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Sphinx

1 GAWEIN [ 2006/05/17(Wed) 09:55 ]
原本貼在自己部落格上的短篇。算是滿足自己想養貓的願望?XD

---
有一天,世界突然出現了一種不可能存在的生物。
有著貓的身體、鳥的翅膀、和人的臉孔的生物。
沒錯,就像神話裡的斯芬克斯一樣。

我記得最初那時期,人們也不知道到底是興奮還是恐慌。
電視新聞幾乎每天都在報導關於斯芬克斯的消息。
包括牠們的學名正式定為斯芬克斯(暫時在貓科底下)、在哪裡又發現了新個體等等。
星象學家和預言家們紛紛跳出來說這是早有預兆的事、科學家跳出來說這是偽造的(不過僅限於頭一兩次發現,後來他們就閉嘴了)、各界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學者天天在各個頻道開研討會。

不過,在斯芬克斯的數量從一兩隻、一兩百隻、一兩萬隻、到了幾乎跟全世界的貓的數量差不多的時候,人們也就不再大驚小怪了。當然這事件的經過,偶而還是有些節目會提。而慢慢地,有些人也開始飼養起斯芬克斯來。

我們家的蘇菲,也正好是那時期到我們家的。

那時正是大發現的消息正開始沈澱的時候。有一天我回家時,聽見了妹妹和母親在爭論的聲音。
我進了客廳,踢到了一個紙箱,然後抬頭一看,發現妹妹緊抱著一隻小生物,半長不短的尾巴從妹妹的懷裡伸出來左右搖擺著。
貓啊...。我看著趴在一邊不打算加入任何一方的琪琪(母哈士奇三歲),心想老媽總是抱怨照顧牠已經很花力氣了,不希望家裏再多養寵物。

「她很乖啊!而且還會說話啊!」妹妹很用力地在對母親解釋。

......等等、說話?

「來,叫媽媽吧,」妹妹對她懷裡的生物說道。
「媽媽~飯飯~」一個細小的聲音從那生物發出來。

老媽退後了一小步,張大眼睛在看著。而我走上前,仔細查看妹妹懷裡的生物。
一個包著柔軟的棕色頭髮、上面掛著一對大耳朵的小小頭顱,轉過來面對我的方向,「媽媽~」
「不對啦,那個是哥哥,妳要叫她哥哥!」妹妹提醒著那個小生物。

「阿、阿文啊,」老媽不安地轉向我這邊,「那個...是電視在報導的那種怪物嗎?」
看來是斯芬克斯沒錯,而且還是妹妹用紙箱裝著帶進來的。
我記得節目上說頭部與人類相仿的斯芬克斯,的確也能模仿人類的語言。是妹妹教她的?

接下來我跟老媽大致說明了我所知道的關於斯芬克斯的知識,還有牠們除了外型之外,基本上跟貓相去不遠的事實。
妹妹則是在一旁催促著那隻斯芬克斯對老媽撒嬌。
「媽媽~」斯芬克斯眨著大大的眼睛對老媽呼喚著。而老媽的臉上從不安慢慢變得有點心動的樣子。
母愛的關係吧,我想。

「......好吧,暫時讓牠住下來吧,不過妳要自己負責照顧牠哦,我可不知道要怎麼養這種......貓?」老媽轉向我這邊詢問。
「啊,是斯芬克斯,人面獅身的意思。」我回答道。或許該叫人面貓身才是......
「我想好名字囉,牠叫做蘇菲哦!」
Sphinx→Suphy,聽起來還不錯。不過老妹居然用這點子來取名,我不禁有些佩服她了。

總之,後來蘇菲就在我家住了下來。
很奇妙地,斯芬克斯這種生物,似乎天生就懂得在人類的家庭中生活。
蘇菲很快地就習慣了家裏的作息,懂得在適當的時候不打擾老媽,等她閒下來開始看電視的時候,才坐到旁邊撒嬌。
老媽很喜歡聽她說「媽媽,抱抱~」,只要牠小心翼翼地蹲在一旁這麼說,老媽一定會滿心歡喜地張開手歡迎牠上來。
結果比起我妹,蘇菲反而比較喜歡跟我老媽在一起。

有一天,老媽這麼問我,
「阿文啊,」她抱起蘇菲來,「蘇菲雖然有翅膀,可是我沒有看牠飛起來過耶。」
嗯,根據調查的結果,真的能飛行的斯芬克斯,還真是沒多少種。
像貓有各式各樣一般,斯芬克斯也有各種種類,毛色、體型、翼形等等都有不同。
而其中大多數的翅膀都小到無法提供足夠的浮力。
蘇菲的翅膀大約是中等大小,但是也只夠讓她滑翔一下子而已。
雖然不明白造物主為什麼要創造這樣的生物出來,但祂顯然沒考慮空氣動力學或著演化之類的問題。

我是看過一次,蘇菲張開翅膀從電視上跳下來,不過那次她著陸失敗在地上滾了兩三圈。
大概從那次以後就不敢這樣玩了吧。連妹妹也沒看她飛過。

要說會飛的斯芬克斯,我倒是見過一隻。
而且她的飛行技巧是鎮內數一數二的。
她的名字叫阿隼,住在我家附近的美英學姐家裏。

---

阿隼的模樣,可以說是斯芬克斯應該要有的樣子。
像獅子一樣光亮的棕色毛皮、獵鷹一般巨大有力的翅膀、還有兇惡的眼神。
據學姐說之前阿隼剛學會飛行之後,就三不五時獵捕家門前聚集的麻雀。
甚至有人親眼見到牠從三樓陽台俯衝咬住麻雀後再翩然降落到地面。
而在學姐又是勸告又是責罰之下,她好不容易才不再把麻雀的屍體叼給她的主人。
但是這也不是保證牠不再打獵了。

除了撲殺麻雀之外,阿隼似乎還有一項興趣,就是跑到小雪家去。

---

小雪恐怕是全世界生活過得最好的斯芬克斯了。
牠的主人是我妹的同學,鎮上某個大戶人家的千金。
小雪的主人為牠佈置了專用的房間,除了貓的用品與玩具外,還有分佈在房間內的小走道與小隔間,可以說是貓咪尺寸的豪宅。
而正中央的空間則放了一張小茶桌和兩張椅子。據我妹去玩過後說,小雪的主人每天放學都會到小雪的房間陪牠喝牛奶。

小雪有一頭漂亮的黑色直髮。而且不同於一般的斯芬克斯,牠的頭髮會慢慢變長,所以她的主人常幫牠改變髮型(只差沒有燙髮),牠也很樂在其中。

不過她的一對小翅膀完全不具飛行能力,只能偶而輔助表達情緒。而阿隼八成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常常低空飛越小雪的窗前在對牠炫耀。
這是她的主人從小雪有些口齒不清的抱怨中聽出來的。順道一提,我們家的蘇菲雖然行動很笨手笨腳,不過說話的發音卻非常地標準。
只是牠學會的詞實在不多就是了...


2 名無しさん [ 2006/05/17(Wed) 20:21 ]
好吧...我還是無法接受萌臉貓身這種東西T口T

3 GAWEIN [ 2006/05/17(Wed) 23:12 ]
的確,在畫的時候還真的很難畫得好看,雖說部份原因是我不會畫貓XD
可是在腦內模擬的時候很可愛的說......手跟不上心啊= =

下一篇是「信天翁」^_^
------

偶而,我會帶蘇菲到公園散散步。

一般而言只有狗兒會希望主人帶牠出去玩,而貓兒則寧願在沙發上睡覺,不過斯芬克斯比較起來是跟我們的習慣很相近。又或許牠們只是很想粘著人吧。我背著一個小背包,牠會窩在背包裡,露出上半身來,前腳則靠到我的肩膀上,然後四處張望著街道上的風景。經過美英學姐家時,通常都可以看到阿隼坐在陽台上,睥睨著底下的行人和動物。附近的貓和一些野生的斯芬克斯都蠻怕牠的,不敢靠到附近來。可是蘇菲會很有精神地向牠打招呼,「早安,阿隼!」

......很遺憾地,牠能向阿隼打招呼的時間,通常都是下午五點半。即使如此,蘇菲還是只會說早安。

讓我們得意的是,附近就只有我們家的蘇菲,可以用標準的口音說話,鎮上每個人都知道。阿隼可能也是因為蘇菲用標準口音叫她的名字,而認為蘇菲跟牠的主人有某種程度的相似吧。

經過學姐家之後不久,就會到鎮上的公園了。我每次都會走到噴水池邊的長椅坐下,然後放蘇菲自己到處跑。蘇菲有時會從池壁用力往上跳,然後張著翅膀作短暫滑翔,大約可以飛到七、八公尺遠左右。從我看到牠在客廳裡著陸失敗那時,大約過了半年,牠也可以做到這地步了。不過自力飛行還是不太可能的事,更別說像阿隼那樣追殺烏鴉了。

而今天我在一如往常的噴水池裡,看到了稀奇的客人。

怎麼說呢?看過牠之後,才會讓人再度想起斯芬克斯原本是種神話生物。跟我們早已看習慣的樣子是相差不多,可是牠就是多了一種神秘的氣質。

那位客人,一隻野生的斯芬克斯,正坐在池中的小島嶼上,梳理著翅膀上的羽毛。牠全身是一片白色,耳朵、尾巴和翅膀上的一部分則是黑色。牠的翅膀長得不可思議,翼展恐怕有兩公尺半那麼大(蘇菲的翼展是七十八公分左右)。發現我在看牠之後,牠也沒急著逃走,而是面對著我,緩緩展開了牠那對有些像是丹頂鶴的翅膀,然後再很慎重地收折起來。硬要形容的話,就像是仕女拉著裙子行禮一樣。

蘇菲從我的背包裡跳下來,走到了噴水池壁上。
「你好,」牠對著那隻斯芬克斯說道。
「Good afternoon, sweet plumed lady.」那隻斯芬克斯回應著。英語讓牠更增添了神秘感了。
想當然爾,蘇菲歪著頭拼命在解讀剛剛的英語,可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嗯、我是勉強聽得懂牠說的話,不過能不能雙向溝通就沒把握了,總之先試試看吧。
「Goodday, lady. May I ask you where you come from?」
那隻斯芬克斯聳聳肩。這是指她聽不懂我說的、還是指她不知道她的來處?
「What's your language, sir?」
她問我說什麼語言。......不會吧?
「中文。妳會說中文嗎?」

「會一點點。」牠暫停了一會兒,然後回應我。
「我從遙遠的南方過來,想在這裡休息幾天再繼續向北飛。」
雙語的斯芬克斯。牠說不定還會菲律賓的方言呢。

我跟那隻斯芬克斯聊了幾句(期間蘇菲因為覺得無聊跳到我懷裡睡著了)。牠是從幾年前可以飛行之後開始從南邊(我想是印尼一帶),一邊飛行一邊搭便船過來。牠說是牠的大翅膀讓牠想做做長途旅行的。而各種語言是在旅途中和船上學來的。我不禁開始懷疑,像牠這樣會被人抓去拍賣也不奇怪的外表,為什麼能平安地旅行那麼久。牠笑了笑,「我很幸運,路上有很多好心人幫助我。」這麼說著。

時間也不早了,我調整了一下抱著睡著了的蘇菲的姿勢,向牠告別。牠似乎在旅途中都是尋找公園一帶的地方休息(除了在船上以外)。回到家裏,我在晚餐時間說了這經過,妹妹決定明天放學後要直接到公園看牠。晚上,我正想在網路上找找看有沒有關於牠的傳聞時,才想起來忘了問她的名字。嗯...「巨大的翅膀」、「斯芬克斯」、「鶴」(她的翅膀有點像丹頂鶴)、「說英文的」......不行,想不起來該用什麼關鍵字來搜尋。而且光是打「sphinx」的話,這數百萬件搜索結果比大海撈針還誇張......沒辦法,明天再問名字吧。

隔天到公園的時候,那裡又多了個人。
美英學姐和阿隼正在跟那隻斯芬克斯談話的樣子。
啊、補充一點,阿隼從來沒說過話,甚至很少發出過聲音,學姐說平常偶而會聽到牠邊玩球邊咕嚕嚕地叫,除此之外很少出聲。所以在談話的是美英學姐,阿隼只是在一旁聆聽。我走上前去向她們打聲招呼,然後再看了看阿隼的表情。真的,我從沒看過阿隼這麼安靜地坐著的樣子,表情甚至還有些羞澀。是那位白色的斯芬克斯的大翅膀讓牠著迷了嗎?

對了,我還沒問她的名字呢。
「牠說人家都叫牠Albatross,也就是信天翁的意思。」美英學姐回答道。據說那是船上的人為牠取的名字,後來牠也這樣對人自我介紹。
接著學姐抱起阿隼,讓牠和信天翁面對面。阿隼撅著嘴,然後右前掌慢慢舉起來,信天翁也舉起前掌輕輕和牠互拍了一下。
「可以幫我拍張相片嗎?」學姐把她的數位相機遞給我說。然後在我準備好相機的時候,她又抱起阿隼作一樣的動作。
「照片整理好以後方便傳給我嗎?」我邊拍邊說道。學姐笑著點點頭。

晚上,我又再度坐在電腦桌前。這次比較有方向了。我在搜索引擎裡輸入「sphinx」和「albatross」,開始搜索。前面兩頁都是別人的部落格,我開了幾個來看,印尼、越南、泰國、菲律賓、廣東省......牠還真的就這樣慢慢北上呢。照網站上的訊息來看,發現信天翁的人,也因為擔心牠的安全,會四處通知牠旅行路線上的網友確認她的行蹤,而加入活動的人也留下的很多觀察紀錄,包括牠喜歡的食物等等。斯芬克斯跟我們一樣是雜食性,不過牠們很討厭香辛料,吃得都很清淡。我家蘇菲除了平常的飯菜外,也很喜歡方塊酥,而信天翁喜歡吃的是小魚乾,牠說是在船上吃習慣的味道。當然我還是不太相信牠可以靠搭便船和自力飛行,跨越了這麼長的距離,而沒有被有心人襲擊。不過牠平安抵達這鎮上休息也是事實,結果我竟然還開始幻想起圍繞在牠身邊的各種明爭暗鬥的冒險故事來了......

就這樣過了幾天,越來越多人看到了牠,也有報社的記者採訪。大家也知道,記者可能會做出什麼事情,所以聽說有記者要來拍照時,我們幾個人很擔心地通知信天翁暫時先躲在樹上。不過看來牠比我們還要世故些。牠是停在人們碰不到的樹上沒錯,不過也是正好可以讓攝影機清楚拍攝的位置,而來採訪的記者是把牠當珍奇保育類動物在看待,所以也沒有靠得太近。報紙上牠對著鏡頭微笑的畫面,很快就被人四處轉貼。那真的拍得不錯。

阿隼幾乎每天都會待在那邊,放學經過的時候,可以看到牠們兩個一起在飛行的情景。信天翁展開牠的翅膀,迎著風停留在數十公尺高的空中,牠的腳則朝後在身體底下伸展。阿隼時而振翼高飛、時而向下俯衝、轉圈、展翅滯空,接著又拍動翅膀飛到信天翁的高度。兩隻斯芬克斯都是飛行好手,不過兩隻的飛行風格又各異其趣。我常常會停下來看著牠們的飛行,多逗留了半小時以上才回到家中。

時間經過一個多月,有一天信天翁說牠該出發了。風向也到了對飛行有利的方向,而牠也停留了很久了。牠在每個地方都是停留一兩週,這次因為和阿隼相處得不錯而多待了一段時間。學姐有問牠想不想留下來長住,不過信天翁表示她的翅膀就是用來長途旅行,所以只要牠飛得動,牠還是想繼續旅行。想必她在每個地方都是這麼說的吧。

信天翁表示再過兩天就會出發,學姐也在自己的網誌上貼出了通知,很多人一邊期盼信天翁會飛到自己家附近,一邊又為了住家附近環境不好而擔憂。大家很熱鬧地在討論著接下來牠想往哪裡飛行。

可是就在這時候,發生了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事。

4 GAWEIN [ 2006/05/17(Wed) 23:12 ]
那天我也是剛放學經過公園,遠遠地就聽見鬧哄哄的聲音。公園入口停著警車、人群擠在裡面,過不久還有兩部救護車開進去。我走進公園,發現好幾個身上滿是鮮血的人被警察帶出來,跟著是美英學姐抱著一隻白色的生物,旁邊陪著醫生。我趕忙跑過去,才看到她抱著信天翁,而且她的後腿上還插著一隻十字弓用的短箭。其他幾個人坐上第一部救護車走了,我則陪著學姐和信天翁搭上第二部救護車。一到車上,我看見阿隼窩在一旁,一發現信天翁,她立刻跳上來,低頭舔著牠的臉。信天翁臉色蒼白,身體因為急促的呼吸而在激烈起伏著。一邊看著獸醫在替牠作應急包紮,我一邊詢問學姐現在的情況。

之前那幾個受傷的人,似乎是從外地騎車過來玩的不良少年。他們看到信天翁,便拿起十字弓對牠攻擊。而跟在旁邊飛的阿隼立刻俯衝下來削斷了拿十字弓的人的手指,接著氣得發瘋的阿隼把他們全抓成了重傷,雖然那幾個人甚至拿出改造手槍來反擊,阿隼卻只有前腳有些擦傷而已。我看著阿隼受傷的前腳。纏著繃帶的地方稍微滲出了血紅色。但是牠毫不在乎自己的傷勢,只是用好像快哭出來的表情一直在舔著信天翁的臉。很難相信這麼嬌小的生物,可以對抗拿著槍的青少年,還把他們抓得滿身是血。
可是,比起讚揚牠的戰鬥能力,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咬傷人的狗可能會被帶去衛生所處理掉,那把人抓成重傷的斯芬克斯要怎麼辦呢?依種類不同,甚至可以跟人類溝通對話的斯芬克斯,這時候會被當成動物來處理、還是會跟人一樣接受審判?
當警察來說要先把阿隼留在警察局裡的時候,學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答,只能任由他們把阿隼關進鐵籠裡。「我可以留在阿隼身邊嗎?」學姐對警察請求著。警察也答應了她。可能是因為這樣一來阿隼比較不會想跑出籠子。

於是學姐跟著警車離開,而我繼續留在醫院裡陪信天翁。阿隼兇猛的反擊,讓信天翁只挨了最初那一箭。醫生幫牠取出短箭、縫好傷口後,就先讓她躺著靜養。
「以前我被人關起來過。」信天翁輕聲地對坐在一旁的我說。
「後來我被帶到別的海港,那個抓我的人才把我放出來。他說聽說有幾個獵人想把我打下來,所以才趕緊把我帶走。」
信天翁抬起頭看著我,我伸出手來撫著她的頭髮。她低下了眼睛繼續說著。
「我的翅膀是用來飛行的,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也不好。可是,旅行再繼續下去的話,這種事或許還會再發生也不一定...」

「那麼,妳真正希望的是什麼呢?」我問了牠。「不要在意妳的翅膀的用途,想一想,妳希望怎樣生活呢?」
牠瞇起眼睛,沈默不語。我站起身,摸著她的頭髮,「好好休息吧,有問題慢慢考慮就好了。」

過不久,老媽她們也過來了。同行的還有我妹的同學(小雪的主人)和她父親,他們似乎是看到電視的消息才來的。
那位父親先是跟醫生說他會支付醫藥費,接著也跟我們說明阿隼的狀況。被牠抓傷的那幾個人,現在是在別間醫院治療,由於他們帶著槍械和毒品,治療結束後可能就是進監獄了。他會再請人調查,那些人幕後有沒有什麼靠山會來找麻煩。
而阿隼抓傷人這部份,經過他出面協調之後,現在先讓牠回到家中,等法院的通知。
「對方可是把槍給拿出來了啊。這樣都能幾乎毫髮無傷,就算不獎勵,至少也不能懲罰牠吧?」他這麼說。我問他為什麼會想幫助阿隼和信天翁,他說了,「我聽說過信天翁的故事了。牠平安地旅行了這麼遠過來,卻到了這裡才出事,今天的事件對我們來說,就算被稱為國恥也不為過啊。我也是很喜歡斯芬克斯的,就算不能像阿隼那樣英勇地援救同伴,至少也能幫牠出錢出力嘛。」

大家到了病房,信天翁已經閉起眼睛睡著了。我妹的同學和她父親說先不要打擾牠,於是跟醫生交代完之後,我留下來待在醫院,其他人則先回家去,因為隔天是週末假期,我留在醫院也無妨。

之後又過了幾天,由於隔天的新聞報導了這件事,很多人打電話到醫院來詢問,學姐的網頁也擠滿了留言。有讚揚阿隼的、有表達慰問的、也有些人因為信天翁居然在我們鎮上受了傷而在網頁上貼抱怨信。學姐帶著阿隼到醫院,把那些鼓勵信天翁的話轉達給牠,其他的則隱瞞起來。信天翁出院之後,暫時住在學姐家裏,而那幾天阿隼足不出戶,一直守在信天翁旁邊。據學姐說,阿隼開始會說幾句簡短的話了。

法院的通知寄到的時候,學姐的精神十分地緊繃,直到看到內容之後,牠才好不容易放下了心中的重擔。法院把阿隼的行為判定為正當防衛,而且因為阿隼並沒有身份,所以不存在起訴的條件。也就是說,阿隼傷了人的事情,被當作不存在了。可是那些人健保給付以外的醫療費用,還是由學姐家裏賠償。

等到信天翁的傷勢完全康復,是兩個月後的事了。這期間學姐幾乎每天都會貼上信天翁的生活照和說過的話。牠還是為了究竟要不要繼續旅行而在苦惱著。然後有一天,有個團體聯絡了學姐,說他們是正在環遊世界的冒險團,希望能在經過我們鎮上的時候,邀請信天翁同行。經過一星期的查訪,確定他們沒問題後,學姐徵詢了信天翁的意見。跟著團隊一起,總是安全得多,信天翁考慮了一會兒,也答應加入他們。

「等我完成了旅行之後,我可以來住妳們家嗎?」在最後一晚的餐桌上,信天翁問著學姐。
學姐把牠抱到懷裡,溫柔地說著,「當然歡迎妳囉,我甚至不想讓妳離開呢...」
「如果妳有旅行想要完成的話,我也不能夠限制妳,可是妳一定要好好地回來,然後把旅行中見到的,都對我和阿隼說,好嗎?」

隔天,信天翁和冒險團出發了。接下來的半年,牠沒有再出過意外。雖說也不是輕鬆悠閒的旅程(據節目所說),但是每次信天翁透過團員傳給學姐的信都寫滿了快樂的記事。而在結束旅行後,牠也正式住進美英學姐的家裏,現在也還是可以常常看到,牠和阿隼一起飛行的美景。

------

嗯...可能是有些一廂情願,不過考慮太多現實狀況的話只會絆手絆腳,所以這故事就是這個樣子。^_^

5 名無しさん [ 2006/05/19(Fri) 22:45 ]
>說他們是正在環遊世界的冒險團
SOS團!XD

6 EIFY [ 2006/06/09(Fri) 12:03 ]
輕鬆淡雅的小品^^
最後幾小段有點油彩塗太滿的感覺
留點白讓讀者自己想像可能比較好^^

7 GAWEIN [ 2006/06/12(Mon) 11:09 ]
太急著想給句點的關係...:P
或許停在信天翁出發那邊就可以了...

8 GAWEIN [ 2007/08/30(Thu) 14:36 ID:1i6FmB22 ]
隔了好久好久的第三篇。自己看過兩三次後,覺得自己好像有被輕小說影響的傾向......O_O;

******

庫庫魯。

上次見到牠是全家人逛完夜市回來的時候。
不管在那之前或之後,我都沒有見過有哪隻斯芬克斯有兩對翅膀和分叉成兩條的尾巴。
我在搜尋了好一陣子後,終於忍不住匿名到某個神秘現象討論區去發問,可是雖然也有人回應說有看過牠,但是沒有人拍下過照片,所以也不知道那些回應是不是真的。還有一條額外的線索是,蘇菲那時叫牠「庫庫魯」,那應該是她的名字。
「庫庫魯是朋友,而且很厲害哦!」除了這個以外,蘇菲也不知道詳細的情報。

我再次看到她的時候,她正待在某部汽車上悠閒地睡著。
分岔的尾巴分別以不同方向搖著、比較外側的第二對翅膀偶而會張開來透風。
該打聲招呼還是什麼的嗎?我正這麼想著的時候,牠睜開眼睛,然後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牠看向我這邊,一邊伸展著兩對翅膀。
注意到我的眼睛看的方向之後,牠稍稍收折起第二對翅膀,而第一對翅膀的右翼,則伸過來半掩著臉。
「你看得到這個?」牠邊說,邊把第二對翅膀搖一搖。
我點點頭。
「哼~」牠瞇起了眼睛,一副想著壞主意的表情。

「啊...這算是特殊能力嗎?看得到妳的第二對翅膀...」
「一萬人裡大概幾個吧,機率比看見真的斯芬克斯少很多。」

對我的問題,牠似乎提出了更有問題的答案。
真的斯芬克斯?這什麼意思?難不成在街上跟貓一樣多的斯芬克斯裡有冒牌貨?

「我的乾媽要出門了,就簡短說幾句吧。」牠說道,「最初我們被發現的時候,一定不會碰上什麼好事,所以我會儘量不讓族人遇上危險。」
「剩下的你自己慢慢想吧。」牠笑著,同時身後的鐵門打了開來。

「美美,妳在這裡啊,」一位中年婦人走了出來,那隻兩對翅膀的斯芬克斯轉向她撒嬌。
我向婦人打了聲招呼,說是路過看見很可愛的斯芬克斯,所以跟牠聊了一下。然後我就回家去了。


儘量不讓族人碰上危險、真的斯芬克斯,這兩項湊起來,就會有個答案。
也就是說最初出現在世界上的斯芬克斯,其實不是真的。
而我遇見的那位「庫庫魯」,有能力把其他動物(大概是貓吧)給冒充成斯芬克斯。

在斯芬克斯已經不神秘的現在,這依然能算是神秘事件。
斯芬克斯們的神嗎?
不過牠向那位中年婦人撒嬌的模樣還真沒有神的氣勢......

---

「庫庫魯的事情嗎?」信天翁低頭想了一下,「我有聽說過,遺憾的是我還沒遇見過她本人。」
信天翁這麼說著,然後從長椅上跳下來,往某個方向走去。
依然坐在長椅上的我,順著她走的方向看去,才發現美英學姐正走過來。
學姐蹲下身來把信天翁抱進懷裡,然後繼續走過來,向我問道,「你們在談什麼事情嗎?」

我把前天看到的事情對學姐簡述了一遍。她邊聽邊點點頭,然後環顧著四周,
「也就是說,現在還有很多看起來是斯芬克斯,可是實際上是貓的孩子囉?」

「靠著氣味,多少可以分辨出來。」信天翁說道,她靠在學姐的臂彎裡,將近一公尺的長長翅膀像披肩一樣蓋住學姐的左半身。
「跟貓兒們特別親近,而且完全不會說話的,應該就是假扮成斯芬克斯的貓了。」
而雖然不太會講話,但是追殺飛禽的能力日漸進步的小隼,則是如假包換的斯芬克斯,
信天翁補充說。

不過比起分辨真假斯芬克斯的方法,我更想多了解庫庫魯的事情。

---

除了已經旅行過世界各地的信天翁外,鎮上還有位喜歡旅行的斯芬克斯。
由於外表十分普通(以斯芬克斯來說),小銀並沒有像信天翁那樣在旅程中有被人盯上的危險。
不過牠旅行的範圍也不大,就是鄰近的兩三個縣而已。
但是關於這鎮上四周的話,或許牠會知道比較多的事情。

從獸醫師那裡知道牠回鎮上了的消息後,我趁著週末到了鎮上另一頭的教學醫院,小銀回鎮上的時候會住在那裡的獸醫系宿舍。
我帶著憑印象畫出來的庫庫魯的素描去找牠。

「嗯...」小銀仔細端詳著素描本,很故意地裝著沉思的樣子。
他全身的毛色雜七雜八的,黑、白、褐、黃都有,唯獨蓋著左眼的前髮和左耳是銀灰色的,所以這裡的學生叫他小銀。
(之前也有叫「小花」過,但是他很不喜歡那名字。)
「很久很久以前,根據我們的傳承...」

我揚起一邊的眉毛,「又來了...」心想著。

「好啦,不開玩笑了,」小銀看到我的表情,揮揮牠的翅膀。
旁邊閒著沒事的學生忍不住笑出聲來,把作氣氛用的布幕和燭臺拿開。
「我的母親跟我說過,帶我們來到這世界的『庫庫魯神』的一些事情,我把從其他地方聽到的也一起補足上去吧。」
「啊,她的名字也不是真的叫庫庫魯,用國語發音多少會有誤差的關係。」
「我們原先住在別的世界,那裡跟這裡也差不多,只是沒有人類的存在。」
「可是那裡住著我們的天敵,事實上是各種物種的天敵。」
「牠們力量很強,體型比人類大一些,各種環境的適應力也是強得不像話。」
「最糟糕的是牠們天生就沒有滿足感,剛獵了食物吃沒幾口,看到其他獵物經過又會開始濫殺。」
「從牠們出現不到一百年,陸地上的動物已經將近要滅絕了,滿地都是屍體,牠們遊蕩在屍體堆中還興奮地四處亂咬亂抓。」
「庫庫魯神是偶然間擁有可以穿越世界的能力的使者,可是牠可以穿越的世界也只有這裡。」
「抱著再糟也不會比家園糟糕的心理,她帶著我們殘存的族人一批一批搬了過來。」
「可是大家都是聽著她的指示,跟著她的背影走到這世界,卻從沒有接觸過她。」
「所以一開始一些同伴一去不回時,大家也是很害怕又很懷疑。」
「不過有好幾次,到這世界的同伴們又再回去述說他們在這裡的生活經歷,雖然不是豐衣足食的好地方(抱歉實話實說),但怎麼比都比故鄉好上幾萬倍。」
「所以到現在,差不多所有的族人都搬過來了。不知是福是禍,除了我們族人以外,其他的族群都無法穿越庫庫魯神的通道就是了。」

我跟牠說了我看見的庫庫魯,牠張大了眼睛。
「唔嗯...這倒是值得去拜訪呢。可是牠在鎮上住的話,怎麼我們都不知道呢?」

「她說一萬人裡大概只有幾個人可以看出來她長得不一樣。」我說。
「不過很多人只要稍微看到不一樣的東西,就會大肆宣揚不是嗎?只要有這類人看到她的話,她的秘密根本守不住吧?」小銀回答道,
「我覺得她有些事情瞞著你沒說。」
「不然這樣吧,可以帶我去見她嗎?俗話說百聞不如一見啊。」

9 GAWEIN [ 2007/08/30(Thu) 14:37 ID:1i6FmB22 ]
---(續前篇)

「你又來啦?」庫庫魯──美美坐在搖椅上的一角看著我和小銀、蘇菲。
蘇菲照例是待在我的背包上,本來走在我腳邊的小銀現在則跳上了圍牆。
「庫庫魯!」蘇菲高興地叫著。
「......」小銀不出聲地看了一會兒,「嗯,我看不出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耶...」說道。
「我說過囉,機率不高的」美美瞇著眼笑著說。
「妳是小銀說的庫庫魯神嗎?帶著斯芬克斯搬到地球來住的神?」

這問題實在是超級奇怪的,總覺得自己好像變成某種自HIGH小說的主角了。
還好我什麼能力也沒有、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怪組織衝著我來。
只是我現在當著某隻人面有翼貓的面前,問她「妳是不是神?」而已。
......這樣而已......(=_=;;;

「我們散步到公園去吧,乾媽今天會很晚才回來,我可以陪你們久一點。」
她從搖椅上跳下地面,很特意地拍著一般人應該看不見的第二對翅膀,
讓小銀看到她不自然地慢速落地。
「唔嗯...我好像有點概念了。」小銀搖了搖耳朵。

---

蘇菲繼續待在我的背包、小銀走在圍牆上,沒圍牆可走時就跳下來走在我腳邊、
美美則是......窩在我頭上。
「用地球的人對『神』的定義來說的話,我並不是什麼神。」
美美對她底下看起來像詭異的愛貓人士的人說著。
「小銀說的是真的,我可以從那邊帶著我的同胞到地球這裡、我可以把這裡的貓咪偽裝成我們的模樣。」
「可是僅只於此,我也不知道這能力是從哪裡來的。庫庫魯神是我們在那邊的時候所祭拜的神祈,我也覺得是他給了我這樣的力量。」

「其實我從你家收養了蘇利耶以後,就注意著你呢。」
「呃、真的?」我嚇了一跳,「......蘇利耶是指蘇菲嗎?」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在裡面啦,」美美輕搖著尾巴,蘇菲把它當成逗貓棒似地抓著,讓我覺得背包搖來搖去的。
「在我來來往往的搬家旅程裡,偶然間看到她剛從母親的屍體底下鑽出來。」
「小銀應該跟你說過我們的世界發生的事吧?那樣的景象常常會有,多半是沒有存活者。」
小銀低著頭,很難過的樣子。
「這孩子很幸運,而且好像什麼都還不曉得。」美美繼續說著。
「我在她注意到母親的屍體之前、把她叼起來、帶到這裡、然後和其他的棄貓一起放進紙箱裡。」
「被你的妹妹發現,也是種緣份吧。我原本幫她取了蘇利耶的名字,現在跟著你們叫她蘇菲好了。」
蘇菲沒有特別的反應,大概是沒注意到我們的對話吧。

不久,我們到了我家附近的公園。
在我們剛踏進公園裡的時候,信天翁和小隼也降落在附近的草坪。大概是從空中看見我們了吧。
「您就是庫庫魯神啊...」信天翁看著待在我頭上的美美,微笑著說道,
「好漂亮的翅膀呢,就像天使一般。」
「這麼說來,妳的翅膀真的是一部分的人才看得見嗎?還是其實可以任意對人藏起來呢?」我問道。
美美把臉倒著伸到我眼前,「你是蘇菲的家人,也就是我的親戚囉。這樣說明可以吧?」

我要特別強調,我絕對沒有特別的屬性。即使美美湊到我面前來的掛著大眼睛的小小臉蛋確實很可愛、而且她兩隻前腳的肉球輕壓著我的眉骨的癢癢的感覺叫人有些臉紅心跳,我絕對沒有對斯芬克斯有任何不正常的感覺。真的。

沒多久,我妹妹和她同學們一起到公園來,包括小雪和她的主人。小雪的主人是個大戶千金,可是她很喜歡和同學們聯絡感情的樣子。除了我妹妹外,大家手上都抱著斯芬克斯,我妹妹也直直朝我走過來,把蘇菲和背包抱走了。
「哥,你頭上是怎麼回事啊?」我妹看著還在我頭上趴著的美美問道,蘇菲則是對我輕輕揮手......我是指前腳。
「我們在聯絡感情。」美美笑著回應。別胡說八道啊,妳看我妹的表情整個變了......
我妹看著我、還有頭上的美美、腳邊的小銀、阿隼、信天翁,然後說道,
「哥,保重啊。」
接著她就抱著蘇菲、斜背著背包,快步跑到她的朋友那邊去了。
她的幾個朋友們都看著這邊在對她詢問。
「唉...」我嘆了口氣,「那、要不要在公園裡逛逛呢?還是要回去了?」
「難得來了,」美美展開她的兩對翅膀,「就從這裡邊飛邊逛回家好了。」
信天翁她們似乎是發現美美真正的樣子了,瞪大了眼睛看著。
「一起兜個風吧?」美美對兩位飛行家邀約,信天翁和小隼對看一眼,然後對著美美微笑著點頭。
美美輕輕從我的肩上翻下、然後拍著翅膀漸漸浮起來。兩對翅膀互相錯開時機拍動的動態看起來挺奇妙的。小隼向空中躍起了近兩公尺、然後急速振翅飛上、信天翁則是到樹頂上,乘著風升空。三隻斯芬克斯在空中互相繞著飛了一會兒,然後便轉向美美家的方向前進。
一兩年以前,信天翁剛回鎮上的時候,大家反而會很擔心這樣的景象(怕她又被打下來),最近才慢慢習慣了。

「你不跟嗎?」我對天上揮揮手、然後轉回頭對小銀問道。
「大哥真壞哪,你明知道我沒辦法那樣飛的...」小銀皺著眉頭。
「抱歉抱歉,那我陪你回醫院去吧。」

我和小銀一邊看著夕陽、一邊漫步到教學醫院。
小銀喜歡走牆壁,所以我跟著他走某一條他最習慣的路線,沿路會經過國小、國中、高專和獨棟住宅區,一路幾乎都是牆壁、紅磚道和菩提樹連成一條長線。
仔細想想,這應該是情侶散步的推薦路線的,可是我現在卻跟一隻公的斯芬克斯走在一起。看樣子真的跟我妹說的一樣該多保重了。

抬頭看著天空,有隻斯芬克斯剛好低空飛了過去。
我又開始回想、整理今天所聽到的,一邊想著其他沒有逃過來的生物、想著斯芬克斯對我們的影響──很奇妙地,其實沒有什麼影響,至少到現在都沒聽說過斯芬克斯破壞生態或著妨害人類生存的消息。
是因為地球夠大,所以足以容納一個新物種數萬名的移民呢?還是斯芬克斯比我們要守分得多了,所以才被允許在地球上生存呢?我們有沒有比這些異鄉客,對地球更有好處?

不管結論怎樣,我們還是得繼續生活下去就是了。

10 史前龍蝦 ◆spcA7/clYI [ 2007/08/31(Fri) 23:38 ID:/KvArBis ]
雖然腦內自動合成你說的史芬克斯的樣子。
但我卻自動迴避了人面貓‥‥
而是除了頭部以下都長滿毛,而且還有貓掌跟貓腳。
嗯…還有翅膀‥‥
只是,髮型我都無法擺脫埃及式的西瓜皮阿‥‥

11 mai [ 2007/09/01(Sat) 00:38 ID:DbCCjBVI ]
很好想像啊
貓娘 XD

12 GAWEIN [ 2007/09/01(Sat) 12:27 ID:vSXutUJU ]
http://komica38.dreamhosters.com/3d/futaba.php?res=48916
試著畫了一下,大概長這樣子^^

13 史前龍蝦 ◆spcA7/clYI [ 2007/09/01(Sat) 21:05 ID:XAuIAnJo ]
我想問一下,你設定的史分克斯的身體是比較偏向人類還是貓?
還有,可不可以站立?
(我就是祇會關心這件事而已,好糟啊我‥‥)

14 GAWEIN [ 2007/09/01(Sat) 23:14 ID:vSXutUJU ]
唔、如圖所見,體型與尺寸上比較偏向貓,而頭部的構造上與人幾乎相同,所以可以說人類的語言。
智力也與人類相似,年紀大些的就可以流暢地與人類交談。
我記得在寵物節目上也看過用兩隻後腳站立的貓啊^_^

15 史前龍蝦 ◆spcA7/clYI [ 2007/09/02(Sun) 00:12 ID:iUh2UZjI ]
看了一下你畫的史芬克斯之後,小雪帶給我傲嬌的感覺…(因為大小姐嗎?)
不過還是很難接受‥‥(萌不起來,真的…)
除了蘇菲、小雪、美美跟小銀(想到某自然捲XD)性別比較確定以外,信天翁跟阿準的設定都是雄性嗎?
因為都是“牠”,而不是“他”或“她”。
(我又想再糟一次了嗎!?)

16 GAWEIN [ 2007/09/02(Sun) 11:26 ID:EbLZEDT. ]
啊,其實只有小銀是雄性,因為我常常只考慮女性角色......= =;;;
還是萌不起來嗎?啊哈哈...那我得多加油研究了^_^;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