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灰雨嘆息詩

1 NUKEDUKE [ 2006/09/29(Fri) 23:09 ]

鬥技場


塔托斯的陽光炙熱,強烈的光線把鬥技場上的人事物分割成為邊界分明的光和暗,觀眾情緒高昂的吶喊著鬥士的名號,站在高台上近二十人的樂隊股起全力吹動長超過三個人身,管徑達一隻手臂長的大銅管,長嗚聲在鬥技場圓型建築之間迴盪,連遠在市郊的小徑上都可以聽到宣告生死相博的鳴聲.
戰場上有四五名戰士正在搏鬥,這場戰役是不能攜帶武器的肉搏,通常不會死人,高價聘來的醫生則是在戰場上安全的位置等待著,隨時衝出去.

ㄧ名看似十五來歲的少年,站在鬥技場戰場十八個入口之ㄧ旁邊,隔著巨大鐵欄門觀看戰場上鬥劍士相互之間的廝殺,身上僅著布衣,若不是特別去留意腰間ㄧ把入鞘的普通鐵劍,恐怕無法察覺出這位少年就是鬥劍士之一,然而從去年開始, 塔托斯的居民就知道這個皮膚淺棕白髮年輕的鬥劍士.

“菲菲,怎麼跑到這來了?”
“嘖!這麼遠你就知道是我?”
“妳的藥材包味道很重啦,笨蛋”
“嘿嘿”少女嘻笑著,將頭上的紅披巾撥下,身上的衣物大都是鮮紅色,這說明她是某個組織的成員,少女伸手進入藥包,拿出一小罐發著淡藍色光的瓶子,遞給少年,說道”你的比賽是下下場吧?”
“對,下午對上安托來的戰士,這是什麼?傷藥?”
“不是,這是冰酒”
“阿?什麼東西?”
“冰酒,避免脫水”
“去!怎麼不做療傷藥給我?”
“嘖, 療傷藥同樣一罐要四十敏,你買的起?”菲菲扮了個鬼臉.
“哈!”少年拔起瓶塞,湊近鼻子嗅一下,然後塞近領口.“這會很有用”

“米米安!! 米米安!!幹!!原來你在這邊,去準備室!!阿混蛋!不准帶女人到後場!!”管理員跑過來,氣息還未平緩,手撐著牆壁休息 .

菲菲雙手環住米米安抱緊.
“我還缺五百敏,大概還要打四場….”
“不准受傷.”菲菲露出擔憂的眼神,米米安笑著,伸手把菲菲的頭巾拉上,緊抱著菲菲嬌小的身體.
像是跟自己沒女人緣的現實抗議,管理員回復力氣吼道“阿渾蛋!米米安!!!趕快去準備入口!!第四號!!給我跑過去!!”
“收到!”米米安笑著從管理員的身旁跑過,進入環繞競技場底下圓形的大長廊.
“阿!!還有妳們那真是,女人不要隨便闖進….耶?
管理員睜開眼睛,卻沒有看見跟鬥劍士私會的紅衣女孩,那邊空蕩蕩沒半個人影,再過去就是隔開戰場的大鐵欄門.

“挖哩真是見鬼了,現在鬥劍士流行跟鬼魂交好??”管理員不經昨舌,摸摸腦袋快步離開現場.


米米安在四號入口處熱身等待,現在場上的是豔舞,是塔托斯這邊窯子贊助的活動,女子身上僅著薄絲,油亮的身體交纏的舞蹈,揮舞巨大毫無實用的裝飾兵器(刃部當然是鈍的)在相互的身體敏感處滑動逗弄.
為了避免讓場上的豔舞分心,米米安盡可能的打坐,閉目養神,只是旁邊的衛士褲子脫掉,手正在上下抽動消解慾望的感覺實在很差.

然後救星出現了
“喔!師傅”
“你剩下五場吧?”
“恩,其實是四場”
“四場?這場錢沒那麼多吧?”
“如果成功的話啦”米米安話語略帶急躁..
“你看場上”
“艷舞,怎麼了?”雖然米米安想要別開臉,眼睛卻瞪著場上的女子跳動的乳房.
“少兩個人.”
“咦?”
“十之八九,你的對手正在哪邊跟那場上少掉的兩位舞孃交歡吧.”
“恩,不會吧.”
“這是一但成為某個地方冠軍的缺點,以為自己無敵.”
“他撐的到十分鐘嗎?我不想被扣獎金”
“老大說要你跟他打十分鐘?”
“是呀,這樣會加錢喔”米米笑著說道.

“唉,他也真壞心,不管了,這次鬥劍的宣傳有一個月之九,不要讓觀眾失望,我去樓上了”
“當然,師傅!”米米安目送他的老師離開.
“對了師傅!” “什麼事?” “婚禮要多少比敏?”




2 NUKEDUKE [ 2006/09/30(Sat) 21:55 ]
這是某天極端無聊之時
把心中某個發展已久的故事具現化 很標準的RPG開頭 :p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