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Original Mission X 第二話 記者

1 rottendevil [ 2006/09/02(Sat) 23:16 ]
放在自己blog上的短篇第二彈,希望各位能評一評
有批評才有進步啊!
==


Original Mission X 第二話 記者



  墨爾芬出身的尋根者(探索歷史之人),操縱風的少年──颺、
  他的姊姊,因為一次事故而無法靠雙腿行走的女士──旒,
  以及與旒有段淵源,性格爽朗的拳擊少女──鳩,
  三人尋找古代遺跡的旅程,來到了名為納維亞(NAWIAT)的城市。


  「我們三個來這裡的目的是調查『記憶之窟』,請你批準。」
  颺進入納維亞城的辦事處後便開門見山地說話,官員也很乾脆地批準了。
  只是,批准文件下來並不代表可以立即展開調查;傳說「記憶之窟」位於納維亞城的地底,但納維亞經過多次的開發、建設,幾乎整片大地也給高樓大廈覆蓋,而且全城占地極廣,想翻遍也不知要耗多少時間。

  回到旅館,颺、旒、鳩三人商討對策,他們將目前已知的情報再整理一遍。
  納維亞是艾斯蘭得島上開發度最高的城市之一,科技程度也比一般村落高出許多;
  這裡沒有神之雕塑,高難度的活動幾乎都依靠機械幫助;
  全城最大的特色是蓬勃發展的新聞業,街上處處可見播放著新聞的大型螢幕。

  「蓬勃發展的新聞業?」
  鳩好像想到了什麼。
  「既然這個城市的新聞業這麼發達,總有介紹『記憶之窟』的節目吧?」
  說得有理,儘管『記憶之窟』是不知幾千幾萬年的東西,對未見過的人來說永遠也是「新」聞,既然納維亞的新聞業這麼發達,怎麼可能沒有任何資料。
  事不宜遲,鳩立刻前往納維亞新聞資料庫──那是博物館般的設施,分門別類地收藏了從古至今的新聞資料──,旒叫颺跟她一起去,以備不時之需。

  兩人不久後到了資料庫的查詢室,鳩很快地坐至一台電腦前方。
  科技的進步讓搜索資料的方式更加方便,只要在搜尋引擎鍵入幾個字眼,便有相關資訊可以瀏覽。
  「那麼,」在表單內打上『記憶之窟』四字後,「ENTER吧!」鳩邊喊邊用拳敲下輸入鈕。

  螢幕上出現「SEARCHING」的字樣,令人期待的結果是…!


  「NO DATA」


  「怎麼可能!?」
  突如其來的三個字讓鳩大驚失色,差點連下巴也要掉下來。
  一旁的颺冷笑了一聲,還說了「笨蛋」二字,這個舉動點燃了鳩的怒火。
  怎麼能夠被颺瞧不起,不可以,不可以呀!

  「遺跡」 「NO DATA」
  「歷史」 「NO DATA」
  「洞窟」 「NO DATA」
  「記憶」 「NO DATA」

  「NO DATA」
  「NO DATA」
  「NO DATA」

  不斷鍵入新關鍵字,不斷的「NO DATA」,鳩恨不得砸爛這台電腦。
  「怎麼會這樣?這裡的新聞業不是很發達嗎…?」
  充滿不甘心的淚珠,從鳩的臉頰流下。
  「如果『記憶之窟』已經被別人介紹過,哪輪得到我們來探查啊?」
  「咦?」
  一語驚醒夢中人。
  「你為什麼不早說?」
  「妳又沒問。」
  鳩的身邊彷彿飄過一陣冷風。
  而這陣冷風馬上就被一股熱浪褪去,
  一班人霎時闖進查詢室,將颺與鳩團團包圍,原本就已狹小的空間此時給擠得水洩不通。
  「記者現在位於納維亞資料庫查詢室,行蹤可疑的那對男女就在這裡!現在即將開始訪問…」
  同樣的一句話由數人同時喊出,不知是在報導還是在叫囂。
  採訪記者們宛如身經百戰的騎士,手持的麥克風如長矛,瞬間刺至颺與鳩的面前。
  「來,請兩位說幾句話吧,嗯…首先,你們兩個看來年紀相彷,又在這裡獨處,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呢?」

  「這群人是妳叫來的嗎,鳩?」
  「怎麼可能!」
  「那就怪了,這裡應該沒人認識我們,又怎會掌握我們的行蹤?」
  「天曉得,搞不好是旒大姊講的咧~」
  「嗯…反正我們留在這裡也沒什麼意義,先出去再說吧。」

  「不好意思,我們沒有接受採訪的打算。」
  颺禮貌地對記者們説道。
  「別這麼說嘛,講幾句話就好,請問你們…」
  記者們的回話讓颺出乎意料。
  「…不好意思,我們真的沒有接受採訪的打算。」
  颺特別強調「真的沒有」四個字,語氣也稍微加重了。他又補上一句:「請各位借個過,我們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就像語言不通似地,沒有半個記者退開,箭矢般的麥克風反而靠得更近。
  這種態度已足夠讓颺理智斷線。
  
  從剛才到現在,颺與鳩所說的每句話都被麥克風收入,兩人的一舉一動更被LIVE連線播放。
  街上電視牆與家中電視機的觀眾此刻見到颺握住雙拳,雙臂交叉於胸前…
  「喝呀!」
  氣勢萬鈞的一聲喊出,颺的雙臂同時展開,甩出一陣硬把記者們分成左右兩群的氣流,開出一條走道。此舉與摩西分開海面異曲同工,颺對自然之力的靈活運用可見一斑。
  雖然大部份的記者都撞上牆壁或天花板,颺的力量運用就是可以讓他們幾乎毫髮無傷。
  把握良機,颺與鳩二人衝出門外,衝出納維亞資料庫,一直到資料庫脫離視線才停下來。
  有風之自然力的加持,颺與鳩以常人的三倍速度移動,相信那班記者追不上來了…


  位置轉到另一頭,一座懸崖,一座可以瞻望納維亞全景的聳高懸崖。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懸崖頂端,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的繁榮城景。
  從他身上能夠感到一股魄力,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威壓感。
  「嘿…好好享受你們最後的白天吧。」
  四下無人,也不知他是對誰說話,但從那注視納維亞的兇惡眼神來看,此話是留給納維亞的人民。
  話一說完,那人便轉身離去。
  只是一個背影,也讓人感到無比霸氣,一股大將之風,統領之風…


  納維亞MAIN STREET,擺脫了記者的颺與鳩放慢了速度,在街上悠閒地漫步。
  不知為何,行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們兩個身上,或許是受到剛才報導的影響吧?
  颺與鳩一開始對這件事毫不在意,鳩還因為感到出名的氣氛而很高興呢,但是,當他們見到街上電視牆的報導時…

  「人民信賴的新聞台,肆字母新聞頻道~」
  簡潔有力,似曾相似的SLOGAN。
  「現在為您報導不久前發生的事件,本台記者採訪行蹤可疑的一對男女時,無緣無故地遭到男方暴力襲擊,數名記者因此受傷…」
  配合著主播的敘述,螢幕播放著之前錄到的影像;不知為何,對於颺出力開路的片段不斷強調,記者未經對方同意卻硬要採訪的態度卻隻字未提。

  已經不想再看下去,平時冷靜的颺已被挑起怒火,更別說直球少女的鳩了。
  他們兩個恨不得衝去新聞台好好理論。
  不過,一股熱浪的襲來讓他們再度面臨逃亡的命運,那是已經在資料庫體驗過的熱浪。
  那群他●的記者追來了,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樣,幾乎整條街道也給他們吞噬。
  驚了!颺驚了!
  用常人的三倍速度逃到這裡不過是不久前的事,那班沒有自然之力的記者又怎會追來了?他們連交通工具都沒有呀!
  難道他們之中有強者?不,這不可能,颺感覺不到強者特有的壓迫感,只感到一群低●能傢伙的愚蠢之氣。
  麥克風和攝影機如海濤般噬來,記者們以快無絕倫的身法襲向颺與鳩…


  旅館內,旒悠閒地享受下午時光,幽雅地飲著一杯綠茶,翻閱著各種遺跡的資料。覺得累了,便躺到床上,開了電視,聽聽這個納維亞城的新聞。
  「人民信賴的新聞台,肆字母新聞頻道~」
  一開電視便聽到這段SLOGAN,看來肆字母新聞頻道是全城最大的新聞台啊。
  「本台記者正在追蹤方才的暴力鴛鴦,有SNG車和直昇機的幫助,我們更是如虎添翼。現在就來播放稍早的畫面:」
  「暴力鴛鴦?」旒好奇地坐起身子,盯著電視螢幕。
  螢幕播放著颺牽著鳩的手,在街上奔跑的影像。仔細一看,兩人的腳步都浮在半空中,應該是使用了風之自然力吧。
  「這對暴力鴛鴦在空無一人的納維亞資料庫鬼鬼祟祟,被發現的時候男方更使用暴力驅離記者,但是我們憑著追求真相的理念而努力不懈,目前正持續追蹤…」
  「他們兩個搞什麼鬼啊?」旒心裡這麼想。
  「算了,反正他們兩個也不是小孩了…」旒關上了電視,倒頭就睡。





2 rottendevil [ 2006/09/02(Sat) 23:17 ]
(續)
  颺與鳩不斷地逃,不知逃了多久,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總之是躲進了一條小巷子裡。
  「應該可以安心了吧…」
  「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啊…」
  颺與鳩都長嘆了一口氣,暫時可以放鬆了吧…
  「看來你們兩個跟我是同路人呀。」
  不屬於兩人的音色突然傳出,颺立即抽出腰後的匕首,刀緣閃電地靠上發聲者的喉嚨。
  颺身後的鳩也擺出戰鬥架勢,兩人背靠著背,避免來自其他方位的襲擊。
  「兩…兩位別這樣啊…我沒有…沒有要攻擊你們的…意思啊…」
  發聲者是一位中年男人,此時的他嚇得全身顫抖,話也講得結結巴巴。
  颺判斷這傢伙沒有什麼危險性,便把匕首收進鞘中。中年男子也鬆了口氣。
  「你是什麼人?」
  颺直接問。
  「我跟你們一樣,是被記者逼得走投無路的人。我本來是納維亞城的情報員,好不容易帶回一件重要消息,卻被記者們不斷抹黑,讓我身敗名裂,現在只能流落街頭…」
  仔細一看,男人身上的衣裝略顯破爛,身上也沾滿了塵埃。
  「那麼,你帶回來的情報是什麼呢?」
  鳩好奇地問道。
  「今天日落之後,佛卡洛城的統領會讓納維亞從艾斯蘭得上消失。」
  日落!?如果此人所言不假,一個小時後全城都會化為灰燼!
  「你確定?」
  時間不多了,颺趕緊再確認一遍。
  「百分之百確定,相關文件都在我身上,你要的話我可以給你,反正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
  此人的眼神並不像在說謊,而且以他現在的身份也沒必要說謊。
  颺開始盤算在一小時內要如何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
  「大叔,你想離開這個鬼地方嗎?」
  男人對颺的問題感到驚訝,他斬釘截鐵地答道:
  「當然想,要不是我所有的家當都被政府扣押,而且走到哪裡都會被記者圍勦的話,我早就逃出這個爛鬼城市。」
  「好,今次我便助你逃離這裡!」
  颺左手勾住鳩的右臂,右手勾住男人的左臂,運起大自然的風之力,三人周圍捲起一陣氣流。
  氣流愈來愈強,化為一道包覆住三人的旋風。
  旋風如飛龍一般在納維亞的街道上遊走,強烈的風力讓街景一片狼藉。
  颺逃離記者時一直不用這股力量便是害怕破壞納維亞的安寧,但此時已考慮不了那麼多了。
  他●的爛鬼城市,便他●的毀滅吧。
  
  旋風吹到了颺等人下榻的旅館,直接從三樓的落地窗衝進房間。
  風勢瞬間歇止,除了落地窗的玻璃碎裂之外,房內的景象完好如初。
  鳩趕緊搖醒旒,颺則在一旁整理行李,中年男人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呆站在一邊。

  花了半個小時,一切也打理好了。
  颺、鳩、旒,以及中年男人衝向地下室車庫,開門,放行李,入座,發動引擎,踩下油門,駛向城外。
  附帶一提,駕駛人是颺。
  也不管會不會撞死人,颺把油門踩到底,以最高速度衝出納維亞城,能衝多遠就衝多遠…


  廣大的城市終於脫離了四人的視線,為了預防萬一,颺盡可能地把車開得遠一點。
  四周的景色漸漸黑了,時候也該到了。
  一枚巨型導彈從高空掠過,
  不偏不倚地落在納維亞城中心,
  火光瞬間吞噬整個城市,
  以新聞業聞名的NAWIAT,不復存在。


  「載我到佛卡洛城吧,至少我在那裡還找得到工作。」
  「好的,之後我們就互不相欠了喔。」
  「什麼意思?應該是我欠你們才對啊…」
  「不對,要不是你告訴我們納維亞會被轟炸的話,我們早就死了。就因為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才打算好人做到底。」
  颺的說話,讓中年男人不禁落下感動的淚。
  「真的很謝謝你,」中年男人從破爛的大衣裡掏出一疊文件,「這些東西給你們吧。」遞給身旁的鳩。
  「這些是佛卡洛城統領與各界高層的開會紀錄,以及轟炸納維亞的一切始末,應該可以賣點錢吧。」
  稍微考慮一下後,鳩把那疊文件放進自己的口袋。
  「謝謝你。」
  鳩微笑地回答。

  
  中年男人在佛卡洛城門前下車,「以後有機會來這裡的話可以找我,大家都叫我『老K』。後會有期啦!」留下離別的話語。
  與老K道別後,颺便驅車離去。
  從上車後到現在,旒一直都在副駕駛席上睡著。

  好奇的鳩開始翻閱老K留下的文件,
  原來納維亞的新聞內容高達八成是捏造事實,不然就是侵犯個人隱私,得罪人數可比夜空繁星。
  佛卡洛城統領就是因為之前被報導假新聞而顏面掃地,才與各界商討如何除去這可惡的眼中釘。
  商討的結果,便是決定在今天日落把納維亞夷為平地,一了百了。
  過去的報導,便讓它過去吧。
  把這個污點除去,讓它再也不能報導他●的垃圾新聞。

  「有夠無聊的。」
  鳩把這疊文件隨手塞到車門内側的置物格。
  「納維亞城報的新聞,不就是他們這些人最愛看的嗎?」


  黑色的跑車奔馳於一片荒野,
  裡面的三個人分別是,
  墨爾芬出身的尋根者,操縱風的少年──颺、
  他的姊姊,無法靠雙腿行走的女士──旒,
  以及性格爽朗的拳擊少女──鳩,
  他們尋找歷史遺跡的旅程,還會繼續下去。


====

登場人物簡介


【颺】十八歲上下
故事主人公?平時雖然冷靜、善於思考,生氣時失控可是無人能擋。能夠操縱大自然的風之力,擅長使用匕首對戰。身為一個尋根者,與鳩、旒二人四處旅行,尋找不為人知的歷史。

【鳩】十八歲上下
拳擊少女,個性單純,靠直覺行動的類型。平時多半與颺搭檔行動,與颺的姊姊有段不淺的淵源。

【旒】推算二十三歲上下
颺的姊姊,無法靠雙腿行走,大部份的時間都待在輪椅上,擔任颺與旒的後援。與颺一樣都是墨爾芬村出身,卻很少見到她使用自然之力。(※本話中未使用)

【老K】三十五歲上下
前納維亞城情報員,本話中颺等人的救命恩人。性格爽朗,有話敢言。納維亞毀城事件後到佛卡洛城尋找工作。

【批準「記憶之窟」調查的官員】管他幾歲
只是一個官員。納維亞毀城事件後死亡。

【記者們】年齡不一
本話中的主要惡役,沒有自然之力卻可以與颺的高速匹敵,絕不簡單。納維亞毀城事件後全數死亡。

【佛卡洛城統領】沒設定啦
裝模作樣地在懸崖上嘲笑(?)納維亞城的男人,身上瀰漫一股大將之風。納維亞毀城事件的主導者。

【納維亞城內的其他人】年齡不一
領便當的各位,辛苦了!




3 rottendevil [ 2006/09/02(Sat) 23:17 ]
另外,第一回可以到這裡看
http://komica.dyndns.org/f9/read.php?key=1149788470&ls=50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