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SD戰國傳 序

1 仁飛 [ 2006/09/13(Wed) 20:17 ]
SD戰國傳 序

  異變發生先於日出之前,那時刻正是常人還深陷於名為夢境的意識境界之中的時間,正因如此,只有極小數的人,如砌夜工作,或玩樂達旦的人,才能親眼目睹這次天地異變。

  當掩蓋天空的黑闇漸漸被大海般的彩藍驅至世界的另一端時,金黃色的光芒亦同時自遠方穿越高山大地透射而來。那光景,所有清醒的人皆視之為日出的象徵。沒有人會懷疑,這一天他們將會如往日一般的平凡渡過。但是,不用多久,他們便發覺自己錯了。

  轉眼間,黑暗已被驅走,光芒支配了整個天地,以不符合大自然常理的速度侵略了世界。

  異常現像使人們惶恐不安,理應是清晨的時間卻出現中午的景像,眼前的環境與深植於人們腦海中的日常道理產生矛盾。於是,大腦自行採取了防禦的措施,神明降臨,天地異變,世界末日,眾人以不同的理由去解釋眼前的現像。

  突然,一道強光閃進了眾人的眼睛。人們相信它就是光芒的源頭,亦是眼前異變的源頭。它驅走黑夜帶來白晝,它比太陽還要耀眼。它自遠方一邊散發著刺眼的光芒,一邊以極高的速度前進。

  一瞬間,它已於眾人的上空越空已過,殘留在眾人眼內的影像,是一隻散發著金光,舞動著七色彩趐的巨型大鳥。

  那神的姿態,洸如這個國家傳說中的守護聖獸───鳯凰。

  光芒消失之後,人們漸漸張開眼,只看到世界光亮依舊,唯獨一顆小小的金光閃亮於遠方的高空。

  那個方向,正是這個國家皇都所在的位置。



2 仁飛 [ 2006/09/13(Wed) 20:18 ]
  距離日出尚有一段時間,但皇都鳳凰城早已燈火連天,顯露出鳯凰城作為一國之都的高貴地位與威嚴。

  然而,洸如空城的寂寥氣紛和城內人傍惶不安的目光,出賣了這座城的真正面目。再輝煌的外表,也無法掩飾這座城已失去了指路明燈的事實。失去指引的城,只餘下不安和絕望,眼前的微弱光輝,隨時會被黑闇所吞噬。

  位於鳳凰城的深處,作為集會議事所用的一間房間,眾集了接近五十人。他們當中有流著貴族血統的人,掌管一國的領主,和在城內侍奉城主的人。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但眾集在這裏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要決定誰是這座城的新主人。

  每當舊的權力者駕崩,位於權力中心的人便會重新分配權力,舉行混合利益慾望與貪婪,充斥著腐臭的宴會。

  他們很焦急。他們很想早點完成權力的重新分配,但是這場遊戲的主要角色尚未登場,他們只能沉默地等待。沉默加劇了焦燥,焦燥令人坐立不安。

  「他們遲遲未到,該不是逃走了吧?」一人憋不住性子,輕聲和身旁的友人談話。
  
  「整座城各個出入口也佈置了士兵,他們想逃也逃不了。不過,即使他們真的逃了,對我們只會更有利。」

  「若果讓那些傢伙回到他們的領地事情便糟了。我去看一下。」

  「別輕舉妄動,只不過是兩個平民武士,能有多大作為。你現在離開只會自招懷疑。」

  「但是....」

  在對方逐漸感到厭煩時,房間的大門突然被打開。兩道身影隨著門響並排踏進房間。

  站在左邊的人一身白衣,半白的鬍子象徵了他的年歲和經歷,然而時光僅能磨蝕他的臉容,他的體格和志氣並未受到半點影響。右邊的人身穿綠色的武士鎧甲,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必然是他左眼的眼罩和自右眼發射出來,如劍般鋒銳的殺氣。

  所有人的視線全集中在兩人身上。


3 仁飛 [ 2006/09/13(Wed) 20:19 ]
  「將頑駄無大人,殺驅頭大人,兩位珊珊來遲,是為了商討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嗎?」

  「抱歉抱歉,讓諸位久等了。我倆等得太久睡著了所以這麼遲才到,想必是因為平生行事公正無私,年過半百還保有赤子之心。對了,華輪大公,你最近數天睡得還安穩嗎?」

  「託賴,國家發生了這種事,每個人也擔心國家的前途,只要是有良心的也睡不安。啊,我不是說殺驅頭大人沒良心,請別誤會。」

  「兩位大人,」有人適時打斷了兩人的對話,制止了兩人的舌戰。「將頑駄無大人和殺驅頭大人,請兩位至那邊就坐。也請華輪大公回到你自己的位子。我們己沒多少時間,不能再浪費。」

  「總管大人,」一直站在一旁的將頑駄無終於開口,「我與諸位約定所定下的時間是直至日出為止,距離現在尚有一段時間,敢問於此刻把我們二人叫來,所為何事?」

  「為了宣讀大君的遺囑。」

  「遺囑?」將頑駄無同殺驅頭同時叫了出來。

  這是一種很可笑的舉動,但沒有人能夠笑出來。就在一刻前,這裏所有人和他們作出了同一個反應。在此之前,除了總管大人外,沒人知道大君留下了遺囑。

  任何人也清楚大君已有一定年紀,即使留下遺囑交待後事也不奇怪。但大君遇害後歷經多日,直至此刻才被告知遺囑的事情,能一下子接受的人,若不是擁有極高的包容力,那便是腦袋空空,完全沒有深思過遺囑的重要性的人。

  「總管大人,現在才說遺囑的事情,你認為我和將頑駄無會輕易相信嗎?」

  「老夫以人格擔保遺囑的真確性,殺驅頭大人,你願意相信老夫嗎?」


4 仁飛 [ 2006/09/13(Wed) 20:20 ]
  雙方對視了好一會,最後殺驅頭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總管等了一會,待沒人再追問,才繼續說下去。

  「大君生前留下了一份遺囑,吩咐若他遇上了不測,便需召集在座諸位,在眾人面前宣讀這一份遺囑。遺囑在寫好以後便由大君親手放進這房間內的某一處並鎖上,鑰匙則分別交給兩位王子保管,而地點則只有我知道。」

  即是說,將秘密分成三份來保護嗎?不,一直隱暪著遺囑的存在,才是最大的保護方法吧。───殺驅頭如此想著。

  不存在的東西是不可能被消滅的,所以,要保護一件東西,隱暪它的存在遠比在它身邊安排守衛更為有效。

  不過,即使這份遺囑是真的,有多少人會完全遵照大君最後的指使?連殺驅頭自己也沒有這個打算。

  「那麼,請兩位殿下把鑰匙…」

  「總管大人,我有一話想說。」華輪大公打斷了總管大人的說話,亦同時阻止了遺囑的公佈。因此,總管大臣的臉上明顯表露出不滿的表情。

  「華輪大公,請問你想說甚麼?」

  「沒甚麼的,只是有些問題想問一下將頑駄無大人和殺驅頭大人而已。」沒有絲毫理會總管大臣的反應,華輪大公便向二人發問。

  「將頑駄無大人,殺驅頭大人,你們兩位都是武士吧?」

  「華輪大公,」殺驅頭身邊飄浮著深沉的殺氣,使人窒息。「你這是甚麼意思?」

  「身為武士,應該不會食言的吧?」

  華輪大公抵受著殺氣繼續說著。能夠不受殺氣影響毫不動移,說不定,他的體內存藏著外表看不出來的毅力。

  「大公,請你還是入正題吧,我們時間不多了。」

  「既然將頑駄無大人如此爽快,那我也不多說廢話。我想知道,是否無論遺囑內寫上了怎樣的內容,兩位仍然會信守之前與這裏所有人定下的誓約?」

  「我雷頑駄無絕對不食言。」

  「別把我殺驅頭看扁了。」

  「很好,那我沒有話說了。」

  說完了這句話後華輪大公便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此刻,氣勢明顯是貴族一方佔了上風,支持將頑駄無的一群開始擔憂,為將頑駄無擔憂,為自己的前途擔憂,亦為國家的未來擔憂。

  突然,一道幼小的身影走到將頑駄無的面前。

  「百士貴殿下?」

  他正是大君的長子,百士貴,亦是眼下皇位的第一繼承人。如無意外,次期大君的位置應該是留給他的。但是,即使他坐上了這個位置,年幼的他能否不成為他人的傀儡,沒有人能夠保證。

  身為國君的繼承人,就是要比他人活得苦。

  不過,如其擔心將來的事,解決眼前的問題更為重要。

  「將頑駄無大人,我絕對相信雷凰大哥會趕及回來,正如我絕對相信雷凰大哥是無辜的。」說完後,百士貴便朝總管走去。


5 仁飛 [ 2006/09/13(Wed) 20:20 ]
  只是一個很簡單的說話,但卻有著無比的意義。有人得意了,有人嚇呆了,也有人重新打量著算盤。

  「很厲害的孩子。」殺驅頭看著百士貴的背影,悄聲說出了他的感想。

  「是的,他有才能而且成熟,前途不可限量。」

  「但是,太聰明的孩子,很容易走上歪路。」

  將頑駄無沒有說話,殺驅頭也沒有再說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總管的聲音。

  「諸位,大君的遺囑就放在…」說著便住牆上一拍,響聲使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他身上。

  「這裏!」

  不知總管使用了何種手法,竟硬生生把牆壁拆了一大片下來。即使如此,沒有人在意總管做了甚麼事,他們的眼光全集中在置於壁內,聲稱放了大君遺囑的箱子之上。

  扭動鑰匙所產生的聲音,齒輪轉動帶動的節奏,牽引了所有人的心律運動。焦急,煩燥,不安,每個人的臉上也浮現出不同的表情。短短的十秒,竟把戰場上的英豪也折磨得冒出冷汗。

  終於,「咔」的一聲,眾人好不容易聽到象徵機關轉動到正確位置的聲音。

  「諸位,這就是大君的遺囑。」總管從箱子中拿出了遺囑,並把它面向眾人。

  沒有人發聲。他們眼前的是足以決定國家命運的一封書信,光是這封信所包含的內容,便足以壓制所有焦燥感。

  「現在,我開始宣讀大君的遺囑。」

  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不少人在心中高呼萬歲。


6 仁飛 [ 2006/09/13(Wed) 20:21 ]






  「以上,便是遺囑的全部內容。」

  全場靜默。所有人面上也掛著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他們聽清楚了遺囑的內容,遺囑所用的文字和句子也不難理解,總管不論聲量還是速度也相當適中。他們對遺囑的內容沒有任何不能理解的地方。

  他們不能理解的是大君的想法。

  只要是人,便應該不會下這種決定。

  所以,很快便有人站起來。

  「這種事絕不可能!遺囑是假的!」

  「華輪大公,你是懷疑老夫嗎?」

  華輪大公一時為之語塞。儘管其他人內心抱有同樣想法,但礙於總管的關係而不敢作聲。

  然後,殺驅頭的笑聲響遍了整個空間。

  「殺驅頭,你笑甚麼!別忘了,不管遺囑上寫了甚麼,你必須面對未來並不會變。」

  「也許吧,不過,你們的如意算盤也被完全打破了。相比之下,你的未來不是更值得同情嗎?」

  「你這傢伙!」

  同一時間,日出的光芒透過大門射進房間之內。

  「時間剛好,將頑駄無大人,我想你無話可說了吧。」華輪大公同樣明白,解決眼前的事情比將來更為重要。

「趕不及嗎……」將頑駄無嘆了口氣。「殺驅,抱歉。」

「別在意。」殺驅頭輕聲的回應。「還有,別擔心,萬事有我。」

「殺驅,你這是甚……」

「那光有古怪!」突如其來的尖叫聲,把所有人的目光全引往外間。

他們看到的是,一股不斷集中,不斷變大的光芒,正筆直衝往他們的所在地點。

當他們意識到眼前不是錯覺的時候,光芒已經衝進房間之內。

「鳳凰!?」「大哥!?」「大將軍大人!?」

從消散的光芒中,眾人看到一個身影。那道身影,和眾人所認識的一個人物極為相似。

「抱歉,我不是鳳凰頑駄無。」光源中心的人發出了聲音,一股只屬於年青人,充滿朝氣和夢想的聲音。

「你…你是甚麼人?」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嗎?那你聽好了……」


「我是第二代頑駄無大將軍,亦即是先代大將軍鳳凰頑駄無之子,雷凰頑駄無!」



============(SD戰國傳 序 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