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3072 KB。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76898 KB / 500000 KB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有點久沒來了Boz20/06/26(五)19:47:06 ID:Wh/hudNQNo.1930del
有點久沒來了,最近做了蠻多夢的,很希望知道是什麼意思,如有人能幫忙解惑就好了,感恩。


夢到我是戰爭時期的地下情報員,我們是一個地下秘密組織,基地也真的在地底(而且我們好像是一部電影)。

我是組織裡比較低位階的人。夢中開了一場會議,我跟著上級一起接待來場人士,各個都是學歷高且小有名氣的人物。我其中接待的一人是好像一名邏輯跟數學的推論家吧,很年輕好像25歲左右,身高180以上,臉容端正,頭髮是淡金色,戴著圓形細框眼鏡。身穿的制服是淡軍綠色。名字叫做Rol。

他有些冷淡,我接待他都是冷靜回話。我與我的上級(側分且整齊的深咖啡色頭髮,咖啡色眼睛,深海藍色制服)一起帶他去了會議室。會議室有些椅子卻是竹藤椅,首先我需要先坐在椅子上,然後再讓那個來賓坐我身上。雖然很奇怪,但是在夢裡是正常的下級讓上級的行為,他坐下之後我還要將頭扣在他頭上。

會議開始了,報告的東西除了與戰爭有關還有一些生命的探討。他一邊思考一些事一邊提出疑問,本來都是我的上級在回話,但後來我插嘴了,兩人很驚訝,但是我提出我的想法之後,他覺得十分有趣,特別和我說:「我記住你了,upol。」(在我聽來就是這幾個字,很奇怪,我忘了那到底是我的名字還是代號)。

我的上級驚喜無比,我們將那人送走後,他直直誇獎我,我也正覺得開心,但我餘光卻瞥見了地上有一個軍綠布包,上面用金色細線繡著「Hawl」。此時我的腦裡出現了跑馬燈,那名叫做Hawl的人與Rol半身是血,正在攻陷一座如同廢墟的堡壘,他們身上的衣服及鋼盔都有些殘破了,然而仍在用身體及軍刺試圖把廢墟的門戳刺開。我突然明白了Hawl是Rol的同袍,不僅如此Hawl還是Rol的故友,兩人是難兄難弟。一幕幕Rol崩潰的電影畫面在我腦裡放映著,原來我可以看到接下來的電影畫面,可是因為我是一個電影角色,我沒辦法做任何的行動。

畫面又回到了我的上級臉上了,我只能撿起布包,我深知Rol不久就會發怒崩潰。果然不久,Rol因為布包不見大鬧我們的基地,他與上次極為不同,把木門都打穿。我的腦裡深知一切發展,卻只能看著上級著急如焚。

大概我夢到這裡就結束了,但這部電影還沒結束,感覺是有人按下了暫停或者讓片子無法播放,我們才無法繼續播放下去。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