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死色的猩紅 ~The dead of Scarlet

1 幻妖零 [ 2006/08/25(Fri) 13:32 ]
長文 2000多字....
未排版.....看的很累 抱歉...

黑暗 還是黑暗 這是我的內心嗎? 光芒在哪裡 找到了 那個是出口 只要出去 就沒事了 那裡有個人影 因為光芒所以我看不清楚他的正面 跟我一樣有像寶石般的翅膀 那是我自己嗎? 他跑了過來 [你是...誰?] 速度好快 [我...才是你的本身 擁有Scarlet的自己] 我的右手已經被他給截下來了 這是怎麼了 那是咲夜的聲音 不行 我不能讓它變成真正的我 可惡...意識越來越模糊了... 來不及了...

[是我出現在的太快 還是她動手的太快]手 已經穿過我的身體 那雙染血的雙手 她 為什麼要這麼做 紅色的衣服 符合她的名子 沒有眼神的雙眼 符合現在的狀況 沒有光澤的紅 [人 活人 血....]一種非常低音的呼聲 我已經沒有力氣去想發生了什麼事 她還沒停手...

[咲夜 紅茶 蛋糕!]蕾咪在客廳獨自的鬧脾氣 但是 意外的寧靜 什麼都沒有反應 當然 她最熟悉的聲音 當然也沒有任何回應 現在 除了寂靜 還是寂靜 地下室!! 命運給她的字詞 也是指引她目前要去的方向 [咲夜 你在哪裡!!] 蕾咪一邊喊著 一邊走往螺旋狀的樓梯 通往寂靜的地下室 沿途上的火燭 點燃了前面的通道 一扇巨大的木門置在眼前 [這就是起點...] 蕾咪輕輕推開了大門 一切 正式開始...

這是一個由石頭所架出來的小房間 比起地面上的紅魔館 這裡比較沒有那種[紅] 但是 現在已經被血染到一種常理之外的紅 [怎麼樣 猩紅的惡魔] 這句話 雖然小聲 但是卻可以把蕾咪的視線給拉過去 那是芙蘭 她的手上...[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蕾咪大喊 那手上 是咲夜的頭顱 芙蘭用它的舌頭 舔著那個頭顱 血還流著 用另外一隻手 指著後方 那個 是一個只有上半身的軀體 被釘在牆上 很明顯 是胸口的長釘將整個軀體給支撐起 那個已被血染的女僕裝 已經殘破不堪 [這是噩夢吧...] 蕾咪用手遮住她的臉 從手指中的隙縫 看著芙蘭的臉 [我可以跟你說 不是]依然小聲的聲音 已成定局 頭驢 還握在他手上...

[呦 今天真是稀奇啊 大家都在]鴨天狗文文 座在香霖堂的窗口 香霖堂的空間本來就不大了 今天除了文文之外 靈夢跟魔里沙也在 [你這個三流記者來這邊做什麼 難道又要寫什麼假新聞嗎?]魔里沙的口氣顯的不悅 靈夢則是繼續喝著她的麥茶 香霖則是連理都沒理 背著他們看他的報紙 [我是來這邊送消息的]文文說著 便從他的小背包中拿出一小張的照片 很清楚 是用偷拍的 [今天 發生了件大事...] 那是個地窖的照片 文文的相機 可以吸收彈幕 這也代表 這台相機能拍出常識外的東西 很清楚 照片中有個紅色影子 雖然看不出是誰 但是他手中的東西很清楚 是個人頭 [...]魔里沙的表情 是種無法言喻的表情 他將照片放在桌上 [那是 咲夜的人頭...]靈夢顫抖的說著 [要去幫嗎?] 文文說著 [這種狀況虧你還笑的出來]靈夢拍了桌子喊著 桌上的茶杯因為拍了桌子而搖晃 香霖轉頭正視著那張照片[這算是制裁嗎?]這句耐人尋味的言語 從香霖的嘴中吐出 轉身 回去翻他那份報紙 那是一個已經整個黃掉的報紙 上面 淨是些看不懂的文字 只知道 標題是寫著[The Whitechapel murders] 魔里沙拿起掃把 [要就快吧...] 黑白及紅白 離開了香霖堂 [你覺得這件事情之後會怎麼樣]文文問著香霖 [世事難料吧...]香霖依然沒有轉頭 視線還是放在那份報紙上面 [看報紙也不看我寫的報紙...]文文牢騷的說著 說完 便離開了香霖堂 又回到沒有人的寧靜...

紅魔館 湖邊的豪宅 深紅 就是它唯一的顏色 [恋符「マスタースパーク」]一陣光束 破壞了紅魔館的大門 但是異常的 沒有人來阻止 [我們這樣算是非法入侵吧...]靈夢拉著摩理沙的袖子說著 [救人 已經不管那麼多了]進入了紅魔館 大的令人發寒 魔里沙只記得往圖書館的方向 卻完全不知道往照片上的地窖的方向 [往這裡] 靈夢異常冷靜得說著 手指著一個不起眼的樓梯間 石階 石壁 上面有照明的燭火之外 什麼都沒有 有火 卻是一種反向的寒意 面前 就是大門 [要推開了喔..]魔里沙點頭對靈夢表示個同意 推開了大門 紅色的世界...

那些 都是事實 不能改變的事實 紅色的彈幕襲擊過來 靈夢卻整個已經呆滯在那 魔里沙快速的將靈夢抱住 靈夢跌在地上 正因如此 躲過了紅色的彈幕 [你們來做什麼] 蕾咪對著紅白他們斥吼 但是 身上卻略有傷在 [來救她...]魔里沙的眼睛 飄到地上的身軀 那個 只有半個身軀的身體 [唉呀 多來了兩個人類...]芙蘭說著 這聲音 刻意的拉高 更讓蕾咪顯的不滿[活命 就不要動手]蕾咪用它的手指著抱住魔里沙的靈夢 紅色的指甲更顯的有威脅性 [為什麼!!]靈夢似乎回神了 他喊出了這句話 但是 卻沒得到什麼好的回應 [兩人的戰爭 就只要兩人來結束就好了] 戰鬥 繼續

[咲夜... 為什麼你要殺咲夜!]蕾咪這句話 用了很大的力氣 回音充滿了整個地窖 [魔符「全世界ナイトメア」]一連串紅色的苦無型彈幕朝著芙蘭飛去[殺人? 才就是我們擁有 Scarlet所要做的事情 禁忌「禁じられた遊び」]四個十字型的迴旋標 把飛過來的刃器給全數打消 蕾咪快速的躲過 刃器從蕾咪的臉頰旁劃過了一道 瞬即流出血來 [我的目標 可不是你呢]後面的靈夢及魔里沙 才被視為是真正的目標 [宝符「陰陽宝玉」] 靈夢拿起符卡 兩顆陰陽玉 檔下了迴旋標 [這個東西... 是不滅的] 紅色的光點 又再伸出刃部 時間彷彿靜止了...靈夢知道 他有可能躲不過這個攻擊 更不用提在後面的魔里沙[不要給我太礙事!! 神槍「Spear of Gungnir」]時間繼續走動...紅色的長刃 掃開了那些紅色的光點 [真是卑鄙啊...]蕾咪獨自的唸著 [刃型武器啊...禁忌「レーヴァテイン」]原本芙蘭手上的長杖 變成了一把紅色的炎槍 衝向蕾咪 [近距離 我可是不會輸的] 紅色的光影 空中不飄閃 因為這樣 地窖顯的異常明亮 魔里沙用帽子遮住半臉[為什麼 我們什麼都不能做...] 靈夢看著已經掉落在地上的咲夜的人頭 靜了幾秒 [Scarlet...Scarlet...為什麼擁有Scarlet這名子的就要不斷的殺人!!] 再這地窖 這是它第二次的吶喊 意外的 奏效了...

那雙眼睛 不再只是無機質的血紅 那把炎槍消失了 一切 因該都要結束了吧 這些 都只是幻想 蕾咪手上的長槍 因為沒有了抵擋 直接朝芙蘭刺去 血 流了出來[姊姊 結束了吧...]一切 都過的太快 今天 以經做了兩次的惡夢 我該醒了吧... 芙蘭的身體從空中掉了下來 蕾咪低下了頭 [嘻...我們都是身為Scarlet啊]不知是哭還是笑 蕾咪流出了眼淚 [這些 只要修正命運就好了嘛] 蕾咪突然大笑了起來 [結束了嗎?]靈夢將嘴巴靠在魔里沙的耳朵旁邊 小小聲的問到 [因該是吧...]把帽子扶正 成了魔里沙最近的必要動作 [還是請你們回去吧 等到結束之後 我會在招待你們的]蕾咪露出大小姐的口氣 用手逝去臉上的淚珠 他將芙蘭抱起 走向那個被釘上只有上半身的軀體旁...結束了 一切都結束了...

[過去的事情 就是過去了 不想被人探討 也就是這原因吧 [她]因該也是這樣子活下去吧 即使是被覆上這個名子 也不一定要照著[宿命] 那我又在追求什麼...]香霖堂 如此的平靜 霖之助小聲的說到 望著窗外 天空還是一樣蔚藍 風吹著報紙在旁邊飄動[隨風去吧~]香霖把報紙放在窗口 風把那份報紙吹的非常遠 消失於眼前 那份 是外部世界的報紙 1888 .....

回程路上[命運可以被改變嗎?]靈夢又問了魔里沙 [一個不定數 當然可以啦]魔里沙這句話 露出的卻是一個苦笑 [已經死的人 有辦法嗎...?] 魔里沙沒有答話 風 輕輕吹過了幻想鄉 [我相信是可以的] 靈夢露出一點微笑...


http://user.gamer.com.tw/queryUser.php?uid=joe0800

幫朋友寫的 其實只是在寫某種意境
這是寫給你的 也寫給不想被過去 宿命 給束縛的人

就這樣了 第一次寫這種東西 文筆還是很生疏....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