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鳴蟬

1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4(Sat) 18:51 ID:IbWfOjB. ]
瘋狂的笑聲 如今好像還殘留在我耳邊一般
每晚每晚 它都回盪著
在刀子砍下後噴灑的鮮血
紅色佔滿了我的視線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誰是正確的?誰是錯誤的?
答案只存在於那以然瘋狂的心中
哈哈哈哈哈哈------------









既然這樣子 不如就墜落吧


跟著 瘋狂下去


在被殺死之前先殺死對方 再被奪走之前先搶回來










生存 不就是這樣子嗎???










不要再去想任何事 我要殺---------






殺殺殺殺殺殺殺!!




我˙是˙誰?






























當秋蟬鳴唱之時 下一個死的
會是誰?


2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4(Sat) 23:31 ID:BKAy5Tsc ]


3 榊の猫焼き  [ 2006/10/16(Mon) 05:20 ID:Dm65GRWI ]
唧唧唧唧唧唧~!(噗嘰!)

4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6(Mon) 18:19 ID:80f8KE6s ]
沾滿手的鮮血 曾經握住的手
如今已經被消滅 誰還有當時的記憶?
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下
任由鮮血沾滿全身
不要再去管對錯
只要一直殺
殺光他們
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
當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倒下之時
誰還會再去管誰?
蟬叫聲響起
刺耳
通通殺光吧
為了保護 最重要的東西
殺光吧 殺光吧

5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6(Mon) 22:05 ID:bkODebx2 ]
殺之!
第六天魔王.

話說我已經當了5天的魔王了....
喂~那邊那個拿劍像是勇者的,我可以和你交換嗎?
聽說今天的便當是宇治銀時井....

問題:信長的名號是怎麼來的?





6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7(Tue) 13:45 ID:t9WYefjs ]
他當了六天魔王以後剛好明智光秀叛變掛掉嗎XD

7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7(Tue) 14:57 ID:/v13kgxo ]
明智光秀:喂!把魔王裝交出來!!!!當初談好只出租5天的!!!

傻瓜:吃屎吧!

明智:喂~那個人找點柴火燒了它!!

至此,尾張的傻瓜符合了他打死不屈的意志,拒絕繳回租借的魔裝...
唱著蹲勝~然後死於火光中....

8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7(Tue) 15:59 ID:t9WYefjs ]
哈哈哈哈哈XDDD
可是托了個御姐下水啊

9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7(Tue) 16:05 ID:t9WYefjs ]
ONE˙
髮絲被凝固的血跡黏住
第一次 殺人.....




啊啊啊啊啊--------------




屍塊掉落地面的聲音 讓我一陣做噁
不過 有什麼關係呢?
有了一次 就會有第二次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去死吧 所有的人 都˙去˙死˙吧




妨礙我幸福的傢伙們
阻擾我們在一起的人


他們 有什麼權力剝奪












閉緊又張開的雙眼


誰?







翠綠的眼珠反映出我沾滿鮮血的身影

丟下刀子 我跪下身








都死吧 大家 都去死吧!!

這樣 再那個世界裡 我們 能夠一直一直...








一直一直的在一起吧?



10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8(Wed) 13:16 ID:ZeF87kVg ]
我不想把獵奇能力全開,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把獵奇能力全開......
但小開.上面的明顯就是在釣魚......

來一段左腦發達的偏執狂愛情吧.

獵奇警告!獵奇警告!
上面的都講殺人了....我還穿玩偶裝怎麼對的起第六天魔王XD

**********
偏執狂不瘋.
我們只是寂寞.
妳一樣,在找著什麼.
我找到了妳,妳看到了我,不就夠了.
妳做的時候不笑還哭的事,我已經原諒妳了.....

刀刺入皮膚就像刺入水果,不同的是血更香甜.
弱肉強食?誰有那個榮耀被我吃?
假如我是食人族,那晚餐應該穿什麼才好?
簡單,前晚餐點中最美麗的那塊皮.
小刀具交叉響動,妳也一樣狂吼爭先.
我給妳我的手指,我堅挺的至寶,妳回應了妳的胸口,妳的肋骨,
和美妙的小腳.

一根,兩根,三根,造物者真是奇妙.
給了我們這麼多骨頭,卻只用一根造出女人,可能....
這也是為什麼我不能克制的想把妳吃掉.
肩頭,唇線,還有眉毛.
一一的括掉,用那把妳愛的生魚片刀.
切開,切開,切開,所有的內在都在開花,抖動著的哭號.

妳可以分食我,我進入妳,妳笑.
妳身體中的我經過了食道,我的手輕輕的打開胃,握住這脆弱的小鳥.
不....那一瞬間只是我的錯覺,那只是我切爛了的腎加一點後腰.
一片白,紅,差點以為會從這裡飛走......

你的胃酸在腐蝕著我的喉嚨.
我的淚水灌滿妳的眼中.
”妳哭的好漂亮...."
我切下自己的鼻子,從淚腺開始....
妳笑著接過我的小刀,斬著妳自己,那麼的放肆....
”不要,我還要留在裡面久一點...."
”等一下可以看見我們液體的孩子...."
"那是你的,我的已經拿出來了...."
我肌肉所剩無幾
"那,讓我用舌頭."我的眼睛還沒拿掉,用叉子挺好."能更接近天國..."
"是嗎...?"血沫從妳口中流出,我將我的切開後撕扯出來沾上妳的,
再塞回我的.重復著,妳無法克服疼痛而尖銳的大叫,
這是地獄般的煎熬!但沒有這個刺,我們進不去天國的,便會變少...
撲朔迷離的是,我們都死不了.....
是的,在絕對的慾望之極端就是絕對的光與暗,然後我們
兩人的靈魂被扭轉拉扯摔打穿刺後,
緩緩的分到最亮和最暗的角落,然後用力斬成四份,心被狠狠的分散開來.
當我切一刀,妳的一部份上天堂,另一部份下地獄.
我切自己,我來回在什麼樣的空間,我狂喜.
一種前所未有刺激,勾引著叫人前往這一生只能一次的禁地.

誰管這麼多呢?在這值得珍藏的一刻,我自己不正唱著彌賽亞嗎?
我自己的又有什麼關係呢?
聽我腦中的蛇尖聲哭吼,眼球後的長條肌肉在鮮血中,在嘔吐物中
陪著我該死的反射動作起舞,抖啊~抖啊,抖啊.....然後一動不動.

我拉起腸子,掀開頭蓋骨,姆指與食指在我一生最愛的髖骨與鎖骨上
敲打,啪啪啪.甩著鮮血,甩動熱氣,擺動然後爬行,拖延我的人生.

已經重覆過了幾個月了,我們一直這樣沉逆在變黑生蛆,無比醜陋
爬動的空間,天堂的地獄,反正,就是膏與膿血之間的黑幕.
但妳卻這麼美麗的微妙.
總覺得甜美的字義已經改觀,只要妳眼中有我,其他都無所謂了啊...
就算我手上的妳美麗的頭也已經像團碎肉,也都無所謂了啊......
說不出話來,我還是聽的見妳的啊....

就算妳說妳不想死...那是謊言啊...
妳不認識我,但我認識妳啊....這不就夠了啊?
妳說我瘋了.....
妳只是個路人....
這不可能的,妳的回應都是這麼微妙,那掙扎抽動,都這麼剛好.
妳說妳是不是我的情人呢?
這種話妳也說的出口,
當我把妳的靈魂挖出洗清還不痛定思痛的感謝我?
我也有附帶條件的啊....我陪著妳了啊....

最後.
我唱不出歌,兩顆眼球都給出去了....我的靈魂慢慢脫離...
歌還是出不來....

喔....
我忘了..
因為我的舌頭留在你子宮裡.

***********


看完後才發現....
這是表還是裡?(逃

11 kisaku [ 2006/10/18(Wed) 13:18 ID:ZeF87kVg ]
上面的忘了名字:kisaku.....我開始想把它移到裡版..

12 名無しさん [ 2006/10/18(Wed) 13:53 ID:NAZy4GyU ]
好啦
既然太血腥了
那我就別接了XD|||
本來還打算打個兩三篇左右...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