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我想--非本格實驗之輕

1 kisaku [ 2006/10/16(Mon) 08:25 ID:bkODebx2 ]

我想你被騙了.



Laughing

好啦,真被騙就當誤上賊船啦!

小說都要荒掉了....

*************

我想:

****************


"你想的是什麼?"
一條神仙魚在我魚缸裡問我.

"快樂."我回答,然後用手指敲敲剛開封的黑豆
煙照舊,我很長的時間才會吸一口,然後攤在沙發上
會抽煙也是因為她說喜歡淡淡的煙草味.
心頭突然大罵:我去你的辛曉祺.

"你不快樂?"

"我不知道"


魚的裙矲囂張的搖著,裙帶關係這幾個字浮在水面上.
我想起她的臉,她的OL迷你裙.
我的手順著那黑色的褲襪,從膝蓋漸漸往上.
開始想,迷你裙這個字眼用的真是絕妙.

女人只有兩雙腿一個屁股穿一件迷你裙.
然而:妳的生命中,曾有過多少個你?
在辦公桌上,在飛機場裡,在我家客廳,在妳娘家後院?

"喂?我在叫你!"魚忿忿不平的撞著玻璃.

"好好...回到先前的話題?"

"俺同意."

我笑道:"俺?這應該是我講的吧?"
家裡熟悉的沉默還沒開到站,那就讓這條沉默永遠的開下去.

"那~你快樂嗎?"

"靠!我不知道."

"你想知道我快不快樂嗎?"

啪!手去拉了拉窗簾.

多經典的夜景都市朝九晚五,而我多好笑的裙帶關係.
但我想起的,卻一直都是裙帶裡面發生的關係.

"不想."我看著天花版,夜景看不到盡頭 "我不是魚,我怎麼知道你快不快樂?"

"你一定要是魚才能知道我快樂嗎?"

"廢話,不然你叫神仙魚幹嘛?真當神仙了?"

"但你不正在神仙?聽說,飯後一根煙......"
咕嚕咕嚕,我整天沒吃飯,順道瞪了魚一眼.

"你好自私."魚會笑,你知道嗎?
"你要多想想別人,就算你不是魚,你也應該知道我快不快樂."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那好,我知道你不快樂了"

"為什麼?"事實是懶的去講的那種.

"因為她離開了你"

好爛的對白,好爛的自言自語.
然後電話響了.

"我說,我還有快樂的可能嗎?"

"如果你把愛情關係用在大頭而不是小頭上......"魚的說教

"我知道!柏拉圖的腦袋很大."我的強騙.

"口胡!就是因為你的這些爛笑話讓她想哭"

我接起電話
是小琴.

"我在樓下,今天晚上吃什麼?"

有點輕鬆.
有點道歉,有點頑皮,反正,就是那種女性的憂鬱.
但她的聲音一樣,這種模式性的早上開戰中午痛苦晚上麻痺,約12點打電話約我吃消夜
然後回家上床,像法國電影一樣:前15分鐘爽完那回事;剩下的整天都在吵架.

但這次我感覺到了.

"快樂."

"啊?"沒有輕蔑的意思,只有輕巧的女性嗓音

"我說,快樂."

"生日快樂?"她試探的問,而我也知道,今天是她生日.

"對,生日快樂,
Ay~Feliz Cumpleaños!
Bon Anniversaire!
생일 축하합니다!
Hartelijk gefeliciteerd!
Feliz Aniversario!
Χρονια Πολλα!
Buon Co......"

她開始是不講,後來聽出幾個才開始笑了起來.
"喂喂~認識你這麼久,你倒底懂幾國語言啊?"

"不多,但夠讓妳笑的......"我把煙頭一丟"等我一下...."

我電話一掛抓起鑰匙衝出去時.....

猛才想起,我從來沒有養過神仙魚...............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