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勳章-序章:玄黑色軍刀

1 鎮靜劑 [ 2006/09/09(Sat) 23:35 ]
序章:玄黑色軍刀
強烈的激素衝撞著全身的每個角落,身旁此起彼落的臨死呼號提醒著你,這裡就是戰場!
---------------------------------------------------------------------
冷冽的雨水自灰白的天空不斷的落下,空氣中混合了鮮血以及濕土的味道,土灰色的大地上佈滿了屍體,散亂的屍體以及屍塊灑在憂愁的大地上,房屋的殘骸遍佈於這飽受轟炸的大地之上,戰爭正持續蔓延在這片大地之上,大陸東側希尼亞共和國持續對位在西方的羅德蘭共和國發動騷擾式攻擊,並以外交手段逼其退讓,要求羅德蘭總統承認十條無裡的要求約定,兩國正式宣戰已經半年餘,戰事對羅德蘭相當不利,敵軍已經進軍至東部最大城市扥斯科…

—扥斯科.東方戰場—
紀元歷.五六一年十二月十三日
魏德.藍尼下士低聲咒罵著,他最討厭雨天了,潮濕只會加速屍體的腐敗罷了,他拉了拉頭頂上的鋼盔,灰綠色的軍服代表著羅德蘭共和國,身體散發出陣陣汗酸和鮮血的混合味道,魏德所屬的銀輝連已經五天沒有任何補給了,幾日來連食物都只吃戰鬥口糧,更別說洗澡了…他瞄了一下碉堡前的斜坡,這裡是進軍後方扥斯科城的最快捷徑,距離希尼亞解放軍第一次進攻也已經過了三天…毫無動靜的三天。

「太安靜了…你說呢,伯特?」
藍尼看了一眼身旁的伯特二等兵,而後者正倚著步槍打著瞌睡,魏德越感不安,出生入死數十次,直覺告訴他現在只是大戰的前夕,再者…巡邏小隊已經遲了十分鐘都還沒回來,就算遇到戰鬥也應該聽到聲響才對,魏德感受著沉鬱的氣息和灰白色的天空,前線特有的強烈壓力持續的壓迫著他,前線最讓人受不了的,恐怕就是那股壓力吧,水藍色的雙眼在睏頓的眼皮下,稱得有些吃力…
「伯特你這該死的家伙,等等換我睡啊。」

「咻!咻!」
兩道亮黃色的光芒從前方的村落殘骸冒了出來,尾隨其後的是更多的迫砲彈!彈頭從高空落下時畫出的特殊音調充斥在空氣之中。
一枚迫砲彈直接炸在碉堡前幾十公尺的地方,刺鼻的火藥味直衝藍尼的鼻腔,危險、恐懼,瞬間染滿了藍尼,這不是他第一次上戰場,他不斷的提醒自己,活下來的方法唯有冷靜思考下一步!

「敵襲!堅守陣地!」
碉堡後方響起了士官長的狂吼,第一波轟炸全數打在陣地附近!臨死的哀嚎,戰前的狂吼此起彼落的在銀輝連所佈署的前線陣地中,墜落在地上的彈頭不斷的發出強烈的怒吼。
「該死!伯特你竟然還睡的著!」藍尼搖醒伯特,伯特馬上架起了碉堡內的MG41機槍,再第三波轟炸後,敵軍的身影一個個出現在不遠方的村落中,腥紅色的軍旗和黑色的軍服,正是希尼亞解放軍,他們呼喊著無懼的口號,直衝防禦陣地!
「來吧!讓我們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喀噌!」
手中的機槍發出了強烈的怒號!掉落的彈殼,和不停緒的連射,直衝腦門!聲彈幕直接攏照前方的斜坡,掃倒了第一批攻堡的敵人,敵軍一波波的衝向斜坡上的防守陣地,血幕在敵軍群中爆裂了開來,不斷前行的敵軍也在強力的火力下顯得搖搖欲墜,魏德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體內的激素不斷的衝擊著他的全身,其中參雜著不少強烈的興奮感,戰場使所有人變的狂暴!
「噌!噌!噌!」
「伯特!填裝啊!等什麼?」但伯特一臉的無辜…沒子彈要怎麼裝啊?眼看著空空如也的彈藥箱,魏德才意識到補給早就斷了好幾天了,哪來那麼多的子彈啊?碉堡外的敵軍在公勢停止後也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似的,開始從掩蔽物後射擊碉堡,相信不久後就會有更直接的突擊了。
「管他的,反擊就對了!」
接連著幾枚子彈射進了碉堡之內,伯特撩起身旁的步槍準備回射躲在碉堡附近的敵人,一個黑色的物體閃進了碉堡之內,幾次徘徊在生死邊緣的反射神經使魏德抓住伯特的衣袖直衝後方的掩護牆。
緊接著是一陣劇烈的爆炸直接把碉堡內炸的面目全非,魏德一直到幾十秒後聽覺才恢復正常,強烈的暈眩感始他有些站立不穩,他推了推伯特,但後者卻動也不動…爆烈的機槍碎片直接穿透過伯特的胸口,小洞正不斷的噴出鮮血,伯特的雙眼張的老大,好似在為自己的生命打抱著不平…

「噁,該死,你死個屁啊!你他媽的還欠我賭債啊!」魏德抓起伯特的M1步槍,也分不清滴落到他的手背上的是汗水還是淚水,但是他還是迅速的裝上刺刀準備離開碉堡。

外頭的戰壕老早就布滿了敵軍,魏德可以聽到軍靴不斷踏在泥地上的聲音,有幾名敵軍很明顯的往這裡過來了,魏德朝著碉堡門口丟了枚木柄手榴彈!並在爆炸聲後衝了出去!對著身邊的敵軍連開數槍直到空彈夾彈出為止,雙眼迅速的搜尋著任何還在支撐的友軍陣地,迫砲的爆炸聲還再不斷的持續中,鮮血和著雨水一攤攤的散落在倒下的肢體旁,黑色和綠色的軍服遍部於整騙戰場之上,堆疊的屍塊和屍體交織出奇特的幾何圖形,二十公尺外的沙包堆還有幾名羅德蘭的士兵苦撐著敵方的突進,對魏德而言二十公尺這時顯的相當漫長,迷濛的雨點中隱約可見有更多的敵軍正往這裡前進著。
「希尼亞萬歲!」
「衝啊,同志們!」數名敵軍一個個的跳過戰壕之上,魏德服低著身子躺在屍堆之中,國家大義和生命安全他可不會混為一談『活下去!』一直到一波敵軍離開後魏德才緩緩的站起,忽然一名西尼亞士兵跳了下來,伯特毫不猶豫地將軍刀刺進了他的腹部,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不過是名十來歲的小夥子,雙手用力的扭動步槍,刺刀帶著大量的腥味,啪啦啪啦的…長子整攤整攤的掉了出來,看著哀嚎著的敵人,魏德沒有任何的想法,不殺他,躺在那撿自己腸子的就會是自己,如此而已。

「啊啊!」一名敵兵手持著步槍直朝魏德狂衝,尖銳的刺刀閃著危險的光芒!毫髮之際,魏德用步槍架了開敵人的狂衝,但對方丟開步槍直撲魏德,兩人隔著橫架著的步槍扭打在一團,強大的壓力壓迫在魏德的脖子上,喉結像是要被壓碎一般,兩人不斷的在泥血地上滾動著,魏德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那佈滿絲的雙眼,以及他那沉重如牛的奇促呼吸聲!長時間的壓迫頸部始得他漸感不支,魏德清楚的意識到眼前的男子很有可能是他這輩子所見到的最後一人,但他還沒放棄!這麼容易就放棄的話那之前的努力算什麼?之前的承諾…
「嗚!啊!操…」魏德使盡全的力氣推向敵人,小小的稱開了幾公分,但馬上就被對方緊緊的咬鎖回去,魏德的意識開始有些模糊,故鄉的景象不知為何飄散在四周,弟兄們臨死前的容顏一幕幕的出現在他的腦中…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