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殺人的意味第一話~不具殺意的殺人

1 水彥 [ 2006/06/05(Mon) 03:47 ]
『他和普通的殺人狂不一樣。』這是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感覺。

我開始認識他,是在國二那年。雖然一年級就開始同班,但由於他沈默寡言不喜歡和大家玩在一塊,所以我幾乎沒機會和他說話。但是在升上國二的那個暑假,我卻目睹了他殺人的現場。

我所住的地方說實在並不是相當寧靜,輟學生與單親家庭讓許多小孩平日就會在街上閒晃,成日在騎樓下喝酒賭博的大人也不少。再加上最近幾年增加的外勞,這附近並不是什麼讓人安心的居住環境。那個炎熱的下午,由於家裡悶熱的很,我索性決定到附近的廢工地隨便逛逛,反正破爛生鏽的鐵皮屋頂會遮住陽光,剝落的工廠外牆也會吹進偶然的自然風,再加上有許多建築廢材可以供我破壞發洩,也不失為一個打發無聊的好去處。(更重要的是我沒錢)

就在剛踏進工廠時,我聽到了一些聲響與爭吵。

(那些混混連這麼無聊的地方也要跟我搶嗎?)

正當心裡因為只屬於自己的秘密場所不再秘密而不悅時,突然從工廠的深處傳來一聲巨響與叫聲。



『碰!!』



短暫的一秒間我停下了腳步。但是之後卻又自然地因為好奇而前進。與其說不害怕,倒不如說國中生哪知道害怕是什麼東西。逐漸往前走的我,看到的是同班同學的他,一個倒臥在地上的小混混,看起來好像約有十七八歲吧,和一個窩在角落衣衫不整不停發抖的國中女生,雖然制服是我們學校的,但我對他沒啥印象,應該是別的班級或年級的吧。

『來幫我一下吧。』丟下了看起來剛剛隨手從地上撿起的沾上了血跡的鐵棍,他的第一句話和鐵棍在地上發出的『匡啷匡啷』的聲音聽起來相當搭調。


『嗯。』


這廢工地真的什麼都有。託在這找到的兩隻鐵鍬的福,我跟他只花了不到三十分鐘就挖好了一個可以把那個混混埋入地下大約一公尺的洞。把他丟下去之後再用些廢料把洞遮住,總共花不到一個小時。不過這時我才發現,那女孩好像已經跑掉了。

『謝謝妳幫忙。』他的第二句話,讓我發現他的聲音比同年紀的女生還要悅耳許多,雖然不至於娘娘腔,但卻清澈地讓我覺得他可以去唱歌劇。不過更令我驚訝的是,他說話時看著我的眼神,美麗到讓我懷疑他的性別。

『還好啦,反正我很閒。』

『妳…很奇怪。』這是他的第三句話,也是對我的第一句評語。

『會嗎?我自認是個很普通的人呢。』

『我不會叫我覺得普通的人幫我這種忙的。』

『這麼說也有道理,話說回來,那傢伙是誰?』

『…我不認識。』

『是喔。』雖然我大概知道在土裡的那傢伙對那女生可能要作什麼而被阻止了,但我還是不懂他為什麼要殺掉一個不認識的人。『那你認識那個女生嗎?』我想這可能是他出手的理由吧。

『也不認識。』他丟下鐵鍬,往一旁的廢料堆上坐下,不,應該說他正坐在那個墳墓之上。但他的聲音依然那麼悅耳。

『……那你要殺掉我嗎?』我實在不曉得要問什麼了。


『!』他平穩的表情突然有了變化,從屋頂破洞注視著蔚藍天空的眼睛也突然移到我臉上。『要是妳那麼覺得的話,剛才就不會幫我忙而直接逃跑了吧。』嘴角微微上揚,他笑著對我這麼說。

『被你看穿了呢。』

『反正那種廢物活著也沒用,只是找個機會回收掉他而已。』

『這種道理我是知道,不過會真的去作的人根本沒有吧。』

『好空虛啊……』

『啊?』

『感覺好像作了好事,又沒什麼實際的感覺。』

『這……不會是你第一次殺人吧?』

『我看起來很熟練嗎?』

『不…也不是那麼說,只是覺得你冷靜的太過份了。所以會這麼覺得。』

『冷靜…我看起來像那樣嗎?其實我現在很疑惑呢。』

『疑惑什麼?』我一邊拿手上的鐵鍬亂揮亂敲,一邊跟繼續注視著天空的他聊天。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才疑惑啊。』

『你真是任性啊。』

『好久沒人這麼說我了。呵呵。』

『學校很無聊嗎?』

『是啊,妳也這麼覺得吧。』

『嗯,不過也不只學校,應該說活著本身還蠻無聊的。』

『的確如此,不過…』

『不過?』

『回收還蠻有趣的。比想像中還有趣。』

『哈哈,你把剛才的事稱作回收才有趣咧。』

『是這樣嗎?』

『嗯嗯。』

『我感覺好像被誇獎了,謝謝啦。』

『不會啦,我也覺得很新鮮,能經驗這種事情。話說回來,剛才那個女孩跑了不要緊嗎?』雖然跟他說話很有趣,但還是得考慮些實際的事情。

『應該吧,這種事說出去也沒啥意思。』

『說的也是。可能不用擔心吧,更何況你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應該不至於這麼忘恩負義吧。』

『我倒沒考慮這麼多,妳說的還蠻有道理的。』

『哈哈!是嗎?不是我自誇,我還蠻擅長分析事情的喔。』

『是這樣嗎?哈哈哈!』

『…明天是返校日對吧?你會去學校嗎?』

『會啊,雖然很無聊,不過反正哪裡都一樣無聊。妳總不會以為我是成天守在這等那種事件的人吧?』

『怎麼可能?我可不是笨蛋…啊!糟糕!!』

『什麼事?!』

『明天要交的作業我都還沒動啊!』

『噗!哈哈哈!是誰說自己不是笨蛋的啊?』

『少廢話!我只是忘記而已,真要寫的話對我來說是小意思而已。』

『可是就算簡單,也要花不少時間吧?』他又笑了,這次的笑容更像是個普通的國中生,雖然他是個坐在墳墓上的國中生。

『…看來只能熬夜了。』正如他所說,那些作業雖然簡單到無聊的地步,但是還是得花不少時間。

『拿作業來我家吧,妳應該沒有那種絕對不抄別人作業的精神潔癖吧?用抄的話三個小時內應該能解決。』

『我才在擔心你會不會有絕對不把作業借給別人抄的潔癖呢?那來我家等一下吧,等我拿了作業就去載你去你家。』

『載?腳踏車?』

『當然是機車啊!你以為我這弱女子有力氣騎腳踏車載你嗎?』我丟下手上的鐵鍬,慢慢往工廠外的方向走。

『…真好,抄完作業後教我騎吧!我很久以前就想學了。』終於從墳墓上起身的他,輕快地走到我的旁邊跟上我。

『很久以前?多久?』

『幼稚園吧…』

『聽起來像是認真的…』

『我是認真的啊!?』

『嗯嗯,我知道。我很擅長分辨對方是不是說謊的喔。』

『妳擅長的事情還真多啊。如果記憶力也擅長就好了,妳就不會忘記作業了。』他露出出乎意外奸詐的表情。

『有得必有失嘛,哈哈。』

『哈哈,說的也是。』



第一次與他相遇的狀況大概就是這樣,說真的也挺普通的,並不是什麼值得寫出來分享的事情,今天也只是心血來潮隨便寫好玩的。

『吃飯了喔~~』老公的聲音從廚房傳來,看來晚餐好像準備好了。

『喔~我馬上好。』好啦,今天就先寫到這裡,下次有機會我再跟大家分享一些我跟老公年輕時的事情,敬請期待啦。掰掰 \~/!


----------------------------------------存檔終了-------------------------------------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的短篇作品,設定上自己是覺得還挺好往下發揮的,雖然用了殺人的題材,但並不打算用太沈重的角度去寫,如果大家能給予意見及指教,我會非常感謝的。歡迎大家用MSN或MAIL給予任何建議喔(單純想聊天也行啦XD)

作者:水彥
MSN&E-MAIL:[email protected]
個人BLOG:http://www.wretch.cc/blog/edward0126


2 銀秣 [ 2006/06/06(Tue) 19:39 ]
廷有趣,不過對話太多,而且有時會分不清楚是甚麼人在說w
雖然我也不見得好O....TL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