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勳章-序章:玄黑色軍刀02

1 鎮靜劑 [ 2006/09/09(Sat) 23:36 ]
「噗!」正當魏的意識漸感不清時,那有如枷鎖般的雙手鬆了開來,溫熱的液體從他的胸膛不斷的噴灑到魏德的身上,魏德吃力的推開這一具幾分鐘前還威脅著他生命的屍體,緩慢的站了起來,眼望一道黑色的身影衝向另一名敵軍,男子手中只握著一把軍刀,那是一把他所見過最長…不對!那把軍刀相當的詭異!玄黑色的刀身好似活著一般,不斷的改變著刀本身的型態,有時相當的細長,將過於遙遠的敵人刺出血洞,有時又忽然變粗直接腰斬敵人!軍刀鋒利無比削鐵如泥,對付敵軍的步槍和刺刀都有如切筷子一般的攔腰斬斷,劃開敵人的胸膛更是不費任何吹灰之力!他敏捷的身手在土灰色的大地上有如一道鬼魅,鮮血飛濺在身旁,黑色的頭髮帶起和著雨水的鮮血,男子切割軀體的刀法有如藝術一般,絕不多費一斯力道,絕不多花任何一秒,而他也像是一名藝術家,嘴角帶著滿足的微笑…他並沒有穿著任何一國的軍服,但眼前的救命恩人背上殘破的披風上有一道令他永生難忘的軍徽,那不屬於任何的聯隊的徽章飄蕩在男子的背後,一炳玄黑色的軍刀被翠綠的月桂葉環繞著,殘破的斗篷映在魏德的眼簾之中,喚醒的記憶提醒著魏德那是什麼。
「前羅德蘭…共和親衛隊!」
魏德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在十五年前的政變後,該部隊追隨著卡森將軍消失在北境邊界後,早已音訊全無,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戰鬥持續著,男子在數秒之間已經放倒了五名衝刺而來的敵兵,鮮血狂舞在他的身旁,他就像在跳舞,舞出一段段象徵著死亡的圓舞曲,完成一部部由血組成的藝術劇作。
「碰!」
隨著一聲槍響引起了魏德的注意,一名解放軍開始朝男子猛烈開槍!渾不管眼前擊中的究竟是敵人還是自己的同袍。
「小心!」魏德馬上舉起步槍要為他強大的救命恩人解圍,但下一秒他就發現這不過是多餘!男子直接將一名敵人推向數十公尺外的敵人,稱著變長的軍刀高高躍起!一個閃身飛躍了起來,直接從頭頂就是一劈!這一刀乾淨利落,將該名敵人從中剖成了一半!
「碰!轟!」又一顆迫砲彈落在不遠之處將魏德震的滑倒在泥地之上,而一道陰影遮住了原本就相當灰暗的陽光,魏德抬起了頭,隨著雨水的降下和晦暗的光,老舊的獸皮靴出現在他眼前,破舊的野戰服隱約看的出原本應該是藍色的布料,袖邊的黃色甚至有些退色,而階級章讓魏德了解到眼前的這一名怪物,不過是一名一等兵!

「嚓。」冷冽的軍刀晃到了魏德的眼前,一道鮮血整緩緩順著刀身流下,刀身還透著晶亮的光芒,剛才的戰鬥並不對它造成任何的影響,而魏德順著刀直視著他眼前的這一名男子的臉孔,許久沒有清理的鬍渣佈滿著下巴,長型的臉龐有著幾道歲月的風霜,宗黑色的短髮像野獸的鬃髮般披掛在他的肩上,但他的雙眼…卻讓魏德全身顫慄,一對毫不帶感情的雙眼……但這一股氣味是?男子身上散發出一種奇特的植物香氣,那是一種魏德從沒聞過的植物氣味。
「我…我要死了嗎?」魏德明白那眼神中還留有著濃厚的殺意!死之前還真想做點什麼…但他就像是獵物被天敵盯上似的,身體完全無法動彈!
「哼。」男子注意到了魏德肩膀上的羅德蘭標誌,刀鋒一轉,頭也不回的朝解放軍陣地前行,而魏德如大夢初醒般大口的喘著氣,強烈到他自己都覺得誇張的地步,但活著的感覺就是因此而令人上癮啊,身旁的那股氣味還是有些令他揮之不去。

「咻!咻!咻!」戰鬥機特有的旋翼引擎聲從魏德的身後竄出,銀白色的機殼上印著代表羅德蘭的銀色星芒,期待已久的空援部隊終於抵達,迅速的轟炸著平原上的敵軍,一發發代表著死亡信號的炸彈投入敵軍密集之處,敵人的攻勢也在這一波波的轟炸下顯的混亂不堪。
藍尼抓緊步槍跳進沙包掩護體中,渾身是血的士官長對他報已相當虛弱的微笑。
「支援部隊抵達…辛苦你了藍尼下士。」
「伯特…戰死了。」
士官長並沒有回應,但長久以來大家都是如此,沒有選擇,沉默和接受。
隆隆的聲響也顯示後方的裝甲師也出現在平原之上,對著逃竄的敵軍做清除的攻擊行動,但當魏德環視整作戰場,卻再也找不到那奇特的軍徽,或是那把詭異的軍刀身影,他不禁懷疑著自己是否有看錯,但那斑駁的披風,以及那令人揮之不去的氣味,卻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腦海中,不知道被他殺死的敵人而言聞到的是什麼,但對魏德而言那是一種冷冽卻帶著清新的味道,如果說冰雪有氣味…恐怕就是如此吧。
「我要知道他是誰…我要知道這一切。」魏德喃喃自語著,也許對他而言,這件事突然顯的比一切都還要重要。



2 鎮靜劑 [ 2006/09/09(Sat) 23:39 ]
如果大家覺得還可以的話...
請給給評語吧...
在經過指點後已經把不需要的壯聲詞改掉了
如果還有不行的地方麻煩指出.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