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稱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3072 KB。
  • 當檔案超過寬 250 像素、高 250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80329 KB / 500000 KB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檔名:1603596415143.jpg-(412 KB, 1017x764)
412 KB
久違的夢靨無名20/10/25(日)11:26:55 ID:8XKrqOFQNo.1948del[回應]
做了一個夢

夢中我認識一個叫作白夜的小女孩,
我在夢中陪著她一起到遊樂園玩,
之後在遊戲園遊玩結束後,忽然在夢中醒了。

一個聲音跟我說:你現在可以將她帶回現實。

於是又重複了一次認識過程,不過這次過程中有許多的白夜。
那個聲音說讓我選一個帶回現實,我一路走過遊樂園,許多的白夜都看著我,做出各種動作來吸引我選擇,
我想要看見更多樣的白夜,於是我沒有選擇,繼續往遊樂園深處走。

在我通過一個像是體操館的地方,
有個白夜為了吸引我,從體操器材上面後翻下來,結果把頭摔斷了,
我開始覺得夢的感覺改變了。

通過了體操館後轉角,我進到了一個工廠裡,
看到許多被支解縫合的白夜,像是把頭砍下來縫進肚子裡面,
還有像是伊藤潤二裡眾人都是孤獨的那種多個白夜縫在一起。

我經過了一整群從腰部縫合然後上半身被分割開的身體,
之後感覺背後有聲音,回過頭來看見一隻縫合的手上拿著一把刀朝我揮下來,

我全身發抖地從床上彈起來,醒來了。

無題無名20/10/22(四)11:05:41 ID:oTWbG4ZANo.1947del[回應]
環境惡化概論複製夢

如同程式改惡更龐大複雜混亂 識易之正常細節退化
狗官賤民滑倒但無感或不承認 之後滑倒 歷史複如此
狗官賤民太氾濫 侵略狂襲幾千年 於是人類衰退

文明同源
某些陸地曾一體 日本語源與文字形聲意義是明顯似
之後海島隔離而戰亂相對小 文明保有相對多

比如交互作用意義的玉字 採掘業者廚臭了
而辭典很明顯毫無檢証 畢竟是狗官賤民出品
先見檢等字皆人字聲由之 如今言語明顯被惡黨侵襲

自然均衡
夜間與天搖地動時是相對平和 暴力血腥是檢証性的
狗官賤民自以為的常識是災 資源浪費之後火遁逃避

虛假議題氾濫
惡意不結論 不嚴格識別 狡猾舉報 明顯視聽混淆
精障ChinaEUS汚殺太割鬼倒存在 狗管明顯是黨共犯

KOMICA等網站裁判是狗官賤民侵襲
賤民邏輯是早已雲端計算化 因果識別能力懦弱
文字部件解讀能力毫無 字典中亦無 教育中亦無

去中國化
如同協助歐本China侵襲 中國名義被廚臭
真正中國非China或ROC 亦非漢本大國 國大難亦大

異詞亂譯
妖精 精靈 寶可夢 神奇 魔力 這些詞是明顯邏輯死
娯樂之外 資本 共産 民主 這些詞與使用者亦很矛盾

消費主義
惡意使日常生活困難化 不正常時數量壓制硬普及
而且狗官會將線索削除 結果矛盾唯某程度聰明者知

ACG國際級影射
業配精障黨工是Goblin 狗官是Necromancer
商業共犯是Succubus 梗早已存在且再利用頻繁了

很久沒發這種長篇的夢了無名20/10/18(日)02:14:52 ID:aBS/xFj2No.1945del[回應]
「把我們現在辛苦建立的秩序破壞,可惡的傢伙」
在我面前的學生會長語氣平靜,但感覺到她內心的怒火正猛烈燃燒。
「這樣做有什麼目的和好處嗎?」
「或許就有人喜歡不守規矩、搞破壞吧。」
這些事對我怎樣都好。
「你有沒有什麼頭緒?」會長問。「很明顯有人在推動學生亂交和賣淫,甚至連老師都牽涉其中。」
我搖搖頭,心想這種好事就沒找上我。難道是因為我一直給學生會長打雜,大家都把我看成和她一樣的正義魔人嗎?不,我可是腦中充滿色情妄想的健全高中生啊!
「唔?」會長好像看穿了我的想法,怒瞪著我。
「會長...你還在忙嗎?」一名女生在門外探頭,怯生的模樣得像可愛小動物。
「啊,抱歉,我都忘了!對不起呢,O。」會長適才的霸氣全消,嬌聲賠罪並緊緊抱住O不放。
「啊!咳...我和O約好要看電影,今天到此為止吧。」會長你都破功了,別再裝了好嗎。
「X不一起來嗎?」O帶點訛異問會長。「我還以為X會一起來呢。」
「為什麼要叫他啊?」會長的反問使我有點受傷了,眼淚也差點流出來。會長瞥了像遺棄小狗般的我一眼,問:「那X你要看嗎,就新上映的那套愛情喜劇。」
「要!要看!」
「那就快把東西收拾好!」「知道!」
我一邊勤快收拾會議室,一邊以感恩的眼神望向O,O微笑回應。
雖然O外表一如既往,惹人憐愛的清純,但此刻她的眼神卻是我和會長不曾見過。
妖媚?
無名20/10/18(日)02:15:46 ID:aBS/xFj2No.1946del
已經忘了這是第幾次,但為什麼還是忘不了痛?
我現在每走一步下腹都抽搐想吐,但他們說再不上學就會令人起疑,把我從家裡踢出來。
不順他們的意可能又要挨揍,而且留家只會更危險,手術後已經好幾天沒碰我了,雖然暫時大概不會再懷上,但肯定會痛得要死。
十多分鐘的上學路好比拷問,好不容易趕及準時進學校大門,我也無力爬上樓梯了,坐在繞在樹下的圓形長椅喘氣。
怎麼不全部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看著滴到地上的汗珠,我不斷重覆去死,剛好數到讓我想起這次的第二十四次。
「同學你...沒事吧?」我頭上響起一把男聲
「沒事。」我抬起頭回答眼前的男生。「只是...有點累。」
我實在太痛了,平常的演技都裝不出來。
「是嗎...」這名比我小的男生雖然有點疑惑,但也不再追問,只是遞出一包面紙。我點頭致謝,抽出一張擦汗。
之後我們無言可對。沈默使他有點不知所措,他想了一會,用力坐到我隔一格的位置上,力度之猛連我也抖了一下,使我不禁笑了出來。
「我...我是當值風紀,如果有同學需要幫忙,我...」他直盯著他雙腳前的地下,像是正和埋在地下的人說話。「但...但是如果沒人需要我幫助,那...我就在這裡等...」
看著眼前腼腆的小男生,一股暖流從胸口湧到臉上,我立刻低下頭裝著擦汗。
這是什麼回事?我在為這小事高興嗎?我的臉會很紅嗎?

太長了,只寫到三分一,明天再寫

檔名:1602824495392.jpg-(69 KB, 700x745)
69 KB
無題無名20/10/16(五)13:01:35 ID:hEO.yPJ6No.1944del[回應]
做了一個夢,是上個月的夢的後續

整理一下就是
一個有名的富豪過世了,他的子孫親戚為了遺產吵個沒完,突然有天新聞報導「這個富豪有個不為人知的私生子」
就在我看著這則新聞時一名女子按了我家的電鈴,她跟我表示她隸屬某個組織,為了某個目的,關於富豪私生子的所有情報都是他們捏造的
而他們要我扮演這個私生子,並且說我無從拒絕,否則對我不利
於是我像亞果出任務一樣,整個晚上沒睡,跟這名女子"串供"把所有私生子的"故事"背下來
隨後馬上照著劇本演出,我前往好幾間餐廳、酒吧、各種社交場所把富豪周圍的人交流一遍,還轉學去一所貴族學校
細節記不是很清楚,只記得當對方的眼神對我產生懷疑的瞬間,那股緊張感讓我喘不過氣
最後是在課堂中被教授喊到名字的時候醒來

無題無名20/10/15(四)00:07:51 ID:azT47Iy.No.1943del[回應]
請教睿智的島民
每次做清醒夢的時候(有意識到自己在作夢)
只想的到我能幹啥特別的事嗎?然後選擇往往只有 飛阿
只有2次做出不同的選擇----去摸女生(處男一枚)
還能夠做什麼嗎,做雙狹縫觀測實驗?

檔名:1602603994694.jpg-(62 KB, 704x469)
62 KB
無題無名20/10/13(二)23:46:34 ID:HkksHdbENo.1942del[回應]
20201011
中午作了一個惡夢
------------------------------------
夢中我在一個很荒涼的小村莊,周圍房子相隔好幾座田的那種。
和有男有女一群人擠在一個只有2層的破爛房子,
大多的人都是穿著圖中這種舊國民黨軍的軍服,好幾個女的因為害怕互相抱擁在一起。
這時來了個有點架子像長官的傢伙氣急敗壞衝過來整隊、發號司令
"立正!中央伍為準!全體整隊!!"
"OOXX##@!~...一群人抱在一起發抖像什麼話!我們唯物主義者從來不信這種怪力亂神!這種OOXX##@!~"

就在他面紅耳赤向一群人訓話時,
我看到中午烈陽下,在田埂小路中
有一個披頭散髮、身披著破布的白髮老嫗,揮舞著雙手,用一種又跑又跳的詭異姿態朝這裡衝了過來。
烈陽的折射和刮起的熱風吹開她手上破爛的布條,讓揮舞的雙手如同一對翅膀般張開
一瞬間,我以為我看到一隻巨大的禿鷹俯衝過來
"她在飛翔、飛翔"我心裡有種莫名恐懼。

下一秒,她已經衝入人群並跳上一個比較高的男性背上張口朝脖子狠狠咬下去了
隊伍一瞬間就亂了,尖叫聲、哭聲、逃跑聲揚起,所有人都慌亂的想離她遠一點
白髮老嫗翻著白眼抬起頭來尋找下一個目標,雙手亂抓周圍的獵物。
我想拿槍攻擊那咬人瘋子,但靠在牆上只有老式的單發步槍,單發打在她身上根本不痛不癢
我只能拿起刺刀試著捅死她,膿血濺了我一臉

這時,更多人一邊嚷著救命邊扛著傷患跑了過來,而後面有更多的咬人瘋子追來。
人群更多、更混亂,尖叫和鮮血、灰塵揚起。我拿著刺刀茫然的看著一切。

旁邊有個人拉了拉我的袖子,一個抱著傷患的年輕人懺抖的問我"兄弟,你有繃帶嗎?他被咬了,救救他"
我搖搖頭,把手上的刺刀遞過去

------------------------------------------夢醒了

檔名:1602485279347.jpg-(398 KB, 1034x730)
398 KB
無題無名20/10/12(一)14:47:59 ID:uHC1tjpwNo.1941del[回應]
夢到開自己的新車 煞車失靈 撞到對向路邊停車的白色納智捷 導致白車撞凹快一半 還有一個路人去看白車 開關它的車門 求解

檔名:1601902709988.gif-(1991 KB, 700x394)
1991 KB
無題無名20/10/05(一)20:58:29 ID:1FHK7p.INo.1940del[回應]
每當想要回想夢境時,頭總是會開始痛起來
越是回想的越深入,頭就會越痛
有一種夢境跟記憶攪和在一起的感覺

檔名:1599091865756.jpg-(133 KB, 1200x674)
133 KB
無題無名20/09/03(四)08:11:05 ID:fIwT.YLINo.1939del[回應]
總是會夢到只有自己一個被丟下
在旁邊都是朋友或者家人的場合閉上眼睡一會兒
醒來之後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往前到了他們可能會在的地方,他們都各自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也會跟我打招呼
被丟下的喪失感會瞬間充滿心中,很多時候也會因為這樣醒來

檔名:1598607597970.jpg-(57 KB, 600x845)
57 KB
我來唬爛一下喔無名20/08/28(五)17:39:57 ID:SWKLon.6No.1938del[回應]
事件1 2020年 6月10號
這件事發生在桃園縣觀音區,發生日我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我騎車到觀音海灘看海
可是事情其實已經正在發生我要說的事情,信不信我只能說,跟誰說誰不信.......
我先說這是發現日,我在海灘公園的石椅上坐者,看到下午5點可是阿 之後回家休息喔
我當天有點疲累因為我騎車到觀音,我家到觀音距離真的有點遠,我當天很想運動
體力有點透支晚上我睡在我爸媽旁邊的時候我聽到 我家附近鄰居在吵架 (註:我有簽樂透的習慣)
我聽到的聲音是男的女的都有有些很熟悉有些很陌生,可是阿他們一路吵到天亮早上7點
內容我還記得喊得是 A君只會簽樂透 然後有一個女性有點年長的聲音,他在喊報警和警察快點抓走
警察:你們到底在幹嘛吵死了 今天怎麼這麼多白癡。 所以聽到是 A君只會簽樂透,女性喊吵死了警察快來抓
警察喊吵死了一堆白癡,這是一個迴圈一路到早上7點,我當天睡不著頭也痛。
起床之後我跟我爸說今天晚上很多人吵架怎麼回事,我爸幫我去問了鄰居得到的回答卻是
什麼都沒發生阿 兒子你是不是精神有問題阿,因為被鄰居罵了 所以爸爸很不爽的說 你再讓我聽到
你胡說八道你就跟哪一個親戚的小孩一樣,你想被送進精神病院阿 醫生看到你,會跟看到錢一樣
要你永遠留在醫院精神科病房,我內心裡想說怎麼可能明明就有阿? 我不認為我有精神病阿,
爸爸似乎告訴媽媽什麼 (我覺得說的是=> 你帶他去看精神科 他是不是有病 這樣的話。
我真的跟去了 內心感覺就是病沒想太多 , 跟者媽媽到了觀音區的精神科門診拿了藥
各位覺得我的故事怎麼樣?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 [2] [3] [4] [5] [6] [7] [8]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