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稱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3072 KB。
  • 當檔案超過寬 250 像素、高 250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2780 KB / 500000 KB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檔名:1545712186013.png-(105 KB, 865x577)
105 KB
那一晚,我做了女孩與麥克.邁爾斯的夢無名18/12/25(二)12:29:46 ID:b5aqIcKoNo.1796del[回應]
把做的夢改編一下寫了下來

*

我人在客廳,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播映的電影。

電影的背景似乎是近代西方國家,一個金髮的女孩表情鬱悶地在家裡走來走去,看外表女孩應該還只是國中生,雖然長相稍嫌稚嫩、但鬱悶的氛圍卻讓她看起來十分成熟。

女孩走出家門,走到了木製的倉庫裡,卻發現裡面已經有某人在裏頭。

那是一名高大的男人,他帶著臉色蒼白的全罩式面具、穿著藍色的工作服,手上還拿著一把刀子。

那是麥克.邁爾斯,美國的殺人魔系列電影《月光光心慌慌》的殺人魔角色。

這竟然是《月光光心慌慌》的新電影嗎?看著電影的我心生狐疑,卻又被接下來的光景給吸引,不再去思考無謂的事情。

女孩與麥克站在原地只是互望,沒有殺戮、沒有襲擊,也沒有尖叫,兩人之間似乎產生了某種奇妙的連結。

即使隔著螢幕我也能感受到,有一種平靜、安寧的情緒瀰漫在這連結之中,女孩不但沒有因為麥克產生半點緊張與恐懼的情緒,甚至還感到有點安心。

「你可以待在這裡。」

女孩開口了,她明明知道麥克.邁爾斯是什麼人,但她還是這麼說了。儘管電影沒有提到她是如何知道麥克的身份的,但我就是知道她知道這件事。

麥克將頭低下,儘管這不算是在點頭,但他的確是在表示自己接受女孩的提議。

得到了回覆的女孩滿意地離開了倉庫,正好撞見自己的妹妹。

「姐姐,那個人是誰?」

天真無邪的妹妹並不知道麥克.邁爾斯的身份,這正好方便了女孩。

「是姐姐的客人,可以幫我保密嗎?」

「嗯!我會保密的!」

在那之後,女孩偶爾會來到倉庫與麥克見面,但她並沒有對麥克說什麼,只是在麥克的身旁隨意打發時間,有時還會睡午覺。

麥克也沒有說什麼,畢竟他本來就不會開口。他只是任由女孩將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偶爾看著自己手上的刀、偶爾看著女孩,但沒有對女孩做任何事情。

他們沒有向彼此索求什麼,也沒有任何的要求。僅僅只是待在一起就能夠感到安心,他們要的就只是那股安心感。

但是,那樣的日子似乎無法持續下去。

某日,女孩發現麥克外出了,回來的時候刀上有著血跡。

女孩知道麥克.邁爾斯是什麼人。

即使知道,仍從他身上感到安心感。即使知道,仍然想告訴自己這個麥克不會去傷害人。即使知道,也希望他待在自己身邊。

如此異想天開、如此自欺欺人、如此愚不可及,如此癡心妄想的祈願,就這麼被眼前的光景粉碎了。

畏懼,背叛,後悔,自責,悲傷,悲傷,悲傷。各種情感湧上女孩心頭,她騎著家裡的龍逃離了家裡。

竟然還有龍嗎?看到這裡我想要稍作休息,走向家裡的冰箱,結果打開來發現麥克.邁爾斯站在冰箱裡。

我嚇得奪門而出,跑了一陣子後遇到了電影裡騎著龍的那位女孩。

女孩問我要不要也一起去兜風,我答應了後爬到了龍的背上,跟著女孩一起去了某個城鎮。

正如我知道女孩的事,女孩也知道我的事情,我們都是逃離麥克.邁爾斯之人。

我們並不是希望找個人聊自己的事,只是不想要一個人待著而已。即使如此,身邊的那個人是知道自己的事情的人的話,心情還是輕鬆了不少。

我們沒有購物或觀光,只是在這座遙遠的城鎮散步,任由腦袋放空。

滿意了之後,我們騎著龍踏上了歸途,龍似乎發現我們心情不好,潛入了水中讓我們遊在水面上,牠大概是想要讓我們心情好一點吧。

天色已暗,我們抬起頭看向空中,沒有看到星星,只看到了一條龍在天上翱翔。

若是這時有流星落下,我們會許下怎麼樣的願望呢?
無名18/12/25(二)12:30:32 ID:b5aqIcKoNo.1797del
回過神來,我又回到了家裡的客廳繼續觀看電影。

女孩也回到了自己生活的城鎮,卻發現麥克身上披著一塊破布呆站在街上,手上還拿著一把刀。他是打算去殺人嗎?但他沒有動作,不知道在等待著什麼似的。

「麥克!」

女孩一邊大聲喊著他的名字一邊往麥克走過去,麥克隨即轉身過來看著她。

「麥克!」

女孩又大聲吼了一次他的名字,臉上帶著怒意。

女孩抓住麥克拿著刀的那隻手臂夾在自己腋下,拐著麥克走。

「跟我回家!」

女孩的臉上還是帶著怒意,但還有一點堅決、一點決意,還有幾滴淚花。

麥克拿著刀的手稍微有點抵抗,但其餘的部位都沒有抵抗,只是任憑女孩拉著自己走。路上的行人都帶著奇妙的表情看著兩人。

下一幕,女孩的媽媽在家裡的二樓陽台看著戶外,在原本的打扮上加上一些奇妙的配件和服裝、變得像小丑似的麥克正走到車裡,已經長大的女孩跟妹妹接連把行李搬到車上。

「你們要去哪裡玩嗎?」

女孩的母親問了女孩,但女孩只是抬起頭來回望母親,沒有說任何話。

這時我的腦中浮現了一些本來還沒看過的情節,我知道女孩正就讀軍校,而且那所軍校正打算叛亂。

回過神來,我人已經出現在女孩的母親身旁。

「她就讀的軍校,似乎正打算叛亂……」

我向女孩的母親這麼說,她沒有對我抱持任何疑問,只是帶著茫然的表情看著繼續收拾行李的姊妹倆,然後看著她們開車離去。

遠走他方的他們能夠適應新生活嗎?女孩是否能夠一直阻止麥克殺人呢?他們能夠像這樣一直生活下去嗎? 這些問題的解答我永遠都不會知道的,因為我知道電影即將落幕了。

畫面一轉為黑,白色的字幕寫著軍校即將發起叛亂以及女孩和妹妹與麥克遠走他方的事情。

如果他們能夠一直在一起,繼續過著讓彼此安心的生活就好了。

即使這是錯誤的、即使不被世人接受、即使被麥克殺死的人無法原諒、即使沒有星星,我也依舊對這愚不可及的夢獻上祈禱。

那一晚,我做了女孩與麥克.邁爾斯的夢。

檔名:1544840486657.jpg-(846 KB, 2048x1536)
846 KB
續‧火車夢無名18/12/15(六)10:21:26 ID:L0sXG0ukNo.1795del[回應]
不曉得這算不算是火車夢
有一天我不曉得我是在做什麼的從枋山車站附近的馬路走下來
然後經過內獅車站的天橋時看到嘉和遮體(隧道)突然變成在南邊而且正巧在拆掉
然後有一段鐵軌根本沒接好然後正巧有往台東的普快車經過
可是卻沒有出軌反而順利通過這讓我目瞪口呆
接著我在附近的公車站搭公車返回高雄睡了約兩小時後公車在建國二路停了下來
說是有人在昨晚到看高雄車站那邊曾經發生過如變形金剛那樣的戰鬥後車站入口斷垣殘骸且面目全非一片只能靠鐵架搭建的臨時高架入口進去
在當我去買票的時候忽然注意到走廊另一邊有一個長條狀的三座廣告燈箱然後燈箱裡面是一個藍天、變身成變形金剛的漫畫絕望先生男主角在天邊飛行的畫面
最後一個燈箱是漫畫絕望先生中穿黑衣的四位女主角在機密檔案室內看著一張感覺相當恐怖的照片
之後我就醒過來了,這也是什麼意思?

檔名:1544585842355.jpg-(49 KB, 750x924)
49 KB
無題無名18/12/12(三)11:37:22 ID:3VhS7C9cNo.1794del[回應]
夢到怪夢
夢裡的人物都是我國高中同學
但是夢醒後才想到現實我們根本不熟甚至沒互動過
夢中騎車遇到臨檢,發現前面騎gogoro的同學跟警察起爭議
後面兩個同學沒出聲,我則是旁邊看著
後來警察從他們身上搜出白粉狀毒品
準備銬走他們時,後面其中一位同學哭著要我幫他忙
把戒指託我交給他女友(也是同學)
我找到一家像餐廳的地方,找到他女友給她戒指
告訴她男友被關了,女生說感謝我不枉以前四年的友情,然後就醒了

醒後只覺得莫名其妙,明明不熟而且是距今快10年前的同學
連名字都忘得差不多了
後來憑記憶找FB,找到女生真的有開餐廳

不存在過的anime18/12/09(日)01:52:03 ID:0g5Qn5MANo.1793del[回應]
真的很可惜,怕生的女主角,善良但賊頭賊腦的男主角,身為啦啦隊的女配角,帥氣的男配角,雖然都是中文配音。

不存在的anime18/12/09(日)01:48:38 ID:0g5Qn5MANo.1792del[回應]
夢到了不存在的動漫,是中配的,劇情挺有趣的,是舅舅的朋友很久以前愛看的,但我舅舅沒有那個朋友,那動漫現實也不存在,非常可惜。
無名19/01/16(三)11:15:57 ID:gemYAsu.No.1801del
個體被壓抑的慾望好像會從夢中的小說、電影、動畫的情節出現。

檔名:1540789759978.jpg-(675 KB, 1932x3308)
675 KB
無題無名18/10/29(一)13:09:19 ID:zfFqQFzUNo.1789del[回應]
分享一下...
大概今天凌晨4點多在床上躺著划手機累了準備闔眼睡覺
翻來覆去了半天終於感覺(?)進入睡眠狀態
結果不知多久後耳邊突然傳來個聲音...

我已經忘了是什麼聲音了
總之不知為什麼 當下我就是不敢睜開眼睛...
不知道在害怕三小 一整個流冷汗 就是不敢起床確認
只是一直躺在床上裝睡(?)
又好像是腦部信號傳不到眼皮無法動彈......

過了不知多久
忽然想起不知在哪裡看到的一段話:
"人類的恐懼來自於對未知事物的不確定性"
一直心想自己是在怕三小!? "老子可是xxx!!"

接著就不知如何的終於睜開眼了...
有點像是射精完後進入聖人模式般 對剛剛的恐懼感瞬間消失
整個床單都被濕掉了......
看下時間也才五點多快天亮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睡眠癱瘓症"吧?
無名19/03/14(四)23:01:14 ID:93.UcJEkNo.1811del
>>1789
聽到聲音也沒什麼好奇怪吧?
我偶爾還能聽到像是廣播的聲音,而且還能試著調不同電台
但...身邊並沒有收音機,而且是直接從腦袋裡聽見的聲音
狀況好(?)時,閉上眼還能看到某種影像,而且是印象中沒
看過的東西,並不清楚...像是隔了一段距離,有點像在窺視
某個房間裡的電視機那種感覺,有時是像圖片一樣的影像,但
完全無法控制切換....

只能說...人腦有時就會接收到一些怪東西,畢竟身邊一堆電波
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檔名:1540138695414.jpg-(84 KB, 768x960)
84 KB
之前發的看不到,重新發一次無名18/10/22(一)00:18:15 ID:nJec5JGQNo.1788del[回應]
我已經有好久沒做夢了,昨天晚上一下子做了很怪的夢
前面部分有點忘了,我好像是個馴鷹人,有再跟老鷹互動
可是到後面的時候場景變成我在高速公路上開車,然後開到一半看到了車禍現場還有倒在地上的屍體,越開下去越多屍體躺在路上,甚至連我自己都要小心不要輾到,中間還因為突然出現一個躺在地上的人我無法閃避只能試著用車身中間開過去看能不能不要輾到他
到了最後我還是只能緊急剎車,而我周圍的其他車子也是,因為前面的路整片都躺滿了屍體,一大片血泊斑斑的
後面我就醒來了
想請問這代表了什麼?

無題無名18/10/21(日)13:49:53 ID:bMw0duGsNo.1787del[回應]
我已經有好久沒做夢了,昨天晚上一下子做了很怪的夢
前面部分有點忘了,我好像是個馴鷹人,有再跟老鷹互動
可是到後面的時候場景變成我在高速公路上開車,然後開到一半看到了車禍現場還有倒在地上的屍體,越開下去越多屍體躺在路上,甚至連我自己都要小心不要輾到,中間還因為突然出現一個躺在地上的人我無法閃避只能試著用車身中間開過去看能不能不要輾到他
到了最後我還是只能緊急剎車,而我周圍的其他車子也是,因為前面的路整片都躺滿了屍體,一大片血泊斑斑的
後面我就醒來了
想請問這代表了什麼?

檔名:1538722653678.jpg-(446 KB, 1200x1686)
446 KB
無題無名18/10/05(五)14:57:33 ID:b0iOFVCUNo.1785del[回應]

我怎麼連做夢都這麼可悲
剛剛做夢夢到在回家時的公寓上樓梯
遇到一個穿著很水龍敬的姐姐下樓梯
穿迷你裙被我死盯著看內褲
然後擦身過之後我還是忍不住盯著對方看
結果姐姐就回頭把內褲脫下來問我要不要做愛
我說好然後就把姐姐上衣脫下來揉她奶子
然後說姐姐的胸部好大
正要回姐姐家做愛時
突然想到這是夢吧?
哪有這麼好康的事
然後就醒來了

檔名:1538633625518.png-(168 KB, 300x300)
168 KB
很想找現實的蒼蠅出氣我知道很遊戲 但夢境真的是這樣18/10/04(四)14:13:45 ID:9AWWnHNMNo.1784del[回應]
夢到被貨車般大的巨大蒼蠅追趕
風景一直都是晚上黑夜雷電但是沒有雨
有兩個原因夢中的我是一直恐慌的
1.村子內一個人也沒有撞見
2.貨車般大的巨大蒼蠅一直也在自己十米的背後快速接近(他的肢體一直吱吱喳喳的
從開始的地下室一直追到(小時候住村)村子裡四處逃跑
->藏在屋子內->被找到->破門->追趕->(LOOP)->
最後跑到村子另一邊的教堂裡關上大門
在教堂的正中央找到一片正常大小的蒼蠅拍
教堂大門比較厚 蒼蠅衝撞著 門一點一點的在破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覺得一片正常大小的蒼蠅拍會對牠有用
就在蒼蠅破門之際
在我想"你也追夠了現在是我的反擊!!"正在手起揮動蒼蠅拍之際
教堂外的黑夜很快的變成了日間
我也保留著心情很激昂地醒來了..........

如果你在今天看到一個對著蒼蠅像仇人般對待的人
請放心 他只是昨天被蒼蠅追得有點.....不能還擊的...這樣子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0] [1] [] [3] [4] [5] [6] [7] [8]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