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稱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5120 KB。
  • 當檔案超過寬 250 像素、高 250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檔名:1513014739305.jpg-(123 KB, 684x960)
123 KB
無題無名17/12/12(二)01:52:19 ID:yAoxe37MNo.179533del[回應]
>>軍武宅轉生魔法世界,靠現代武器開軍隊後宮!?
>>Wiki
>>靠著前世軍武宅的記憶與魔術金屬液體,開發出槍械的魔法道具

想起綠皮的廢鐵科技,用Waaagh的力量,加上本能。將一堆的廢銅爛鐵,東西東拼,敲敲打打,便可成為凶猛的武器。
一根金屬管加上數塊金屬塊,便是一支衝鋒槍,能射出比槍管更大的子彈
有回應 82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接續17/12/16(六)12:37:21 ID:D5h8J5SANo.179804del
哥摩羅抹了抹他的嘴,將頭盔戴上,歐克駕駛員的頭骨扔在地上,鋼鐵戰士快步走向操縱席,艱難地試著繞過厚重的沙發椅,外頭,爆彈槍的轟鳴聲響起。

「更多歐克上屋頂了。」派茲瑞爾在通信網上回報,他負責與烏茲瑞爾和貝爾弗格建立鋼鐵戰士保護這架飛行器的防線。

「如果我們打算要離開的話,最好動作快。」

哥摩羅的手放上了沙發的扶手椅,接著充滿惡意地將其連根拔起扔出駕駛艙,他的路清空了,他來到羅丹面前看著控制面板。

「你對這堆破銅爛鐵有任何概念嗎?」羅丹問道。

哥摩羅點點頭。

「讓戰鬥弟兄們都登機吧,連長。」他的手指按下面板上的按鈕。

甚麼事都沒發生,他又按了一遍,這次用力的讓按鈕沉入面板,當飛機依然毫無回應時,他一拳砸在面板上,奇蹟似地飛機啟動了,引擎啟動時的震動和活塞的跳躍傳遍了機身。

「凱立斯小隊登機完畢。」派茲瑞爾透過通信網回報。
怎麼一直發到新文....17/12/16(六)12:38:46 ID:D5h8J5SANo.179805del
子彈的撞擊隨著派茲瑞爾的話語打在機殼上,現在已經沒人在外維持防線,不消片刻蜂擁而出的歐克蠻人就會衝向飛機。

「現在就是最後的機會。」羅丹告訴哥摩羅。

哥摩羅充滿自信地站在駕駛台前,他靴底的磁力鎖提供的穩定性遠強過歐克駕駛的沙發,「這並不是個複雜的系統。」他這麼說道。他將一隻腳放上其中一個幾乎已經被踩到底的踏板上。

「你要做的不過就是增加一點推力…」

當哥摩羅採下踏板時,歐克飛機往前猛衝,如同掙脫鎖鍊的獵犬般飛離屋頂,羅丹被震得東倒西歪,頭盔撞擊著駕駛艙內的物件。

哥摩羅用手緊緊抓著操縱桿,與其說是在控制飛機倒不如說是保持自己的平穩。

「把這該死的東西慢下來!」

哥摩羅將另一隻腳踩上踏板,但那玩意就這麼直直地掉在地上,他轉頭看了羅丹一眼。

「剛剛那是剎車。」他報告說,「看來那名駕駛員自己把這東西給拆掉了,歐克不喜歡在同伴面前表現出遲緩的樣子。」他回想著異星人駕駛員閃爍而過的記憶。

羅丹的心臟如同戰槌般敲打著他的胸膛。

「沒有煞車我們怎麼降落?」他質問道。

哥摩羅想了想,給了個不怎麼樂觀的答案。

「墜機。」
無名17/12/16(六)21:00:54 ID:8onlDL6MNo.179815del
>>179802
讀過小說的話你該知道這些鋼鐵戰士就是被派去炸掉綠皮空軍的燃料補給的,這裏也說了綠皮飛機是燒鉕燃料的,發動機操縱桿都有,不是靠Waaagh驅動
至於偶爾有綠皮拆了技霸給他裝的剎車,那就摔下來唄,本來綠皮東西就很容易出毛病
無名17/12/17(日)17:55:30 ID:Zq8ox8qANo.179826del
用現在人的眼光去看一次大戰的飛機,你也會很好奇那時候怎麼有人敢開那東西飛上去。
無名17/12/17(日)18:50:13 ID:UD/2JkZENo.179827del
>>179826
有發動機,不太違反空氣動力學,有合適機翼,那這東西當然能飛,就是能不能安全降落不好說,但獸人本來就不怕死。
無名17/12/17(日)21:00:32 ID:tmqgGWjgNo.179831del
給綠皮足夠的時間和空間,他們也是能發展出高水準的科技。32K的Beast可是個個綠皮都配備精工製作的裝甲和武器。
無名17/12/17(日)22:11:26 ID:2OLa0uH2No.179835del
>>179831

記得綠皮的科技好像大多數只能靠偷來的東西改裝,如果綠皮沒有辦法從其他種族那邊搶科技就會在幾百年內退步回石器時代,現存超過百年的綠皮軍閥通常底下會有其他種族的工匠跟奴隸幫忙"純存知識"跟打造武器所以才沒有倒退。

野獸入侵那邊也有推論過,那些綠皮是從其他(銀河系外?)地方幹到強力科技才能屌打帝國,而野獸敗掉後其殘部也沒有重建知識跟技術的能力可以看出來那批綠皮事實上也只懂皮毛。
無名17/12/18(一)00:58:00 ID:a29.Ln3oNo.179839del
>>179793
>....真想看看綠皮怎麼面對中二病時期的黑歷史
綠皮的一生都是中二病時期啊www
無名17/12/18(一)10:23:25 ID:icu57jisNo.179849del
>>179835
大部分原生Ork都是在一個星球上繁殖出來,然後在相互幹架的時候琢磨出他們的技術的,跟偷搶其他種族與外族奴隸無關。而雖然Ork產品沒有兩件重樣的,但從銀河系一邊到另一邊,橫跨極遠距離從未交流過的不同Ork群體技術與文化卻都大體相同,都標明他們是被設計出的種族

小說中描寫的Ork思維:
阿格瑞姆和Frik互相輕聲說話,指向這堆或那堆紙,試圖搞清為什麽垃圾車不走。
“點子哥的錯,”阿格瑞姆對他的上油工說。“引擎太復雜了。小太陽,太難點燃。老派史奎格油註入系統有什麽不好?”他在拳頭上休息自己的桶形下巴,陷入沈思。

被點子哥的焦慮刺激,Talker開始胡言亂語。“鳥群,鳥群,Ulsorc的鳥群是多個種類的,被劃分為四十六個不同的家族……核聚變是星球出生地重力塌陷不可避免的後果……”沒人聽。

“還有那是什麽鬼?”Gitskul問。他指向垃圾車的右臂,一條長而復雜的機件肢體,末端是三齒射線聚焦元件。
“擡扔東西。擡東西,扔它,”以示範的方式擡起並扔下一只手,阿格瑞姆說。他抱著肩膀。“致命殺器。我們已經在裏面裝了一臺讓它行走的頂級能量爐,非常智慧,非常強大。很特別。”

“我們也無法理清反應堆的能流,”點子哥說。他盯著自己的裝置。“這些轉流器不奏效,不知道為什麽。”
“不知道我們為什麽不往裏放一個油烘烘,”猾鬼叨咕。
“那就是為什麽,”向上指著扔東西,點子哥說。“你的主意,猾鬼,不是嗎?油烘烘不好。需要一個小太陽,否則沒法擡也沒法扔。”
“就那麽一說,”猾鬼說。

Urdgrub的屁精川流不息的來到他們面前。他們之間堆滿了各種零七八碎。技工們通宵工作,狂熱超過森林的溫度。Waaagh的召喚!正愈加強烈。其他歐克在戰鬥或狂飲,等待著湧出窩棚沖向飛船的行動時刻。技工們沒有,任何古怪小子都沒有。他們所有家夥腦袋裏的開關被打開——醫生,馴獸師,技工和其余的,讓他們高度活躍。技工們又鋸又敲,又焊接又上螺絲。當大大槍管第一次擰好時阿格瑞姆高興的嚎叫。當Urdgrub的屁精把Da Basha——Grabskab老大戰車——的半副引擎拖到他院子裏時,阿格瑞姆大笑了很長時間。他和點子哥趴在上面,幾秒之內拆散了它並取走他們需要的零碎。他在梯子爬上爬下,指揮著其他家夥,告訴屁精們去哪和做什麽,像老大似的,而那就是他第一次明白自己要做什麽的時候。
他的思維是個漩渦,他本能的抓住從思維中冒出科技泡泡,突然爆發出的靈感。他無法清楚的說出自己知道的,他也沒有,如果說實話,真的理解它。他就是知道。他的手指不用思考就工作起來,組合起他不完全理解的機械。其他人一樣,很少交流的狀態下各自高興的勞碌,他們所有家夥都在朝著一個方向前進。但對你來說那就是古怪小子——古怪。
點子哥裝好了他的能量轉流器。他在神像的肚子裏輕微調節著,直到推進射線正確精準交叉,而且推力大到一小點兒熱東西塌在自己身上,小太陽在它的反應堆裏點燃。三重磁動力發動機噝噝的蒸汽讓它保持穩定。屁精們看起來緊張,但它堅持下來了,而小太陽也沒去它不應該去的地方。這讓點子哥高興,並幫助他忘記自己酸疼的嘴。他忙著把它吊起來。
“低純度銅化合物應該有更強的電阻……”Talker說。以某種方式,這對點子哥來說是有道理的,而他伸手去拿更好的電線。然後他改變了自己的主意,開始從一片片破碎的垃圾裏為聚變設備通向二級系統的主動力線拼湊出一臺冷卻系統。
猾鬼在他焊接時吹著口哨,熟練的把無用的大塊金屬拼成錯綜復雜的裝置。聰明的用錘子猛敲幾下,他就有了一個變速箱。他笑了,然後停下來,當他認為某人可能看著他的時候四處觀察。

“都完成了?”他說。
“是的,老大,”Frik說。其他屁精上油工正在拋光,並把厚史奎格油的抹到每樣東西上。
“好夥計,Frik,現在你到塔上面。留意他們藍小子。”
Frik做出一個驕傲的小敬禮。“悉聽遵命,老大,”他說,並趕忙離開。
“引擎準備好?”阿格瑞姆通過講話管向下喊。
無名17/12/18(一)10:24:10 ID:icu57jisNo.179850del
“四(是)的,阿格瑞姆,碗(反)應堆正在燃燒,下面瓶子裏的太陽有代(大)史奎格的個兒。一聲令下我就揇(按)開關,”點子哥回答。阿格瑞姆朝口齒不清的點子哥傻笑。他牙齒長回來前還要幾周,但當他環視垃圾車完工的頂甲板時,他知道值了。它太美了。“好吧,好吧。”他把雙手拍在一起。“好的小子們,到試駕這肥毛哥的時候了!”
“那是名字?”坐直了,猾鬼說。
阿格瑞姆停下來。他思考。“是的,”他說,他的熱情高漲。“為什麽不?肥毛哥,它不錯。我喜歡。簡明扼要。”阿格瑞姆的思維正在經歷一場更深層次的變化,它的技工小子記憶直線消失,被一個綠太陽遮蔽。暴力的欲望突然閃耀的爆發。他覺得需要獲得權利。需要和某個家夥好好談談,某個家夥就是Grabskab。“沒人能欺負阿格瑞姆,”他吼叫。“猾鬼,武器充能!”他大喊。“點子哥,引擎點火!屁精做好準備!”

Talker無窮無盡的嘮叨,嘴裏翻來覆去的是一段段古代自然歷史和炮術。他在巨炮的射手椅上前後擺動。雖然瘋得厲害,他對鈦族造成了大量傷害。他身後大汗淋漓的屁精們將新炮彈推上前往垃圾車側面的傳送帶。他們奮力的工作,因為Talker話講得越多,他打得越快。炮管的熱度燒穿了彈殼。
在下側甲板,點子哥迅速移動,鉆進管線和電纜下面,調調這個,擰擰那個,用拳頭和修正大錘敲敲其他東西保證反應堆運行。他穿過厚,玻璃口反復看向反應堆的核心,他自己的小邪日正在那裏憤怒的幹燒。它拱起劈啪作響的鋸齒狀電流,進入他為了聚集反應堆能量,並將它們提供給肥毛哥的怒火,而安裝在內部面板上的收集點。屁精在每個地方工作,調整以及瞎搞,重護目鏡和手套保護了他們虛弱的屁精身體。這是肥毛哥噪音最大的部分。垃圾車的每一步都震動著房間。裝置嗚鳴並呼呼作響。反應堆發出一陣持續,噝噝作響的吼叫,還有隨著每發砸向護盾外側的炮彈,小太陽更大聲的咆哮。
阿格瑞姆通過管子向下大喊。“三級等離子溢出渠似乎要過載了,”他說,用的是他們有時用,但都無法正確理解的技工語。

檔名:1513221873113.jpg-(23 KB, 720x480)
23 KB
轉貼: 娥蘇拉•勒瑰恩對地海動畫的觀感回應無名17/12/14(四)11:24:33 ID:tGfQ3m/oNo.179706del[回應]
娥蘇拉•勒瑰恩對地海動畫的觀感回應

以下是我對於由吉卜力工作室(Studio Ghibli)的宮崎吾郎(Goro Miyazaki)製作的《格德戰記》的第一手回饋,以此作為對那些為這部動畫給我寫信的日本書迷們的回應,當然同時也供世界其他地方對此感興趣的人參考。

*****************

­寫在前面的話:

作者們幾乎無法控制根據他們著作改編的影片。一條公認的規則是,一旦簽署了授權協定,就可以當原著作者已經消失了。那些“富於創造性的顧問”頭銜毫無意義。除了劇本作者,任何原著作者對影片中的任何內容都毫無辦法。所以不要問原著作者“為什麼他們要……?”這樣的問題,因為她自己也同樣一頭霧水。

*****************

簡短的歷史回顧:

大約二十年前,宮崎駿(Hayao Miyazaki)先生曾經寫信給我,表示有興趣根據當時已經出版的三本地海小說製作一部動畫影片。那時我並不知道他的工作,只知道迪士尼風格的動畫,而且並不喜歡。於是我沒有同意。

六、七年前,我的朋友馮達•N•麥金泰爾(Vonda N. McIntyre,1978年憑《夢蛇》獲星雲雨果雙料大獎,此外她還寫了大量的星際迷航和星球大戰的小說)對我提到並和我一起觀看了《龍貓》。從那時起,我立刻成為了宮崎駿的影迷,直到現在。我個人認為他是和黑澤明或是費裡尼一樣的天才。
後來又過了幾年,當我得知地海出色的日文版的譯者清水真砂子(Masako Shimizu)小姐認識宮崎駿先生,我便通過真砂子小姐轉告他,如果他還對地海有興趣,我會很高興和他商討有關製作一部影片的事情。

不久我便得到了吉卜力工作室的鈴木敏夫(Toshio Suzuki)先生令人愉快的回應。在我們的信件往來中,我表達了不要從根本上對故事或角色做不明智改動的強烈願望,因為這套書已經被不論是日本還是世界範圍的廣大讀者所熟知。當然,為了讓他在影片製作時能享有充分的自由和發揮想像,我提出過建議宮崎先生也許可以利用頭兩本書故事之間的那十到十五年空白:因為我們並不知道格德除了成為大法師,還在那些年裡做了些什麼,這樣宮崎先生也可以讓格德做任何他想要他做的事情。(除此之外,我沒有對任何其他的電影製作者提出過這樣的建議)。

2005年8月,吉卜力工作室的鈴木敏夫先生和宮崎駿先生對我家進行了一次愉快的訪問,並與我和我兒子(他負責地海版權的相關事宜)商談相關事宜。
那時他們解釋說宮崎駿先生想要從影片製作中退休了,而家庭和工作室都希望由駿先生的兒子吾郎,從未製作過一部影片的人來製作這部影片。我們很失望,也很擔憂,但我們得到了這樣一種印象,其實是保證,這個項目會一直得到駿先生的控制。基於這樣的理解,我們簽署了協議。
那個時候,影片的相關工作其實已經開始了:我們得到了一份少年與龍的海報作為禮物,還有駿先生繪製的一張霍特城(Hort Town)的草圖,以及由吉卜力藝術家們的完成版本。

此後,影片的相關工作進行得非常非常迅速。我們不久以後就瞭解到駿先生根本就沒有參與影片的任何製作。

我曾收到過他的一封非常感人的信件,後來還收到過吾郎先生的一封信。我盡我所能地答覆了他們。
我很遺憾影片製作過程中產生了跨越太平洋的憤怒和失望。
­我被告知駿先生其實並沒有退休,只是現在在從事另一部影片。這增長了我的失望。我希望能忘掉這些不愉快的事。

******************
無名17/12/14(四)11:26:18 ID:tGfQ3m/oNo.179707del
關於影片:

由於我和我的兒子不能去東京參加影片的首映,吉卜力工作室非常慷慨地帶給了我們一份拷貝,並且在2006年8月6日星期天在市中心為我們組織了一場私人專場。這是一次愉快的經歷。許多朋友都帶著孩子前來。能得到孩子們的反映很令人高興。一些年紀較小的孩子被嚇著了,有的好像沒弄懂怎麼回事,但那些稍大些的孩子則比較酷。

放映結束之後我們去我兒子家就餐。小矮腳狗埃利諾表現得非常好,鈴木敏夫還在草坪上表演了頭手倒立。

我離開的時候宮崎吾郎先生問我“你喜歡這影片麼?”在那種氣氛下這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於是我答道“是的。這不是我的小說,這是你的影片。這是一部好影片。”

當時我認為我只是在對他以及很少幾個站在周圍的人說這話。對於這樣一個比較私人的問題,我本來希望這樣一個同樣比較私人的回答不會被公諸於眾。我在此處提及這些,僅僅因為吾郎先生已經在他的blog裡提到過了。

那麼,基於所有的事情都會很快被公諸於眾的精神,下面我將給出一份我對於這部影片的完整的第一手報告:

絕大部分都很漂亮。然而在這部飛快完成的動畫片裡很多支線末角也被砍掉了。影片不具有《龍貓》那樣的精巧細緻,或者是《千與千尋》那樣的恢宏華美。能給人留下一些印象,但是總體而言比較普通並不突出。

絕大部分也頗令人激動。不過這種興奮是由暴力維持的,而且達到了一個我認為脫離了原著精神的程度。

我認為絕大部分並不連貫。這一點也許是因為我一直試圖在用我書裡的故事印證著那個我在觀看著的完全不同的故事,並且被那些具有和我書中同樣名字,但是氣質、經歷和命運都完全不同的人物的行為給弄糊塗了

當然一部影片不應該試圖去分毫不差地複製一部小說——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藝術,兩種完全不同的敘述方式。這二者之間也許必須改動甚巨。但是,對小說人物角色以及故事主線的某種程度上的忠實,對於這麼一部號稱是根據發行超過40年的小說改編而來的同名影片,報有這種期待應該也不算是什麼過分的要求吧。

美國和日本的影片製作者都一樣把這些書籍當作了名字和一些概念的礦床,從書中這裡一點那裡一點地掠取著隻言片語,用完全不同的情節代替了原來的故事,卻做得既不連貫也不一致。我覺得這不僅僅是對原著的不尊敬,同樣也是對讀者和觀眾的不尊敬。

我還覺得影片的“資訊”有些過於做作了,因為這些資訊雖然通常都直接引用自原著,那些對於生命和死亡、平衡等等的陳述卻並不是根據那些原著中角色和行動所得來的。不論它們的意思是多麼正確,它們並不是書中和角色們所表達的。他們並不是“努力掙得的”,而更像是作為嘮叨的說教而出現在影片中。在地海的頭三本書裡,這些資訊是偶爾一些思想的閃光,我並不認為它們會以這樣直白的形式出現。
無名17/12/14(四)11:26:52 ID:tGfQ3m/oNo.179708del
原著中的是非感在影片中同樣含混不明。比如說,影片中亞倫(Arren)刺死自己父親的動機就莫名其妙,顯得過於隨意:影片中解釋罪行是黑暗的影子或是後來的胡言亂語犯下的,這並不令人信服。為什麼這個男孩會分裂成兩個?我們對此毫無頭緒。這個想法其實來自於《地海法師》,但在那本書裡,我們知道格德是如何有一個一直跟隨他的影子的,我們也知道其中的原因,而且在最後,我們還知道了那個影子到底是誰。這些我們心中的謎團不能簡單地靠揮舞一把魔法長劍來消除。

但是在影片中,邪惡卻令人舒服地具有一個壞蛋的具體外形——法師柯布(Cob,影片中日文叫作Kumo),而他能被一下子殺掉,從而解決掉所有的問題。
在現代奇幻裡(不論是文學意義上還是政府意義上),殺人是解決所謂正義與邪惡之間戰爭所通常採用的方式。但是我的書並不考慮這種戰爭,也無意為過分簡單化的問題提供簡單的回答。

雖然我覺得我書中的龍要更漂亮些,我還是更讚賞吾郎所表現的龍收起翅膀的非凡方式。他想像中的動物們都表現得非常柔和親切——我喜歡那匹馬拉瑪(Llama)富於表情的耳朵。我也非常喜歡耕作、汲水、套馬等的場景,這些都帶給了影片一種樸實的安寧氣氛——這種對於一成不變的衝突和“動作”步調的改變非常明智。起碼在這些場景之中,我認出了我的地海。

********************

顏色的問題:

地海中的絕大部分人都是有色人種,白人才是一種落後的邊緣人群。我所作的這種設定當然是出於道德層次上的考慮,目標也在於美洲和歐洲的青年讀者。歐洲傳統上的英雄按照慣例都是白人——1968年時這簡直是不言自明的普適公理——那時黑皮膚往往和邪惡聯繫在一起。通過簡單地顛覆這種心理預期,這也是我作為一名小說作者所能做到的破壞偏見的貢獻。
美國的電視劇版本的製作者一邊標榜他們沒有膚色歧視,一邊卻又大幅削減了地海中有色人種的比例。對此我已經猛烈抨擊過這種漂白地海的做法,而且沒有原諒他們。

在日本這個問題卻有所不同。我不能提出在日本的人種的問題,因為我對那裡的情況幾乎一無所知。但是我知道一部動畫影片幾乎不可能脫離動畫影片固有的恒定習俗。在動畫影片中,絕大多數人物——在歐美人看來——都是白人。我被告知日本的觀眾觀看的時候觀感卻不同,我被告知他們會認為格德的膚色比我自己的眼睛看起來的膚色要更深些。我希望如此吧。絕大多數影片中的人物在我看來都太白,不過起碼裡面還混雜有一些不錯的棕褐色和米色。另外特娜(Tenar)的金色頭髮和藍色眼睛也是正確的,因為她是來自卡基許(Kargish)群島的少數族裔。
無名17/12/15(五)09:10:45 ID:Vp0BD6ugNo.179770del
說老實話,
雖然高加索人種俗稱白人,
不過似乎容易被曬黑(他們自己也喜歡這樣做),
大部分人的膚色反而的比普通的黃種人還要深....
無名17/12/15(五)12:47:47 ID:d6OPXM/INo.179776del
宮崎駿:我的兒子從來不是他!!
無名17/12/15(五)13:46:41 ID:y.77zP2oNo.179781del
幾乎可以說是一些很強又很頑固的老人們和東西文化差異和商業運作加總起來連鎖爆發的悲劇了
無名17/12/16(六)14:08:22 ID:GeEKvSBANo.179808del
檔名:1513404502263.jpg-(111 KB, 602x418)
111 KB
>>179770
其實像阿拉伯人 北非之角 北印度都是高加索人
與人類膚色沒有必然性關聯
無名17/12/18(一)09:34:13 ID:H5QApiQMNo.179847del
檔名:1513560853816.jpg-(58 KB, 640x480)
58 KB
>>179808
看來共通點就是鼻子

檔名:1513066919964.png-(1330 KB, 946x1280)
1330 KB
不死之身的戰鬥方式無名17/12/12(二)16:21:59 ID:LpKu621gNo.179586del[回應]
有些作品裡面
人物突然獲得不死之身or自癒超快的那種能力

戰鬥方式會變成直接懶得躲攻擊直接硬吃、也懶得用武術
一刀一刀平砍耗死對方

有不死身的話武術、身法、閃躲是不是就都沒必要了?
一直普攻就好

deadpool好像多多少少還是會稍微閃一下攻擊
有回應 39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7/12/17(日)00:43:37 ID:oemwfEi.No.179819del
>>179813
別忘了DP是搞笑角色,強度就跟松鼠娘一樣是個浮動值
無名17/12/17(日)01:11:17 ID:fsgcrvw2No.179820del
>>179819
基本上DP跟兩津堪吉是差不多的存在吧

搞笑人物都超強
無名17/12/17(日)02:57:37 ID:zlOBpJ8gNo.179821del
>>179754
水星ORT 艾爾奎特 物理破壞也能算是死吧
誰知道做月聖杯外星人有沒有辦法
太陽系毀滅那天看他們死不死

剛想說克蘇魯不是人類現有科技不能殺死
遠古種族都可以靠科技和祂與祂的眷屬們互角了
原來是指克蘇魯神話中的外神
不過除了阿撒托斯和猶格·索托斯
其祂外神互打也許能殺掉對方
或著某些古神除了上述二位以外會有辦法擊殺
無名17/12/17(日)12:26:09 ID:fsgcrvw2No.179822del
>>179821
直死魔眼殺不死(沒點沒線)

不過uo說到底也只是星球最強
七龍珠那種一拳爆星球的戰力應該就能把祂們秒掉了

然後克蘇魯跟外神等及差很多

大概是人類 = 螞蟻
克蘇魯等舊日 = 老虎
外神 = 地球這種對比吧

猶格、A神、黑山羊這些東西基本上等於宇宙法則了
其存在遠遠不是物質面能概括的
甚至設定上A神等於宇宙本身,除非把宇宙整個炸掉
無名17/12/17(日)23:25:41 ID:c9FVYbg.No.179838del
>>179822
>直死魔眼殺不死(沒點沒線)
既然有根源之渦的存在,萬物必然有滅亡的一天,而且可由星球本身也有壽命來推導,便能得證UO不是沒點沒線、而是"看不到點見不到線",一如晚上的愛爾奎特、志貴看不到一般,至於要把腦袋接到哪條線上才看的到那就莫宰羊了~
(沒意外大概接上線的那一瞬間就燒腦了吧?根源式或許能撐住?)
無名17/12/18(一)04:42:08 ID:OyMpW/RQNo.179843del
>>179807
基本上
不死之身
轉生
預知未來
先讀

等等的能力高到一定程度的時候
我們統稱這些能力者為基本無敵
無名17/12/18(一)07:11:27 ID:GWbFfhnMNo.179844del
>>179811
可是死完馬上回復原狀接著死
嚴格來說這傢伙離定義上的死亡遠得很
>>179812
>DP的力量頂多就是正常人的極限
否,DP各項體能比美隊還要強很多
戰鬥技巧則是7(美隊是6)
本身還攜帶能瞬間移動的腰帶
又快又強戰技高超的傢伙本來就很難殺了
還俱備超再生跟不死身放在別的作品中根本破壞平衡
還好設定上給他精神病跟時不時腦包來平衡一下
>灌水泥怎麼會沒用
而事實上分屍灌水泥這招制裁者也對他用過
但效果不彰,大約幾周會死侍又活碰亂跳來煩他
無名17/12/19(二)23:19:19 ID:.1n4Ba6.No.179881del
>灌水泥怎麼會沒用
灌水泥後處理不好容易漏餡
很多灌水泥案後被人發現,就是因為屍體在裡面腐爛後產生氣體和屍水膨脹把水泥撐開
(水泥耐壓卻不耐拉伸,所以才需要鋼筋捆住)

所以為什麼外國要讓人消失,都是身上把一堆鐵線後丟到河裡
因為泡爛後浮腫身體會被鐵線割爛,然後被魚咬爛
最後骨頭會被水流沖散到各處....
無名17/12/20(三)01:02:00 ID:YqhZI7SENo.179889del
>>179881
dp好像只要有一個原子留著就可以再生了

時間長短問題
無名17/12/25(一)22:39:51 ID:YrmZJX1.No.180058del
銃夢裏面的鐵士代諾也超難消滅
本體死亡就會在曾經經過的地方由微分子機器自動復活
除非有人能反向入侵所有的微分子機器關閉功能
否則這個世界亂源可無限重生甚至多重存在更煩

檔名:1513314162065.jpg-(51 KB, 656x437)
51 KB
無題無名17/12/15(五)13:02:42 ID:uygYMWvINo.179777del[回應]
宗教的問題就要回歸宗教的視角,雖然這世界上絕大部分宗教,盛產不說人話的哈聖人、虯先知、黃聖徒和各路冒牌大德之類,很好地證明了大部分宗教都是“人的主觀意識對世界錯誤扭曲的反應”,但這些宗教植根於人類社會之中,它們折射出來的現象可以告訴各位,在這個社會中的大多數人是怎麼個精神狀態。

首先我們要搞清楚一點,台灣從鄭家到滿清,從日據到流亡小朝廷的漫長時代裡,它的宗教文明有沒有哪怕達到哈聖人、虯先知、黃聖徒他們所信仰的那些閃米特一神教的檔次?

沒有。

除了印順、聖嚴等少數學問僧所帶領的僧團外,台灣的宗教是最低級的師巫邪教檔次,包括一貫道、天帝教、亂七八糟起壇扶鸞請仙附體的師公廟公,以及數典忘祖敗壞宗風之流。

好吧,客觀一點,說一句民俗宗教吧。但台灣的民俗宗教不管摻入了多少道教、佛教的形式內容——比如齋醮上章、水懺超度,這些失去了正統教義的外在形式根本無助於原始宗教脫離蒙昧。

結果就是台灣本土信仰披著道教和佛教的外衣,赤裸裸地兜售著部落時代的原始崇拜——也就是明清時代的大陸移民與原住民之間混合的鬼魂崇拜思想。

這種崇拜,甚至不是神道教和苯教那樣信奉自然神,也談不到宗教神和哲學神的檔次。它在大陸移民中和原住民村落中披著不同的外衣,但本質是一樣的玩意。

簡單說來,原住民的原始的萬物有靈思想裡,獵頭活動就如同食人族一樣,是一種標準的巫術思維:將外族人殺死,將頭顱帶回部落供奉,或者將死者屍體食用,於是死者的靈魂就成了被奴役的物件,他的力量也將通過獵頭和食人為加害者所有。

這種罪惡的巫術,不止在原住民的獵頭活動中存在,也在移民的“熬蕃膏”中盛行。

而在漢人和日裔皇民中,這種信仰所崇拜的物件叫做“王爺”、“有應公”,僧侶、巫師、廟公們的語境裡把這種廟宇叫做“陰廟”,特別地與他們信仰的媽祖、濟公、無生老母區別出來。

那這王爺、有應公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是厲鬼和屍體。

雖然現在台灣最大的王爺廟如南鯤鯓代天府等處的廟方人士,不斷地給他們供奉的五府千歲編排出各種高貴的出身,比如他們宣傳五府千歲是唐代的名將,被賜封成神。但是一些稍稍古老一點的宣傳資料就暴露了五府千歲的真實身份:

一:假借自溫瓊元帥阻止瘟神散疫的五秀才投井故事

閩南有五名讀書人,連袂赴考,於中途投宿驛站,夢中聽到有瘟神相商,該地人民不仁,應予懲處,擬于天明時投瘟毒于各井,五人驚醒後,決心拯救當地浩劫,乃分投五井而亡,翌晨居民見井中有屍,不敢飲用井水,因而免除一場瘟災,玉帝憐憫五人舍己為民,而封為“驅瘟之神”。

二:來自清代的天師作法誤傷人命流言

唐開元中,及第新科進士三百六十名,為奸佞所害,唆使明皇將此三百六十人隱于宮中地下室,而且使操樂器,一時絲竹並陳,乃詭稱地下有妖,昭張天師施法鎮之,天師明知其偽,但未便違旨而揮劍演法,三百六十人隨即應劫而亡,明皇憫其無辜,一律封為王爵 。
無名17/12/15(五)13:53:03 ID:uygYMWvINo.179782del
兩個故事的母本雖然不同,但是故事的主體都沒有變,即“凶死亡魂變為王爺”。

如果要更追究這類王爺廟的信仰特徵,還要注意這些千歲們的有關祭祀中,最重要的溝通媒介是——船。在王爺廟的信徒裡,都相信這些千歲乘著船巡遊人間,供奉王爺的儀式,迎王船燒王船也是最大的特色。

那麼為什麼要使用船為溝通王爺的儀式道具呢?因為船和“船上死亡的船員”才是這些王爺們的真身——

在台灣流傳的另外一則王爺神話,稍稍透露了一點真相:

李世民微服出遊時遇險,各府王爺捨身救駕有功,皇帝乃親賜進士出身,當時救駕者共三十六人,亦一併賜封進士,三十六人義結金蘭。後來三十六進士奉旨巡行天下傭坐王船,不幸在海上遇險,三十六人同時罹難,太宗痛失功臣,信其成神之說,追封“代天巡狩”,並建巨船舶,王船上禦書寫著“遊府吃府,遊縣吃縣”。

而台南那座著名的南鯤鯓代天府之所以興建的原因,是因為清代嘉慶年間,有失事海船漂流到台南,隨即當地居民將這艘海難後的殘破海船視為王爺船,修建王爺廟,供奉隨船而來的王爺(遇難船員)。

也就是說,王爺廟的信仰,事實上與日本民間神道所信奉的“惠比壽”(海上漂浮物,包括船骸和浮屍)如出一轍,這是極為原始的濱海民族對海洋崇拜的特殊體現,而王爺信仰又摻入了原始宗教對人類靈魂的崇拜。

比如台南民俗諸神裡所信奉的另一女神“八寶公主”,其實也是王爺信仰的一種。按照屏東鄉民的傳說,這位女神事實上是荷蘭殖民時代的一位荷蘭女性,不幸在台灣遇難(遇難的說法有落海和被原住民獵頭兩說),而後在上世紀日據時代,突然通過巫師見證“顯靈”,而成為了一位女神,而這位女神的神體,就是當地人挖掘而出的白種女性遺骨(由於這是廟方的說法,白種、女性,均存疑,唯有人類遺骨可以確認),而她也就成為當地人所信仰的女神。

當然,同樣是被信仰的厲鬼,八寶公主相比較五府王爺是要低級一等的。

一.荷蘭籍的厲鬼屍體崇拜

廟宇:屏東縣墾丁大灣八寶公主廟
厲鬼:八寶公主瑪格麗特
神話:荷蘭公主瑪格麗特船隻在台灣遇險,全員被原住民殺死。日據時代公主顯靈,當地建廟供奉。

廟宇:雲林縣水林鄉車港村綠佑將軍廟
厲鬼:綠佑將軍
神話:荷蘭人因為鹿皮交易而與車港地區居民發生衝突。綠佑將軍戰亡,托夢水林鄉民,要求建廟供奉。

可以注意到,受到供奉的荷蘭籍厲鬼極為稀少,而八寶公主受供奉的時代是日據時期,而綠佑將軍的神像已經徹底中國化:紅髮、紅眉、藍綠眼睛。左手持八卦,右手持令旗,腳踏龍虎,儼然是道教神將面目。

大抵由於荷蘭殖民時代過於短暫,島上移民稀少,所以荷蘭籍厲鬼與屍體崇拜也較為稀少。

二.被認定為鄭明時代人物的厲鬼屍體崇拜

廟宇:台南市東區開基慶隆宮
厲鬼:鄭成功部屬謝永常與趙勝
神話:民國五十一年其魂魄常于夜間騎白馬,穿白袍,顯化在台南中山女中校園內。他托夢中當地人士,說明自己身世,指示校園內埋有他與其部屬六百余人、同僚趙勝將軍與其部屬。希望善心人士撿骨重新埋葬。市政府人員帶人前往中山女中,挖出1067具骨骸。

相比稀缺的荷蘭籍厲鬼,鄭明政權的短暫統治,除了鄭氏家族以開台聖王之名義成為死後封神的地方神,台南的這個千人坑發掘和建廟祭祀,並附會為鄭成功部將的事件,應當更發生於日據時代。因為廟方事實上是用謝永常和趙勝作為掩護,同時祭祀了一名日軍軍官“吉原小造”,只是這個千人坑究竟是日軍屠殺的罪證,還是日軍窮途末路集體自殺的遺跡,在台南開基慶隆宮的祭祀活動掩蓋下,已經無從考證。
無名17/12/15(五)13:54:31 ID:uygYMWvINo.179783del
三.滿清時代的厲鬼屍體崇拜

雖然滿清被視為落後的政權,然而清政府的儒教化、理學化措施也最為嚴厲,清代在台灣修建的陰廟,事實上都是義烈廟、褒忠祠性質,所供奉的神靈或者由官方修築旌表,或者由台灣人民懷念抗清英雄私建,竟無一處是王爺與有應公這類厲鬼崇拜。

四.日據到國民黨流亡政權至今時代的厲鬼屍體崇拜

廟宇:台南市佳裡區廣安宮
厲鬼:台灣抗日義士、日軍戰死者、台南各陰廟所供奉之厲鬼遺骸
史實:蕭壟大屠殺後,1923年當地爆發瘟疫,北門郡守酒井採納耆老與保正意見,恭請三家宮廟的主神(北港朝天宮天上聖母、南鯤鯓廟吳府千歲、佳裡金唐殿三千歲)起駕,代天巡狩,撫慰亡靈。他們廢掉各地萬應祠(即供奉有應公的下級陰廟),集中屍骨,興建廣安宮供奉。

和之前清代的旌表忠義的孝義廟、褒忠廟不同,日軍佔領者酒井所採用的興建廣安宮行動,並沒有依據中國傳統官方意識形態的壓制淫祀、維持正祀的手段進行。事實上,這種將抗日烈士、殖民劊子手和無辜遇難群眾、甚至大量作祟厲鬼一起供奉的思維,是標準神道教式原始落後的“禦靈供奉”。也就是說,雖然在表現形式上,日軍採取了以地方諸神(媽祖、王爺)等巡守的方式進行安魂,但是它的指導思想已經是完全日本神道化的。而日本神道教,哪怕在國家神道的粉飾之下,它也包含了大量原始蒙昧的民俗神道內容。

廟宇:台南市海尾寮朝皇宮鎮安堂飛虎將軍廟
厲鬼:日本海軍飛行員杉浦茂峰
史實與神話:1944年10月12日早上十點,台南地區空襲警報響起,上空盤旋著大量美軍機群。日本海軍飛行少尉杉浦茂峰駕著戰鬥機升空迎敵。飛機中彈,尾翼起火。如果立刻跳傘求生,墜機必將危害海尾寮上千戶村屋。杉浦決定把飛機轉為上升,沖往台灣海峽方向。村民看著一團火球轟隆爆炸,瞬間火球飛濺。戰後海尾寮到處流傳穿著飛行服的日本飛行員顯靈。後來查出他名叫杉浦茂峰,決議建廟以表示謝忱。

事實上,杉浦茂峰先生的義舉,並不是他受到供奉的原因,而在於他在當地的顯靈。甚至顯靈時間也是在台灣本土意識與國民黨中華意識碰撞的時代。也就是說,這位善良的飛行員被供奉,其中不僅僅是單純的褒揚義舉、厲鬼屍體崇拜的內容。

廟宇:台南市東區開基慶隆宮
厲鬼:日軍軍官吉原小造
史實與神話:在台灣光復後,廟方的巫師借助鄭成功兩位部將之口,鼓動信眾將千人坑骨骸視為日軍死者收埋供奉。是否真的是日軍屍骨?因為所謂“吉原小造”之名也是附體扶乩的乩童所宣稱,可以說是極為可疑的。

廟宇:高雄市小港區紅毛港保安堂
厲鬼:海府大元帥
史實與神話:保安堂原本只是竹寮小祠,專門祭祀漁民撿來的水流屍。1946年漁民在海上撈到一個頭顱。該頭顱經常托夢給漁民,自稱日本海軍第卅八號軍艦艦長,在太平洋戰爭陣亡,指示製造該軍艦與艦上官兵模型供奉。漁民奉他為海府神尊,早晚播放日本軍歌。

https://www.z hihu.com/question/56322914/answer/172539030
無名17/12/24(日)16:52:46 ID:h6/YfNqkNo.180015del
古代的淫祀基本都是這種,崇拜鬼特別是厲鬼,所以朝廷會嚴厲禁止

檔名:1513131099157.jpg-(157 KB, 600x935)
157 KB
無題戰錘40k蠻適合改編溫日良風格的港漫17/12/13(三)10:11:39 ID:9TIphffoNo.179631del[回應]
1.濫用「戰」字,除原本的war master、battle sister之外,中文化變本加厲的譯出「戰團」等詞彙
2.人命當作數字,動輒死亡幾十億,甚至摧毀整個行星
3.身材壯碩的強者,當然即使強如星際戰士,也有相當數量二打六的存在
4.不知所谓的兵器名,愛心和道理,慈悲和寬恕
5.力量級數,戰錘著墨不多,但是靈能也有阿爾法級至歐米茄級
6.明明有槍砲,還是主打肉搏戰
7.人體改造家常便飯,機械臂和義眼隨處,還有大腦改造
8.粗口,即使基里曼大人也忍不住講bastard
9.基佬
有回應 36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7/12/14(四)23:35:30 ID:Xmk8GKjwNo.179749del
檔名:1513265730962.png-(64 KB, 863x925)
64 KB
來刷6v星辰之子囉
無名17/12/15(五)00:03:52 ID:QeGSfedENo.179750del
>>179748
說到這個
我一直挺好奇為啥原體回歸時
該原體的軍團不但讓戰士的誕生變穩定
甚至還讓軍團人數加倍成長
到底原體回歸後具體上是作了甚麼事?

呃...
好吧...原諒我
每次看到這個
我都不禁聯想到EX變態上的榨O本
(而且還是熊系的)
無名17/12/15(五)00:51:19 ID:ryaaC/q2No.179753del
>>179652
四臂帝皇.......?
難道妳也姓基?
無名17/12/15(五)01:42:42 ID:i3pPjxbcNo.179755del
>>179750
也許是因為多了兵源吧。以前都在招泰拉人,現在能在原體母星上招兵。
無名17/12/15(五)02:11:04 ID:uygYMWvINo.179757del
>>179750
經典輻射末日電影 A Boy and His Dog

裡面有一段講 主角廢土男孩進入了地下的文明避難所

避難所裡的人失去了生育能力 所以要定期從外面找男人來配種 男孩一聽樂瘋了

然後他被綁在手術台上用機器榨精 wwwwwww
官方應該有具體說法吧?17/12/15(五)02:21:00 ID:934Oji6.No.179758del
>>179755
這說不通啊
大遠征打下的世界何其多
就算是一百世界僅有一個合格
但也是綽綽有餘還必須要原體的世界?
再者某些原體甚至連世界都還沒征服
關鍵肯定是在原體身上但是
具體上又是怎麼樣進行的?
>>179757
嗯...
如果40K在泥碰很夯的話
這種題材的本肯定滿街都是
無名17/12/15(五)02:32:55 ID:uygYMWvINo.179760del
>>179758
GW:原體把手放在他的孩子頭上 就解決了 不許質疑 敢質疑就把你改造成奴工
無名17/12/15(五)03:56:36 ID:qKCAvbmoNo.179762del
>>179758
我猜是生產技術的授權及下放吧?
無名17/12/15(五)12:25:07 ID:uaJs5kwINo.179775del
為什麼會趨近穩定有很多說法啦

目前看過的是,基因原體可以提供完整的圖譜讓基因種子穩定

像帝子和千子都是極不穩定,帝子還銷毀過一批兵,除了拜爾修改病例讓自己活下去,千子則是老馬靈能一放瞬間出事
無名17/12/15(五)13:10:42 ID:/1Kjaq5.No.179780del
>>179775
從HH1的描述來看,帝子的基因庫出問題百分之百是被內鬼給搞了

檔名:1512731795244.jpg-(64 KB, 580x414)
64 KB
無題無名17/12/08(五)19:16:35 ID:I6RxXTn.No.179435del[回應]
注意對象是所有*步兵單位*wwwwwww
有回應 47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7/12/13(三)08:48:55 ID:q4B4sidkNo.179627del
>>179604
40k先前也有活聖人,不過那些活聖人死了一般也就是死了,最多復活個一次半次之類的,像賽莉絲汀這樣能反復活了死死了活的還沒聽說出現第二個,所以才說她是E惡魔親王
並且她去那顆星球也不是聽到帝皇命令然後坐船過去,而是啪一聲就直接從天而降了,就差沒明說她是亞空間生物,她跟帝皇有專線相連基本可以肯定
無名17/12/13(三)09:28:43 ID:tNYrq05UNo.179630del
>>179604
其實有個在這串一直被遺忘的背景設定
有個相對來說滿常見的占卜工具叫帝皇塔羅
據說可以傳達帝皇的旨意
無名17/12/13(三)11:44:03 ID:syUiPezcNo.179642del
>>179630
帝皇塔羅可以傳達出想要喝咖啡吃雞排的訊息嗎?
無名17/12/13(三)12:26:32 ID:g7BbdLyINo.179646del
>>179625
帝國真理:理想
帝國國教:現實
大概是這種吧?
>>179627
我記得被手辦王放出來的女審判官
看到賽莉絲汀第一個反應也是喊惡魔
>>179642
這甚麼鬼搭配啊...
無名17/12/13(三)12:30:16 ID:syUiPezcNo.179647del
>>179646
反正又不會胃食道逆流,沒問題的啦
無名17/12/13(三)13:40:34 ID:TCxKtQmsNo.179655del
>>179630
問題是帝皇塔羅的描寫經常讓人分不清到底是迷信還是靈能還是真的能傳達帝皇的旨意
無名17/12/15(五)00:50:14 ID:2Wlavh6oNo.179752del
>>179435
>>注意對象是所有*步兵單位*wwwwwww

"INFANTRY CHARACTER"

跟著我說一遍,"CHARACTER"
無名17/12/17(日)21:55:50 ID:2OLa0uH2No.179833del
>>179646

>帝國真理:理想
>帝國國教:現實

帝國真理宣稱要理性帝國才能穩定,而迷信下帝國只會滅亡。

但事實是帝國真理講求的理性讓帝國不到百年就四分五裂,且逼近滅亡。相反的迷信反而讓帝國穩定萬年都沒出問題。故以理性思考得證:理性無用。

帝國真理跟帝國國教都是謊言,前者不理性的無視現實,後者不理性的視帝皇是人類,一個真正人類是不會像機器般理性行事的。

by基里曼


>>179655

這東西設定上是帝皇進馬桶前自己設計出來的,理論上即使非帝皇信徒也能用此指引他人,不過依現在的帝皇來看他應該寧可帝皇塔羅被國教(只在國教牧師手上才有指引功能)壟斷控制也不要交給不拜他是神只當他是會犯錯的凡人的眾sm,太危險了。
無名17/12/17(日)22:01:54 ID:2OLa0uH2No.179834del
>>179833

順便補充一下,帝皇的理想只有"人性"這東西能延續下去,甚麼理性宗教之類的東西通通都是工具而非理想,國教跟真理裡面帝皇只信人性(這也是他唯一的真話),其他附加的東西都是帝皇編出來唬人的,就這點來看兩者作為謊言或是"實話"都是等值的,不存在哪個是理想哪個是現實的問題。
無名17/12/21(四)11:26:52 ID:cNTZoxuMNo.179916del
皇帝就是一個虛偽的暴君,所以即日起加入死亡守衛軍團,待遇優厚,領導層事業心強,人員關係和睦,還送終身健康保障,你還在等什麼??

檔名:1513037364004.jpg-(484 KB, 1018x573)
484 KB
無題死亡守衛的惡魔原體-莫塔里安17/12/12(二)08:09:24 ID:Y7lEd5O6No.179550del[回應]
哇~~這隻也太帥ㄌㄅ
我還以為信仰納垢的都會變成醜八怪
這樣我想選納垢CSM當我的入門種族了
有回應 10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7/12/12(二)13:39:03 ID:MFx8uev2No.179574del
>>179572
安格熬原本的賣點WS9
但武器跟裝甲真的頗弱

魯斯一出後第二個WS9的原體安格昂瞬間價值蕩然無存
跟安格昂同數值,武器跟裝甲的規則又超強
這傢伙在全戰超歡樂的,可惜照鏡子的搞笑規則沒加入17/12/12(二)13:44:02 ID:P7ZlOaYwNo.179575del
檔名:1513057442280.jpg-(122 KB, 1446x774)
122 KB
為什麼這傢伙信仰色虐還可以保持正常樣子,還越來越帥,我信仰色虐想跟色虐幹炮卻變成了醜八怪
無名17/12/12(二)14:27:52 ID:DSQ966rUNo.179578del
>>179550
你可以看看他底下的瘟疫戰士,各個都是噁心肥宅可是不知道在帥幾點的。
無名17/12/12(二)14:55:37 ID:XP9WX3uMNo.179579del
>>179565
看看天使出場有沒有機會了
無名17/12/12(二)14:58:37 ID:XP9WX3uMNo.179580del
>>179567
荷帥如果太弱也太對不起他那價值兩台蘭德的分數了
無名17/12/12(二)15:57:40 ID:YzAVV9ZYNo.179585del
我8版入坑就跟朋友拆了起始包選了DG,當初還覺得很噁現在是越看越帥,之後幾個終結者單位跟惡魔引擎也不知在帥幾點,試著組了老莫的軍備玩了幾場感覺一拿不到先攻,第一回合就算有擋槍仔,保護、堅韌擲不好就會被打成半殘甚至被融化掉...還在摸索中
無名17/12/12(二)16:48:23 ID:MFx8uev2No.179589del
>>179585
你是遇到基理曼停車場或是IG吧
現在有能力一回合融掉老莫得軍備差不多只有這兩個
現在這個月將軍書剛出
基裡曼停車場分數上漲整體已經變相削弱
然後老莫的死亡壽衣檔槍仔分數又更下修了,下下星期的死亡首衛惡魔引擎皮皮蝦開賣,到時DG整體強度會更上一層
再來就看操作熟練度了,現在DG仍算的上一線種族只是操作比較吃經驗就是
無名17/12/13(三)14:27:05 ID:LEGHPbKQNo.179658del
死守帥???死守的賣點不是隨行的賣萌納垢靈嗎

我有朋友因為納垢靈的動作太搞笑太賣萌於是買來玩
這就叫相由心生嗎?17/12/13(三)16:33:09 ID:g7BbdLyINo.179666del
檔名:1513153989894.jpg-(90 KB, 482x1329)
90 KB
無名17/12/14(四)17:01:49 ID:u1Ux6DxcNo.179731del
>>179589
最近要跟出新書的BA打,怕。

檔名:1513093937348.png-(201 KB, 300x300)
201 KB
Warhammer 40,000: Conquest無名17/12/12(二)23:52:17 ID:Lq/ONkJoNo.179615del[回應]
Asmodee跟gw世仇下的犧牲者
雖然遊戲本身有點東抄西抄
但是少了個花費一兩千就能入門40k的管道
還是有點可惜
無名17/12/13(三)04:47:51 ID:uhEcN6YQNo.179623del
>>179615
Asmodee?可這LCG不是fantasyflightgames出的嗎?還是背後有其他相關聯的內幕呢?
無名17/12/13(三)10:14:38 ID:p9hj7EAUNo.179632del
FFG被Asmodee買下了
無名17/12/13(三)22:13:28 ID:fc9Y9KLcNo.179687del
>>179632
但真要說Asmodee跟Gamesworkshop也沒啥過節吧?
看起來純粹只是GamesWorkshop覺得fantasyflightgames
的重心不再放在他們IP上還推有類似性質星際大戰所以才決定回收版權並拆夥吧?。

檔名:1513094434036.jpg-(173 KB, 800x800)
173 KB
無題無名17/12/13(三)00:00:34 ID:i0E79qvsNo.179616del[回應]
(圖文無關
問個...算是疑惑很久的問題
由於敝人還是個魔導師,所以有個問題一直很疑惑,那就是"性侵犯到底犯案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我們看研究,甚至是照常理判斷就好,受害者大多在那個時候慘狀在正常人來看不會好到哪去,脫糞等慘狀也肯定有,而且那個部位大概也不可能準備OK,所以...我實在想到就興奮不起來,想請問一下諸位先進有沒有描寫這方面的犯案或者心理狀態比較寫實的東西能參考看看
另一個問題是關於40K的-很抱歉這樣看起來兩個問題實在有點跳TONE-我們都知道星際兄貴身體還行,但在心裡閹割下絕大部分都忘了那擋子事;那麼那些還在正常人範圍的IG是到底怎麼解決那檔子事的慾望?畢竟再怎麼短命總也有人活下來吧?
無名17/12/13(三)01:06:42 ID:q4vbtSn.No.179618del
凱恩幫597團(非常少數的性別混合團)接生過好幾次
無名17/12/13(三)02:25:43 ID:vvLFLi9cNo.179621del
GW非常反感描寫性方面的內容,雖然我們都知道這麼grimfuck的世界肯定少不了fuck這檔事

凱恩那種「早上我從她的床上起來」的描寫已經是極限了

檔名:1512957482476.jpg-(1736 KB, 1500x1050)
1736 KB
浮空島無名17/12/11(一)09:58:02 ID:9D3.dolwNo.179477del[回應]
請問島民設定像附圖這種浮在空中的島嶼有什麼該注意的地方呢?

想設定浮在空中島嶼上有座超過20萬人居住的城市,以現實來說除了雷擊和氣候偏冷外還會有什麼樣天在和環境的問題?
有回應 20 篇被省略。要閱讀所有回應請按下回應連結。
無名17/12/11(一)15:27:59 ID:KYCzpVMkNo.179504del
>>179503
詳細希望
無名17/12/11(一)17:16:38 ID:3vF88MKkNo.179506del
保持安全距離,不要追撞前方空島,並注意對向空島。
小心視線死角,不可貼地太近,避免底部撞山或建築物。
尊重低海拔居民,聚落與農業區上空懸停不可超過3分鐘,城市上空全日24小時禁止懸停,郊區禁止時間原則上為每日上午7時至晚間8時,如有延長或縮短時,將以燈號及標線標示之。
禁止任意向外投擲廢棄物、土石方等。
無名17/12/11(一)17:59:31 ID:jnXKgr0YNo.179508del
>>179506
還有禁止亂扔老舊機器人
無名17/12/11(一)19:47:31 ID:Q/k8B89INo.179513del
垃圾處理也是一個大問題阿各位
無名17/12/11(一)19:53:24 ID:GEinEeRANo.179514del
人類製造浮空島應該會引起神族憤怒吧?
天空是屬於天界的領域
人類擅自在天空製造土地是在挑戰神的底線啊!

十字教的神話就有人類想登上而興建巴別塔便惹怒老耶了
人類想建立第二個人工天國是想挑戰神的天界嗎?
無名17/12/11(一)20:39:33 ID:zPKzaZd2No.179516del
檔名:1512995973410.jpg-(13 KB, 300x168)
13 KB
無本文
無名17/12/11(一)20:55:59 ID:s52OjyaUNo.179519del
>>179501
背景是在類似20世紀中期的極低魔世界觀,想像一下很奇幻的背景地型+上70年代城市+歐克和精靈穿西裝和套裝走在路上趕上班的樣子就是了(天上飛著羽翼人送貨員)

魔法以成爲傳說故事裡才會出現,沒有什麼人在相信魔法和神(神也不存在)
無名17/12/11(一)21:14:04 ID:5EDcXsF.No.179521del
>>179519

>沒有什麼人在相信魔法和神(神也不存在)

程度是多少,是那種完全的沒有,還是真的有一股類似原力的力量存在只是不明顯的沒有。

如果是仿現實世界那就先拿現實世界下去設去寫,不用管有的沒的,等出問題之後再慢慢改,反正不是投稿不會有印出來之後改不了的問題。
老東西(?)17/12/11(一)21:19:55 ID:sMw5yrBsNo.179522del
>>179504
蘇娜遇到了個怪怪的戰士.他一手舉一塊亮亮的圓板,另一手拿一塊亮亮的長板,呱啦啦怪吼.蘇娜拿石矛一刺出去,卻意外發現矛尖被圓盤撞碎!然後木柄被長板子砍斷了!發出了蘇娜沒聽過的聲音.

那塊圓板比石頭還堅固.那個長板子原來是"刀".蘇娜心想.在蘇娜的記憶裡,石刀只能慢慢削薄木棒.那到底是什麼石頭?

怪人大叫"我的刀和盾都是最好的鐵!妳打不過我的!野蠻人!"

鐵.沒聽過的字.還有這個人動作好慢.蘇娜這樣想.

於是她跑向前,用力推了那塊圓板.那人沒料到蘇娜力氣那麼大,手上的盾被撞向自己的腦袋.又是一聲清脆的巨響.

… 無題 無名 14/06/04(三)02:59:44 ID:mREAVDZw No.154573 del

蘇娜看到那個人仰躺在地,流著鼻血昏倒了.蘇娜發現那個"鐵"的"盾"還是好好的.原來"鐵"是很堅固的好東西.蘇娜撿起刀和盾,刀比想像中輕,"盾"比想像中重.她再用刀戳"盾",盾也沒有破掉.蘇娜覺得這個"鐵"的"盾"應該是最堅固的東西了.而且聲音很好聽.蘇娜很高興學到了新知識.蘇娜開心地敲打"盾",那個聲音好好玩.

"夠了,我醒了.妳打敗我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怪怪的戰士坐起來了.

"我是盾牌烏卡,盾牌瓦喇之子.妳贏了我,妳饒我一命,妳是我的主人了."蘇娜知道戰士在說自己的名字,其他的話就聽不懂了.沒聽過的詞太多了.

"我,蘇娜."蘇娜指了指自己.

"蘇娜,我的主人.我會隨妳到天涯海角."盾牌烏卡這麼說.又是聽不懂的詞.

蘇娜往後的旅程,無緣無故地增加了一名同伴.蘇娜想不到用來形容盾牌烏卡的詞.因為這個時代還沒發明"變態"或"跟蹤狂"這些詞呢.
無名17/12/12(二)00:15:55 ID:YNUTIZTkNo.179531del
>>179502
別吵!都接到蛇身上去了,快點去作石雕!!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0] [...][3] [4] [5] [6] [] [8] [9]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