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隨手寫寫

1 小小的幽闇 [ 2006/04/21(Fri) 00:08 ]
即使是突來的驟雨,

也不能打斷男人現在的好心情,

彷彿藐視一切般的,

他低下頭,

看著地上。

雨水從他的寬帽上滑落,

滴在那個5分鐘前可以稱之為人的物體上。

不過現在,也僅僅只是一塊毫無生氣的肉塊罷了。

男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露出那種,我們可以稱之為"冷笑"的表情,

他從泥濘的地上,

一手抓起女人細白的雙腳,

有如拖曳過重的垃圾一般,

將她拖入草叢中的深處。

地上隨著屍體的滑過,

留下一道重重的拖曳痕。

隨著雨勢的增大,屍體身上的血水被沖刷了下來,

流進那一道溝裡,

成了一條血色的河流。

"這樣更好,大雨沖刷一切痕跡"

男人心想,

"而我只是飢餓的羔羊"

他從口袋拿出一把18世紀的銀製皇室切肉刀,

那是給那時的僕役在晚宴上切肉片分給賓客時使用的。

講究的他,拿出兩個銀盤,和一條絲巾跟水晶瓶,

水晶瓶中放的是香檳王,雖然溫度過熱幾度,

不過水晶的特質完美的保留它的,醇香,

更何況,這是希特勒以前拿來宴客的好東西,

當然要在這種時候用。

"啊..."男人從喉嚨裡發出野獸般的低吼,

看著他精挑細選的獵物,

美麗的胴體,

如絲綢般的肌膚,

雨水滴在她的身上,又滑開的美感。

如果是活體,那就更棒了...

可惜用麻醉藥肉質會變差,

為什麼就是沒有人願意理解他的理想,

乖乖被吃呢?

一邊想著,男人開始享用起他的盛宴。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