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游泳

1 名無しさん [ 2006/08/19(Sat) 00:20 ]
毫無疑問,我對於鋼琴是懷著深深的恐懼,每一次當指頭觸摸琴鍵的時候,都會有著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細微震動

惶恐和不安也隨之震動進入我的心,當彈奏練習完畢的時候,我往往已經筋疲力盡,就像在大海飄流多日,終於隨著波浪被沖上陸地的狼狽遇難者,這時候不要說點一支安慰的香煙,連思考也沒有殘餘足夠的氣力了

在音樂的大海裏我所追求的東西比起魚群更多,白鯨無比敵更加巨大,他們都在太陽照不到的深海中沉默,不用誰來說我也知道自己的機會不多

但是這些掙扎是絕對不能停止的,在父親的鋼琴行中我看過有不少人,既有天份也願意努力,但在到達了某個地方就滿足了,想暫時先投身於其他事物作為休假
彈給外行人聽沒有一個會不拍手掌,不嚴厲的琴師也絕對不會說差勁,想暫時先投身於其他事物作為休假

像是這種人可以再前進也只是極為有限的距離,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再次作出突破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我也只可以日復日地自動跳入大海掙扎一番

很遺憾地,我完全沒有在這種地獄一般的生活逃走的機會,因為就正如我深深地恐懼著鋼琴一樣,對於鋼琴無法以道理說明的喜愛也根植在我心中,對於無視一切,以鋼琴為中心的生活正是我自己所選擇的

比起疲倦來,那永遠找尋不到的絕望感最是令我痛苦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