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寒蟬,我泣鳴!

1 囧上青天 [ 2006/08/24(Thu) 01:56 ]




片頭:秋色中的陰暗時分
蕭瑟中,輓歌再起。
一種風華,奏起我流式的狂濤。
夜晚的星空,強自譜曲。
那是單單望著,就會閃了閃...幾星淚光。
危厄中,少女的貝齒撕咬著少年的脖頸...滾滾流淌的黑色血漿。
夜晚的風不吹拂,濃膩的夜空不哭。
過黯淡的瞳孔滿佈淚光,過寂寞的思緒焚燒愁腸。
唧...唧...唧...唧...
無限壞軌的青春,又到了寒蟬泣鳴之時...
我想,夢運正在惡搞我們!
所以,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不係人人都可以拿Aice==================
PM4:25
唧...唧...唧...唧...
秋蟬泣鳴,映上阿達如臨大敵的神色!?
5........
4......
3....
2...
1..
完成!
機體配件,修飾OK!塗裝,OK!粘著,OK!
強化配件,搭載完畢。
「總算是完成了,特裝型畜達.改。」
「著裝!」只見阿達一喊,從背著書包穿著校服變成紅色的賽車服+紅色長角的安全帽+紅色的球鞋On紅色的小綿羊。
沒錯,迎著風伴著日追加寒蟬的搖滾式淒鳴,油門一加的阿達正要北上去找阿伯。
毫無意外的,最近因為一些特殊的事情,除了海拔最高學府的學生外所有的學生都無意外的賺到了長達三個月的假期。而這三個月,便是給文化學生的期限...動輒影響全台的...神秘事件。
所以阿伯廣發請帖,召集了昔日的隊友,一同爭戰!
但是,人生就是開始與結束的過程中永遠不缺乏意外。
白衣、白袍、他打赤腳,一個弔詭人影跑過阿達前方的彎道並且跌落...山谷中。
「羅?!」正當阿達騎過彎道,一陣熟悉感襲來。
不無意外,那正是剛從聯邦精神病院脫逃的,羅很大。
「阿達?你要去哪?」剛跌落山谷的羅站在路旁,那是宛若怪物般的裝甲與機動力,聯邦的精神病患真的是怪物呀。
但真正令人驚愕之處是,雙手被精神病患專用長袍綁縛住的羅是怎麼從谷中上來?對於常人肯定不可能,但羅來自聯邦,亦是中傳說的白色惡魔,更也是從冷戰之後便被封鎖的泛用型人型兵器,所以一點也不意外。
「到陽明山找阿伯,你也一起來~~~~~吧。」話未說完時,油門猛烈一催,電射而出,空餘一聲尾音。
「幹!最好是有那麼快啦,50cc的小綿羊只要全紅加角就能當150飆呀?」雖說抱怨歸抱怨,但是身為聯邦的病患,被稱『白色惡魔』的羅很大也並非名不符實。
「態勢,重整。Run!」羅彎身一衝,奔馳。
紅與白的姿影,在東部的山路上拖曳出一條巨龍,卻怎麼看都像精蟲?
饒兩位異類再強悍,趕到陽明山上業已天色昏黃。
古道,阿伯的姿影面對夕陽凝立,並在剛趕來的羅和達面前拖出長長一影,氣勢非常!!
八風吹不動、黃昏映春秋,阿伯的背影更顯寬闊,無盡的王者氣勢...
被茶用一句話完全破壞...殆盡。
「囧伯,又在Run皮了呀!?」沒錯,迎著黃昏Run著囧皮一像是阿伯的習慣。
瞧那囧伯的一波波驚濤駭量,那是一次次醞釀等待爆發的深深絕望.....60年,一個春秋,與右手度過。
=========高義,你他媽雜碎。========
片尾:我倆沒有明天。
下集預告:珊珊來遲的各位,以及在陽明山召集眾人的阿伯到底要做什麼!?一連串的詭異與陰謀,海拔最高的大戰就要開始...
下集,『寒蟬,我泣鳴!』〈2〉黃昏的囧伯之章€第二節‧染血的紅櫻。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