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BIO HAZARD同人小說 =SURVIVOR FILE= 序章

1 大米 [ 2006/03/16(Thu) 00:45 ]
這是現實嗎?

我一邊狂奔,一邊問我自己這個問題

我在躲些什麼?

我不知道,我也沒時間去知道

只知道它們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掌心還能感受到槍身所傳來的餘溫

拿著地圖在下水道中穿梭著

遠方不斷的傳來陣陣的哀嚎聲

沒錯,這是真實

這是再也真實不過的真實



這是惡夢嗎?

我一邊跨過堆積如山的屍體,一邊問我這個問題

我能存活嗎?

不知道,我也不敢去知道

只知道眼前的困境逼的我得殺出一條血路

拿出僅剩的彈藥

將槍枝重新上膛

瞄準著我前方不斷湧入的怪物



沒錯,這是惡夢

一場在也無法醒來的惡夢



2 大米 [ 2006/03/16(Thu) 00:52 ]
阿~~~剛剛按太快了。還有一些事情想說

話說,從第一次提筆到現在也不知道過了幾年的時間
原先是想放在XX頻道連載的,但朋友都說那邊太亂
最後也打消了這個念頭,這段時間也試著提筆寫其他主題的小說
但不把這篇結束掉,還是覺得無法專心寫其他小說
所以,還是放上來給大家看看,

3 名無しさん [ 2006/03/16(Thu) 09:56 ]
這類型的小說,不適合放在XX頻道,風格完全不同。

4 大米 [ 2006/03/17(Fri) 13:08 ]
說的也是.....(除非我想出港漫板)



5 大米 [ 2006/03/17(Fri) 13:08 ]
BIO HAZARD =SURVIVOR FILE= FILE 1

DAY :DECEMBER 24 AM:2:00

街道上面已經是一片寧靜,安靜的街道讓這裡冬天的砂暴極度肆虐

在這個小鎮,在冬天取代雪花的

是大量的砂塵,夾雜在刺骨的寒風當中,如雪花般覆蓋著整個城鎮

雖然是深夜時分,一旁的大樓工地卻還傳來陣陣機器運轉的聲音,而一個年輕的警衛站在路燈下,看守著唯一的出入口

『真是的 . . . .沒想到居然那麼冷』那個年輕的警衛嘴巴還在碎碎唸,似乎是對那麼冷的夜晚裡還要值班這件事情感到不滿,雖然對於薪水方面相當滿意,但對於這條街的夜景,他已經是豪無興趣了。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包香菸,拿起打火機正準備點火時,從打火機的微弱光芒中,看到了街角有個晃動的黑影

他反射動作的掏出了腰際間的手槍,瞄準了漆黑的角落戒備,他盯著那漆黑的角落不敢鬆懈下來
『任何東西都有可能從黑影中冒出來』,這是上課時所教的
但是在這裡的幾個月,除了貓跟狗,他還沒遇到什麼東西過。

從黑影當中,一個外表穿著骯髒風衣,走路顛簸的人,一邊哼著不知名的小曲,朝他走了過來,由外表研判,似乎是個中年男子,

『呿 . . . .是個酒鬼呀』,警衛放心的收起槍來,但是視線還是盯著那個酒鬼,只是眼神中不是警戒而是帶有些許的藐視意味,或者心理正在咒罵說剛剛讓他嚇了一跳,當他正想向前去把他驅離時,一個黑影用極快的速度繞到他的背後,一聲輕響,那個警衛只感覺到眼前一黑,他頭以極不自然的方式扭轉,然後倒地,只見到那個黑衣人,將那名警衛拖到一旁的垃圾箱裡,然後脫下偽裝,裡面穿的是跟那警衛相同的制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代替那名警衛站在那邊,整個過程還不到30秒。而那名酒鬼也將身上的風衣脱掉,裡面穿的確是是潔白的實驗袍,他向他剛剛走出來的黑影輝揮手,一台黑色的箱型車從街角開了出來,車門一開,裡面坐著三、四名跟他穿著同樣實驗袍的人,將他接上車之後,坐在副駕駛座的人對著手上的無線電對講機說

『門鈴已敲下,現在開始執行計畫』,等到另外一端傳來兩字『明白』以後
就將無線電的電源關起來。

車子繼續往工地的中間開,開到了未新建完成的大樓內部,只是偌大的建築工地居然只是個空殼,從外面看起來高聳的建築,其實只有外面用鋼筋架起來,內部卻完全寬敞的,整個大樓內部就像一個巨大的電梯。他們將車子開到內部的正中央,而司機下車之後往一旁的操控台走去,熟稔的打入一長串的密碼之後。
中間的地板開始凹陷,整個一樓大廳彷彿巨大的電梯慢慢的下降


6 大米 [ 2006/03/20(Mon) 23:38 ]
這時那名男子對著坐在後面的人說 『好了各位,你們也知道接下來要進入的是擁有世上戒備最森嚴的地方之一,我們的機會只有一次。』見後面的人沒有答腔,他又接著說下去『我知道也許有人對這次行動會有所疑慮,但是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正義。』

『最後,願神保佑這個城市。』


DAY :DECEMBER 24 PM:4:20


我站在走廊上

一手拿著咖啡,另外一隻手不斷的翻著牆上的日曆

『省省吧,你再怎麼翻,明天還是一樣是聖誕節。』說話的是我同事-傑森.克里司多福

他叼著一根煙,穿著花格子襯衫,外面披著印有我們保護傘公司商標的夾克

一隻手提著工具箱,另外一隻手拿著一大串裝飾用的小燈泡

他永遠穿著那一件白底、藍袖,後面印著大大的保護傘公司LOGO的員工夾克

遠遠的就能知道這是保護傘公司的員工

他邊說邊把釘子定在牆壁上,然後掛上燈泡

那些燈泡是聖誕節的裝飾品,為了今天晚上的耶誕晚會所佈置的

他繼續沿著牆壁往旁邊走,每隔幾步就停下來釘釘子,然後把燈泡吊上去,不斷的持續這個動作


『對了,聖誕節有什麼計畫嗎 喬瑟夫?』

喬瑟夫是我的名子,全名是喬瑟夫-凡爾西諾,跟傑夫一樣是保護傘公司的檔案管理部門的員工

『我...我不知道,也許離開這小鎮,到南方島嶼去度個假吧。』 事實上,這些話是我敷衍他的,我根本還沒決定要去哪裡,每年的假期都是在沙發上度過的,為了掩飾我的心虛,我將明明已經見底的咖啡杯又往嘴上湊

『聽起來不錯。』他邊說邊把最後一個燈泡給掛上去,然後插上電源

霎時間,一整樓層的小燈泡全都亮了起來,整個樓層充滿了濃厚的過節氣氛 不少同事還站起來為他歡呼鼓掌

而他誇張的擺出像是個舞台劇的演員謝幕的姿勢,不斷的其他人鞠躬

他將地上的工具收完之後,臨走之前彷彿想起了什麼事情,轉身過來問『對了 . . .你會留下來參加今晚的聖誕晚會吧?』

『不了 . . . .我想早點回家』 不知道為何,我還是只想回家窩在沙發上,聽著電視上的聖誕歌曲,然後想辦法打發掉這假期

『真的? 據說有抽獎喔?』他不死心的問

我搖了搖頭『不了,反正就是公司出的化妝品跟頭痛藥之類的吧。』 去年的頭獎是一年份的胃藥,今年的我想也好不到哪裡。

『好吧 . . . . .不管怎樣,自己保重,我可不希望你放完假回來卻得了感冒之類的。』他拍拍我的肩膀

每年公司都會定期替員工作一系列的身體檢查,不光是一般的抽血,甚至連全身的斷層掃描都會一年作上兩次,這個待遇是只有我門公司才有的,就因為如此的注重員工的健康,所以員工就算是得了個小感冒都是很難的事情。

當然,感冒的那個人也會成為全公司的笑柄

『對了,你下班時可以幫我把這個借條送去維修組的人嗎? 我剛剛去看沒有人,所以我就先把工人帶進來了』它把一份文件交給我

『怎麼回事?』我問

『有一座電梯壞了,就是那個鬧鬼的電梯』

在我們公司當中,有一個電梯相當的詭異,曾有人目睹電梯明明是空的,樓層標示也停在同一樓,但過一會兒就會跑出人來,所以被同事們戲稱是鬧鬼的電梯。

我收下了那份文件,上面寫著樓踢的修繕事宜,以及簽著 傑森.克里司多福 的簽名

『好吧 . . .對了,聖誕快樂。』反正我也沒理由拒絕他,就收下了那張紙條

『聖誕快樂。』傑森對我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然後轉身離去



但當時我沒想到這是最後一次看到他 . . . . . .


7 大米 [ 2006/03/22(Wed) 23:43 ]
都沒有人肯給點建議的嘛?

還是真的爛到無藥可救了Orz

8 挑錯字魔人 [ 2006/03/23(Thu) 10:25 ]
要建議的話先來看某個白目打嘴砲XD

『掌心還能感受到槍身所傳來的餘溫』
手還能感覺到餘溫
如果是一直握在手上,這種情況應該不會發生吧XD
那是主角撿別人的槍呢?
還是經連射後槍管溫度傳至把手呢?
因為我沒拿過槍,不知道後者的可能性為多少XD

『街道上面已經是一片寧靜,安靜的街道讓這裡冬天的砂暴極度肆虐』
奇怪...通常後面那句會存在因果關係
為什麼安靜的街道會讓沙暴肆虐?
不是氣候因素的關係嗎?

『那個年輕的警衛嘴巴還在碎碎唸,似乎是對那麼冷的夜晚裡還要值班這件事情感到不滿,雖然對於薪水方面相當滿意,但對於這條街的夜景,他已經是豪無興趣了。』
嗯...這段裡,"對"跟"對於"似乎常常出現
要不要替換其他詞彙一下?
第一句的"那個"應該是可有可無,參考看看吧
豪→毫

『或者心理正在咒罵說剛剛讓他嚇了一跳』
理→裡

『而那名酒鬼也將身上的風衣脱掉,裡面穿的確是是潔白的實驗袍,他向他剛剛走出來的黑影輝揮手』
第二句怪怪的...先不提兩個是重疊
為什麼這裡要用"的確"?
輝揮手→揮揮手

『而司機下車之後往一旁的操控台走去,熟稔的打入一長串的密碼之後。』
這句跟前面的一樣,"之後"常常出現

『上面寫著樓踢的修繕事宜』
樓踢→樓梯
看來大米常常打"踢"這個字,MSN發語詞?XD

======================================================
嗯...毛病是在詞彙重複上的樣子...
建議大米可以在寫完後,用自己的嘴唸出來試試
不通順的地方就會被查覺
這樣通常可以找出些問題點

此外,希望大米能夠找個朋友幫忙校對的工作
畢竟當局者迷,很多錯誤自己不容易發現
這時候交給朋友就會簡單很多

嗯...就先這樣吧XD

9 大米 [ 2006/03/24(Fri) 01:14 ]
唔.....確實是沒注意到這些
因為我這篇幾乎有空的時候都會拿出來改
所以在不斷的增減之下,許多句子都出現了不少贅字
結果寫了破一萬字,故事還沒進行到我預想的5分之一Orz


10 大米 [ 2006/03/24(Fri) 01:22 ]
DAY :DECEMBER 24 PM:5:40

下班之後,我離開了大樓,開著我的小轎車

沿著街上走,到處都是聖誕節的擺飾,電器行的櫥窗內擺設的電視不斷的傳來迎合聖誕節的歌曲,稍微有點後悔為什麼不接受他的邀請,直接留在公司裡面過節,總比一個人待在家裡面來的好 . . . . .他們也都是好人,但就是無法跟他們楚的十分融洽,這時候我才發現,傑森它托給我的文件如今還在我的公事包內。

該死!我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粗心的?我氣的捶了一下方向盤,沒想到卻不小心按到喇叭,讓對街的婦女嚇了一跳

我把車停下來望著櫥窗內的電視發呆,想讓自己冷靜一下,當我停下來時環望四週時,才發現這週遭的變化,從小馬路擴建成大街,古老的雜貨店已經改建成超市,也不知道從哪裡跑來了一堆毒梟、妓女,感覺一夜之間我已經不認得這個小城市了

當我小的時候,這裡也不過是一個無名的小村落,貧窮 .髒亂

直到保護傘公司在這裡投資,各式各樣的民生設施才陸續興建

學校、公園、下水道、捷運、污水處理廠 . . . . .

甚至是我所待過的孤兒院也是由保護傘公司所興建的

換個方式想,這是一個由保護傘公司所支配的城市

市政府無法忤逆公司的任何決定,市議員的背後也都是公司在替他們撐腰

這已經不是新聞了,但大家也樂於現狀

誰想跟世界上最大的財團過不去呢?

對我這個幾乎是被保護傘公司養大的人更是如此

當我三歲時,雙親死於一場意外之中,從此以後我不斷的在親戚之間送來送去

直到來到了那所孤兒院,我生活才穩定下來,在這裡以普通的成績唸完高中,直到考上大學才到外地去

畢業之後回到這裡工作,轉眼間三年就這樣過去了

成為一個平凡的上班族,每天面對著文件夾跟辦公桌,但生活也還過的去

但跟當時信誓旦旦的對孤兒院的大家說要闖下一番大事業比起來,是有段差距

也許是愧疚吧,回到這裡已經三年了,卻也一次都沒有回到孤兒院看過

一想到這裡,只覺得心頭一緊,我想我應該還能做些什麼,而不是像這樣子一個人過著聖誕節

“還是回去看看吧。”我嘆了一口氣,這樣子對自己說

我決定繞道去一趟孤兒院,反正家中除了冰箱裡的剩菜,也沒什麼人在等我回去。


11 大米 [ 2006/03/28(Tue) 01:04 ]
我買了點小禮物跟中國餐館的熱食,依照以前的記憶走,拐了幾個彎,就來到了小時候所居住的孤兒院,提了東西下了車,站在孤兒院的門口呆望

雖然四周的平房已經改建為大樓了,但這附設孤兒院的古老教堂,卻顯得突兀的存在在都市叢林之中

當初原本要廢棄的教堂,因為公司的捐贈而存活了下來,附帶條件是要成立孤兒院照顧這附近的孤兒,而我就是最早期被收養的那些孤兒之一

從孤兒院的外觀看來,似乎一直沒整修過

還是是跟我所離開時的一樣,正當還在猶豫要不要進去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


『喬瑟夫,是你嗎?』 我轉過頭一看,是以前照顧我的安琪修女

雖然時間在建築物上的效用並不明顯,但在人身上卻是顯而易見的

『好久不見了,安琪修女』 我高興的跟她打招呼

對孤兒院的孩子來說,她就像是如母親一樣的存在

她放下手邊的工作,上前給我了一個的擁抱 『孩子,過來讓我看看,據說你回來工作好幾年了,卻一直沒有回來。』

『抱歉,修女,工作上有點忙。』 我心中帶著一點內咎給她一個擁抱

『據說你現在在保護傘公司工作呀?』她看著我的夾克說

『是呀,只是個小職員』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摸著頭說。

“是呀 . . . . . .如今卻只還是一個小小的檔案管理員”,我在心中數落了一下自己

『想當初你們這些小鬼頭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好像是昨天一樣,如今你們都長大了呀。』她感慨的說

『對了,普羅茲前些日子有寄信回來,你應該還記得他吧?』

『普雷茲.懷恩?』 我訝異的說

普雷茲是我小時後的玩伴

他從小就比任何人都還要聰明伶俐,運動神經也很好,簡單說就是天才

但他卻沒有任何高傲的架子,相反的,他比任何人都還要溫柔

他在18歲時就被推薦進入了大學就離開了孤兒院,從此以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他了

安琪修女面有難色的說 『但是 . . .我有點擔心他』

『發生什麼事?』

她看著我思考了一下,似乎心理不知道在考慮什麼。然後說

『在這裡不好說話. . . . 你想留下來吃晚飯嗎? 我順便拿個東西給你看。』

『好吧 . . . .我也是想跟大家共進晚餐才來的』 我晃了晃手上的包裹,踏上了那老舊的石階,跟著修女進入了孤兒院




12 大米 [ 2006/03/28(Tue) 01:06 ]
唔.....感覺好孤獨呀 Orz

除了錯字以外,就沒有啥需要改進的嘛?

13 氣球 [ 2006/03/28(Tue) 15:01 ]
寫作是孤獨的(拍肩)
持續下去,有頭有尾才是正道(默)

這是之前有人對我說過的orz

14 大米 [ 2006/03/28(Tue) 19:26 ]
裡面跟外觀一樣,除了東西更老舊以外,也沒有什麼變化,仔細一看,小時後的塗鴉還留在牆角,只是被其他塗鴉給蓋過去罷了

小朋友忙進忙出的,作著聖誕節的裝飾,忽然一個陌生人的到來,他們原先是離的遠遠的,直到安琪修女把我介紹給大家之後,他們才沒那麼怕我,我將我買的小玩具分送給他們,幸好數量有夠,但也令我驚訝說這個鎮上居然有那麼多的孤兒,只可惜有些小孩似乎還是有些怕生,始終跟我保持的一定距離,對於我的玩具,也是觀望許久以後,才一把抓去,隨即又躲起來。我開始懷疑,他們長大後是否會跟我一樣,成為一個普通又不是十分合群的上班族

用過晚飯時,一個小女孩抱著一個破舊的玩具小熊,過來拉著我的衣角對著我說『叔叔是保護傘的人嗎?』

『是呀。』,我回答她,我想他是看到我夾克上的logo才認出來的

她一臉疑惑的看著我,然後問『那你有看到羅依嗎?』

『誰是羅依?』

『是這隻熊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艾莉絲,不可以對客人沒禮貌!』 安琪修女把那個小女孩拉到一邊

『沒關西的,修女』 我連忙解釋

『請跟我來,喬瑟夫』 她把那個小女孩扥給另外一個年紀稍大的女孩以後

示意要我跟著她走。

修女帶著我到她的辦公室,印象中,我很少進到這個房間裡頭,除了幾次打破花瓶被叫進來訓話除外

『請隨便坐吧』修女示意要我找地方坐下,我就坐在她的書桌前隨便拉張椅子坐下

她拿出她所珍藏的茶杯,說『要來些茶嗎?』

當我正想婉拒時,一杯茶已經遞到我眼前了,聞那茶香應該是修女她最喜愛的紅茶,看這情形我也不好拒絕,只好把茶收下

然後她從書桌抽屜裡拿出一疊的文件出來

『抱歉,我不希望這些事情被小孩子聽到』 安琪修女一本正經的說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趕緊問下去

『大約一星期前,兩個穿著保護染傘公司制服的人,拿著一疊文件,說要把那小孩子送到其他的孤兒院,那時候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我想你也了解,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直到我收到了這個』 她從那堆文件當中找出拿出一個信封遞給我

信封上面寄信人著普雷茲.懷恩

信中潦草寫著



親愛的 安琪修女

很抱歉那麼久才寫信給您

我現在在FBI工作,過的十分充實,請不用擔心

很可惜的,這次沒有時間多說,所以我直接進入主題

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注意保護傘公司

我希望安琪修女能夠幫我留意城市裡一些比較奇怪的消息

不論是多小的事情,只要是有關保護傘公司的都請幫我留意

在那裡,我唯一能夠信任的人就只剩您了

切忌,保護傘公司不值得信任

雖然我知道不該這樣說,但情況特殊

請原諒我不能在信中提太多,畢竟有些事情需要保密

我過幾天將會回去一趟,到時候在詳談
普雷茲.懷恩 上


『這到底是 . . . .』看了這封信之後,我反而覺得一頭霧水

我小時候的朋友現在居然是FBI?
而且還懷疑我的公司?
兩者之間對我來說有個相當大的矛盾感
『我也不知道,普雷茲從小就是個很聰明的小孩子,我想他應該知道自己在作些什麼,而我也是相信喬瑟夫你,才會把這封信拿給你看』

說這句話時,修女她的眼神直盯著我看,那銳利的眼光彷彿能夠看透一切
從小就沒有什麼事情可以瞞過她這雙眼睛

這時我才了解到,為何當初修女在留我吃晚飯時,需要考慮的原因,是因為考量到我也是保護傘公司的人,她也是信任我所以才把這封信拿給我看

『而且從他的筆跡來看,這封信似乎寫的很匆忙,我十分擔心他是否是捲入什麼麻煩事當中。』修女皺了皺眉頭,陷入沉思的樣子

看著上面潦草的字跡,我想他是在很慌亂的情況之下寫了這封信

『可以讓我看看那些文件嗎?』也許是職業病作祟吧,我對那些文件產生了興趣,

『都在這了』修女將桌上那疊文件遞給我,我隨即一張一張快速的翻閱,內容都是很正常的文件

直到看到了其中一個簽名 在其中一個文件上在公文經手人的那一欄寫著 "傑森.克里司多福"

因為檔案管理部門的工作之一,就是負責檔案的傳遞跟歸檔以及紀錄,以便日後能夠追查

看著那個簽名,總覺得怪怪的,直到想起了他交給我的那份文件

我趕緊從公事包中拿出哪份文件,拿著上面的簽名跟文件上的對照

『不是他 . . . . .』 我喃喃自語的說

『什麼….』 安琪修女似乎無法理解我在說什麼

『這上面的簽名是仿造的,我認識這個人,但上面不是他的簽名』


15 大米 [ 2006/03/28(Tue) 23:38 ]
我幾乎肯定的說,對我來說,要認出一個人的筆跡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論多細小的差別,我都能夠分辨出來,而這種集中力也是我唯一能夠自豪的能力

『那這份文件是 . . . .』

『雖然還不能斷言,但我想這整份文件是偽造的。』雖然我幾乎能夠肯定這份文件是造假的,但現階段我也只能夠這樣子說來安慰她,畢竟這不是件小事

『天呀 . . .那那小孩到底是被送去哪裡...』 安琪修女一臉無法置信的樣子,整個身子往後一躺,剛剛那銳利的眼神早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迷惑跟恐懼

而我心中百感交加

我是被保護傘公司給養大的,對我來說,公司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
我對公司的信賴早有如宗教信仰一般,堅信、不可動搖
我一直相信公司是為了讓這個世界更美好所創立的
各項藥品讓人免於病魔摧殘、各種技術讓人們生活的更美好
即使發生了”那個事件”

幾年前,一個小城鎮被恐怖份子散播了不知名的病毒,美國政府為了不讓病毒擴散,下令炸燬那個城鎮,原本事情就這樣子落幕了,卻有幾個瘋子趁機栽贓說是我們公司設立的”秘密研究基地”所生產的生化武器外洩,還找了偽造了錄影帶,想趁機打擊我們公司,那時候我才剛畢業

但忽然發現自己所信任的事物的背後並不是那麼樣的單純

一股被人背叛的感覺猶然而生 . . .

如果小孩子是被保護傘公司帶走的話,是會被帶到哪裡去?

如果那些人不是保護傘公司的人的話,那些傢伙又到底是誰?

無數的問題開始在我腦中打轉



重點是,他們要把小孩子帶去作什麼?

什麼事情會需要用到孤兒院的小孩,甚至這樣子大費周章的讓他消失?

雖然我不想懷疑公司,但是我也不能接受這種事情

『我會找出來的 . . . .』 我對著安琪修女這樣說

當我起身準備離開時,忽然開始天搖地動了了起來


16 大米 [ 2006/03/28(Tue) 23:40 ]
『地震?』 我連忙把門打開,從門外傳來小孩子們驚恐的叫聲

『快把小孩子帶到儲藏室避難!』 我趕緊到大廳把所有的小孩子們帶到了地下室

因為我曾在這裡待過,熟悉這裡的路線,很快的所有小孩子都被帶到了位於地下的儲藏室

這裡之前是設計拿來當作防空洞來使用,所以就算發生地震,在這個地上室也比屋外還安全,後來變成堆放食材的儲藏室

當所有人都近來之後,安琪修女開始帶著大家禱告,而我站在一旁,連忙將所有櫃子上的東西取下,以免砸到小孩子

但是情況出乎我的意料,這次的地震相當強烈,我甚至開始懷疑說把小孩子帶來這邊是個錯誤的決定。

不知道過了多久,地震終於停了下來,幸好這間老房子還是夠堅固。

『看來地震已經停了』 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而安琪修女連忙哄著一些被嚇哭的小孩

『不過還是先躲在這裡比較好,我先到外面探探情況』 我完我走出儲藏室,看到大廳滿目瘡痍的樣子,天花板的弔燈搖搖欲墜

我實在無法想像其他地方會如何

『我還有同事還在公司當中,我得過去看看情況,順便問清楚那一份文件』

『可是 . . . .』

『不需要為我擔心,妳還是先去照顧小孩子吧』 說完,我就離開的孤兒院

坐上我的小轎車,朝著公司前進,車子才剛行經過幾條街,就看到兩旁的部分民宅已經燃燒了起來,四處都是逃竄的人們

我趕緊打開廣播,轉到地方電台

『剛剛發生的這場地震,使得部份民宅失火,市政府呼籲民眾關閉天然氣管路,以防漏氣並留在家中,據消息指出東區對外交通幾乎中斷,等下將緊急插撥市長的發言』

電台的DJ緊急的插撥了這段新聞

『天殺的!』我生氣的槌了一下方向盤,因為公司的所在地就是東區,我拿出行動電話,打給人應該還在公司的傑森

『嘟~~嘟~~』 話筒傳來陣陣的撥號音,那麼這一帶的訊號台應該沒有受到損傷

過了不久,電話接通了

『傑森,是你嗎?』

『廢話,除了我還有誰?』 他沒好氣的回答

『現在公司那邊情況如何?』

『還好,我跟其他人都在一樓大廳,有些同事撞傷了頭,但沒大礙。只是現在出了點小問題 . . .』只聽到他那邊的背景十分吵雜,

『小問題?』

『大門的鎖鎖上了』他顧作鎮定的說

『沒道理呀 . . .,當有地震時,大樓的鎖應該會自動開啟呀!?』

『當災害發生時,管理室的電腦會將所有的鎖給打開以便員工逃生,這一點在職員手冊當中寫的清清楚楚的。』

『別跟我討論那該死的手冊了!我們現在的人都困在一樓,等等 . . . .搞什麼鬼 . . . . .』 正當我想問他文件的事情時,傑森話還沒說完手機斷訊了 . . .

我連忙再撥一次傑森的電話,但這次卻怎麼撥也撥不通,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我決定把車子掉頭,但當我迴轉時,燃燒的路樹忽然倒塌,擋在道路中間

我把方向盤使勁一轉



只看到眼前一片白光 . . . . .


17 大米 [ 2006/03/30(Thu) 00:59 ]
當我再度睜開眼睛時,只感到雙耳傳來陣陣的耳鳴,以及嚴重的頭痛跟身體酸痛
在我清醒的那一瞬間,馬上席捲而來,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後悔擁有痛覺

這時我才想起

沒錯,我出車禍了

似乎是當時沒有迴避成功撞到了路樹….

我把頭轉個方向,迷迷糊糊中,就只看到一些人在忙進忙出的

"我在哪裡" 我的心中冒出了問號

看那些人的服裝,並不像是在醫院,而空氣中也沒有醫院獨特的消毒水的味道,反而瀰漫著香菸以及舊文件的氣味

『你醒了嗎?』一個年約40開頭,一身古銅色肌膚的黑人跑過來問我,此時我才看清楚他上身穿的是本市的警察制服

『為什麼我在這裡?』我摸摸頭,頭上綁了一條繃帶,我想是當時車禍讓我撞到頭了,上面還殘留一些血塊

『先生,這裡是卡恩市市警局,你出了車禍,但我們沒辦法把你送到醫院去,你現在感覺還好嗎?』


除了頭痛以外,身上並沒有其他疼痛的地方,我吃力的試著讓自己坐起來,光這個簡單的動作就花上我不少時間,最後也只能勉強的讓自己靠著牆壁坐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除了疼的要命以外,看來身上也沒地方骨折

看來開車綁安全帶的習慣這次救了我一命

『發生了什麼事?』我問那名警員

『地震使得全市的交通中斷,所以我們無法把傷患送到醫院去,只能先帶回警局作緊急處裡 』

『我必須趕到公司去 . . .我還有同事被困在裡面。』我起身想離開,卻馬上被那位警察給阻止了

『先生,請你坐下好嗎,雖然很抱歉,但為了安全你必須留在警局裡』

『啥?』正當我想追問下去時,一陣尖叫聲劃過了吵鬧的警局 . . .


18 大米 [ 2006/03/31(Fri) 01:13 ]
BIO HAZARD =SURVIVOR FILE= 四章

那名員警隨即往尖叫聲傳來的地方飛奔過去,而我也拖著身軀尾隨在後,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尾隨他來到另外一個房間門口,裡面傳來吵雜的聲音

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個類似會議廳的地方,裡面擠滿了市民,圍在牆腳圍了一圈,不知道在看些什麼,但表情上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那位員警推開了人群,只看到一名女警拿著槍指著一位民眾,而那名民眾趴在另外一名民眾的身上

那名員警見狀,也立刻掏出槍來,並大喊『不要動!』

但當那位民眾轉頭過來時,立刻引起了恐慌,因為那名民眾整張臉沾滿了血跡

而那名躺在地上的民眾則是肚子缺了一個大洞,還能依稀看見破碎的內臟

而動脈正噴灑著血,參雜著組織液將四週染的一片紅紅色

有人說,恐懼是會傳染的,在今天我看到了印證

霎時間,整個房間內尖叫聲此起彼落,也有人隨即嘔吐了起來,也有人奪門而出有人則是兩腿發軟跪倒在地上,黃色的液體從褲管中滲出

那名男警員隨即又在喊了一次『待在原地,先生!』,但語氣已經沒有像剛剛的如此強硬

但另外一名女警卻還是愣在那裡,持槍的手陣陣發抖

就算是經過訓練的警察,也無法置信眼前的這付景象

那個人站了起來,緩緩的像我們走來

滿臉的血跡,似笑非笑的表情,讓人感受到如夢魘般的恐懼感的臉

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 . .

『別動!』 這句話才剛從男警員的口中說出,那個人立即張開嘴往那名男警員的方向飛撲

彷彿是找尋到等待許久的獵物,而那名男員警則是被他的舉動嚇的不知所措而呆呆站在原地

在千鈞一髮之時,只見那名女警對著那個人扣下板機

一聲槍響響徹了整間房間,子彈穿過了那個人的胸膛,在背後的牆上濺灑出一朵血花

但那個人只是頓了一下,繼續往我們這邊前進

女警又開了兩槍、三槍、四槍

硝煙味噸時間瀰漫了整個現場

終於,那個人躺下了,倒在地上抽绪了幾下,之後再也一動也不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那名女警還是不斷的對那具屍體扣下板機,直到槍裡的子彈都用盡
在那個人身上轟出一個又一個的洞


『夠了,譚雅!』那名男警員抓住女警的手,而那名女警還是一臉未從驚嚇中平復的神情

『妳作的很好。』他勉強擠出微笑著說,他望了那具屍體一眼,然後搖了搖頭

『妳去休息吧,接下來交給其他人吧』 那名女警點點頭,往門外走去

『天殺的 . . . .』那名男警站著,望著眼前的兩具屍體,顯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一具屍體被咬的殘缺不全,另外一具則是被轟的連頭都不見了

『誰能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 一名略顯肥胖的中年男子帶著另外兩三個警官跑了進來。


19 大米 [ 2006/04/04(Tue) 02:44 ]
『一名市民,因為精神崩潰而攻擊其他人』那名警官無奈卻也只能這樣子解釋說

『既然如此就把這裡清理一下,署裡已經沒有其他空間可以收容難民了,還有,這傢伙是誰?』 一隻粗肥的手指著我

『我 . .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他是保護傘公司的人,因為出了車禍,被救援隊給救了回來。』 那名警官接著說

一聽到我是保護傘公司的,那名署長的態度馬上一百八度大轉變

『喔? 真的呀? 唔 . . . 我很抱歉讓你看到如此不堪的場面』

『羅賓,把這位先生帶到警官休息室休息,其他人把這裡整理一下。』說完,署長望了那兩具屍體一眼,露出一股嫌惡的表情後就急急忙忙離開了

這時候我才知道剛剛那名男警他的名子叫做羅賓

『這邊請,先生』 他帶領我離開了房間

走在走道上,才發現說,這幾乎所有能擠的地方都擠滿了人

有老人,也有青年,或者是兩三名小孩圍著婦人

有些人看起來像學生,也有人看起來像流浪漢,但臉上都是掛著不知所措的神情

『謝謝你剛剛幫我解圍』 我向他道謝

『不用,我只是陳述事實罷了,先生』他也必恭必敬的向我回禮

『叫我喬瑟夫就好了,附帶一提,我並不是什麼大人物』我笑了一下

『那我可以鬆一口氣了,我的名子叫做羅賓,羅賓‧丹爾斯』

他伸出手來跟我握手,當我握助他的手時,能夠感覺到他手上的厚繭

看來他跟我這種坐在辦公室的文書處裡員完全不一樣,是屬於站在第一線

真的為了保護人民而努力的警察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我問他

『什麼事情?』

『怎麼那麼多災民? 難道沒有其他地方可以收容了嗎?』

『現在整個都市陷入癱瘓,我們只能夠將這一區的災民安置在警局內,其他區應該也有做相同的處置,將市民集中起來』

『那昨天在我出車禍之前,我打電話給我同事,但他說他跟其他人被鎖在公司裡面,他們現在平安嗎?』

『你是說保護傘公司?這我就不清楚了』

『什麼?』

『自從昨天地震之後,東區的消息就完全中斷了,連那邊的分駐所有沒有回應,我們也有派警員過去看看,但也一直沒有消息,我們還再想辦法。』 羅賓無奈的說

聽到這消息,我的情緒又陰沉了下來,先是孤兒院、現在連公司的情況也無法知道,無力感有如排山倒海而來

『但我們下午還會在過去一趟,如果有興趣的話,你也可以跟著來,我們現在也很缺人手』 羅賓說

『好吧。』 我答應了他,現在的情形就只能這樣了


20 大米 [ 2006/04/09(Sun) 22:52 ]
我跟他來到休息室的門口,打開門一看,

休息室被佈置成一個舒適的空間,跟外面雜凌亂的情景完全不同

房間內還不乏各式這樣的裝飾品點綴,不論是牆壁上的畫,或者是立在角落的雕刻品,連我這個美術外行都知道價值不斐

但裡面只有幾位警官躺在沙發上休息,或是站在咖啡機旁聊天

我的心中開始有點小小的不滿,為啥不把這邊開放給民眾使用?

『這裡至少還可以多塞個二十人』我望著羅賓,他似乎明白我的意思

『沒用的,我也跟署長反應過,而他說”我們警察必須站在第一線所以我們有權利擁有最好的休息,要把這裡開放?免談!”』

聽到一個署長說出這種話來,我的心也涼了一半,但以他剛剛的狗腿態度,也不難明白他平常是個怎麼樣的人

剛剛開槍的那名女警,則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上拿著一杯咖啡,臉色比剛剛比起來平復許多

他到我們走過來,連忙站起來行禮,還將手中的咖啡給灑了出來,但羅賓示意要她坐下

『心情平復一點了嗎?』 羅賓問她

而她只是點了點頭,然後接著說『我 . . . . .我沒想到說事情會變的這樣』

『妳作的很好,如果不是妳的話,今天可能就換我躺在地上了。』 羅賓像是個慈祥的兄長安慰著她

『但我居然對著一個市民開槍 . . . . .我不知道』 她低下頭來,顯的十分無助

『聽著,坦雅』羅賓像是個教士一般,慈祥的看著他,煞時間我彷彿看到了安琪修女『我們警察的義務是保護無辜的市民沒錯,但我們必須花跟多時間去學著如何保護自己,更何況他已經攻擊了其他人了,我們不能放任他下去,就一個警察,或者是單純一個人而言,妳剛剛作的判斷跟反應都沒有不妥的地方。』

聽到這番話,她才又露出笑容『你說的對。』 然後一口氣把手中的咖啡喝掉,站了起來說『我去前面看看有沒有人需要幫忙。』

當她起身離開時,看到了我身上的保護傘的夾克

『你是保護傘公司的人吧』 他對著我問

『是呀』

『很抱歉發生這種事,但是在那種情況下,我必須開槍』

『什麼?』我被突如其來的道歉搞的一頭霧水

『你不認識他嗎? 他也是你們公司的員工。』

聽到這個消息,我也只能愣在那邊


21 名無しさん [ 2013/06/19(Wed) 03:08 ID:3H8HwJT. ]
http://0rz.tw/c1Hi2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