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稱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3072 KB。
  • 當檔案超過寬 250 像素、高 250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76898 KB / 500000 KB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夢生活周遭,突然某一天無名20/08/02(日)19:15:15 ID:t9L4acOQNo.1935del[回應]
夢生活周遭,突然某一天出現一堆怪物
那些怪物在夢中的樣子很真實
真實的就像正宗哥吉拉的CG畫面

怪物的樣子什麼都有
有龍也有奇型怪狀的
像克蘇魯一樣
一個比一個還巨大
從遠方看到的山
怪物跟山一樣大
湖泊上還游著三隻水龍

這個夢的當下,感覺自己身置世界末日的恐懼當中了
天氣不是灰黃的天空
而是晴天藍天,所以怪物的對比色很明顯

最近也沒接觸什麼影視作品
就突然夢到這種夢
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是某個平行世界的情況嗎

飛機在東京市墜毀的夢無名20/07/30(四)09:54:39 ID:B8GbEk96No.1934del[回應]
這大概是我極少數有飛機出現、然後墜毀的夢境

剛開始我收到一張日本某研究學會的邀請函,裡面附了一張全日航機票,內文以教授來稱呼我
接著跟我的日本妻子商討了兩天之後穿上米黃色上班族套裝,騎腳踏車來到邀請函上的集合地點
雖然是一座機場,但是外表很像是某間幼稚園與彩色方塊建築的組合
一走進去彷彿進入四次元空間一般來到空曠的機場大廳,沒有其他人在
收到邀請函的各路學者們已經在集合了,而我是最後一個來到的
清點人數後許多人去買東西遇上廁所,而我是先去換錢
接著在拿護照通關後,我跟上隊伍來到三樓一處跟某高中的校長辦公室擺設很像的VIP候機室內等候
我清點完所有的行李就放上候機室旁的輸送帶上,自己則是先吃點東西

不久之後我們要搭乘的飛機在下午五點起飛,在登機廣播下魚貫的從14號登機門登機
全飛機只有我們收到邀請函的14人以及有28人的一批旅行團,我坐在第三排3號座
然後這台飛機的型號跟1985年123號航班墜機事件的飛機相同,只是在二等艙與三等艙間多出了幾個艙門
五點整,飛機起飛後全部人都在睡覺,就那樣飛了三小時

然而在最後,當飛機不尋常的低空飛越港口邊築地市場的同時悲劇發生了
飛機最後方的全部尾翼被支解飛走,客艙內一度失壓,而艙門也隨之立刻關閉
但是這台飛機卻反而直直地往上飛了一段距離到4000公尺之後
於垂直狀態下才失去動力,接著就如自由落體一般向下墜落
墜毀在東京鐵塔旁,產生出直徑一公里、深度25公尺的爆心地

而我則是奇蹟的只有皮肉傷與右腿骨折,從殘骸中爬了出來
四周火光一片,除了建築物以及汽車殘骸外到處都是燒焦的屍體
當我看到自己的波浪鋁皮行李箱在殘骸中毫髮無傷時
卻頭痛的回想起飛機垂直向下墜落的一瞬間,那一份從未有過的恐懼感
之後我就夢醒了

今年的2月8日之夢無名20/07/24(五)09:44:01 ID:hjN/JlJ.No.1933del[回應]
這是我今年2月8日當天的夢境,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有一天,我參加福井縣某小學校舉辦的見習導覽活動兼烤肉度假,而我在左營的某間理髮店內寄人籬下。幾日前我正在整理行李,雖然與我同住的母親對此酸言酸語的,但是我很期待這趟旅行,然後準備了兩台行李箱。

幾天後出發的日子到了,雖然風和日麗但是在此時畫面直接從台灣切到開往福井縣的新幹線列車上,我跟我幾位國中老同學談笑風生,而且也陪兩名女同學玩了三次撲克牌以及兩次橋牌,大約一小時之後列車廣播說本列車即將抵達終點站福井市,於是我開始準備行李下車,但是在列車進入月台時我忽然看到我自己的相片與傳單貼在梁柱上。

走出車站,發覺外面就是海天一色的日本海風景,我們要住的民宿就在車站與海灘的中間。這時某小學校的老師們派出專車來迎接我們幾個到學校,可是我卻在旅行途中不知為何的弄丟背包,不久之後到了學校,雖然人聲鼎沸但是校舍外觀卻跟高雄市立新民國小完全一樣,而我們則是先放下行李開始清掃二樓的空教室,在這期間許多日本小學生開始來拿東西,而我則是在擦窗戶和強忍著不流露自己一知半解的日文能力。

就在此時,有幾位從台灣來的老師用中文告知我們說台灣僑生要在這間教室舉行國中會考,但是我突然發現放置換洗衣物的黃色行李箱不見了,在考生入場的當下找了好幾次都一無所獲。此時我發現外面洗手台有類似行李箱的手把,但是卻多次被監考人員給攔住(考試時間約兩小時左右),我當下非常不甘心的時候就從夢中醒了。

神奇的大腦無名20/07/22(三)09:23:58 ID:67YBNjkkNo.1932del[回應]
夢和記憶

相信大家就算是記憶力再強都不會想起十幾年前的某一天某段時間,是什麼天氣,吃了什麼,穿什麼衣服,遇到什麼人,說了些什麼吧!

我睡覺發了一個夢,夢的內容其實已經忘記了,但其實重要的是伴隨
從夢境醒的那份記憶,對,就是前面十幾年前某天某時的記憶

這份記憶就如同剛剛發生一般,是如此的真實,現在我很後悔,我認為如此清晰的記憶是很難很快的忘掉,事實上由我醒來開始已經過了兩個小時了,但這份記憶就如潮水般快速退卻,連碎片都快沒了

到底人的記憶是放在腦海深處,要很特殊條件出現(做夢),還是
我不過是做夢時,把雲端的記憶重新下戴吧了

無題無名20/07/02(四)22:04:37 ID:2Tp/pCbUNo.1931del[回應]
夢到我很難過的打電話給我表姊說
"你爸爸已經死了"
但是表姊似乎記憶與我不同
連我都不認識 直接掛斷電話
我又再打了一通
"你爸爸已經死了到底知不知道啊"
第二通電話我難過的情緒更加重了
夢裡的我眼淚都快掉下來
然而表姊這回沒有掛電話 但是也沒有講任何話
夢就醒了

實際上前陣子舅舅才往生
上個星期去見他最後一面 然後就火化入塔了
剛好過了七天突然做了這個夢
想知道這樣的情形有沒有什麼含意

有點久沒來了Boz20/06/26(五)19:47:06 ID:Wh/hudNQNo.1930del[回應]
有點久沒來了,最近做了蠻多夢的,很希望知道是什麼意思,如有人能幫忙解惑就好了,感恩。


夢到我是戰爭時期的地下情報員,我們是一個地下秘密組織,基地也真的在地底(而且我們好像是一部電影)。

我是組織裡比較低位階的人。夢中開了一場會議,我跟著上級一起接待來場人士,各個都是學歷高且小有名氣的人物。我其中接待的一人是好像一名邏輯跟數學的推論家吧,很年輕好像25歲左右,身高180以上,臉容端正,頭髮是淡金色,戴著圓形細框眼鏡。身穿的制服是淡軍綠色。名字叫做Rol。

他有些冷淡,我接待他都是冷靜回話。我與我的上級(側分且整齊的深咖啡色頭髮,咖啡色眼睛,深海藍色制服)一起帶他去了會議室。會議室有些椅子卻是竹藤椅,首先我需要先坐在椅子上,然後再讓那個來賓坐我身上。雖然很奇怪,但是在夢裡是正常的下級讓上級的行為,他坐下之後我還要將頭扣在他頭上。

會議開始了,報告的東西除了與戰爭有關還有一些生命的探討。他一邊思考一些事一邊提出疑問,本來都是我的上級在回話,但後來我插嘴了,兩人很驚訝,但是我提出我的想法之後,他覺得十分有趣,特別和我說:「我記住你了,upol。」(在我聽來就是這幾個字,很奇怪,我忘了那到底是我的名字還是代號)。

我的上級驚喜無比,我們將那人送走後,他直直誇獎我,我也正覺得開心,但我餘光卻瞥見了地上有一個軍綠布包,上面用金色細線繡著「Hawl」。此時我的腦裡出現了跑馬燈,那名叫做Hawl的人與Rol半身是血,正在攻陷一座如同廢墟的堡壘,他們身上的衣服及鋼盔都有些殘破了,然而仍在用身體及軍刺試圖把廢墟的門戳刺開。我突然明白了Hawl是Rol的同袍,不僅如此Hawl還是Rol的故友,兩人是難兄難弟。一幕幕Rol崩潰的電影畫面在我腦裡放映著,原來我可以看到接下來的電影畫面,可是因為我是一個電影角色,我沒辦法做任何的行動。

畫面又回到了我的上級臉上了,我只能撿起布包,我深知Rol不久就會發怒崩潰。果然不久,Rol因為布包不見大鬧我們的基地,他與上次極為不同,把木門都打穿。我的腦裡深知一切發展,卻只能看著上級著急如焚。

大概我夢到這裡就結束了,但這部電影還沒結束,感覺是有人按下了暫停或者讓片子無法播放,我們才無法繼續播放下去。

檔名:1588993222299.jpg-(8 KB, 311x162)
8 KB
阿薩斯王子的夢魘無名20/05/09(六)11:00:22 ID:RtFnSTDYNo.1928del[回應]
阿薩斯王子的夢魘

北歐古風的客廳內,年幼的阿薩斯獨自一人眺望著窗外茫茫大雪。

因外頭刮著風雪,即使是白晝屋內依然陰暗視線不良,壁爐內的柴火與窗外的透入微光是唯一的光源。

「啪!」突然,宛如雪球落在窗上般的聲響。玻璃下緣出現了一個小小手掌印的黑影,還不及思考怎麼回事,第二、第三個大小不一的掌印接著出現,迅速侵蝕著整面窗戶。

「啪!」這次的聲響與剛才不同,是沾了液體的東西接觸木板的聲音,從大門的方向,在室內。

大門離光源太遠,無法辨認是什麼掉到地板上,但謎底很快就揭曉。

黑色的掌印,更大、更多,以讓人無從反應的聲勢迅速填滿地板的空間,朝阿薩斯席捲而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結束~

醒來後覺得困惑,魔獸系列明明沒有這個橋段,但若說是常見的恐怖片演出,出現的腳色又太明確了一點。

檔名:1588431340963.jpg-(12 KB, 271x163)
12 KB
夢到有個未婚妻.. 而且長的滿好看 我的菜無名20/05/02(六)22:55:40 ID:i7236fFoNo.1927del[回應]
5月2日中午睡覺
夢到我"好像"殺了個人
好像我夢裡的未婚妻跟他妹? 跟別人爭執
然後就..
我開始逃跑
逃跑過程中我發現我的身體能力異常好
可以跳約4樓那麼高 跳也跳超遠
接著從某間廟宇大概是後門的地方進入
想跑去前門出去
不知道為什麼 那間廟宇超級大
各種東西都是正常廟宇的好幾倍大
我好不容易跑到前門我全力跳才跳的上
一般廟宇門口要跨過去的那個擋板
出廟宇後看的到的地方尺寸就變正常了
接著畫面一轉發現自己在社區
然後很多人在追我
跑到看起來像是香港很多房子連在一起的那種地方
在某棟房子樓梯跑上去發現還是很多人
接著靠著自己的身體能力從約5樓高的地方從窗戶往下跳
跳到遮雨棚上 發現旁邊陽台上有群人拿著手機朝著我拍照/錄影
下意識覺得這群人是島民
畫面一轉 發現我已經被抓了
人在某棟房子裡面 未婚妻跟他妹? 在我面前
他跟我說著 明明 明天就要結婚了 為什麼會這樣
我跟他說 如果你可以等我的話 到時候在結婚吧 如果你等不了那麼久 你可以另外找 不要被我耽擱了
然後他哭著牽著他妹? 的手離開了
畫面一轉 發現我在我家2樓
下去1樓看到我2哥 對他說著 我回來了
接著就醒了

檔名:1588087026721.png-(24 KB, 974x603)
24 KB
夢裡的建築平面圖無名20/04/28(二)23:17:06 ID:OZfZm6agNo.1926del[回應]
做了一個神秘的夢
夢到我用小學生的身體在山路上走,然後被廂型車拐走
之後醒來發現被送到華山人類改造營,同伴有一個男孩跟一個女孩
第一天晚上我們躲過門禁討論要怎麼逃出去
之後一片混亂記不太清楚只知道過了四天三夜有政府的特工跑來救我,
我就請特工幫忙把我同伴救出來
結果小女孩被改造成像鋼鍊裡面那隻狗合成獸一樣,
小男孩則是肉體的部分被大量機械替換了
然後我就醒了,真是神秘

記得最清楚的是我們三個人還是人類時站在山頂上看著太陽和月亮同時在天上,
小女孩就指著一個方向說他家在京都,問我住在哪裡,
我說我是台灣人,他就指著台灣的方向說我們一定要逃出去

不過我逃出去時不確定自己還是不是人類,一想到就頭痛痛醒
題外話,那個人類改造營裡面有三間711,還只營業到晚上11點
我那時候跟同伴想要買水,才發現店員消失整間711都關燈
我們才推論是夜班不營業

還有建築結構,我意外的記得一半的框架
我記得他有五層,內部全都是水泥直接建築成,
就是牆體地板都是灰色的水泥沒鋪磁磚
然後有很多房間…
有沒有佛洛伊德島民
來幫我解夢
無名20/05/30(六)04:55:21 ID:r3HfNvU2No.1929del
沒有佛洛醫德島民,榮格行嗎?免得你房門那麼多個秘密也那麼多XD

有男生跟女生的三角場合通常視為整合夢境,同性別者是自己否認抗拒的特質,異性者是自己缺乏或是正在發展的特質。
所以動物和機械你想到什麼含義?

夢裡面的情緒也很重要,往往是和現實延宕或是補償有關。

试试,近期春梦记录無名20/04/01(三)19:01:30 ID:Jyb1BGY.No.1921del[回應]
1.有次梦到过床脚有个纤细的人影走过来,而那时我是面朝墙壁的,就是那人在我背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知道她在靠近。到床脚突然不动了,接着感觉到脚上有湿漉漉的感觉,原来是那人拿着花洒往我脚上浇水。我当时就惊醒了,但是身体动不了。这时床脚那就想起了女人的尖笑,非常刺耳的那种,我的脖子同时像老旧的机械咔咔地响起来,我不想转头,头却以一种缓慢的速度被坚定地扭转过去。还在转时我心里就有一个念头,完了。果然一转过去一张倒着的苍白的?一下贴上来,鼻尖上触碰到的区域冰凉凉的。然后?很刺耳尖厉地哭起来,头部像蜡像融化一样一滴滴地滴落下来溶解渗入到我的脸上 紧接着有滑滑腻腻的东西顶开了牙齿纠缠着舌头蜿蜒向上,很快钻到喉咙里,然后突然往外抽,似乎是有倒刺。在我当时的视野里就是一根荆棘鞭状物上挂着我的舌头,血淋淋的,剧痛无比那个东西还来第二次,这次钻入后从菊花破出来把我倒着挂到了一个旱厕上,底下是层层叠叠在屎海上翻涌的白花花的虫且浪后面发生的就不说,醒来竟然大爆射了(*´д`)。

2.有一次是发现不能动,全身赤裸地躺在一个四方形祭坛上,祭坛表面是汉白玉的,背上能感觉到表面雕刻着的复杂花纹,冰冰凉凉,有个戴着黑色高帽的太监(梦中感觉是,也不知道怎么确定的?)拿着油漆桶从边角的开槽往花纹里倒浓的发黑的血浆,刺鼻血腥味飘过来,整个鼻腔都是铁锈的味道。很快身子底下的花纹槽里也流淌着血浆了,一开始感觉滑腻腻的,但好像很快就凝结了,然后我的背上和汉白玉表面之间长出了很多红色触手一样的细丝,就像是被钉在上面了。一群小号太监抱着一个个黑色包袱围了过来,打开发现是那种削成人棍的婴儿,而且没有皮肤,全身都是那种红色肌肉纤维的样子;也没有眼睛,两个眼眶漆黑空洞;整个看上去就像是血红的肉球,但是竟然是活着的,可以看到腹部鼓起落下,围着祭坛四个边放了一圈大概十几个后,小太监们开始围着祭坛唱儿歌,我这时才发现一个个小太监原来都是六七岁的小女孩,下体处的长袍被血渗出浸染成了黑色。 唱完就飞来了一个婴儿头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那个是婴儿的头骨。那个头骨就是正常那种骷髅头缩小版,但是嘴巴不停地一张一合,牙齿碰撞发出咔咔咔的声音飞在空中朝我冲过来,鸡儿突然一热,接着就看到下半身有血喷出来,大爆射,痛死我了,然后就醒了,内裤湿湿粘粘一大滩。

3.也有梦到在深沉漆黑的海水里游泳,海水冰冰凉凉的,海面星光熠熠。接着我突然就被一个渐渐浮现出的无比巨大的漩涡吸了过去,漩涡中心有一个雾气萦绕的光柱,梦里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特别骚 ,结果就又遗精了。

4.今天的梦一共两个,第一个是做了飞机杯评测员,试用了三个杯子,快射时醒了,然后就去睡回笼觉。 第二个是生吃章鱼,嘴里咬爆章鱼眼球时,感觉眼球一下膨胀开来生出很多细丝扎到我的肉里,往下一直延伸,从皮炎里窜出好几根触手,把我直接从椅子上撑起来了,我还能用这些触手代替脚直立,就像袋鼠那样。还有就是包皮的材质好像也被转换成章鱼皮肤了,有一种肉厚的感觉。最后是因为我发现操控触手时有微距一样的快感(つд⊂),就遗精了。
無名20/04/01(三)19:02:28 ID:Jyb1BGY.No.1922del
5.昨晚又做春梦了,明明社保了,醒来却没有痕迹。
梦见自己在一个肉眼可以看见弧度的小星球上。这个星球表面被清澈见底深度平均的浅海均匀覆盖,我全裸躺在水下细腻的白沙上朝着天空看,大概是黄昏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天色,光线正一点点地被吞噬。
我离海面大概40~60cm,梦里害怕液体里有不明物质就没有尝,但是我能直接呼吸。
天色暗下来后,海面上开始亮起密密麻麻闪烁的蓝色的荧光(大概像呼吸灯那样起伏)像一张网覆盖了整个水面,大脑感觉好像接通了电源成了电路的一部分,天幕裂开一道道垂直的缝隙,暗红的熔岩(大概是)就一帧帧像定格动画淌下来,而且还不是那种符合重力的路径,天空中貌似有看不见的凹槽,熔岩就顺着他们滑下,整个天空很快就充斥着扭曲的暗红线条,当时我很兴奋,就盯着这些熔岩期待他们落到水面上会怎么样。
在熔岩和水面接触的瞬间,耳边突然就响起了那种全损音质的厉啸,那种直击灵魂的尖叫的感觉。视野马上便被大量白色蒸汽覆盖,这时我感觉身子底下的细沙层在崩裂分解,整个星球表面的白色细沙在一瞬间消失,我才发现这整个星球是一团纯黑色的水球。
我直接落在了汹涌流动的黑色水面上,貌似是密度问题,直接浮在了上面,当时我就感觉像毛子大冬天裸体出门裸奔一样,底下黑漆漆的水太他吗的冰了。表面透明的水和那些熔岩反应完变成了MC里那种黑曜石的材质,把整个星球表面覆盖住了,我才意识到我被困在了星球的内部,就像突然被关了灯,啥也看不见( ゚∀。)
我就开始胡思乱想,害怕这水里面藏着啥。最草是怕什么来什么,感觉身体突然被几十根强壮有力的触手往下拽,触手吸盘接触到皮肤时,每个吸盘底下好像都有一圈细密的螺钉旋转地刺到皮下,但是不是很疼,只是麻麻痒痒的,被往下拽了十几秒,全身周围的压力大到不行,感觉就像被一堆巨乳大姐姐用乳房挤压得喘不过气。鸡儿突然有了别样的感觉,貌似被一堆柔软的细丝缠住旋转摩擦(大概是自动洗车机里面的毛刷那种运动方式),那材质形容不出来,太舒服了( ´ρ`),顶了几秒就社保了,jy射出后貌似和这种黑水起了反应(*゚ー゚),整个星球一下就炸了。我就看到那个触手的本体白日飞升而去(当时脑子里就是这个想法,太怪了。),回忆到这里触手本体长啥样我给忘了(;´Д`)
無名20/04/05(日)21:00:20 ID:NG9WUhBANo.1924del
支那滾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 [2] [3] [4] [5] [6] [7] [8]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