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Another Story ●出嚴禁?

1 hondahonda [ 2006/10/04(Wed) 10:57 ]
 我的故事已經結束了。
 對於已經失去的事物,說毫不留戀肯定是騙人的。不過在這段時間裡,我也想了很多,雖然也曾為此苦惱過,甚至感到已經撐不下去般的痛苦難耐,但是現在的我已經能面對過去。過去的事就這樣繼續留在過去就好,如此才不會傷害到精神上的健康。
 我的世界在短短的時間內被砸得支離破碎。簡單的比喻,就是將一枚手榴彈丟到一間展示玻璃工藝品的美術館裡頭,然後轟隆一聲。很容易理解吧,就是這般慘烈的程度。
 出院以後,重新回到校園過學生生活是我要面對的第一件事。那段時間雖然翹了幾天課,不過我當時既沒休學也沒有被勒令退學,回歸學生的身份自然也是理所當然的後續發展。
 說到後續發展,有件事倒是可以提一下。在那之後,我曾經和會長交往過。之所以用過去式,自然是因為現在已經告吹的關係。
 從交往到分手,這段感情只維持了八十八天。該說長還是短呢?連日子都記得這麼清楚的我,有人可以出來吐個嘈嗎?
 分手時的事我還記得很清楚。或者應該說,會忘得掉才怪!相較起交往時如中東戰火般慘烈的每一天,分手時的平和氣氛與順利簡直讓人難以置信。當時我還這麼想,如果我再不主動提出分手的話,會長鐵定會拿出愛鎗──點四四麥格農口徑的沙漠之鷹,那把比真貨還像真貨的仿造品塞進我嘴裡,逼我分手的。
 這裡就稍微交代一下交往時的事好了。
 我和會長都沒有刻意隱瞞交往的事實,所以這件事很快就在校內傳開了。有些同學還揶揄說:「你這傢伙啊~居然想不開,從『魔女的走狗』沈淪為『魔女的男寵』啦!」──對於這些言論,我一笑置之。這些也是象徵著我已經回到日常生活的證據。
 至於我們是何時步入『不純潔的異性交往』的階段,這件事就請容許我保密。
 只是有件事我一直很納悶說。初體驗…啊,反正就那個,為什麼時間還經過不到半天,這件事就會被那傢伙給知道了呢?
 那個本性爛到骨髓裡頭的不良醫生,該不會利用職務之便在我體內埋了奇怪的儀器,可以二十四小時將我的生理活動摸得一清二楚吧。那個可惡的德國狂人!實驗變態!人魔醫生!其實本名是叫做漢尼拔吧!蘿莉控!不良中年!哈涅爾醫生!
 漢斯‧哈涅爾──可以的話,真希望能永遠忘記這個名字。在不威脅到生命的前提下,對腦袋進行物理性傷害也可以考慮。
 過去幾年除了在隸屬於『Ⅲ機關』底下的特殊醫學研究中心之外不曾碰過面的這傢伙,那天竟然會特地約在外面見面,光是這反常的舉動就已經夠可疑的了。回想起來,答應赴約的我也實在太蠢了。
 約定碰面的地點也很可疑,是一家咖啡廳。店內氣氛很怪,顧客也很怪,服務生清一色是年輕女孩這一點更怪。那種女僕穿的圍裙裝是怎麼回事?而且餐點又不好吃。
 再說,通常不會有兩個大男人一起上咖啡聽見面吧。怎麼看都很奇怪。然而那個時候,哈涅爾醫生對我投以親切的笑容。
 「偶爾在外面碰個面也不錯吧,亞利。放輕鬆點,今天全由我買單。盡量挑單價最高的東西也沒關係!盡量吃!」
 實在太可疑了。
 這傢伙笑得越開就越可疑。
 那天我是去聽定期檢查的報告,基本上這個行程是推不掉的。不過難得有機會掏空哈涅爾醫生的錢包,我自然不會客氣。只不過這家店價格最貴的套餐的味道實在不怎麼樣,讓我有種踩到地雷的感覺。舌頭無法滿足,加上一堆有聽沒有懂的專用術語,當天的我居然還待得下去,實在不可思議。我還記得隔壁桌的客人在那大喊:「紅色當然是三倍速!」之類莫名其妙的話,其他人還應聲叫好。搞不懂,也許因為時間的關係,現在的記憶與過去的事實多少有些誤差吧。
 主菜不好吃,不過飲料還可以,甜甜的。倒是套餐附贈的巧克力聖代竟然意外的好吃。
 關於檢查結果的內容,我漏聽不少,大概只有後半段那部分吧。那時候的哈涅爾醫生也正好進入忘我的狂熱模式。
 「────真是太棒了!實驗失敗理當是件讓人沮喪的事,研究所那些專攻生命科學的權威有好幾個人都差點想去撞牆了。實驗是失敗了沒錯,可是卻只會讓我越挫越勇啊。就因為失敗了,所以才證明這個森羅萬象的世界仍然存在著唯物論與現代科學也難以侵犯的聖域。這個樣本太奇妙了,連電子顯微鏡也無法透視的微小世界就存在我的眼前,嘲笑著我深深信仰的基礎論理。哈哈哈哈哈哈~無所謂!今天找不到入口,我終有一天會撬開這扇通往真理的大門」
 那時候,我剛好把巧克力聖代吃完,然後順便再追加一份店裡第二高價的餐點,超特級豪華的香蕉船百匯聖代。
 「哈涅爾醫生──」
 演講到了尾聲,我才出聲。
 「喝杯水休息一下吧。還有,剛才說到什麼又失敗啦?好像還有提到有人跑去撞牆……有人自殺?」
 「只是一個例行的實驗又失敗罷了,常有的事。在真理的殿堂前,我們這群將半生奉獻給科學的信徒更是要時時懷抱著一顆謙卑的心。自信過剩的人總是無法接受失敗──哼!小人物一個,不提也罷」
 「年紀大了,還是要保重身體才行」
 「說得也是。最近是越來越無法熬夜……啊,不行!真理已經在眼前不遠的地方,下次的實驗非成功不可!」
 「你說的實驗,是指那個實驗嗎?」
 「沒錯!就是以你的基因作為樣品的複製實驗!」
 「哦,總之請加油」
 我毫無誠意的答話。
 對瘋子而言,倫理這玩意是不存在的。
 「你的基因構造到現在都還無法解析。說起來也奇怪,明明用強酸、雷射、電流、火焰放射器、或者家庭用的微波爐都能將樣品破壞。照理說應該沒有斥力場之類的特別防護機制才對呀」
 果然是狂人醫生。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有遺傳基因為了確保自身的唯一性,而能夠以不明的力量妨礙儀器的觀測、實驗的干涉、複製等外力行為──」
 這傢伙沒救了。
 「不過反過來想,這也有好處……嗯~不對,應該算是壞處」
 「怎麼說?」
 「複製實驗之所以失敗,我大膽的假設,是因為亞利你的遺傳基因為了維持自我的唯一性,或者說是為了保護隱藏在其中的機密,有某種力量會妨礙除了本體自發性反應以外的外力操弄。如複製、基因解析就是。可是這樣一來,你也將會失去繁衍下一代的能力。因為繁殖行為,會導致遺傳基因轉移到新的個體身上。恐怕翻遍整個地球也找不到一名女性的卵子能與你的精蟲結合……」
 「嗚────喂喂喂喂喂喂喂喂!」
 如果再不阻止這白癡,恐怕明天起我就不用在這座城市繼續混下去了。在公眾場合說我罹患了ED(勃起功能障礙的英文縮寫)還是不孕症之類的疾病,腦袋短路啦~這個白癡。
 「放心啦放心!我講的是精子,而不是生殖器和神經系統。你進行性交的能力完全不會有問題,儘管放心去做愛吧」
 不要生殖器生殖器一直掛在嘴巴上講,白癡。
 來自旁人的視線究竟有多痛,我恐怕一生都忘不了。
 「不過這也有好處啊~起碼可以省了避孕的麻煩…………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是狂人醫生當天最後的慘叫。現在我一直很後悔,應該讓這句話直接成為哈涅爾醫生人生最後的遺言才對。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都是算計好的陰謀。棋盤上步步皆局。大人都很陰險,也擅長以狂亂的假面隱藏自己一切盡在掌握中的謀略。
 再加上……唉,年輕人總是衝動。我在此承認,受到哈涅爾醫生不露痕跡的煽動影響,我鬼迷心竅,才做了那件蠢事。
 與哈涅爾醫生見面,並痛扁了他一頓之後的那個週末,我邀會長留下來過夜。算起來是第三次。當天晚上,我很小心地瞞著會長,偷偷省略了避孕的措施……
 為了體驗一下所謂『男人的浪漫』,有三天都在加護病房度過,這究竟值不值得,我不做評論。不過當時的我確實深刻的用身體瞭解到,一旦惹火了身為『千年魔女的後繼者』的會長,讓她祭出無敵的魔導書『黑典』,那將會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


 ──〈中略〉──


 現在的我和會長已經恢復到原有的交情。我,包含會長也是,我們兩人都有同樣的感覺。與其將對方置於『人生的伴侶』這個位置,『伙伴』或者『戰友』的身份還更適合我倆彼此。對會長而言,她可以安心地將背後的位置交給我。而我也有同感。


 ──〈中略〉──


 ────────────────────
 試貼一下,本地的顯示字碼有點特殊
 試著遊走在H的邊緣 頂多算輔導級吧(汗)
 最後補充 果然不可隨便嘗試啊 中出(逃)
 ────────────────────



2 hondahonda [ 2006/10/04(Wed) 11:04 ]
試貼而已,只是因為這裡的字碼挺特殊的。
想看看系統排版會是怎樣的感覺。(看來得避免手動排版了)
所以直接拿以前開玩笑寫的東西當實驗品(笑)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