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盜的獨白

1 鎮靜劑 [ 2006/09/12(Tue) 19:06 ]
刑場裡竟然會如此的安靜?
前一刻明明充滿了人群的喧嘩,和市集的腐敗味道,為了我嗎?哼…這一生就為了這一刻嗎?
拖著沉重的枷鎖我緩步跟在那男人的身後,踩著市集上那灰黑的石子路,這是我第幾次到這個地方了?多到都不想算了…但這會是最後一次吧?
第一刀隨手撥開如潮的人群,高大身影的背後,我已經可以聞道那陳腐的腥氣味,很快的我也會在那留下我的痕跡,那道屬於我的血痕,看著他的背影,好似天地之間又只剩下你我二人了,這十數年來,也只有天下第一刀才夠資格把我給帶到這來!

天空暗了下來…把大地也覆蓋上了相同的色彩,只聽的見那孤寂的心跳聲。
「咚咚!咚咚!」
胸口的心臟竟會如此跳動…難道我還對世間有所眷戀嗎?想我這盜竊生涯中,唯一的不捨,應該只剩楚ㄚ頭了吧?眼看著第一刀背上那把長刀,我相當的清楚,在他迅速的砍下我頭顱的時,不會留下一絲的痛楚,一如當年我兄長一般。

那天如今日般高掛著灼熱的太陽,瘦弱的我站在人群的最前端,父母病亡,如今我僅剩的親人,也將在此結束一生。
「對不起啊!哥哥沒法好好照顧你。」他當時應該是這麼說的吧?難道如今我也該如此和ㄚ頭這麼說嗎?我以經記不清兄長當時的臉孔了,當時我用骯髒的雙手不斷的揉著眼睛,這次,一定要牢牢記住兄長當時的神情。

艷陽和眾人的注視下,刀起,刀落。
那落下的頭顱在空中翻了幾滾,落在地上,剎那間竟與我的雙眼對上了!
我呆立在當場,久久不能自己,腦中只剩一片的空白,和兄長那如獲救贖的神情…直到人群漸散…直到廣場上只餘下風沙和鳥鳴…
當晚,乞兒不求討,出門當強盜,一晃,就是這三十載…

「時辰已到!」監官的聲響將我的思緒拉回了眼前,我跪了下來,看著刑台上那暗紅的道道血漬…我果然還是放不下那ㄚ頭。
「喂,楚ㄚ頭…就麻煩你了。」身後那尖銳如昔的眼神我是知道的,我不需要他的回答,但這次他竟給了我允諾,一輩子的允諾。
「交給我吧。」一瞬之間人群中那纖弱的人影竟出現在我的眼前,ㄚ頭也不小了…該嫁了,還是一樣用那漠然而哀怨的眼神看我,怨什麼?老子我死而無憾!我不願和兄長一般,我只是對她笑了笑…

刀刃高高的舉起,重重的落下。鋒利的刀迅速的削過我的肌理,即使在遭遇頸椎之時也不過發出了輕輕的嘆息聲。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刀!好刀法!我不禁暗自喝采!這刀快的讓人不知已身首異處,快的讓人上癮啊!

那麼,現在在我臉上的,是當年兄長一般的神情嗎?是多年前那幼小男孩所看到的,那輕鬆而安詳,如沐浴於救贖之中的歡快神情嗎?多年來我所求的也許就僅是這一刻吧?在這樣的紛擾之中…殘酷而現實的世道中,這乾脆的一刀不也如觀音菩薩的蓮花般寬大而慈悲?
『死者實為快活人!』
眼前的一切豁然開朗!無論是我這骯髒的一生!或是ㄚ頭那不捨的眼神…這一刀,這天下第一刀!實應獲得讚賞!這念頭一過,不知從何湧生一股力量,我奮力回過頭去,大聲讚道:「好快刀!」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