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寫作
 
雜文寫作
  • 歡迎在此發表各類型文字創作。
    名前    メール  
    題名  リロード
    URL:(請勿填寫此欄) 本文 
  • 検索 | 独自タグがつかえます 

    11 :軌跡世界(3)  12 :世界之眼(1)  13 :迷宮教派(1)  14 :真冷清(3)  15 :DIGIMON RE. The Second Season(175)  16 :我的想像(4)  17 :關於中學的那些事(3)  18 :馬路疾走劇(11)  19 :凱哥的生活日誌(2)  20 :妖鬼物語-心(3)  21 :私たちの曲、私たちの歌 (序章)(29)  22 :BIO HAZARD同人小說 =SURVIVOR FILE= 序章(21)  23 :破壞神神話(75)  24 :可不可以不要踹我?(6)  25 :想像的流動(1)  26 :如果在神話,一個寫作(1)  27 :超能力者的日常(1)  28 :進擊的女人-01(1)  29 :狂三的愛2(1)  30 :狂三的愛(2)  31 :塗鴉與乙女的祝福 (3)  32 :背影(1)  33 :男子漢(2)  34 :寂寞啃食(9)  35 :第一次嘗試寫作 伸出的手(暫名)(5)  36 :難產推理劇場"TUMI"(暫)(1)  37 :焦黑鈴蘭花(6)  38 :17 Apr, 2014 恐怖郵輪事件(暫名)(4)  39 :短篇小說:亞瑟‧費爾德曼日誌─老騎士與瘦馬(5)  40 :魔法少女林默娘(105) 
    <<前のページ 次のページ>>   スレッド一覧はこちら

    #11 2013/07/29(Mon) 08:59 ID:1G5SCojU [ 布丁奶酪 ] Res 3
     1: 軌跡世界

    臥房內的收音機正播放著水叮噹(Aqua)的「Turn Back Time」,他也坐在床邊,聆聽著這首歌。

    他是一名成年男性,看著剛從房門外走進來的少年,那是國中時期的自己,看起來是那麼的年少輕狂。

    那名少年並沒有看見他,因為這名少年只是一個影像,所以當少年走過來,坐在幾乎和自己重疊的位置上時,也完全沒有碰到的感覺。

    他站了起來,讓所有時空中的自己的影像,在同一時間出現。這些影像連續且重疊在一起,像是一隻多色的畫筆,畫下自己一生的軌跡。

    他在先前已看過國小時期和更早以前的自己,發現那時的自己真是做了不少的糗事和蠢事。即使周圍沒有其他人,觀看的當下還真想挖個地洞躲起來。

    收音機的音樂停止了,這是因為他切換到自己高中時期的影像。這時,高中時期的他並沒有在聽音樂,而是坐在書桌前,看著曹雪芹所著的小說《紅樓夢》。

    他來到高中時期的自己身邊,看著目前書頁上的內容,不經意地瞄到了這句,「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他知道這個時期的自己想試著看完《紅樓夢》,不過到他現在這個年紀都還沒看完整本書的四分之一。倒是《西遊記》、《封神榜》、《七俠五義》、《小五義》全都看完了。

    還有《鏡花緣》,他從整本書的中段就開始跳著看。至於《三國演義》、《水滸傳》,他也是只看開頭而已。

    他把影像切換到大學時期,這時期的他有了一臺能連到網路的電腦。現在大學時期的自己正在看著網頁上播放的影片,那是別人遊玩遊戲的影片畫面。

    他想,他到現在都還很喜歡看別人玩遊戲,因為他沒有太多金錢買遊戲,也沒有太多時間練習遊戲技巧,因此看著這些遊戲高手玩遊戲便是他的一大樂趣。

    因為影片播完了,所以現在大學時期的自己開啟另一個網頁,那是眾多網路小說創作的所在地。

    他看著過去的自己,那個自己看了眾多的網路小說後,也開始躍躍欲試,努力地寫下,然後發表每一篇屬於自己的創作,並妄想有一天能像那些名作家一樣,可以靠寫作養活全家人。

    「可是,他總有天會知道他做不到這個地步,他會開始怨天尤人,說自己懷才不遇。然後某日,他終於清醒,他明白自己就是沒那個本事,他就是無法將興趣與工作結合的那個人。

    他極度鬱悶,但在注意到有許多人和自己一樣,甚至更糟之後,他開始釋懷。他該惜福,去做些更實際的事,或許某天他又開始創作,但那時只是單純地抒發情緒了。」他這麼想。

    他將影像切換到現在他實際存在的時間,因為和目前自己的實體重疊,所以看不到影像。房內的CD播放器正播放著由劉德華、柯受良、吳宗憲共同主唱的「笨小孩」。

    不知為何,他突然想起辛棄疾的詞--醜奴兒。

    「少年不識愁滋味,
     愛上層樓,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
     欲說還休,欲說還休。
     卻道天涼好個秋。」

    他有點想將影像切換到未來,看看將來的自己過得如何。可是他也害怕,看到未來的自己變得十分糟糕,所以他依然不敢動手。

    「就讓我對未來抱持一點希望吧。」他這麼想,並開始著手他現在該做的事。


    2: 名無しさん

    2013/07/29(Mon) 15:09 ID:R1aR39zg
    這是同一世界觀的故事嗎
    還是分別的短篇?

    3: 布丁奶酪

    2013/07/30(Tue) 17:31 ID:5cz8gDFo
    是分別的短篇
    都嘗試用魔幻寫實來寫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2 2013/07/29(Mon) 08:57 ID:1G5SCojU [ 布丁奶酪 ] Res 1
     1: 世界之眼

    你從沉睡中逐漸清醒,張開了眼,眼前是完全的黑暗。

    你除了能看見以外,就只能思考,所以你開始思考你沉睡了多久。你記得上次睡著前,整個世界也是這麼的黑暗,但更早以前,你卻也看過這個世界充滿動感、色彩繽紛的樣子。

    所以你想,只要再等一下,或許又可以看到這個世界閃耀起來。

    你稍待片刻,像是等待一場即將開幕的電影。沒過多久,你看到黑暗中出現一個極為渺小的光點,這個光點逐漸放大,最後充滿整個世界,這個世界也不再黑暗。

    雖然眼前的世界變得光明無比,但卻依然沒有任何物體存在,可是沒過多久,你看到一個個橢圓形的半透明物體,紛紛出現在你眼前。

    這些橢圓形物體到處晃動,沒有目的,也沒有方向。但慢慢地,它們開始變化,每個都出現與眾不同的特徵,有的長出長長的鞭毛,也有的變成各種不同的形狀。

    接著,其中有些身體越長越大,膚色也越來越青。它們有的身體十分柔軟,隨周圍的改變而擺動;有的身體則十分堅硬,挺立在世界之中。

    你發現它們的變化開始加快。有的長出鰭和尾巴,四處游動;有的長出翅膀,振翅飛翔;也有的長出四隻腳,到處奔跑。

    而那些長出四隻腳的同類中,又有一部份同類的兩隻前腳變成兩隻手。這些擁有雙手的生物,能夠用牠們的雙手製造出各式各樣的物品。

    沒過多久,牠們其中的某些同類,已經能活用這些物品,也在各方面超越了許多的生物。他們不只跑得更快,更能飛天遁地,進入其他生物都無法到達的領域。

    你看到他們打遍天下無敵手,成為這個世界的霸主。但他們每一個都想獨佔所有的權力,於是便互相打了起來,結果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但勝者未必能永遠得勝,敗者也未必永遠失敗,常常沒打過幾局,勝敗的狀況又立即改變。

    也因為競爭的狀態一直存在,他們製造的物品也越來越好,甚至連他們製造出來的物品也有了自我意識,因而這些物品也開始跟他們競爭。

    然而,你也看到不同種族之間並非只有鬥爭,超越種族的友好,甚至愛戀,一直都存在著。

    就在此時,你眼前的光亮開始消減衰退,佈滿整個世界的光芒往內部慢慢收縮,逐漸變成一個光團,最後化成一個光點,然後消失不見。

    而所有出現的物體,也隨著黑暗的出現一同消失。

    看完了這一切,你也開始覺得有點疲倦。於是,你閉上雙眼,準備入眠,並期待下次醒來時,所看到的景象。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3 2013/07/24(Wed) 09:00 ID:irOPDOIE [ 布丁奶酪 ] Res 1
     1: 迷宮教派

    「我為何來到這裡?」我對著眼前的女士說話,她穿著一身潔白無暇的連身長裙,微彎著雙腿坐在地上。這名女士看似年約三十歲,有著清秀的臉孔和不明顯的身材曲線,但整體來說還是讓人覺得她長得還不錯。

    「因為你想來。」她緊閉著雙眼對我說話,打從我開始遇到她就是一直閉著雙眼,讓我覺得她眼睛一定瞎了。但她的身體卻隨著我的移動不斷地轉動方向,就好像她一直注視著我。

    「妳是傳教士嗎?」我看著這個房間內的造型,內部像是圓椎狀,是個密閉空間,沒有門窗,沒有半點擺設,房內大小可以容納約五十至內十人,但目前只有我和面前這位女士。所有的牆面都是白色,而且沒有半點髒污。

    「當然不是,不過你也可以當成我是,因為我比你更理解這個信仰。」她對著我微笑著。

    「什麼信仰?」我問她,雖然我心裡已經有底。

    「相信你我活在的世界是一個巨大的迷宮的信仰。如果有神,無論祂再偉大、再獨一無二,祂依然是遊蕩在這迷宮中的一份子。」

    「是嗎,妳怎麼知道這個巨大的迷宮不是神的身體,而我們只是祂體內微不足道的一小塊呢?」我反駁。

    「因為迷宮之外還有迷宮,迷宮之內亦有迷宮,層層疊疊,永無止盡。只有出生是入口,也只有死亡才是出口。只要活著,就會永遠被困於迷宮之中。」

    「但還是有人找出他們的道路,一個光明且美好無比的未來。這難道不是找到出口了嗎?」我稍微靠近了那名女士,此時才發現她的身體散發出一種說不出的清香。

    「那只是迷宮中的一小塊區域,就像你我目前所在之處。」

    「對了,請問這裡到底是那裡?」我這時才想起,竟然沒先問這個問題。

    「這裡是迷宮教派的所在地。」

    「那麼,請問該如何稱呼妳?」我又忘了一個早該問的問題。

    「你可以隨意稱呼我,我的面相來自你內心的投射,但我不是你。」她依然緊閉著雙眼,保持著微笑,溫柔地說出話語。這都是我內心的投射?

    「那我們繼續之前的討論吧。」我看著她點了點頭,「所以,妳找到迷宮的另一個出口了?」

    「我並沒有找到,我們教派中也沒有一個成員找到。但是,那就是我們一直找尋的目標。」

    「我可以見見其他成員嗎?」

    「可以的,如果你下次還肯來的話,你就會見到他們。」

    「也就是說,如果我下次還肯過來,就是這教派的成員?」

    「這不就是你希望的嗎?」她溫柔地微笑著,我有一種被看穿心思的感覺,但卻不會生氣,甚至讓我覺得有點高興。

    「我下次還能找到來這裡的路嗎?」

    「只要你曾來過,就一定能找到。」

    「那麼,我先告辭了。」我揮一揮手,向眼前的女士告別。

    「歡迎加入迷宮教派。」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4 2013/07/19(Fri) 10:20 ID:Q6ycIcdE [ 名無しさん ] Res 3
     1: 真冷清

    這裡好冷清喔 跟本沒人嘛
    路過幫灌個水


    2: 名無しさん

    2013/07/22(Mon) 11:49 ID:LwnV/v7w
    有些同類型版把這裡原來的作用取代了 畢竟可以貼圖或好只有文字麻

    3: 名無しさん

    2013/07/22(Mon) 14:19 ID:PBOTTwl.
    使用者:沒圖幹嘛上k島而且這邊又沒啥小說好看
    寫作者:沒人看沒人回應哭哭喔去別地方貼
    怪誰www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5 2011/05/20(Fri) 19:23 ID:x5.QsJbQ [ gengar ] Res 175
     1: DIGIMON RE. The Second Season

    作者:gengar、Galuzu、TabrisY、甲斐
    協力:布奇、千悟、Iquabakaner

    以下是我們發表文章的網誌,有著完整的索引,文 章也有較妥善的整理和修正,更有圖片及設定圖。如想方便看文,可以直接點進去:
    http://blog.xuite.net/gengar666/digimonre

    本季為《第二季 - 現實世界大戰篇》
    本版上張貼的第一季:http://tera.komica3.net/f9/read.php?key=1278307422&ls=50
    (由於有作過修正,強烈建議直接上blog閱讀)


    169: gengar

    2013/06/28(Fri) 13:41 ID:ZEXDaLLw
    大家聽見,都不明所以,包括芳香獸和鄭陵。華生照做,不一會就簽好,然後把紙還給究極V龍獸。

    「太好了!」究極V龍獸笑道,「我有很多成長期的朋友都是你的粉絲!我給牠們這些,牠們一定得高興!呀…我沒口袋…」接著,他居然把那堆紙遞給鄭陵,說道:「鄭先生!可以為我袋住嗎?」

    連鄭陵都眐了一眐,接著才笑著收下了那些紙,「當然。」他道。

    「究極V龍獸,請記得禮儀。」芳香獸提醒道。

    「抱歉!」究極V龍獸抓著後腦,「看到英雄阿倫.華生,興奮得一時忘形了!」正當華生和亞古獸因此面露微笑……

    「好了。」芳香獸雙手放後,一步一步走近華生,「我想,現在我應說明來意。」

    華生和亞古獸都點點頭,正色起來。

    芳香獸拿出了一張記憶卡,將之遞給華生,「我是想把這個交給你。」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70: 名無しさん

    2013/07/11(Thu) 00:21 ID:LKplsCeA
    天滅中共

    171: gengar

    2013/07/21(Sun) 15:49 ID:mLmanyFM
    第二十五章:Reason.「理由」

    本章連結:http://blog.xuite.net/gengar666/digimonre/82006095

    為甚麼?

    為甚麼……?

    人生在世,要存活就得了解世情。大部份人的心中都依稀記得,自己曾如此追問自己的父母親:為甚麼?

    人類的演化似乎注定了孩子的為甚麼。

    例外的一小部份人,除了異於常人者外,還有一群人,他們根本沒有父母在身邊,自然無從向父母發問。女孩就是這樣的人,她到底有沒有問過父母這樣的問題,她早已記不起了。她的母親早在她一歲時已經逝去,而父親在她三歲時也早不在人世。

    為甚麼……?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72: gengar

    2013/07/21(Sun) 15:50 ID:mLmanyFM
    晚飯時間過後,華生、偉易及亞古獸都進到了浴室之中。

    「華生、亞古獸,」偉易低聲開口,「你們自從去了北極和中國進行任務回來,我總覺得你們有點奇怪,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華生和亞古獸都怔了一怔,華生馬上說:「沒有!甚麼事都沒有發生啦,就是這麼簡單!」亞古獸則默不作聲。

    「但……」

    華生馬上止住偉易說說:「辛苦了一整天,終於可以洗澡了,別說這些煩事好嗎?」

    偉易見對方不想談,也不勉強,扯開話題說道:「在數碼世界時,你不是說洗澡只是女孩子的麻煩嗎?」

    「現實世界怎會相同?」華生不屑的說,然後他的眉頭緊皺了起來:「說起來,莎樂美那傢伙,說是保護我們……我們洗澡的時候還要守在外面,用不著那麼緊張吧?」

    「可能她喜歡你吧?」偉易開玩笑道。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73: gengar

    2013/07/21(Sun) 15:52 ID:mLmanyFM
    「哼!」

    一把雄壯無比的男性聲線從門口傳進眾人耳中。

    「你們這群狗娘養的!」

    眾人轉頭一看,莎樂美不禁懷疑自己的眼睛有沒有看錯,那人是……

    那白人光頭巨漢全身擁有著驚人的肌肉與脂肪,把自己那套加大碼的迷彩軍裝緊緊鼓了起來。他放聲大喝:「居然把槍嘴指往小孩子!」

    「費查上將!」孩子們——包括莎樂美——都大叫道。白人光頭巨漢正是NORTHCOM司令,先前面對墮天地獄獸一戰中的美軍最高指揮官——史勒殊.費查上將。

    費查上將舉起自己那壯如樹幹的右臂,把銀色手槍指往反應不及的一名壯漢。莎樂美正想提醒費查上將對方是有避彈衣的,但當費查上將開槍……「轟隆!」其響聲有如震天下之雷霆,一下子重重擊打在所有人的臌膜之上,其火花甚至在槍嘴周圍形成一個鮮烈的小火圈,使所有人感到耀眼無比。那名壯漢就此倒了下來,砰的一聲,而且心臟破裂,鮮血肉碎四溢,把其他壯漢及莎樂美的衣服都染紅了。「Kevlar?省省吧!」

    ...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74: gengar

    2013/07/21(Sun) 15:54 ID:mLmanyFM
    「布朗森長官要除掉你們的話,」加勒哈德冷冷的說,「根本用不著這種方法。」

    「呿!」費查上將不屑的說,「雖然這句是他媽的混帳,但他的確說得很對。要讓你們消失的話,布朗森根本用不上一發子彈!倒不如說用了子彈還浪費金錢!」

    華生呆然了起來,政治的黑幕……他想起了共和國總統金屬幻影獸。讓金屬幻影獸得到權力,讓牠把這種現代政治秩序帶進了數碼世界的,正是華生他自己。莫非,數碼世界真的如鄭陵及芳香獸所說……不會的,不會的……

    「不過,除了是布朗森長官外,到底會是誰?」大衛說道,「能僱用俄國頂級職業殺手,還給他們特製的數碼合金子彈……難道是……」

    眾人心中都想起了華生之前在北極的遭遇……難道說,是俄羅斯政府?而在華生的心中,更浮現了之前那群和勝利暴龍獸交戰的俄羅斯戰鬥機。

    「我所知道的,只有一個可能性了,」費查上將再說,「就是……」

    「費查上將。」加勒哈德打斷了費查上將的話,也給他打了...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75: gengar

    2013/07/21(Sun) 15:54 ID:mLmanyFM
    莎樂美只是在旁默默的看著他們。這時候,一個巨大的陰影把她那個嬌小的身軀遮住了。她抬頭一看,是費查上將。

    莎樂美看著費查上將,「謝謝你,費查上將…」她忍不住開口道,並行了個軍禮。

    「沒事謝我甚麼?」費查上將問。

    「你的報告中,沒有說我把數碼裝置給了華生先生(大衛)。」

    費查上將微微一笑,「就算我報告又怎樣?要追究你的失職嗎?」他的巨手摸起莎樂美的頭來,雖然令莎樂美感到一絲不快,但也讓她感到溫暖無比。「我不會對一個小女孩作這樣無聊的事。美利堅合眾國居然有童兵,作為上將的我絕不承認。」

    「上將,我是少尉。」莎樂美馬上說。

    「拿槍的小女孩我見過很多,像你那麼強的還是首次看到。」費查上將看著莎樂美,「但小女孩說到底還只是個小女孩而已。你很強,但你和其他那些拿槍的女孩沒有分別。」

    看到莎樂美沒有回應,費查上將再道:「你知道如何沒有分別嗎?」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6 2013/06/30(Sun) 01:08 ID:zklDyOuM [ 好人 ] Res 4
     1: 我的想像

    看輕小說看了很久了,感覺所有主角都是有妹子倒貼的,所以想試試看寫一個悲慘的主角。我只是第一次寫作的高中生,極之期望您的賜教。
    ╴╴╴╴╴╴╴╴╴╴╴╴╴╴╴╴╴╴╴╴╴╴╴╴╴╴╴╴╴╴╴╴╴╴╴╴╴╴╴╴╴╴╴╴╴╴╴好無聊…
    今天是我失業後的第127天。
    為什麼的知道得這樣清楚?
    當你整天窩在家中甚麼事都不做的時候就明白了。
    在失業後的第一個月時我還像個人,有嘗試找工作,也有收拾這個只有約一百呎的房間,可是從第二個月開始我家中就十分凌亂了,因為我跟本提不起勁去收拾,加上我是獨居的關係,現在我住的地方跟本就是狗窩。
    拉上的窗簾阻擋了陽光的入侵,前兩個月壞掉了的燈泡我也沒有換上新的,正正方方房間中唯一的光源來自電腦熒光幕,時明時暗的光芒透著一種頹廢的感覺。
    電腦的旁邊堆積了空蕩蕩的面包袋子和牛奶盒子,時不時有幾隻昆蟲爬出來,爬進去的,儼如昆蟲的天國,同時也是囚牢…是我的。
    說是囚牢絕對不過份,我在過去的兩個月中只踏出過家門五次,每次都是為了買食品等必須品。若果我家中有足夠的食品的話,說不定我連一次也不會離開,這樣的房子不是囚牢是什麼?
    在這一段時間中,我的時間就像凍結了一樣,每天都重覆一樣的生活:吃、睡、上網,再來就沒有了,就像睡醒時就把時間重設了一般,而我就不斷重複開始放棄掙扎的第一天。
    我以為這樣了的生活會持續下去,原本也該是這樣子的,但是直到「她」的來到。
    …………………………………………………………………………………………
    小月的來臨就像是狂風暴雨似的,或者說她就是一個狂風暴雨似的人。我和她相遇的第一件事是:她把還在睡夢中的我被甩上半空,然後再狠狠的和地板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驚醒的我四處張望,想確定我剛才的感覺是夢還是真實的時候,頭上傳來了一把女孩子的聲音…


    2: 名無しさん

    2013/06/30(Sun) 14:06 ID:5MkK6UeM
    ......悲慘?

    3: 好人

    2013/07/02(Tue) 01:11 ID:cfzWW2pI
    先說了,主角會擼一輩子,和標題有關
    ...........................................................................................................................................................
    「喂,廢人。」這把聲音的聲調比較高,但是卻很柔軟,並不會令人覺得刺耳。
    「等等,現在應該不是在意這個的時候吧…」突然意識到這件事的我暗暗地對自己吐糟。
    「當廢人當太久後出現幻覺嗎?一定是這樣子的」我在心中確認了一下以後就把被子蓋在頭上。
    「還睡?你膽子不小嘛!」小月剛說完,我就突然高速向前移動,狠狠地撞上了牆壁。
    意識到小月存在的我竟然沒有驚慌,這點連我自己也有點好奇,不過當時處於廢人狀態的我什麼都不害怕也很正常,反正生活也不可能再差下去了。我當時的確是這樣想的。
    我只好抬起頭來看到一個女孩子盤腿坐著,這個女孩子稱不上十分可愛,沒有那種動漫角色的完美臉型,只看臉的話甚至有點胖,嘴唇也有點厚。但是皮膚白晢,還有左邊眼角下有一顆小小的淚痣,這一點的點綴令...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4: 好人

    2013/07/08(Mon) 21:46 ID:kFhJ/RxA
    「我不要。」我立即就拒絕了「聽上去就麻煩死了,絕對不要!」
    「你認為你會有選擇權嗎?」說完她就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了一把剪刀,如果說有什麼特徵的話,就是這是一把剪草用的剪刀
    …等等…這絕對出錯了吧
    在我吐糟之前,她就突然一下子剪了下來。
    當時的情形是我奮力向下閃避,剪刀就把我頭頂的頭髮剪了下來。
    她向著我甜甜一笑:「很簡單吧,那就繼續了。」然後就給了我一個鼓勵的眼神。
    我還沒回答時,她又就再次向我伸出了她手上的凶器,這次我的運氣沒有上一次般好,臉上被畫上了一個小小的傷口。
    單是這樣我就嚇得立即屈服了。「對不起,小的錯了,讓小的自己剪吧!」說完就毫無節操地下跪了。
    「那你就自己來吧。」一把正常的理髮用剪刀被拋到我面前「用這個吧。」
    明明聲音聽上去還不錯的,性格卻很殘念…
    我理髮的能力基本上為零,所以我可選擇的髮形只有短髮和更短的短髮而已。理所當然的我選擇了前者。經過一輪修剪後,頭髮基本上只1吋長...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7 2013/06/27(Thu) 02:22 ID:Q09bGZQ2 [ 隨筆寫寫 ] Res 3
     1: 關於中學的那些事

    或許有人會好奇,這麼無趣的題材也能作為寫作內容嗎?
    我認為是可以的。
    在中學六年的歲月,我所就讀的學校發生了許多故事,
    時至今日,這些回憶對我來說仍歷歷在目,難以抹滅。

    這個故事所描寫的地方或許和台灣某所學校相似,
    如有人認出來事哪所學校,
    請當作是巧合吧!

    小弟文筆拙劣,第一次寫作,
    若有任何文意不通順之處,懇請多多包涵。

    接著,讓我們開始吧!


    2: 隨筆寫寫

    2013/06/27(Thu) 02:23 ID:Q09bGZQ2
    [0]

    既然都說是中學回憶了,理應從我的母校談起。

    我的母校位於台灣某個鄉下地區,是一所完全中學。
    何謂完全中學呢?簡而言之,就是把初中及高中湊在一起,
    美其名曰「六年全人教育」,實則趁初中先對學生進行篩選,
    待到高中就有素質良好的學生了。
    這如意算盤打得挺精明的,至少省下很多挖角好學生的功夫。

    再說說那相當唬爛的全人教育好了。
    所謂全人教育,即講求「德、智、體、群、美、『聖』」六育並重。
    「聖」?好個冠冕堂皇的說辭。
    當你看著一堆同學以賞鳥用的高倍率望遠鏡偷窺女生班換衣服,一面露出猥瑣淫笑時,
    就知道這個全人教育多失敗了。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3: 隨筆寫寫

    2013/06/27(Thu) 02:38 ID:Q09bGZQ2
    〔1〕

    肥瑋是我初中班上一號響噹噹的人物,
    他總是戴著一副細框銀絲眼鏡,臉上油光換發、滿臉橫肉,
    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個可能會亂發廢文的巴哈肥宅。
    而實際情況也是如此,在當時仍無場外,
    他總愛以分身帳號於講談不厭其煩地發著一篇篇憤世嫉俗的廢文。
    我現在總懷疑他是不是想找尋跟他一般地宅宅一起共鳴?

    先說了,我得很痛苦地承認他是我第一個在班上的朋友。
    由於座位相鄰,加上他喜好向不熟者搭訕的本能,
    很快地,我們成為一同上福利社、一起看妹子的靈魂摯友。
    (雖然我真的不是跟他一樣的巨乳控,但就看臉的眼光可是差不多的。)

    還記得有次他對我說:「阿晨,我們是不是游泳課換衣服的速度要放慢點呢?」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8 2013/05/10(Fri) 22:25 ID:oA3EHpfw [ BT ] Res 11
     1: 馬路疾走劇

    有鑑於每次寫作思考都會花太多時間,以至於影響其他工作的安排,因此我想試著做一篇"想到什麼寫什麼"的高更新率故事。(當然,不是真的那麼隨性,實際上我只是選了一個自己寫起來比較快的方式來構成一片馬賽克般的故事罷了。)
    -
    總之,以下每次每則大概不會超過兩千字,是個本質上相當囉嗦的科幻故事,希望各位喜歡。
    好咧,疾走吧!


    5: BT

    2013/05/14(Tue) 01:44 ID:fwepN.oE
    04

    甜食愛好者,普通的高中一年級學生,今天,他再度來到了那家店面前。

    至今為止,不知有多少困難將他從此地擊退,自從國一開始那位男學生就不停地朝著此處進攻,然而無論做多少規劃:行人組成分析、車流量分佈、街區環境模擬、基地配置調查、商店結構分佈;實地測繪、歷史背景蒐集、暗道路線蒐集、新舊都市規劃疊圖推演;反應力特訓、體能操演、戰術演練;開鎖技巧進修、炸彈組裝模擬、潛行特訓--但失敗就是失敗,無論他做過多少奮鬥,一旦動了進入那家店的念頭就必然有命運之力前來阻擋。

    一回想起來,無數過往歷歷在目:討厭的同學剛好徘徊在店家附近、遇上鄉下的婆婆而被溫柔攻勢強制帶走、某人的惡犬狗被綁在必經之路的欄杆;讓腳踏車追撞、讓摩托車追撞、讓汽車追撞;恐怖攻擊來襲而關門、地底人來襲而關門、巨大機器人來襲而關門;原本以為拿到錢包結果卻是妹妹的玩偶、走到一半才發現今天和人約好了要在某地集合、準備出門的時候突然發...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6: BT

    2013/05/15(Wed) 02:25 ID:vVSyLOCQ
    「奔跑是一種動態,一種自發性生物行為,正如文字結構所示,該動作乃源自於腳部的運作,是指人利用足肢在地面上快速前進的狀態。將奔跑用在人類以外的生物是不合理的,但廣義解釋後我們仍可將奔跑這個狀態解釋為擁有足肢的物體在自發性下的快速狀態、甚至光是指在地面上快速運性的所有事物,因為我們無法找出一個更確切的形容放在自己之外的物種身上,所以只能藉由擬人來類比經驗所之的概念。你懂嗎?小光?」

    「不,我不是很懂,但你是指剛剛掉到地上的那塊雞排嗎?」小光坐在阿妮旁邊冷靜地說著。

    阿妮手中的竹籤在顫抖「我說,你不覺得人類是一種很自大的生物嗎?竟然擅自將人類的概念套用在其他非人的物件上,當我們說"啊,那隻狗在奔跑呢!"的時候,確確實實地將人類的速度比對在狗身上,也許對牠來說那根本不是奔跑,只不過是散個步罷了。更何況還有說著"啊,那輛車正在奔馳呢!"的時候,竟然如此自然而然地就將四個輪子運作的東西當成了生...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7: BT

    2013/05/18(Sat) 03:09 ID:lb0eXeEU
    06

    前進、後退,條碼滑過辨識器。吸管、醬油、啤酒罐,完全無法辨識的組合從眼前滑過,店員親切地替客人的商品結帳,孰不知那到笑容下是糾結成塊的困惑。

    她的找零速度宛如魚鷹俯衝,來此處工作已半年,店員對於特價促銷早有了反射性的推廣對話,而現在縱使被奇怪的客人糾纏,她的腦袋也完全不會有任何不悅或抱怨,因為她總是想著前一秒售出的商品,想著關於它們的來歷、用途以及從未明白過的搭配形式。店員小姐當然知道不可能每個東西都是為了當下的而買,想必每項需求匱乏的時間點與位置都不盡相同,總想著能把眼前結清的物品全部用上的組合可以說是相當於蠢的事;但沒辦法,服務員的工作就是如此乏味,尤其是賣場的櫃檯人員,所有的動作都是必然有序,規律睡著都能進行的大量輕度疲勞作業。

    水桶、果汁、甜味增,令人費解的組合又一次從眼前滑過,但她的前輩還見識過更奇怪的狀況:軟糖、蔭瓜、衛生套,購買者是一個看起來稚氣、實際上案身分證...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8: BT

    2013/05/22(Wed) 03:49 ID:hRIg1e5Q
    盛夏的開端、夢的結尾,手持紅色原子筆的國文老師在長廊上奔跑,但沒有人看見她。那身拘謹卻年輕的花色洋裝在平滑的混凝土地板上飄盪,一頭秀麗的黑髮刷過窗前的光芒,老師奔跑著,不知所措地在校園間四處躲藏。這是假日無人的空殼校舍,外頭偶仍聽見運動的學生們嘻笑的聲浪,遙遠地隔絕在夢的花色之外;唯獨她的腳步聲是真實的,隆隆地滲入教室的窗台、黑板的粉筆字跡中,像雨般稍縱即逝的真實滴答地洗刷著永無止境的時間。

    吸氣、吐氣,國文老師無人聽聞的步伐響徹梯間。沒有人察覺到恐懼正玷汙她。纖細的腿跨過水煙之田,冷汗灑在熟爛的穀上,不知何時校舍已成為星空的虛像,徒留奔跑的她與她手中的紅色原子筆在地上,任無以名狀之物的糾纏,但學生們的嬉鬧聲還在,穿透雜林、自振舞的蟬翼中飛越,籃球的彈音、羽拍的風鳴,自落下的龍眼裡蹦出。簇擁在田間的稻草人周圍的是歲月的無知,在凍結的河水中永恆不前的殘影,但國文老師卻忍不住看上幾眼,哪怕...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9: BT

    2013/06/22(Sat) 03:38 ID:RG2nJCic
    08

    「我有沒有說過我以前是做什麼的?」高個兒問

    麥格農九號回答「好像是說過。等等,讓我猜猜......廚師?」

    「不,天才。」阿克酸了他一句。

    「你聰明你告訴我。」

    阿克聳聳肩回答「我不知道,但他煮菜這麼難吃,肯定不會是廚師。」

    「難吃你可以不要吃啊。」高個兒不悅地說。

    「連濃縮食物都能搞砸,看來你天生就是專門製毒......喔--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推銷員,不然我們怎麼可能每次都被你呼弄吃下那些鬼東西。」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0: BT

    2013/06/22(Sat) 18:19 ID:uUHHg/eY
    公車載來三兩旅客到了和平紀念碑站,一處不起眼的保育區入口。那些人都是些外地遊客,聽了指南書的話跑到這個被稱作私房地點的旅遊區,但放眼望去,蒸騰的柏油路旁就是一片深不見底的森林,碩壯的樹冠如積雨雲般懾服人們的心靈,可是除此之外,那地方就只是個平淡無奇的自然保育區,他們能到旁邊的觀測站翻翻簡介、進入發苔的小徑聞聞樹林施捨的芬多精,不過再深入就必須事先申請,對遊客們來說,真正能打轉的地方不過就是那塊方尖碑後的五百公尺距離,跟個操場沒兩樣。

    如果只是為了休閒,那確實稱的上停留吃午餐的好地方,若是為了觀光,此處實在不值得特地前往。於是祥君在這轉了幾圈,拍了幾張不錯的照片,接著就回到了公車庭,在樹影下讀著下班車次的抵達時間。

    「阿君,車子好慢喔。」在他身旁的女性說著,頭椅在祥君的肩上。

    「嗯、啊,要半小時呢......小青。」他的臉上落下一滴冷汗,寒顫喚醒了男子早晨的記憶。他的女友小青想多睡點,於是...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1: BT

    2013/06/26(Wed) 03:56 ID:5CiNwleM
    10

    開著冷氣的封閉教室中飛舞著無數蚊蟲,避開空調的氣流,牠們延著人們皮膚上的二氧化碳軌跡盤旋而至。

    在空盪的階梯教室裡僅有零星學生還在,除了三個來自建築系的跨選生外、其餘的七人都是心理系的本科生,那些人一個個疲倦散漫,眼看今晚的月亮透過氣窗姍姍到來,忍不住心靈與身軀的空虛,從階頂至講台,躁動的蟬鳴在乾澀的空氣中反覆交疊。為了一點微不足道卻意義重大的期末分數,他們與助理在教室裡等了一個小時,在那塊長十四公尺、寬十公尺、使用人數上限為八十人的潔白空間中,學生們不知道還要被困在此地多久。

    當然,課程助教也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他起先是坐在一旁裝有滑輪的小方桌前使用電腦,接著他開始玩起桌子,把它當成玩具車一樣前後滑動;不一會兒,助理走出門外打了一通電話,並如預期般地失望而歸,那傢伙龐大的身軀輕輕地回到座位上,下巴抵在桌緣動、雙手放鬆垂擺在桌面下也不動;然後一個突轉,他又回到了最初的狀況...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9 2013/06/25(Tue) 11:22 ID:MMBfaYE2 [ 瘋子凱 ] Res 2
     1: 凱哥的生活日誌

    測試測試~


    2: 瘋子凱

    2013/06/25(Tue) 12:12 ID:MMBfaYE2
    測試成功,開始寫吧.
    因為心情煩悶的不得了,有朋友建議我應該寫寫日記,可以抒發心情,但一直不知道該從哪開始寫起.就先從昨天開始說吧:

    昨天睡的正香甜時,被一通電話鈴聲吵醒,我迷迷糊糊的朝著那鈴聲伸手過去,沒看到來電顯示就接了起來.

    "喂?"

    "你人現在在哪裡?"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我不認識的男性聲音.

    "蛤?我在我家阿,你是誰阿"

    "別給我裝傻,我要的貨呢?你把他藏在哪裡?"對方聲音聽起來有些憤怒的感覺.但我一頭霧水.因為我壓根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ㄟ,先生你打錯電話了吧,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東西,你要不要看你播打的電話號碼有沒有錯?"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20 2013/06/24(Mon) 10:37 ID:l/tegNJg [ 夜 ] Res 3
     1: 妖鬼物語-心

    安綱‧鬼王


    001

    你們知道"故事"這種東西要如何訴說才會讓人聽得下去呢?
    如果是以自己所幻想的世界來訴說故事的話會讓人以"自己"的觀點再去創造出新的世界。
    如果以現實實際的事來訴說故事的話根本就是讓人覺得毫無有趣、乏味、難耐。但很不巧的事,今天的我就是要來訴說以我周圍所發生的"實際"的故事。

    你們覺得當"人類"遇到自己所不敢相信的人、事、物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嗎?
    恩,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只是人會將自己所不相信,不想承認,不去面對的事情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
    隱藏,消失,刪除。
    那有哪些事情會讓人類這麼做呢?
    讓我舉例兩個,人類最不想面對的事物就是"鬼"或是"妖怪"。
    好吧,在這邊廢話一般。你害怕鬼嗎?跟你說,我很害怕,雖然我沒做過什麼虧心事,但是對這類的東西就事會害怕,就是所謂的心理作用吧。
    不管是好人、壞人、超人一定都會有這種心理現像,這並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而這就是人類的本能。
    原本就不存在的東西,卻偏偏在心理上認為它是存在的,這也算是一種矛盾吧。
    而像妖怪這類的話,老實說真的沒什麼實感。說妖怪在我的印象裡只不過是人類自己所想像的扭曲生物而已,但這只是我以前的想法,現在的我根本不是這麼想。
    你有想過鬼與妖怪的差別嗎?我想很多人應該都將妖怪和鬼都誤以為是同一種類吧。
    但我今天就要導正這種錯誤觀念。
    首先是妖怪。
    妖怪則指各種自然物化成的精魅。夫六畜之物及龜、蛇、魚、鱉、草木之屬,久者神皆憑依,能為妖怪,故謂之五酉。「五酉者,五行之方皆有其物。酉者,老也。物老則為怪。(註1)」凡是魎魅、山魈、木客、妖狐、五通之類,都是人們想象中的妖怪。古人認為妖怪能迷人害人,致人疾病,帶來災難。這就是妖怪。
    但鬼就不同了。「鬼」是純陰之體,雖有鬼仙、鬼魂、鬼魅之分屬,仍不離於鬼,長存陰界。是以道教勸人修煉純陽之體,與天同壽,證道升天而脫生死輪迴。雖修道而成,不免有死,遺枯骨於人間者,縱高不妙,終為下鬼之稱。故曰鬼。(註2)
    差不多就是這樣,所以懂了嗎?老實說我並沒有這麼聰明,這是我一位非常要好的女同學,應該也可以說是青梅竹馬,所告訴我的,她對這些妖怪阿,鬼阿等等的東西都非常的熟悉。
    你們應該都有聽過《山海經》吧,她居然能記住裡面所有的妖怪跟故事,真不知道她腦袋是用什麼做的,居然能裝下那大分量的內容。
    就是這樣,所以妖怪與鬼這個現象對於現今的人類來說還是一種畏懼的存在,並不是怕它們會做什麼,而是怕自己做了什麼而被它們給找上。
    但是為什麼我什麼也沒做也會被盯上呢?
    這就是所謂的『躺著有中槍』嗎?不,仔細想想我的確好像是做了一件事才導致我現在的樣子吧。


    2:

    2013/06/24(Mon) 11:37 ID:l/tegNJg
    002

    天氣晴郎,風和日麗,艷陽高照,這種天氣對人類來說是一種非常好的天氣,讓人有精神,感到開心的天氣。就像路邊的情侶討論著要去哪玩或是一群朋友在路上嘻嘻哈哈的聊著天。
    看到我這麼說好像我不是人類似的,但要這麼說也可以。
    重點不在這,現在要說的是,為何這種好天氣要在外邊溜搭呢?
    其實這種天氣對人類來說是最危險的氣候才對。
    要說為什麼的話,像是強烈的紫外線或是太陽公公的味道之類的(都市傳說:太陽的味道是有灰塵、死蟲、等不乾淨的東西所組成的)。
    身處在這麼危險的氣象環境中,居然還不知死活的在外面遊玩,真是愚昧。
    可是就算愚昧的人,也能在這種環境中活下去,就某方面來說也是算很厲害。
    唉~真想不透阿。
    「汝羨慕嗎?」
    「怎麼可能,只是想不通罷了。」
    「哼,有吾的力量汝還怕什麼呢?」
    「不,不是那問題,像這種熱得要死的天氣為什麼能在外面嘻嘻哈哈得這麼開心,要是我的話早就跟某殭屍一樣乾巴巴了吧...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3:

    2013/06/24(Mon) 11:39 ID:l/tegNJg
    叩叩───
    就在這時候有人敲了妖查社社辦的門。
    「你快點消失吧。」
    「哼。」
    就在我催促她快隱身不要被別人看之後我才回應門口的人。
    「請進。」
    進門的是一位很帥氣的人,很帥氣,除了帥也不知道該怎魔表達。
    帥到讓我想用某人的台詞:
    『這家伙帥到讓我想殺了他之後在鞭屍,我一的人不夠!還要再多找一百人來一起鞭屍。』
    但是他臉上的表情卻配不上整體的感覺。
    該說是苦笑嗎?
    「你好,我叫越後澤 峒梓,叫我峒梓就好了。」
    「恩,我叫讀釜 玖。」
    怎麼會有人會苦笑著直接叫第一次見面的人直呼自己的名字呢?難道是看到我像是人畜無害嗎?那我只能說他眼光真不錯。
    我的確是人畜無害,對雄性生物來說。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前のページ 次のページ>>


    freeStyle bbs byレッツ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