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3072 KB。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56475 KB / 500000 KB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檔名:1490470037692.jpg-(228 KB, 1242x1230)
228 KB
奇怪的夢無名氏17/03/26(日)03:27 ID:CuJ/h756No.1656del
夢的開頭是有些類似電視劇一般的開場白敘述著背景環境。

那是一個長方形的空地,四個邊則是被遮雨棚圍繞著。

夢中我是一名軍人,我不知道我的階級、兵種,但是我知道我正在受訓。

在這個場地的每個人都以胎兒抱膝的方式坐在地上,雖然看不到後方,但是我們都知道後方有數門大砲正虎視眈眈的面對著我們。

地面劇烈的晃動,數門大砲齊發,有如一顆又一顆的大火球一般砸落地面,而我們能做的只有維持原本的動作,讓受彈面積保持在最小的狀態。

而隨著幾輪填充、發射的動作,有幾個倒楣的士兵受彈,瞬間熊熊大火在人體燃燒著,而當事者只能在地上翻滾,試圖讓火焰熄滅,
也有幾個比較倒楣的士兵,甚至連翻滾都不能讓火熄,而旁邊早已待命多時的其他幹部則是急忙提起水桶潑向中彈的士兵。

眼見數名同袍遭受炮火波及,心中只剩下恐懼,默默祈禱著自己不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而大砲的發射並沒有因為有受傷有所停止,最多就是在幹部們滅火的時候會停歇個幾分鐘,有好幾次我甚至感受到灼熱的火焰灼痛了我的背、我的手部。

我聽見了有幹部說「需要幾名士兵去操作大炮」

在恐懼的情緒作用下我用極快的速度跑進了安置大炮的房間內,中間我也聽到身邊的幾個同袍揶揄的話語。

「跑的還真快」

「我看他一定是嚇的發抖才會逃到大砲那裏」

諸如此類的話。

進入房間後我發現裡面沒有我印象中的大砲,有的只有看不出是什麼的物體架設在靠窗處,但我馬上就知道那個就是剛剛一直朝我們發射砲彈的兇器。

我靠前旁邊有另一名班長操作著大炮,而我試著模仿他的動作,但是始終無法像班長那樣俐落,發射了幾枚砲彈後,班長把他的注意力拉回來,指導著我如何操作,而我抬頭一看,上方有幾個布條,
布條上寫著擊中的話可以得到什麼優惠,當下只覺得荒謬、怪異。

場景一換,我開始上下一個課程,嚴格說起來這只是匍匐前進,但是我們必須將檔在前進路線上的障礙物移開,而障礙物本身也只是一些小東西。

在不費力氣的情況下成功的進入下一個課程。


那是一個堡壘,牆面上有銀色的光芒快速的由下往上移動,而有個弟兄靠近卻被銀光刺傷,我們這才發現那些光芒是武器快速移動下所產生的錯覺。

突然堡壘內的一名軍人向我喊話,似乎我在上一個課程中拿過來的一樣物品是他們需要的,而我也馬上將圓鍬轉交給那名軍人。

我們進入了一個房間,在我們就定位坐下後,有許多年約2-30歲的女性從外面魚貫而入,而我們成一個個隊列,忽然地面開始向後移動,而那些女性則開始對我們說著許多會使人動搖內心的話語,我知道不能做任何應答,否則就會被拉走。

當地面繞了一圈又回到房間後我發現除了我之外其他的弟兄都失敗了,我是唯一一個通過這個課程的人,而其他人的目光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於是我選擇無視那些視線,回到我的隊列坐下。

接著我們來到了一排大樹前,這次的課程則是攀爬,順著上面的記號往上爬,雖然幹部們沒說明,但我就是知道哪些可以摸,哪些摸了會被淘汰。

在不知道爬了多久之後,我不小心碰到淘汰的標誌,但當我回過神才發現我這次的課程拿到第十名。

然後我就醒了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