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飛揚的種子-序-巨人從天而降 (上)

1 名無しさん [ 2006/05/08(Mon) 02:01 ]
  「我……回來了。」

  白雲一團又一團地往後飛逝,漸薄的白幕之後,隱約可以看到汪洋大海,看著出現在大海上的熟悉島嶼,男子心中滿是複雜的感受,不自覺地喃喃自語道;男子照著耳機裡傳來的指示胡亂地按了按面前這堆他並不熟悉的按鍵,島嶼的影像越來越清晰地出現在切出的子螢幕上,漸漸地鎖定了島嶼南方最大的城市,另一塊綠色的子螢幕上,顯示了自己的身後跟了兩個標示為「戰鬥機」的光點。
  「高度儀」發了瘋般地顯示著亂七八糟的數值,男子一直喘著氣,額頭不停冒著冷汗,右手緊張地握在操縱桿上,他正盡力地維持自己現在所駕駛機體的動作,不同的想法不斷地閃過腦海:
  「唔……如果是他,應該可以輕鬆的控制它吧。」
  男子瞥了一眼渾身是血地昏迷在駕駛座後方的人,認識他之後,自己常被捲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件之中,這一點,倒是和中學時代兩位好友差不多:
  「他到底是誰?為什麼……」
  男子現在還無法相信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事情,完全打亂了自己平凡的生活:潛入軍方設施、開槍殺了人、近在咫尺的空戰……
  「嗶!!」又跳出了一格子螢幕,標示了預定迫降的地點,男子看著子螢幕上閃爍的標示,聯想到一個現在應該在那附近的好友名字,不禁露出了苦笑:

  「黃少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TC.0048.02.08‧臺灣‧高雄‧國立高雄大學

  早春的風微微撫掠而過,在陽光照耀下,青草一閃而過不屈不撓的光澤;這片廣大草坪是國立高雄大學的特色,全臺灣應該找不到第二所大學擁有這樣堪稱一望無際的活動空間。
  「哈……快來呀!」少女鈴般的歡笑響亮在風中,手中銀白的尼龍繩拉扯著飛舞在天空的風箏;俊壯的少年提著甫褪下的大衣,笑著跑向少女,他環視草坪上打球、玩飛盤的人群,再抬頭望向藍天下那無數的風箏飄逸與遙控飛機翻滾穿梭,嘴角不禁上揚:
  「呵,還真是個好天氣呀。」
  「喂,你在發什麼呆,快過來!」
  出神的少年被少女的嬌斥聲喚回,忙奔向少女站立的小坡。
  草坪上滿是趁著假日好天氣出來放風箏的人們,雖然不是高雄大學聞名的「風箏祭」活動期間,但大大小小造型不一的風箏依然飛滿藍天,與不遠處還泛著新建築物獨特光采的各學院大樓相互輝映。
  「喂,你還在發呆嗎?跟少褢一個樣。」少女壓著草帽,敲了敲坐在一旁的少年,少年笑著摸了摸頭,輕輕地拉動自少女手中接過的風箏線:
  「哎呀,這是妳講過最毒的話呢!」
  少女調皮地吐了吐舌頭,聳聳肩做了個無可奈何的動作:「對了,都開學了,少褢還不回來上課?」
  「妳看!」少年自口袋掏出一張明信片:「他半個月前寄的,昨天剛收到。」
  「哇喔!國際郵件呢,寫些什麼?」
  「他說呀,他遇見一名很可愛的女孩唷!」
  「異國豔遇?!」少女用手遮著張大的嘴巴,睜著大眼故作吃驚道。
  「哈……他說是他過去搭訕的。」
  「不是吧?!他是那麼悶騷的人ㄟ。」
  「他是這樣寫的呀,自己看。」
  「喔!那女孩叫Mai呀!兩人還約定找什麼『下凡的仙人』?!」女孩讀著明信片上那潦草的字跡。
  「那小子到了國外還是一樣,整天不切實際。」
  「不~~你不覺得很浪漫嗎?在異國偶遇,並許下諾言;大概只有雙魚座會這樣浪漫吧!」少女陶醉地說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同時間‧高雄西北方‧興達港上空

  「……請照著指示,降落在指定的地點。」
  耳機傳來的聲音是這樣說的,男子也很希望能照指示平安的降落,只是儀表板上不停閃爍的燃料表似乎不允許他這麼做,男子忙回憶朋友在昏迷前交代的操縱方式調整了機體的設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同時間‧國立高雄大學

  「咦?妳有沒有聽到什麼?」少年突然問道。
  「哪有什麼聲音?你呀,晚上電動打太多,現在在做白日夢。」少女促狹道。
  「不,真的有,好像是飛機的聲音,可是…很怪……」
  「小港機場就在南邊,有飛機飛過學校不稀……」
  少年站起身來,令少女愣了一下;少年瞇著眼看向太陽所處的西邊道:
  「聲音從情人碼頭那邊來的。」
  少女見少年這麼認真,也用手放在眉毛上想看清遠方;少年瞥了女孩一眼,被俏皮的動作逗笑了。
  「喂、喂、喂~~」少女見少年又莫名的笑開,有點不悅道:「我說你呀~又在笑個什麼勁?」
  「哈……沒……沒有啦。」
  「可惡,你……」少女說著揮了拳頭便打過去,少年笑著躲開,兩人便在小丘上追逐起來。

  就在兩人嬉鬧時,少年所說的怪聲越來越清晰,在草坪上活動的人,漸漸被怪聲吸引,紛紛望向同一個方向。

  「別、別打啦,我手裡還拉著風箏線呢,哎呀!」少年驚叫一聲:「線斷了!」
  少女停下拳頭,和少年一同目送遠去的風箏。
  「妳看,這下可好了,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七副風箏了,連老闆都已經認識我了。」
  「是你技術不好,『牽拖』誰呀?呵…說不定老天爺收到我們的風箏會派天使下來呢!呵…」少女天真地笑著。
  「我看……真被妳說中了。」
  「啊?!」
  風箏朝著太陽的方向遠去,眼尖的少年發現太陽巨大的光輪中,有道黑色的影子越來越清晰,怪聲,也越來越大。
  「快跑!」少女還來不及反應,少年已邊拉著少女跑下小丘邊大喊警告正在草坪上活動的人:「注意!有東西掉下來了,快點找地方躲好!」


2 巨人從天而降 (下) [ 2006/05/08(Mon) 02:02 ]
  少年正專心的注視越來越清晰的怪影,又被另一方向挾著『噠噠噠』轉動聲的大風所吸引;少年頭一轉,再因低飛而來之物吃驚。
  「直昇機?!」少年眼尖一眼看到直昇機機身上的識別圖:「軍隊?」
  直昇機傳來極大聲的廣播:
  「草坪上的民眾請馬上離開,再重覆一次,草坪上的民眾請馬上離開!」
  早在直昇機廣播前,便有人注意到不尋常的異狀;直昇機引起這一大騷動,更是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紛紛往四處跑開。
  少女氣喘噓噓地被少年拉著跑:「呼、到、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少年沒回答,一心只想帶少女到安全的地方,暗中思考:「連軍隊也來了?不管發生什麼事,一定都相當有趣…少褢呀少褢,偏偏這個時候你不在,可惜呀。」想到那個人,少年嘴角不禁上揚。

  嘈雜的尖叫聲不斷,突如其來的騷動,在第一綜合大樓的學生們紛紛跑到穿廊上看到底發生什麼事;空曠的草坪只剩下直昇機上跳下的幾名軍人快速塗上的大型「H」符號。
  破天一長聲劃開天際,劃破這安寧的假日。
  「哇!那是什麼!?」第一綜合大樓二樓走廊上,一名攀在欄杆的男學生突然指著天空驚呼;眾人尚未反應,巨大的怪影已重重摔落在草坪的「H」符號上。

  「轟!!!!!!!!!!!!!!!!!!!!!!!!!!!!!」

  強烈的衝擊,大地為之震動,引起宏大的衝擊波,揚起了漫天塵土,拉倒了數木,更震碎了教師宿舍、運動建康休閒大樓、第一綜合大樓等附近建築物的玻璃。
煙塵中,巨物並未停止,而是在草坪上滑出了好一段裂痕後,才在這道深溝的盡頭撞上建築物停下來。
  拉著少女躲下籃球場下的半掩式停車場的少年感覺震動停止,搖了搖剛剛自己緊緊保護在懷裡的少女,趕緊問道:「怎樣?有沒有怎樣?有沒有受傷?」
  少女搖搖頭沒說話,顯然受到了驚嚇一時還回不過神來;少年端詳少女,確定少女沒事,道:「沒事了,妳待在這兒,這裡很安全的,我出去看看情況。」少年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少女這才如夢初醒,拉住正要爬上地面的少年:
  「小、小心點。」
  「嗯!」少年眨了個眼便爬上去了;看著少年的背影,少女習慣性地笑了笑:「自從認識你之後,他那好奇到不知天高地厚的個性,倒是越來越像你了呀…黃少褢,如果他發生了什麼危險,你就準備賠我一個男朋友吧。」

  球場旁裂開的柏油路、東倒西歪的樹木,少年甫爬上地面,便被眼前景色給嚇了一跳:「哇,可還真是災情慘重呀,這樹好不容易種活…唉…啊!直昇機咧?該不會被震飛了吧……」
  少年再觀察環境,雖然已有事先警告,但草坪四周仍有被波及而傷亡的人:「唔…到底是什麼東西…造成這麼大的災難?」飛塵雖慢慢散去,但依然看不清倒在草坪中的龐然大物。
  「哇!好大!!大概…有二十公尺吧!」
  少年當下決定,快步跑向巨大的不明物體。
  越是靠近,不明物體越是清晰,自飛塵中反射陽光而來的銀光更讓少年睜不開眼;穿越了大片飛塵,少年終於站在這巨物跟前,看清了這引起騷動不明物體的真實面貌。
  金屬的外殼,在陽光照耀下,流洩出厚重的鋒利光芒。
  「機……機器人?!」站在這架引起騷動的龐然大物前,顯得渺小到微不足道的少年不禁吃驚,令少年更吃驚的是,銀色機器人內仍傳出機械轉動的聲音,顯然方才自高空摔落的強烈衝擊並沒給這架機器人造成多大的影響。
  少年正驚嘆眼前看到的一切時,機器人的胸口產生變化,胸甲機殼的一部分突然分開。
  「哇!」少年嚇了一跳。
  分開的機殼處,傳出微弱的聲音:「唔……」
  「有人?!那…那是駕駛艙?駕駛員還活著?!」想到這,少年忙爬上機器人往胸甲處謹慎移動;少年小心地把頭探過去,果然如少年所想,只是,駕駛座四週的控制儀、屏幕,都沾滿了血跡。
  駕駛艙內倒著兩名男子,其中一人已呈昏死狀態,慘白的臉色令那頭金色的頭髮更為顯眼,金髮男子衣服胸口、雙手肩胛處綑上了好幾圈已呈汙紅色的紗布,顯然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
  「外國人?!嘖,這樣的傷不快治療不行。」少年跳進駕駛艙,將金髮男子抱出駕駛艙平放在機身上,撕下自己的衣服在胸口附近的止血點綑紮了幾圈。
  「唔,只能先做到這樣了……」少年再度跳進駕駛艙,觀視另一名男子的傷勢:「這…應該是東方人吧……講中文應該能通吧。」
  東方臉孔的男子被安全帶牢牢地固定在駕駛座上,雙手仍放在駕駛座左側看來是主操控器的球狀器皿內及緊握住右側的操縱桿;少年輕打男子的臉龐喚道:「醒醒!你聽得到我說話嗎?醒醒!」
  「唔……」朱紘萱悶哼一聲,緩緩地張開眼睛,看到眼前模糊的人影正拍打著自己。
  少年見朱紘萱醒來,喜道:「太好了,你沒事!」
  朱紘萱虛弱的笑道:「湯姆……你的中文越……來越…標…準…了……」說完,朱紘萱又閉上眼睛,再度陷入昏迷前,朱紘萱只聽到眼前人影的驚呼及不斷接近的嘈雜聲。
  「啊~?!醒醒呀!!」
  「小子,你在這幹什麼?!這是軍方的最高機密!憲兵,把這個小子也一起帶走……」

  嘈雜的聲音越來越模糊,漸漸地,朱紘萱什麼都聽不清了,只感到一片黑暗,黑暗中,慢慢走出兩個人。
  「少褢?!阿超?!」
  「嘿嘿,豬頭,還在那邊做啥?快來呀!」兩人搖晃著手上的罐裝啤酒吆喝著。
  朱紘萱快步奔向兩人,兩人卻又消失在黑暗中。
  「這?!」朱紘萱驚訝地發呆,又有一名女孩緩緩出現。
  「妳?!」
  「你一定要回來唷!」
  「我……」朱紘萱跑向女孩,女孩也消失在黑暗中。
  朱紘萱納悶之際,身後傳來熟悉的腳步。
  「湯姆!」朱紘萱轉身詢問湯姆,被喚作湯姆的金髮男子卻只是笑笑。
  「你還是要那麼神秘?!我可是、可是……」朱紘萱還沒說完,湯姆便轉身離去。
  「你去哪?!喂~湯姆,我在叫你呀!!」朱紘萱跑著追了上去,卻始終追不上信步而去的湯姆。
  突然一陣吹雪迎面而來,朱紘萱本能的閉眼伸手擋雪,待睜開眼睛時,已不見湯姆,漫無邊際的黑暗中,只有飛飄的白雪;朱紘萱伸手接雪:
  「雪?我回到學校了嗎?這裡不是長沙大學嗎?怎麼會那麼暗?誰來跟我解釋這一切呀!!」

3 名無しさん [ 2010/07/09(Fri) 20:25 ID:is3v4PeU ]
很不錯呀,很有電影畫面!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