及最少龜一段時間的物資跑去當小傭兵一定更好賺
無名18/06/19(二)09:12:18 ID:hfnm1tEoNo.185404del
>>先攏絡一批人或者騙當地居民在一塊沒人用的地蓋起一座夠堅固的據點說是領主政令
首先正常成年人都會有工作,沒工作的不會想幹粗活的
你要怎樣說服這些人放下工作,還能確保它們不會向收稅人打聽?
假設你真的能騙,建完之後你也只剩一個空的要塞
>>或鼓吹農民反抗因為領主說要蓋據點保護領民事後卻死不認帳
更可能是領主發通緝令說你是騙子
他們直接把怒火對向你然後你就站籠被石頭丟到死

最後有沒有發現一件事
你做這麼多,沒有獲利,沒有誰可以收稅
連塊地的產權都沒有
去當個神棍我還比較服你
無名18/06/19(二)11:00:05 ID:bCzgLvb6No.185406del
平白建一個軍事建築物那麼敏感的事情,該地的領主在你還未建好時就會過來找你麻煩了。

之所以看起來像會賺錢,是因為實行上不太可行。
無名18/06/19(二)15:53:52 ID:frJmOR8INo.185413del
>>185257
《凱爾經的秘密》的主角就是修道院長的姪子
進修院的用意就是在日後繼承叔叔/舅舅的院長地位以及修院的領地。
無名18/06/19(二)17:52:49 ID:M0VDyXOMNo.185415del
想順便問一下中世紀的商業是如何復興的
大量領主廣設關卡收稅的情況下商業根本起不來吧
無名18/06/19(二)21:52:25 ID:6vJ9DAEANo.185421del
>>185415
我從維基找的.
>從公元6世紀到公元10世紀,歐洲只有少量的商業中心和很少的商人。長途貿易主要是面向貴族和教會高層的奢侈品,主要靠敘利亞人和猶太人商人。手工藝品主要是由本地的莊園提供。人口不足以支撐進一步經濟發展,維京人和阿拉伯人(主要是指東方土耳其人興起)的進攻又使得貿易路途非常兇險。

在中世紀盛期從公元1000年到1500年,長途貿易變得更安全更有利可圖。結果,手工藝人湧向了成長中的貿易中心,使得封建領主和佃農必須到貿易中心獲取產品。城鎮之間形成了聯盟和城市聯邦,組織起來一起抵抗犯罪和與君主和貴族討價還價。行會也行起,使得生產活動處於集體管理之下,工作由可靠的人完成,並且行會還提供職業教育。但是,中世紀經濟的精神,是防止競爭。

城鎮的興起具有解放勞動者的效果。它迫使封建領主向農民提供更好的條件。通常,農民向封建主繳納一年的費用換來自由。大量的人口從農業轉向了在城鎮中的工業生產,帶來了經濟發展的加速。事實上,一種手工工業革命發生在公元12和13世紀,特別是在低地國家的紡織業工業中心,例如岡和布魯日積累了大量的財富,刺激了西歐經濟的發展。北海,挪威和波羅的海貿易城鎮的聯盟,漢莎,開始出現,開啟了斯堪地那維亞向西歐輸送毛皮,木材,蜂蠟和魚類的貿易。

中世紀盛期,歐洲人從中東的十字軍東征返回,他們帶來了對非歐洲產產品的需求。返回來的人給中世紀歐洲人第一次帶回來了外國香料,絲綢,水果,藥材,和其他東方產品。地中海沿岸城市積極參與了興起的貿易活動中,威尼斯成為了進口亞洲產品的富有的港口城市。馬可波羅和他的同伴從這裡出發前往中國。
無名18/06/20(三)18:15:22 ID:BZVKNZw2No.185439del

檔名:1529126945422.jpg-(169 KB, 800x411)
169 KB
近戰法師是不是最早來自中國?無名18/06/16(六)13:29:05 ID:J2CfZTcENo.185311del[回應]
我看過很多西方神話和小說
基本上除了魔戒這種近代
稍微久遠一點的都是純遠程
毫無近戰能力

甚至很多厲害的大法師
一旦被破法就直接被普通戰士騎臉

受此影響
連很多法師都是被看破幻術就秒殺

法師所使用的武器基本都是法杖之類

但是中國道士就比較例外
道士作法
不論古今都不用法杖的
都是用劍

甘道夫那種被外國人吐槽的法師帶劍
在中國是制式裝備

隔壁趕殭屍的更不用說
你不會武打做什麼道士?
中國道士不僅不是純遠程

而且恰恰相反,近戰能力遠超凡人戰士
封神演義欽定過仙家武術高於凡家

整部封神演義凡人在雙方不使用奇招的情況下打敗道家只有一例黃天祥
其他全部都是道士吊打各色將軍
西遊開篇孫悟空明確說了是去求道
然後就求成了齊天大聖
有回應 17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8/06/19(二)02:09:47 ID:P/URzFCoNo.185397del
>>185384
限BG1的資源嘛

>>185375
有把神杖叫怪物招喚,還記的原版BG1招喚是無上限的對吧?
無名18/06/19(二)02:44:35 ID:sl5tuogYNo.185398del
>>185314
你可能看了假的凡赫辛
再仔細瞄一下,那本書是不是叫煩赫辛
無名18/06/19(二)02:57:20 ID:2FeOrlewNo.185400del
>>185370
就過去完博德、踢牙老奶奶系列的經驗來看
高等法師都能戰前或是用意外術掛著各種強力防護buff
只要敵方施法者沒有用驅散法術
無名18/06/19(二)04:32:26 ID:P/URzFCoNo.185402del
>>185400
裝個戰術MOD就不一樣了,有個經典的AI類就是設定對面找上門時不是北七會掛多種防護法術做準備跟喝各種藥水,
還有拆防護法術,丟蛛網跟死雲傳送域等等,沒扒掉兩三層法術防護還拆不了防護武器或石膚之類超麻煩
.....尤其是巢母跟長老眼魔這麼幹的時候
無名18/06/19(二)11:26:35 ID:mZUS.j4gNo.185407del
>>185402
喔...不要讓人回想起攻防地獄。原版已經夠慘了。

開戰前全隊掛Chaos Command和Remove Fear、Death Ward,Freedom of Movement,還得放True Sight,開戰之後還得按順序先降法抗再破法防才能丟Breach....(抓頭髮)
無名18/06/19(二)17:42:21 ID:bsQZAnFoNo.185414del
>>185314
把細木條裝在劍柄上然後抹金屬漆
在跟吸血鬼嗆聲說:我才不相信你是吸血鬼!我要用劍統死你!
由於吸血鬼端半都目中無人、狂妄自大,因此有極高的機率會敞開雙手讓你捅
這時你就能很簡單的殺死吸血鬼了
無名18/06/19(二)23:13:46 ID:6vJ9DAEANo.185422del
>>185414
為什麼不用一大堆十字弓發射一大堆削尖尖的木條呢?
無名18/06/20(三)00:03:50 ID:M12XP80QNo.185423del
檔名:1529424230910.jpg-(145 KB, 850x850)
145 KB
>>185422
這麼說也是
對付吸血鬼不能掉以輕心,就用附圖這種十字弓吧
無名18/06/20(三)13:14:11 ID:sX51RrMANo.185432del
>>185422
那樣吸血鬼會躲阿,要的就是讓他放下戒心讓你刺啊
無名18/06/20(三)14:40:01 ID:G9v7WsW2No.185437del
(在claymore前面放滿尖木條
(在claymore前面放一本H本
(吸血鬼被幹掉了

檔名:1528662162829.jpg-(71 KB, 546x960)
71 KB
HEMA陣營九宮格無名18/06/11(一)04:22:42 ID:EnK6cFowNo.185111del[回應]
轉載:
https://www.plurk.com/p/mss24p
https://space.bilibili.com/641846/#/

守序善良 Joachim Meÿer 約希姆.梅耶 1537-1571:
晚期德劍大師,史特拉斯堡的家貧刀匠,四處借錢印書,終於開始展露角頭時感冒,死在去借錢的路上,享年37(應該是34歲)

中立善良 Hans Talhoffer 漢斯.塔爾霍夫 1420-1490:
早期德劍的傳人之一,劍聖理希特奈爾的N傳弟子,出了無所不包的日耳曼系武術書。
講武術書無法表達本書的歡樂,書裡還有“戰車、大砲、防護罩、自走地雷和潛水衣”。

混亂善良 Filippo(Lippo) di Bartolomeo Dardi 菲利普.迪.巴爾托洛梅奧.達爾第 late 1300s-1464:
15世紀義大利人,本行幾何學教授,波隆那武術流派開山宗師。著作失傳
他取得波隆那大學教職的論文就是「劍術與幾何學」

守序中立 Johannes Liechtenauer 約翰內斯.理希特奈爾 1300s-1389:
早期德劍開宗立派祖師,本人留下的資料就是“一首劍訣”,包含了早期德劍所有的技術和裝甲戰、馬戰技術。

絕對中立 Fiore dei Liberi 菲奧雷.迪.利貝里 1350-1410:
義大利人、神羅帝國騎士、傭兵團長,《戰之花》作者,武術包山包海,每種兵器的章節前面會有“該兵器的出場詩”,介紹該兵器的特色,開頭第一句一定是「吾名XX」
長劍的出場詩第一句:「I am the sword, deadly against all weapons. Neither spear, nor poleaxe, nor dagger can prevail against me.」

混亂中立 Michael Hundt 米夏爾.亨特 1500s-1600s:
17世紀的德劍大師,招式千奇百怪,包括飛劍、飛匕首、「看!有飛碟!」和拿火槍爆人頭。

守序邪惡 George Silver 喬治.西爾弗 1580-1622:
都鐸時代英國劍術大師,愛嘴人。基本上任何不是英國本土的武術都會被他嘴。
特別賭爛迅捷劍(Rapier),因為當時Rapier是西班牙人帶領潮流的兵器。

中立邪惡 Paulus Hector Mair 鮑魯斯.海克托.邁爾 1517-1579:
常用縮寫PHM,晚期德國武術大師,貴族,包稅官。印了精美的武術書,包括各種長短兵器甚至鐮刀等奇門武器。
印書的錢是貪污來的,所以他被抓包吊死了。

混亂邪惡 Jerónimo Sánchez de Carranza 赫羅尼莫.桑切斯.德.卡蘭薩 1539-1600s:
16世紀西班牙騎士,被西班牙系武術練習者稱為「科學武術的第一個發明者」,著作不想介紹,因為你他媽這是武術書還是數學課本啊?!?!
有回應 26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8/06/14(四)23:57:44 ID:3pio3t2.No.185264del
檔名:1528991864628.jpg-(12 KB, 207x360)
12 KB
找了一下,找到這個.
Spanish stiletto dividers
可以當圓規用的短劍.
無名18/06/15(五)19:42:29 ID:q361eEjENo.185291del
>>185264
>可以當圓規用的短劍
難道正常不應該是「可以當短劍用的圓規」嗎!?

數學教師想把工具當成防身武器還能接受
但反過來,有什麼正常體面的劍士會覺得「我的短劍需要有圓規的功能」啊!?
無名18/06/15(五)21:05:46 ID:Cd1wnpHwNo.185295del
>>185291
16世紀劍士老爸:前年我在家裡教兒子數學的時候有仇家來找碴,於是我就用該死的圓規捅死那王八蛋,從此我家圓規都要有短劍的功能
無名18/06/15(五)22:38:39 ID:uYkRKnVkNo.185298del
>>185291
開版的九宮格裡就有兩位是數學家啊!
圓規當短劍, 盾牌半圓尺想必是OK的
無名18/06/15(五)23:19:27 ID:z8f6KM9sNo.185299del
>>185264
張到180度感覺超帥的!
無名18/06/16(六)01:36:32 ID:NbH0VC7cNo.185303del
檔名:1529084192467.jpg-(7 KB, 251x201)
7 KB
>>185291
西班牙劍術師父大概會用到吧.
用短劍在地上畫圓圈,再用長劍畫直線,然後就可以教徒弟踩著圓圈來走位.
這樣就不用多帶圓規和長尺了,好方便的.
無名18/06/16(六)10:43:16 ID:PzSEH7igNo.185310del
>>185264
神兵玄奇的執念障?
無名18/06/16(六)14:07:16 ID:g5cpdSicNo.185315del
>>185298
>>185295
閱讀理解0分
無名18/06/17(日)15:43:59 ID:hWR1ZZnINo.185347del
以下是靠印象打的,有錯請見諒.

英國流就是安全至上,其持劍的特徵(guardant)便是側身,
並劍高舉過肩,而劍尖朝下而劍身貼身,採取重視防禦及反擊的態勢.

其宗旨跟《星際大戰》歐比王最擅用的第三型頗為相似,先求無過,再求有功.
連弱項也很相同,除非雙方差距過大,否則過於傾向於防禦在場控上就比較陷入被動.
防禦性高但在攻擊性等轉守為攻的場合上,戰鬥時間容易拉長等缺點.

1.確實防禦比有效攻擊更重要,命只有一條
2.時時威脅敵人使其敵方受我方主導
3.隨時記得腰部發力
4.剝奪敵人戰鬥能力而非殺傷敵人為佳(重視制止力甚於殺傷力,因此斬、打>刺)
5.倘若敵人防禦下來,切莫輕易追擊,宜停止攻擊,立刻拉開距離
6.應持續防禦值到蓄積足夠力量,莫躁進
7.防禦應多做保險
8.靈活運用現場環境
以上是一些通則,當然,對於真正一流的人知道什麼時候不該拘泥於教範。

提歐‧薩比歐羅(Vincentio Saviolo):「根本龜狗。」
無名18/06/20(三)17:15:14 ID:vMdPGphgNo.185438del
>>185347
雖然我是大學練劍道的,
不過遇到打法差不多的龜狗真的超討厭
而且真能練到這種程度還有心力控制距離的根本兇不贏他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 [2] [3] [4] [5] [6] [7] [8] [...]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