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名子還沒想好的武俠小說

1 史前龍蝦 [ 2006/10/06(Fri) 16:49 ]
一日,一名無名俠士走在石階路上。
到了一處門前,而門上的匾額刻著”血江門”三字。
那人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在用力把門給推開。
不管裡頭有沒有人在,推開門後就大聲吼著:「我徐某人來摘掉你們的牌子啦!」
但是,裡面只有一小童堵住耳朵而已。從丟在他面前的掃把來判斷,在徐某大吼之前他應該都在這裡掃地。
許某看到這一幕便開始搔著頭,之後便向小童問道:「你師傅呢?」
「?」小童堵住耳朵不放。
許某再問:「那個…你師傅呢?」
「?」小童依舊堵住耳朵。
許某再也耐不住性子,便拉開小童的雙手大吼:「我說你師傅到你去了,你是聾了阿!?」
這一吼,震的小童腦袋天旋地轉。
待小童腳步一定後,便支支吾吾的說:「你、你要找我、我、我師、師傅是吧?這、這、這邊請……」
語畢,小童便領著徐某走到裡頭。但是從小童宛如酒醉的腳步看來,剛剛那一吼已經造成相當大的傷害了。
「請坐。」小童抽出桌前的椅子像徐某示意要他坐下。
在許某坐下後,小童便朝祠堂裡大喊:「師傅,有人過來找您!」
之後,一位中年人從容的從裡頭出來。
那人看了一下徐某,便向小童問道:「翞(ㄐ一ㄤ)兒,這位是?」
翞兒一聽到便答應道:「這先生是過來找師傅您的。」
「翞兒。」中年人叫住站在徐某身旁的翞兒。
「弟子在。」
「還杵在這幹什麼?還不速速給客人奉茶?」
之後,翞兒進去裡頭把茶具和茶葉給拿出來。
中年人把翞兒帶來的茶葉倒進茶壺裡,然後在裡頭注入滾水。
「抱歉抱歉,由於這時大家都在午睡。只留翞兒一人在這清掃,如他有得罪你之處請多多見諒。」
坐在對面的徐某聽得差點從椅子上滑下來,剛剛那一吼難道叫不醒這裡所有人嗎?
「喔,對了對了。在下忘了將自己的名子給報上來了,在下姓江名無定。敢問閣下是?」
被無定這麼一問,徐某也回應:「在下姓徐名復,但是行走江湖的人都稱我是徐某。」
無定一聽,只是笑笑。之後再說:「那…徐某,您大駕光臨的理由是?」
彷彿在等這一刻似的,無定話才剛說完,徐某就把腳跨到桌子上來,並大聲嚷嚷著:「我徐某,是過來這裡踢館的!」
「翞兒。」
「弟子在。」
「從我書房裡拿文房四寶出來,順便拿一塊木版子過來。」
徐某不知無定究竟有何打算。待翞兒將無定交代的東西給待過來,並遞給無定。
無定拿著毛筆沾了一下墨水,並在版子上寫字。
寫好後,無定將版子丟給徐某。徐某接過版子,看到版子上寫的子之後便氣的臉紅脖子粗。
「怎了?不是說要踢館嗎?這塊版子讓你帶回家去踢個夠阿。」
無定說的沒錯,因為版子上大剌剌的寫著一個”館”字。
這時,無定拿茶壺往杯子倒。完全無視氣在頭上的徐某。
徐某拔劍朝無定砍去,但是無定將滾燙的茶水全灑在徐某臉上。
這水,燙的徐某把劍丟在地上。
無定起身,並用宏亮的聲音對著裡頭大喊:「血江弟子聽令!」
這時,包括翞兒的其他弟子全都聚在無定面前。
「在下只是開個小玩笑罷了,想不到徐兄這麼沉不住氣阿?既然徐兄要踢館的話,就從我的弟子之中隨便挑一個過去吧。當然,贏了的話我們血江門的牌子就讓
你帶回家去劈了當柴燒吧。」
無定看著徐某自信的說著。
徐某聽完大笑,之後便說:「哈哈哈!想不到我徐某這麼被人看不起…好,那我就不客氣了…那邊那個小鬼,你給我出來!」
這一指,指中了翞兒。就因為他是所有弟子裡最矮小的。
「哦,有眼光。徐兄,您指名翞兒是吧?」
無定話雖這麼說,但是表情略顯不安。而其他沒被選中的弟子也開始在底下交頭接耳起來。
翞兒從人群裡頭佔了出來,對著徐某行了一個小禮。
徐某打量著站在他對面的翞兒,之後便笑著往祠堂外面。
當翞兒正要往門外面跨一步時,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問著無定。
「師傅,武器呢?徒兒不拿武器就有如常人阿。」
無定將翞兒推到門外,並對著他說:「你只要到外頭撿一根樹枝就行了。」
當翞兒被推到外面後,無定與其他弟子們站在後面看熱鬧。
「得罪了。」
翞兒從地上撿起一根粗樹枝後,對著徐某說道。
而徐某對於對方這麼瞧不起他,打算不手下留情了。
「喝!」劍雖揮下,但卻摸不著翞兒半步。
第二劍、第三劍也是。
接下來的攻擊皆是如此。
翞兒動作之靈敏,出乎徐某意料之外。
「你這樣算是個男子漢嗎?不要婆婆媽媽的,揮劍阿!」
翞兒被他這麼一激,便將手上的粗樹枝往徐某的心房刺去。
「不行阿,翞兒。要沉注!」
無定察覺這是激將法,便出口要翞兒忍住情緒。可惜,太遲了…
「什、什麼!?」
激將法雖然成功了,但是翞兒的動作比之前還要神速。等他終於能看清翞兒的動作時,他已經將粗樹枝刺到心房裡了。
「啪、啪、啪、啪!噗!」
在刺進徐某心房的時候,粗樹枝斷了四次。而最後那一聲,是江兒的劍指。
待翞兒將劍指從徐某身上抽出來時,翞兒又想起什麼似的像徐某說:「在下姓劉名翞,血江門弟子排名最末位。請包含…」
雖然心臟被翞兒刺了一個洞,但徐某卻像無事般的笑著說:「小鬼,你果然是最末位的弟子阿。哈哈哈哈!」
「真的是這樣嗎?」
無定站到江兒身後,伸出右手拍在翞兒頭上。
「翞兒雖是我最小的弟子,但卻是我血江門裡最有成就的,比他還早進門的師兄們都比不過他…」
徐某聽了再笑著說:「呵…這就最有成就的弟子?這次不算,在叫一個人出來!我就不信這小鬼能撂的倒我…」
「你摸摸胸口上那個傷口吧…你還不知道你以經不在人世上了嗎?」
於是徐某就照著無定所說的摸了一下胸前的傷口。在他恍然大悟之後,徐某就倒在地上,死了。
無定看著徐某的遺體,無奈的嘆了口氣。
「翞兒阿,為師要沉住氣好讓你手下留情阿。這下,又有的忙了…胡兒、弘兒!把這東西給處裡掉。」
「是!」
被指名的兩名弟子把徐某的遺體抬出門外火化。而其他人在騷動結束後,又回到裡面去了…


2 史前龍蝦 [ 2006/10/06(Fri) 16:54 ]
這還算是雛型而已...
有沒有心要繼續做下去就看我吧。
由於這武俠小說我想跟外國的奇幻文學一樣想要加入一些神怪等一些不真實的東西。
而且也不想要扯到朝代之類之類的...
總之竟是想做而已啦....

3 G [ 2006/12/05(Tue) 23:22 ID:bS9P16P6 ]
盡可能別用不常見的字作為名字。又,這武俠小說讀來卻沒有應該有的味道,還是再讀點相關的書籍。

再者,提及想加入神怪一類,不妨參考山海經,卻是這小說不再是武俠,是成了玄俠小說。

4 史前龍蝦 [ 2006/12/06(Wed) 20:50 ID:frC5z9uQ ]
> G
> 盡可能別用不常見的字作為名字
知道了
> 這武俠小說讀來卻沒有應該有的味道,還是再讀點相關的書籍。
改天翻翻金庸or古龍好了,或者是挑個時間看歡樂到不行的港漫。
> 再者,提及想加入神怪一類,不妨參考山海經,卻是這小說不再是武俠,是成了玄俠小說。
我一時想不起來有神怪的要叫什麼才對,既然有您好心提醒的話。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至於山海經阿....找找吧

5 AK47 [ 2007/05/28(Mon) 02:57 ID:99cIy6Ro ]
修真小說就是加了不少神怪‧‧‧
還有,別太常用鮮見字來當人名,以免有掉書袋的嫌疑。

6 影月 [ 2007/05/28(Mon) 06:26 ID:VRG1cJ0c ]
你好像忘了還有別的該做的事(笑

7 AK47 [ 2007/05/28(Mon) 08:23 ID:99cIy6Ro ]
>「翞兒。」
>「弟子在。」
>「從我書房裡拿文房四寶出來,順便拿一塊木版子過來。」
>徐某不知無定究竟有何打算。待翞兒將無定交代的東西給待過來,>並遞給無定。
>無定拿著毛筆沾了一下墨水,並在版子上寫字。
>寫好後,無定將版子丟給徐某。徐某接過版子,看到版子上寫的字>之後便氣的臉紅脖子粗。
>「怎了?不是說要踢館嗎?這塊版子讓你帶回家去踢個夠阿。」
>無定說的沒錯,因為版子上大剌剌的寫著一個”館”字。

果然好笑!XD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