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光痕樂章

1 氣球 [ 2006/03/15(Wed) 23:18 ]
    前奏

豪雨突然降臨大地,雷聲隆隆作響,一間尋常的木屋裡傳出淒厲的嬰兒哭聲。

父親緊張的在客廳踱步,母親輕輕搖著嬰兒。一滴汗水從父親的額上滑下,滴落在泛著淺紅色光芒的地面上。他緊張的望著窗外,再看著他的寶貝兒子,心裡暗自決定,一定要守住這個秘密......





突然,當雷聲響起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也隨之響起。父親瞪大眼睛,跑到窗口窺視著外面。藉著閃電的光芒,他看見一個人影站在家門外。父親緊張的回頭張望,確定地板的狀況。

「拜託,讓我進去躲個雨吧!」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父親看向母親,用眼神詢問答案。母親緩慢且堅定的點點頭,帶著嬰兒走進房間。而嬰兒不論母親如何哄他,依然故我的放聲大哭。

父親上前開門,一個身穿灰白色長袍,擁有一頭花白頭髮的旅人跑了進來。他背著簡單的行囊,手腕上戴有一只由銀打造的手環,雨水沿著他的長髮一路滑落,被長袍所吸收。父親直勾勾的盯著手環看,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

「呼,謝啦!」旅人甩去身上的水滴,快活的說:「這場雨還真是又快又突然呢!」

「是啊...」父親用近似咕噥的口氣說:「根本毫無預警。」

「太好了!」旅人自顧自的找個椅子坐下,好像回到家般自在,「我剛剛從巷頭一路敲門敲到這,都沒半個人肯應門。幸好遇到了你們。」他向父親笑了笑,加上一句。

「是嗎?」父親也坐了下來,不祥的瞇起眼睛,打量著這位不速之客。「那別說廢話了,我們來談談....正事吧。」

「咦?」旅人眨眨眼,一臉疑惑。

「你來這裡...有事嗎?」父親的眼睛又瞇了起來。

「沒有啊!」旅人搖搖頭,「只是躲雨而已啊。」

「哦?是嗎?」父親突然一改臉色,嚴肅的說:「那你的手環可不可以脫下來借我看看?」

「這怎麼可以!」旅人站了起來,「這可是我的傳家之寶,怎麼可以隨便的脫下來?你是不是一剛開始就在打這個手環的主意?既然如此,那我不用你們照顧了!今晚我自己會搞定!」

「廢話那麼多,」父親滿臉不悅,「你說謊的技術實在爛透了。你要走,請便!反正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沒關係!」







「..............可惡。」旅人把手環脫了下來。就在那一瞬間,旅人的背上彈出一對巨大的羽翼,手環遮住的地方出現一個十字架的刺青,微小的電光在他的身旁運行,彷彿有光線從他的身上發出。父親全部看在眼裡,但他臉上只有微微驚奇的表情。

「怎麼?牧師都沒人了?這次竟然換成天使?真是太抬舉我們了吧?」父親的語氣透露出少許的嘲諷,一臉不在乎的看著天使。

「沒想到那麼快就被揭穿...」天使低聲抱怨,再次坐了下來。

「說吧。」父親的口氣就像在審問犯人,一副"天使有什麼了不起"的態度。

「................偉大、全能的上帝要我交給你這樣東西。」天使從口袋中取出一個純金打造的懷錶,錶面上刻著封印咒文,而背面則刻著天界一貫的六芒星徽章。

「這是上帝的旨意,」天使再次重複了一遍。父親把懷錶對光檢查,上面除了刻印之外沒有其他的雕飾,而且他也只在錶上感覺到封印咒文而已。他何德何能讓上帝親自送他東西,他自己也想不透。可是......他很了解,事情絕對不單純。

「這都是要為了...幫助封印。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些什麼。」天使看向房門,母親抱著嬰兒出現在房門口,她的臉上也出現了微微驚訝的表情。嬰兒雙手亂揮,仍然哭鬧不止。

「替我向上帝表達謝意。」父親仍然用著很嚴肅的口氣說話。「但是記住,我們才不會因為這些禮物就會加入你們,我們不想牽扯進你們和惡魔的愚蠢戰爭。」

「是...這我了解。」天使有點洩氣的說。

「那請回吧,你應該知道你在這裡並不受歡迎。」父親很明白的下了逐客令。天使無奈的站起身,往大門走去。

「千萬不可以把懷錶拿下來!不然封印咒文就會失效了!」天使在走出門前回頭警告。

「真是多謝你的提醒,那在下就不送了。」父親當著天使的面把門甩上,走回妻子身邊。確定天使已經離開後,把懷錶掛在兒子的脖子上。說也奇怪,懷錶一戴上之後,嬰兒便再也不哭不鬧,喜孜孜的把玩著懷錶。父親與母親先是驚訝,接著相視而笑,抱著兒子走進房間。但是他們卻不知道......


故事,早就已經開始了......


2 挑錯字魔人 [ 2006/03/20(Mon) 22:31 ]
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囧)
這類型、以這方式的起頭小說太多了
如果不能在後面的劇情上做突破
那還不如不要寫比較好(認真)

3 氣球 [ 2006/03/21(Tue) 09:57 ]
嗯...這我的確有考慮過
之前看過的人也有提到這點
可是又不知道如何改起...
要大言不慚的說"這不是一般故事走向的小說"
大概沒幾個人會相信吧OTZ

我本來還以為這篇會沉下去OTZ
無論如何,謝謝指教

4 氣球 [ 2006/03/22(Wed) 16:03 ]
                  末日戰爭
從混沌初開起,光與闇之間的戰鬥便不斷在進行,這場永恆的戰爭便稱為:「末日戰爭(The Great Conflict)」,當哪一邊獲勝了,他們便能從世界末日的灰燼中重生,並支配所有的創造物。在最後,位於天堂最高位的天使們,開始信奉嚴厲的軍國主義教條,熾天使(Seraph)們所組成的戰士,拿著灌注了正義之怒與公平的光明之劍,給予敵人致命的打擊。在天使的觀念中,他們篤信唯有絕對的法則,才能尋回無數國度所失落的秩序;而那些住在無盡燃燒的地獄中的惡魔們,則掌握了一切事物的本質──混亂。

被稱之為「末日戰爭」的這場戰役,它的戰場遍及這個宇宙和時空的各個角落,甚至火熱的戰況還危及到時空本身的結構。不管是天堂最核心的水晶拱門,還是地獄最深處的炙熱鎔爐,這些無畏的戰士勇敢的在任何一個需要他們的地方奮力的戰鬥著,他們的英雄事蹟遠遠超乎人類的想像力之外。

這些英雄中最為人所稱道的是一名叫做埃蘇洛(IZUAL)的天使,他隸屬於大天使泰拉爾(TYRAEL)旗下,同時也是聖劍〝碧藍怒火〞(RUNEBLADE AZUREWRATH)的持有者。在邪惡的〝闇爪〞邪劍(SHADOWFANG)將要從地獄的熔爐中誕生之時,他率領著旗下的勇士對熔爐的所在地展開了一次猛烈的攻擊。他的任務是把劍的主人及武器本身都徹底擊毀──這個任務並沒有成功。他被源源不絕的地獄大軍給擊倒了,再也沒有機會拾起武器戰鬥。他的命運像是所有其他參與這場戰役的戰士們寫照;不論是天使或是惡魔,只要他們的敵人還存在,縱使是刀山劍海也不能阻止他們前往完成他們的任務。

雖然這場「末日大戰」持續的比天上任何一顆星宿的壽命都還要長,但是這場戰役中卻沒有長遠的贏家,總有一方能在漫長的劣勢之後設法捲土重來。隨著人類的誕生,這場「末日大戰」神秘的暫停下來,雙方的大軍都在屏息以待,看看這個新興的種族會投靠哪一邊。

這些會生老病死的生物有一種很特殊的特性,他們可以自由自在的選擇光或闇的陣營,而這一點將會是左右「末日大戰」最後結果的重要因素。因此,非物質世界的使者們,開始降臨到凡間,爭取人類的力量。

                  原罪之戰
「末日之戰」開始將凡間牽扯進去之後,就有了一個別稱:「原罪之戰」。偽裝成人類的天使和惡魔們,混跡在人群中,試圖運用各自的力量,來讓人類不自覺的選擇他們的陣營。時間流逝,黑暗的力量發現,赤裸裸的暴力要比暗中的腐化來的對人類有效多了。於是他們開始用恐怖的手段逼迫人類就範。天使們為了替人類抵抗這種壓迫而奮戰,但是因為他們毫不留情的律條和嚴酷的懲罰,往往得到的只是反效果,更讓這些人類投向惡魔的懷抱。

「原罪之戰」中仍經常發生慘烈的戰役,只是很少有人類有目擊這些鬥爭。又有少數天賦異秉的人類能夠感知到這些超自然的生物生活在人群中,力量強大的凡人開始挺身接受「原罪之戰」的考驗,他們開始加入光或闇的陣營。這些凡人所達成的功績讓非物質世界的成員們感到驕傲,敵對的陣營則痛恨這些凡人的表現...

                            節錄改編自──暗黑破壞神


5 氣球 [ 2006/03/22(Wed) 16:03 ]
天德曆314年,一個以效忠光明力量為宗旨的宗教在歐得大陸上迅速擴張,有如蝗蟲過境一般幾乎同化了整片大陸。由於擁有眾多信徒,以及組織嚴密的制度,在各國國王默許之下,成為國際間共通、最具影響力的宗教。而在同時,正式改名為〝聖天國教〞,並撰寫新曆法──神聖曆。目標是讓所有的人都能相信上帝的存在,並嚮往天堂的生活。

歐得大陸形狀近似缺口朝下的新月,中央有一條南北走向的高山阻隔。由於特殊的地形及潮流,使得大陸左半邊氣候宜人;而右半邊則沙漠、沼澤比比皆是。人們大部分居住於西方的盆地,靠著陸運和大陸上其他城市互相貿易。隨著製圖技術的精進,地理學家們發現歐得大陸並沒有他們想像的大,若硬要定義,歐得大陸的面積介於大陸及島嶼之間。雖然發現了這一點,卻不敢往上通報給國王知道。一來是因為自己的自尊心作祟,不允許貶低自己的居住地(畢竟大陸比島嶼好聽的多);二來怕通報上去會遭遇不測(曾經有位學者奮勇通報,卻被斥為故意縮小國王領土而被殺害),所以歐得到目前為止仍被稱為大陸。

歐得大陸上小國林立,常常為了貿易過路費而起衝突。再加上各國匯率不同,偽幣充斥市面,使得衝突越演越烈,甚至引起戰爭。慢慢的,小國們分為兩大派,彼此之間關係複雜,互不相讓。甚至還有人腦筋動到少數種族──精靈和獸人身上,慫恿國王侵犯獸人族,逼迫精靈回到高山,目的只是為了多得到些封賞及土地。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只能把心寄託於宗教上,為他們的國君作牛作馬。毫無預警的,黑暗勢力在東大陸興起,吸收了被人類欺壓的獸人,向內亂中的國家進攻,所經之處只剩斷垣殘壁。小國曾經想過要聯合起來共同對抗敵人,但在互不信任的情況下不了了之。於是國王們提高賦稅,把錢投資在國防上。人民除了害怕黑暗勢力之外,又多了一項沉重的壓力。

神聖曆287年,有個人從大陸北方崛起。靠著一把巨劍及一本書,和夥伴們的通力合作之下,運用計謀打退了獸人,潛入黑暗勢力內部進行破壞,將牠們分別趕向東方的山上及沼澤。調停戰爭,協助平定內亂,深深得到人民的心。各國國王推舉他為共主,但他並沒有接受,解散了夥伴們,偷偷跑去隱居起來。雖然如此,他所留下來的政策仍使歐得大陸平靜了約500年。國與國之間衝突少了,人民的生活也大大的改善。

神聖曆832年,有件慘事在西大陸發生。一個靠近海岸的小村莊的人在一夕之間被殺光,路旁躺滿被火活活燒死的屍體。而那些焦屍一碰即碎,化為粉末隨風飄散,即使是女人和小孩也沒能逃過浩劫。但奇怪的是,房舍卻沒受到任何損傷,只有一條條黑色的抓痕,看起來好像是人臨死前痛苦的掙扎。老者都說這是惡魔再次進攻的前兆,但人們似乎不想、也不敢去相信...


6 氣球 [ 2006/03/28(Tue) 15:04 ]
    第一樂章 苦痛的開始


「瑞克阿...你真的、真的確定嗎?」亞雷斯用有點哀傷的口氣朝著門外喊道。

「你要問幾次阿?」瑞克轉過身來,「早就跟你說過好多次了,我絕對確定。」

瑞克滿臉笑容的走回亞雷斯面前,握緊拳頭,朝對方頭上用力揮了下去。亞雷斯機警的往後一跳,但拳頭仍結結實實的打在他的頭上,發出響亮的「叩」一聲。

「很痛耶!幹麻打我?」亞雷斯用力搓著頭頂,看來那拳似乎讓他頭上腫了一包。

「少擺出那種臉了!」瑞克不滿的說:「還有那什麼口氣阿?活像家裡死了人一樣。」

「嘿嘿...」亞雷斯賊賊的笑著,「就是你阿。」

「去去去!少詛咒我!你這傢伙阿...就只有嘴砲這方面強過別人而已。」

「真的嗎~?」亞雷斯露出像小孩子得到糖果的笑容,但是連聲音也變得跟小孩子一樣。

「你好像越來越皮癢了,亞雷斯。」瑞克臉上出現一個巨大的青筋,把拳頭捏的喀喀響。

「好啦好啦,還不快滾?」亞雷斯收起笑容,像在驅趕蚊子一般揮著手叫瑞克離開。

「是是是,我照辦。」瑞克聳了聳肩,擺出無可奈何的樣子

「慢走喔。」亞雷斯舉起右手揮動著,但左手卻偷偷往背後伸去。

瑞克突然往後跳了一大步,和亞雷斯同時抽出長笛,向著對方喊道:「坎格拉姆‧爾根‧格雷特!」二顆火球同時從長笛的前端飛出,撞在一起發出猛烈的爆炸聲。有個人猛地打開窗戶一看,隨即嘆了口氣關起窗來。強風把樹上的葉子捲下大半,飄落在他們兩人之間。

「哦哦...你進步了。」瑞克嘆道,看著滿地的枯葉及樹枝。

「哼...很快就可以超過你了...」

「那好吧。」瑞克奸笑,轉身說:「那這些就夠你忙的了,我先走一步哩──。」

「嗯...拜..........什麼?你要我清理這些?」亞雷斯瞪著地上的落葉說:「混蛋!給我回來!」說完衝向瑞克,想抓住他。

「誰理你阿?」瑞克轉頭扮個鬼臉,飛快的往山下跑去。

「可惡阿~~~瑞克!你給我記住!」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