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殺人的意味第二話 死、無意義

1 水彥 [ 2006/06/07(Wed) 01:58 ]
殺人的意味

----------------------------------------開啟舊檔-------------------------------------
第二話 死、無意義

『怎麼又殺人了咧?』只是國中生的我們,最常煩惱我們的卻是這種問題。


雖然要解釋的事情很多,但我還是先從『為何我會用”我們”來稱呼我們?』

聽起來很像文不對題,但是對正值青春期的國中生來說可是很重要的問題喔。沒錯!認識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兩個就在一起了;當然不像普通國中生一樣,我們並不會用老公老婆之類噁心到吐血的稱呼,只是很普通地會一起吃便當、一起看電影、一起逛街、一起準備考試、一起殺人……

等一下等一下,我想剛才一定有人誤會了,我和他並不是成天拿著狼牙棒&死光槍在街上亂逛尋找抹殺對象,那種畫面連我自己都不能想像。只是單純地巧合加上偶然,當我們兩人在一起時,就會遇到一些事情……雖然並非出自本意,但是結果都會落到『回收』收場。


自從那次在廢工廠遇到之後,我們兩個就越走越近,也不是因為一見鍾情(要是那樣連我自己都想笑),只是雙方都覺得『在這無聊的世上能遇到他(她)還蠻不錯的』,所以不知不覺地無聊時就會找對方聊天。偏偏無聊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妳最近跟心走的很近嘛~』這是班上某些喜歡他的人偶爾會對我說的老套台詞,不禁讓人嘆氣現代小孩的創意之差。附帶一提,心是他的名字。

這時我往教室右側靠窗的他的座位方向看過去,只看到心用手撐著下巴面無表情看著外面天空,絲毫沒有跟他人打交道的企圖。

『走吧,到屋頂去吃便當』不過到了中午用餐時間,他就會主動來邀我,甚至還會先幫我買好我喜歡的草莓牛奶和他自己的可樂,感覺有種遠勝過同年紀男生的體貼,這時我就會忘記那些女生的閒言閒語。

『天氣有點陰陰的……』他邊吃邊說,邊看著天空飄著的細雨。

『你很喜歡吧?這樣的天氣。』跟他並肩靠在屋頂的牆邊,我也被他感染了看天空的習慣。

『都被妳看穿了呢~妳該不會要說妳很擅長看穿別人吧?』

『一半一半啦,主要是因為我也喜歡,所以希望你也喜歡。』

『………』聽到我的回答,他臉紅了。雖然我知道我這樣講他自然會有這種反應,但是看他這樣,我也突然覺得臉上熱了起來。


不過在教室裡我們並不常說話,總覺得場合不太適合。吵雜的打鬧聲,周圍的眼光,多餘平庸的人事物讓心情變的很混濁。

但是跟他獨處時,感覺自己也可以變的很『透明』,這種形容詞很少用,也許大家不太能明白,但是這是我想到最貼切的形容。好像自己可以彷彿泡在溫暖舒服的半透明液體中體會這個世界,但卻不會被紛紛擾擾所污染自己的靈魂。



『這裡的灰塵真多啊~』正在禮堂後面的倉庫的心,一邊用手指在佈滿灰塵的鏡子上寫字一邊說著。

『沒辦法,這種不通風的地方又幾乎沒人想整理,自然就會變成這樣。』

『妳真的很擅長分析呢~呵呵』

『不,這只是因為我很擅長建築通風的物理環境理論。』我笑著為了反駁而反駁,而心聽了我的反駁也笑了,笑容純真地讓人連想不到他曾殺了人。


雖然已經放學了,但是不想跟著混亂的人潮一起行動的我們,決定在學校裡大冒險。但是在我們走向禮堂時,似乎被那個對我叫囂但我卻記不得名字的女生看到了,而她那時表情扭曲的程度讓我聯想到昨天看的綜藝節目裡愚蠢的二流諧星。


『你們兩個很開心嘛,該不會是想作些什麼才一起打掃這裡的吧?』

突然傳來的聲音,依舊充滿醜陋和無趣,並且缺乏創意。

『……』『……』無言以對是我們當下唯一的反應,畢竟我和心才十四歲,不像社會上的大人學會許多面對不喜歡的人還能適當應對的方法。

『什麼嘛那種眼神!連你們也當我是垃圾嗎?』

『抱歉,我沒那種意思。但可以請妳別那麼歇斯底里嗎?』

『歇斯底里?當妳喜歡了一年的男生突然被搶走我看妳還能不能不歇斯底里?明明我比較喜歡他,為什麼突然冒出妳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如果沒有妳的話…如果沒有妳…』說著說著,她的眼神根本也不在我身上了,好像跟空氣中漂浮的灰塵一樣混濁,抓不到焦點。

『所以三週前突然不來學校的那個女生也是妳搞的?』

『!?』聽到心突然的發言,我嚇了一跳。的確班上有個女生三週前開始就都沒來學校…『那個是妳…?』

『是啊!不愧是我最愛的心!我私底下為你作的一切全都看在眼底。沒錯!那種女生根本配不上你,我只是稍微讓他知難而退而用了點手段,誰知道會搞到得去看精神科的程度,真是沒用的傢伙啊!』

『是嗎?』心冷冷地回答,並沒有因為對方又長又臭的發言而動搖或激動,比較像是正在對眼前的她作評價。

『我想你也覺得這個女人很煩吧?我馬上就解決她,等我一下喔,心。』才剛說完,她就突然朝我衝了過來。

『呃!』我還看不清楚是什麼,頭上立刻就是一陣痛楚。往一旁倒下的我隱約只看到類似鐵器所反射的光芒,在滿是灰塵的房裡,我突然覺得那光很美。

『可惡!揮歪了!』說著,她又準備舉起手揮下第二擊。

『殺了她也沒用的。我根本不喜歡妳。』

『!!』鐵器突然停在空中,反射的光也變的很呆板無趣。

『應該說我對廢材沒啥興趣,不是妳的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啊啊哈啊』她的笑聲變的斷斷續續,跟我家那台買了三年開始跳針的音響一模一樣。



光再次閃動,但一瞬間就沒入了身體裡,並被染滿了紅色。



『……是啊,心你說的沒錯,我只是個廢物……』倒在地上的她,就這樣慢慢地失去意識,留下這最後的一句話,聽起來卻安穩悅耳地感覺不出跟剛才那些潑婦罵街的台詞是出自同一個人嘴裡。

被心扶起的我,感到非常疑惑,上次在工廠裡心剛殺人後所說的『我不知道我在疑惑什麼』的意義,我好像懂了。

『去保健室擦個藥吧,雖然應該只是擦傷;我想保健室應該還開著。』

『她怎麼辦?就這麼丟在這嗎?』

『反正我們沒動手,應該不用藏屍體,等個幾天大家找不到她開始找或者明天打掃的人有進來應該就會發現了。特地去說反而麻煩。』

『你腦筋動的真快,竟然跟我的答案一樣,呵呵』

『別說話了,雖然應該只是被她的手打到,但還是會痛吧?』

『我很擅長忍痛的,別看我這樣。』

『噗!妳還有力氣開玩笑啊,算我輸給妳了,哈哈!』就這樣扶著有心情開玩笑沒力氣走路的我,心又露出他那開朗的笑容。



隔天,打掃禮堂的別班同學發現了屍體,造成了不小的騷動,不過聽說當老師們聯絡她父母時,發現她父親早就死了,而母親兩年前就不見人影,留下來的她似乎是靠威脅偷竊的錢過活。

又過了一週,那個拒絕上學的女生又出現在班上,不過當同學問她知不知道自殺事件時,她露出的笑容嚇到了許多人。


至於我則可能是事件中最可憐的人,被敲到的地方雖然沒什麼,卻讓我頭痛了一整個禮拜,沒辦法專心唸書讓我拿到了三張只有七十分的考卷,還得因為心這三科都考贏我而必須請他喝三瓶飲料。

『你為什麼那麼愛喝碳酸飲料啊?不健康又容易胖,跟我一樣喝牛奶不是很好嗎?可以預防骨骼疏鬆又能長高,還能避免脾氣暴躁。』

『我長到173已經夠了,所以要攝取碳酸飲料破壞吸收的鈣質,避免繼續長高,而且思考非常耗費熱量,不喝這種東西反而會瘦的過份。』

『……我第一次聽到你這麼有想法,我還以為你都是腦袋空空不知道在想啥呢!』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

『很擅長食物營養學的!』
『很擅長食物營養學的喔!』

『不要學我!!』
『不要學我!!』


一個喝著碳酸飲料的少年,和一個喝著草莓牛奶的少女,就這樣靠在屋頂的牆邊,看著晴朗無雲到有點無聊的天空大聲嘻笑。



『明天早上吃法國土司配牛奶好嗎?』心從背後輕輕地抱著我,一邊輕聲在我耳邊用溫柔的口吻騷著我的耳朵。這傢伙很喜歡趁我在用電腦時這樣嚇我。

『不要,我要吃大阪燒加養樂多咖啡……』明明知道我的耳朵是弱點還老是這樣,心有時害羞求愛的方式真是讓人懷疑他真的已經是我老公嗎?都二十九歲的男人了還像個天真的少年,雖然我也最喜歡他這點,呵呵。

被他這麼一鬧,我也寫不下去了;剛好也寫到一個段落,那就下次再見啦,各位。

----------------------------------------存檔終了-------------------------------------


第二篇在寫時依然在調整這故事的感覺,有許多自己也很疑惑的地方,但希望大家還是能看的高興喔~

要是看了喜歡或有任何意見,依然歡迎指教或單純找我聊天都可喔~

作者:水彥
MSN&E-MAIL:[email protected]
個人BLOG:http://www.wretch.cc/blog/edward0126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