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稱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3072 KB。
  • 當檔案超過寬 250 像素、高 250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77334 KB / 500000 KB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檔名:1599091865756.jpg-(133 KB, 1200x674)
133 KB
無題無名20/09/03(四)08:11:05 ID:fIwT.YLINo.1939del[回應]
總是會夢到只有自己一個被丟下
在旁邊都是朋友或者家人的場合閉上眼睡一會兒
醒來之後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往前到了他們可能會在的地方,他們都各自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也會跟我打招呼
被丟下的喪失感會瞬間充滿心中,很多時候也會因為這樣醒來

檔名:1598607597970.jpg-(57 KB, 600x845)
57 KB
我來唬爛一下喔無名20/08/28(五)17:39:57 ID:SWKLon.6No.1938del[回應]
事件1 2020年 6月10號
這件事發生在桃園縣觀音區,發生日我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我騎車到觀音海灘看海
可是事情其實已經正在發生我要說的事情,信不信我只能說,跟誰說誰不信.......
我先說這是發現日,我在海灘公園的石椅上坐者,看到下午5點可是阿 之後回家休息喔
我當天有點疲累因為我騎車到觀音,我家到觀音距離真的有點遠,我當天很想運動
體力有點透支晚上我睡在我爸媽旁邊的時候我聽到 我家附近鄰居在吵架 (註:我有簽樂透的習慣)
我聽到的聲音是男的女的都有有些很熟悉有些很陌生,可是阿他們一路吵到天亮早上7點
內容我還記得喊得是 A君只會簽樂透 然後有一個女性有點年長的聲音,他在喊報警和警察快點抓走
警察:你們到底在幹嘛吵死了 今天怎麼這麼多白癡。 所以聽到是 A君只會簽樂透,女性喊吵死了警察快來抓
警察喊吵死了一堆白癡,這是一個迴圈一路到早上7點,我當天睡不著頭也痛。
起床之後我跟我爸說今天晚上很多人吵架怎麼回事,我爸幫我去問了鄰居得到的回答卻是
什麼都沒發生阿 兒子你是不是精神有問題阿,因為被鄰居罵了 所以爸爸很不爽的說 你再讓我聽到
你胡說八道你就跟哪一個親戚的小孩一樣,你想被送進精神病院阿 醫生看到你,會跟看到錢一樣
要你永遠留在醫院精神科病房,我內心裡想說怎麼可能明明就有阿? 我不認為我有精神病阿,
爸爸似乎告訴媽媽什麼 (我覺得說的是=> 你帶他去看精神科 他是不是有病 這樣的話。
我真的跟去了 內心感覺就是病沒想太多 , 跟者媽媽到了觀音區的精神科門診拿了藥
各位覺得我的故事怎麼樣?

檔名:1597480164168.jpg-(217 KB, 850x719)
217 KB
無題無名20/08/15(六)16:29:24 ID:4tuCU.mANo.1937del[回應]
睡回籠覺是不是作夢的內容比較會記得?

午覺睡到三點,按掉鬧鐘繼續睡的時候做夢了
和一個不認識的男的在一個很恐怖的地下室
地下室有很多橫排障礙物,有個白色的東西在這之間
來回穿梭,只是一團移動快速的白色但在夢中覺得很
恐怖

我們靠著翻閱障礙物躲避那白色東西
在前方有另一個高胖的男性,不知為何有種使命感要
去接近查看他的隨身物品
靠著另一人引開他的注意,我翻過最後一排障礙,看
到他放在一旁的皮夾,裡面有三張女人的照片

然後開始劇情就不合理了,好像大家都要離開地下室了,但是,心裡知道發生了可怕的事的時候要立刻倒退回去最裡面的小房間

然後事情真的發生了,一團不知道是甚麼東西從出口
方向朝著自己衝過來,我馬上倒退跑回小房間
照著自己不知何時已經知道的規則,閉起眼睛也摀起
耳朵

開始感覺到有人還抱著我,還有女性的聲音在腦中對
我說話,都是一些很溫柔的話語,但是我知道不能把
手放開、也不能睜開眼睛

過了一陣子聽到其他人聲,知道安全了,睜眼看到一
群人,就和大家一起沿著出口樓梯走出地下室,不知
為何這時人物都變成動畫風格,約5、6人,其中有個
一看便覺得很像是女主角的、短小精悍的人物

出口從外面來看是一個小建築,隱在圍籬和植物之間,再往外是感覺有些荒涼的平原,天空是淡紫色的

END

很少有把夢記得這麼完整過

無題無名20/08/14(五)21:05:40 ID:BcKWMZeQNo.1936del[回應]
半夢半醒間 看到一身黑袍的人 好幾次 再附近

最後我看了牆壁整個變粉末

夢生活周遭,突然某一天無名20/08/02(日)19:15:15 ID:t9L4acOQNo.1935del[回應]
夢生活周遭,突然某一天出現一堆怪物
那些怪物在夢中的樣子很真實
真實的就像正宗哥吉拉的CG畫面

怪物的樣子什麼都有
有龍也有奇型怪狀的
像克蘇魯一樣
一個比一個還巨大
從遠方看到的山
怪物跟山一樣大
湖泊上還游著三隻水龍

這個夢的當下,感覺自己身置世界末日的恐懼當中了
天氣不是灰黃的天空
而是晴天藍天,所以怪物的對比色很明顯

最近也沒接觸什麼影視作品
就突然夢到這種夢
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是某個平行世界的情況嗎

飛機在東京市墜毀的夢無名20/07/30(四)09:54:39 ID:B8GbEk96No.1934del[回應]
這大概是我極少數有飛機出現、然後墜毀的夢境

剛開始我收到一張日本某研究學會的邀請函,裡面附了一張全日航機票,內文以教授來稱呼我
接著跟我的日本妻子商討了兩天之後穿上米黃色上班族套裝,騎腳踏車來到邀請函上的集合地點
雖然是一座機場,但是外表很像是某間幼稚園與彩色方塊建築的組合
一走進去彷彿進入四次元空間一般來到空曠的機場大廳,沒有其他人在
收到邀請函的各路學者們已經在集合了,而我是最後一個來到的
清點人數後許多人去買東西遇上廁所,而我是先去換錢
接著在拿護照通關後,我跟上隊伍來到三樓一處跟某高中的校長辦公室擺設很像的VIP候機室內等候
我清點完所有的行李就放上候機室旁的輸送帶上,自己則是先吃點東西

不久之後我們要搭乘的飛機在下午五點起飛,在登機廣播下魚貫的從14號登機門登機
全飛機只有我們收到邀請函的14人以及有28人的一批旅行團,我坐在第三排3號座
然後這台飛機的型號跟1985年123號航班墜機事件的飛機相同,只是在二等艙與三等艙間多出了幾個艙門
五點整,飛機起飛後全部人都在睡覺,就那樣飛了三小時

然而在最後,當飛機不尋常的低空飛越港口邊築地市場的同時悲劇發生了
飛機最後方的全部尾翼被支解飛走,客艙內一度失壓,而艙門也隨之立刻關閉
但是這台飛機卻反而直直地往上飛了一段距離到4000公尺之後
於垂直狀態下才失去動力,接著就如自由落體一般向下墜落
墜毀在東京鐵塔旁,產生出直徑一公里、深度25公尺的爆心地

而我則是奇蹟的只有皮肉傷與右腿骨折,從殘骸中爬了出來
四周火光一片,除了建築物以及汽車殘骸外到處都是燒焦的屍體
當我看到自己的波浪鋁皮行李箱在殘骸中毫髮無傷時
卻頭痛的回想起飛機垂直向下墜落的一瞬間,那一份從未有過的恐懼感
之後我就夢醒了

今年的2月8日之夢無名20/07/24(五)09:44:01 ID:hjN/JlJ.No.1933del[回應]
這是我今年2月8日當天的夢境,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有一天,我參加福井縣某小學校舉辦的見習導覽活動兼烤肉度假,而我在左營的某間理髮店內寄人籬下。幾日前我正在整理行李,雖然與我同住的母親對此酸言酸語的,但是我很期待這趟旅行,然後準備了兩台行李箱。

幾天後出發的日子到了,雖然風和日麗但是在此時畫面直接從台灣切到開往福井縣的新幹線列車上,我跟我幾位國中老同學談笑風生,而且也陪兩名女同學玩了三次撲克牌以及兩次橋牌,大約一小時之後列車廣播說本列車即將抵達終點站福井市,於是我開始準備行李下車,但是在列車進入月台時我忽然看到我自己的相片與傳單貼在梁柱上。

走出車站,發覺外面就是海天一色的日本海風景,我們要住的民宿就在車站與海灘的中間。這時某小學校的老師們派出專車來迎接我們幾個到學校,可是我卻在旅行途中不知為何的弄丟背包,不久之後到了學校,雖然人聲鼎沸但是校舍外觀卻跟高雄市立新民國小完全一樣,而我們則是先放下行李開始清掃二樓的空教室,在這期間許多日本小學生開始來拿東西,而我則是在擦窗戶和強忍著不流露自己一知半解的日文能力。

就在此時,有幾位從台灣來的老師用中文告知我們說台灣僑生要在這間教室舉行國中會考,但是我突然發現放置換洗衣物的黃色行李箱不見了,在考生入場的當下找了好幾次都一無所獲。此時我發現外面洗手台有類似行李箱的手把,但是卻多次被監考人員給攔住(考試時間約兩小時左右),我當下非常不甘心的時候就從夢中醒了。

神奇的大腦無名20/07/22(三)09:23:58 ID:67YBNjkkNo.1932del[回應]
夢和記憶

相信大家就算是記憶力再強都不會想起十幾年前的某一天某段時間,是什麼天氣,吃了什麼,穿什麼衣服,遇到什麼人,說了些什麼吧!

我睡覺發了一個夢,夢的內容其實已經忘記了,但其實重要的是伴隨
從夢境醒的那份記憶,對,就是前面十幾年前某天某時的記憶

這份記憶就如同剛剛發生一般,是如此的真實,現在我很後悔,我認為如此清晰的記憶是很難很快的忘掉,事實上由我醒來開始已經過了兩個小時了,但這份記憶就如潮水般快速退卻,連碎片都快沒了

到底人的記憶是放在腦海深處,要很特殊條件出現(做夢),還是
我不過是做夢時,把雲端的記憶重新下戴吧了

無題無名20/07/02(四)22:04:37 ID:2Tp/pCbUNo.1931del[回應]
夢到我很難過的打電話給我表姊說
"你爸爸已經死了"
但是表姊似乎記憶與我不同
連我都不認識 直接掛斷電話
我又再打了一通
"你爸爸已經死了到底知不知道啊"
第二通電話我難過的情緒更加重了
夢裡的我眼淚都快掉下來
然而表姊這回沒有掛電話 但是也沒有講任何話
夢就醒了

實際上前陣子舅舅才往生
上個星期去見他最後一面 然後就火化入塔了
剛好過了七天突然做了這個夢
想知道這樣的情形有沒有什麼含意

有點久沒來了Boz20/06/26(五)19:47:06 ID:Wh/hudNQNo.1930del[回應]
有點久沒來了,最近做了蠻多夢的,很希望知道是什麼意思,如有人能幫忙解惑就好了,感恩。


夢到我是戰爭時期的地下情報員,我們是一個地下秘密組織,基地也真的在地底(而且我們好像是一部電影)。

我是組織裡比較低位階的人。夢中開了一場會議,我跟著上級一起接待來場人士,各個都是學歷高且小有名氣的人物。我其中接待的一人是好像一名邏輯跟數學的推論家吧,很年輕好像25歲左右,身高180以上,臉容端正,頭髮是淡金色,戴著圓形細框眼鏡。身穿的制服是淡軍綠色。名字叫做Rol。

他有些冷淡,我接待他都是冷靜回話。我與我的上級(側分且整齊的深咖啡色頭髮,咖啡色眼睛,深海藍色制服)一起帶他去了會議室。會議室有些椅子卻是竹藤椅,首先我需要先坐在椅子上,然後再讓那個來賓坐我身上。雖然很奇怪,但是在夢裡是正常的下級讓上級的行為,他坐下之後我還要將頭扣在他頭上。

會議開始了,報告的東西除了與戰爭有關還有一些生命的探討。他一邊思考一些事一邊提出疑問,本來都是我的上級在回話,但後來我插嘴了,兩人很驚訝,但是我提出我的想法之後,他覺得十分有趣,特別和我說:「我記住你了,upol。」(在我聽來就是這幾個字,很奇怪,我忘了那到底是我的名字還是代號)。

我的上級驚喜無比,我們將那人送走後,他直直誇獎我,我也正覺得開心,但我餘光卻瞥見了地上有一個軍綠布包,上面用金色細線繡著「Hawl」。此時我的腦裡出現了跑馬燈,那名叫做Hawl的人與Rol半身是血,正在攻陷一座如同廢墟的堡壘,他們身上的衣服及鋼盔都有些殘破了,然而仍在用身體及軍刺試圖把廢墟的門戳刺開。我突然明白了Hawl是Rol的同袍,不僅如此Hawl還是Rol的故友,兩人是難兄難弟。一幕幕Rol崩潰的電影畫面在我腦裡放映著,原來我可以看到接下來的電影畫面,可是因為我是一個電影角色,我沒辦法做任何的行動。

畫面又回到了我的上級臉上了,我只能撿起布包,我深知Rol不久就會發怒崩潰。果然不久,Rol因為布包不見大鬧我們的基地,他與上次極為不同,把木門都打穿。我的腦裡深知一切發展,卻只能看著上級著急如焚。

大概我夢到這裡就結束了,但這部電影還沒結束,感覺是有人按下了暫停或者讓片子無法播放,我們才無法繼續播放下去。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 [2] [3] [4] [5] [6] [7] [8]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