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日記

1 M.S [ 2006/10/08(Sun) 08:20 ]
日記二○○六年十月七日

  早上六點,天還沒亮就被寄宿在我房間的阿飄吵起來,她說她的的名字是小卉,花卉的卉,雖然我認為這名字實在有點菜市場。

  聽說她是在三個月前和男友一起燒炭自殺,但是男友沒死——而且沒過多久就有了新歡。我由衷的認為她是被騙的,不過翻遍了三個月前的報紙,完全沒有提到類似的新聞。

  誰知道她是真的阿飄還是假的阿飄,反正也是偶爾才會出現在我房間,壓壓我的床,聽說我弟也有被壓過。

  七點,被壓了一個小時動彈不得,小卉一直要我去上廁所,她說她想讓我溺死在馬桶裡,這樣她才能投胎轉世——這是她聽另外一個男阿飄說的,我覺得她被拐了第二次。

  雖然走到了廁所,但是她因為害羞不敢跟進。我說,這傢伙也笨的太可愛了。

  八點,今天要幫浩雲上數學,他是一個常常自信不夠的高三生,今天除了數學外還有被他問物理,不過解了兩三題就卡住了……三個月沒碰物理一整個廢掉。

  還是數學可愛,他對排列組合似乎特別有心得,這好像是某些數學不好的人常發生的事情。我對排列組合純粹是靠經驗來算題目,至於天賦似乎只佔了一小部份而已。

  十一點,下課,一個女孩子來接浩雲下課,手裡還帶著奇怪的生物,聽說是台灣沒有的老鼠。唔……從頭到尾只看到牠的尾巴和聽到牠的叫聲,順道一提,那聲音像九官鳥。

  十一點十分,接輝哥準備去吃野宴,八班好多人都到了。見面第一件事情:打嘴砲。大家上大學以後幾乎都不打嘴砲了,現在打起來格外有快感,好像又回到了高三。

  十二點,野宴用餐開始,我只有兩個字能形容:瘋狂。

  下午兩點半,用餐完畢,只能用杯盤狼藉來形容,我想野宴要是天天接到像我們這樣的客人,應該會瘋掉。
  
  三點,到了三多和華納,一部電影都沒看就走出去,人真是他媽的多。
  
  四點,回到雄中,和昶哥、輝哥一起去東京(漫畫店),太多東西沒買,到最後就會變成不想買。

  五點,接我那欠扁的老弟回家,還得處理他的晚餐問題。

  六點,因為要弄明天的代課,所以出門去處理講義。在火車站遇到了一名奇怪的中年女人要我捐錢建寺廟,我愣了一下,想說,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磨練技術的好機會。

  「你不覺得這筆錢應該用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嗎?」

  我伸出了手,對著那女人說。

  「更有意義的事情?」

  「就是世界和平啊!」
  
  YES!沒錯!就是世界和平啊!

  「別開玩笑了,少年仔,不多不少,捐個十元就好。」

  「不不不……妳想想,如果世界不和平,你們能蓋寺廟嗎?」

  「…………」

  「妳想想,如果世界不和平,你們能有信徒嗎?」

  「…………」中年女子的臉色露出了些許猶豫。

  「喔喔!看樣子,妳一定相當清楚我講的話,這是終極目標!世界和平啊!」

  「……請問……要怎麼樣世界才能和平?」

  她似乎很有興趣。

  「把錢給我吧。」

  「嘎?」

  「我就是世界。」我認真的說。

  「肖仔!」她轉頭就走,我一個箭步擋在她前頭。

  「我真的是世界喔,妳想想,如果我不跟妳說話,妳能確定妳真的是一個人嗎?」

  「你到底在說什麼?!」她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你確定妳看到的是真實的世界嗎?如果我沒有跟妳說話,妳能夠去確認自己的存在嗎?」

  我一臉誠懇的對她說。我自己相信著自己這樣的理論。

  「正因為我跟妳說話,所以妳能夠明確的分出『妳』、『我』的不同,所以,我就是妳的世界喔~!」

  「……」她似乎正在思索著我話中的涵義。

  「只要我平安、快樂,這世界就會不同,不用看到綠地紅花,也不用看到社會動盪,妳看,世界和平多棒啊!」

  我再度舉起了雙手,頌揚著世界的美好。

  「嗯嗯……你說的沒錯,還是世界和平重要。」

  她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把手中的募款箱塞到我的手中。

  「請讓世界和平——世界和平萬歲!世界和平萬歲!世界和平萬歲!世界和平萬歲!」她依邊說一邊跳著往公車站的方向去,旁人都對她投以怪異的眼光。

  看著她離去的身影,我輕啐了一口,隨手將募款箱塞到路旁的流浪老人懷中。

  「世界和平?真是無聊。」

  我下了結論。

  七點,世界崩毀,我不再是世界的中心,渾渾噩噩了一個小時。雄中閒晃半小時,印講義十分鐘,玩校狗二十分鐘。

  九點,載限速回家,世界恢復正常。

  這世界,不是我的世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