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非本格實驗之-----惆悵.

1 kisaku [ 2006/10/25(Wed) 08:57 ID:laZ8XoB. ]
泣子:
**********

"窮人家就應該有窮人家的樣子,同樣的酸在那些有錢人手裡變質成瀟灑."
"那....?"她眼中只有不甘
"妳別老做春秋大夢!"

程老姐如是說.
"為了妳自己想想吧!!"

喔,對了!
她講完後還多賞了阿欣幾個巴掌.

**********










惆悵.

****************

3年前日軍從台灣走了.
10歲的阿欣.
她爸爸將她賣給了村裡靠山腳下工會寓所的程老姐.
拿了錢,說打死也不來這該死的金瓜石.

幾年過了.
自從阿欣不小心有了孩子後便每天嘆氣.
大家都會相信,人是自由的.
問題是,誰不想.


金瓜石的清晨4點,總是濕濕冷冷.
連石頭上的青苔都結了一片薄薄的霜.
阿欣醒來,又是一天開始?
不.
屋子裡回應她的只有淡淡檜木的味道,而不是男人身上的酸臭.
外面天還沒亮,阿欣已經起床.
吊起門口的燈.

老遠就可以看到這條長弄的盡頭有個大火盆,裡頭的碎炭正像紅花.
冒著陣陣的煙氣.
旁邊,站著的是老闆娘.

"小孩餵過奶了?"
當小欣走近時,她乾澀的嗓音有點隨性.
"還未"
老鴇手上有點花了的紅指甲,叉著細獸的腰.
手上上刁根煙.
程老姐,這個在出產金礦的小村裡唯一妓院的業主.

小欣面無表情的從和服腰帶裡掏出錢,
而程老姐卻數了幾張小鈔,塞回她手中.

"先說好啊,這是給妳女兒的奶粉錢."還哼的一聲不屑
阿欣不知道該如何的道了謝,才小步的走.

"慢著,早飯呢?"老鴇問"吃飽記得給孩子餵奶去."

看小欣還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動,程老姐
三兩步就把她抓小雞似的拎到裡廳去,所有的妓女正嘻嘻哈哈的吃飯,
看到程老姐,大家驚若寒蟬.

"妳們繼續啊!"丟下這句話,老姐自顧自的上了二樓.
有趣的是,她打從開業第一天說要收大家早飯的錢,卻從來沒有一次開過口.

大家又開始嘻嘻哈哈.
小欣慢慢的吃著.
"其實老闆娘人很好的,只是口氣衝了點,妳別放在心上."
年資最長的阿梅邊收碗邊講"我們能遇上她算好的了...."

年齡最小的新人阿素,拉住了小欣的衣袖.
"姐姐,妳來多久啦?"
"13年了.....連裙子都舊了"阿欣拍拍裙子
剛想要開始休息,就聽到一陣木屐聲:喀喀喀咖的從前院走來

"客!"
拉皮條的阿龍從掛布簾裡穿了進來,索利的放眼一掃.
"阿欣,人家指名要找妳."

"知道了...."

雖然做這種事,她不知道該說舒服還是不舒服,起碼她還是在自己的籠子裡.
在你不知道是不是幸福的同時,人最好樂觀點.
阿欣一面這麼想,一面伺候著客人躺下.
看著客人兩腿中醜惡的,她不禁想自己在做那回事時是否也是醜的.

當衣服從肩膀上緩緩滑落,她多希望自己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

蠟燭的光很刺眼,因為兩個身體正交纏著,它們的影子正像另一群野獸,
在牆壁上起伏.
外面不管是白天黑夜,阿欣永遠只能在醒來後清理自己的下體,然後重新點上蠟燭.
生下孩子也已經3年了.
她也開始學那個對面寓所二樓的男孩在窗邊嘆氣

**************

又一大清早,

外面還飄著霧,那個大火爐還是在同一個地方.
旁邊還是站著老闆娘.

一個穿著學生打扮的少年走了過來.
東張西望的

程老姐不耐煩的將煙丟到火爐裡.
"一大早,你要幹什麼?"

"這裡是不是...?"

"是什麼?你還是學生吧?"程老姐打量眼前的少年
"毛都沒長齊的小鬼,別談逛窯子了,你連親個嘴都還嫌太早!"

"我是來找人的..."少年的臉漲的通紅.

"找誰??"阿素聽到聲音走了出來

"一個頭髮到肩膀,,綁著藍色腰帶的姐姐....."

"我嗎?"阿欣走了過來,將錢遞給老闆娘"有什麼事?"

"多....多少錢."少年小聲的說.

"什麼?你聾子嗎?"程老姐拉開嗓子"阿龍!阿龍!把這小鬼拉到會館問去,看是那家的!"
木屐聲喀喀喀的過來.
"等等..."阿欣看著少年的臉,是那個在對面樓上嘆氣的少年.
"我有錢,我只想和這個姐姐談談...."

"真的服了你了,你想要幹什麼?"

"我只想和姐姐聊聊...."少年的臉越來越紅,聲音越來越小"因為她長的好像我死去的媽媽..."
程老姐腰一叉,還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收他半價"老闆娘一瞥嘴轉身進了廚房"當孩子的奶粉錢!"
小欣露出了淺淺的微笑,少年也是.

"中午你可以過來,我今天休息......"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臉有點發熱.
自己也23歲,面對17歲的少年,體內一股莫名的感觸湧了上來.


*****************


中午和早上沒有不同,只是熱了點.

穿著和服但胸口卻半開著的小欣,拿把扇子煽動著不知那來的悶熱.
孩子已經餵過奶睡著了.

眼前的少年,臉還是一樣紅.

兩人已經對坐了不短的時間,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和這孩子,也算有緣吧?)
自從她第一天接客,醒來時便經常看見這少年在對面二樓窗邊嘆氣著.
那時的自己也躺在零亂的床舖上嘆了一聲.
想到這裡,小欣也臉紅了起來;或許不是天氣熱,
而是自己不知羞恥的感覺到了什麼.

"今天好熱呢..."
小欣很想好好的談話,但對方一言不發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是啊..."

"要聊什麼?嗯?"

少年抬起頭來,眼光卻從小欣的眼睛飄到她略略半開的胸口上,意識到自己
的慾望的同時,少年又低下頭去.

"對...對不起."

"不用道歉的."
小欣也不將胸口故作姿態的遮掩,只是很平和,很柔順的笑著.
(少女的嬌羞嗎?那已經不是我敢表演的奢侈品了...)

"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大家都叫我小欣"
她聽到了波波波的蒸氣聲滾著,看來茶已經開了."等我一下,我去拿茶葉來...."

"妳的父母呢?"
熱茶一直是夏天的飲品

"這不是你該問的...."小欣有點發怒.

"對不起"少年將空茶杯不知所措的拿在手中.

"我不是說過了嗎,不用道歉的"一雙細嫩的手握著茶壺,伸了過去"你喝茶嗎?"

"謝謝."

又開始沉默,兩人喝完了茶,直至傍晚.
喀喀喀喀.
"客!"

沒聽到這熟悉的一句"客!"反而聽到了一聲"唷!晚上好!"
將袖子捲到肩上,老闆娘的大兒子阿龍,露出結實的肌肉.

"有事嗎?"小欣對這個男人時常抱著好感,即使他的動作粗魯,不過在木工上倒是很細心的.

"剛把老姐屋頂修好,今晚怎麼還這麼熱啊..."他笑了起來"問小欣姐來討杯熱茶喝~行不?"
阿龍從工具拿出一隻髒髒的破碗.

"嗯."緩緩看著茶水倒入晚中,混合著泥和一些油汙,小欣不禁皺起眉頭.
"我換個杯子給你吧...."她拿了自己的杯子遞過去.

"不不,我這粗人,隨便就好"謝過後,又聽到喀喀喀喀的木屐聲走了.

"阿龍先生是個好人呢..."少年起身"我也該走了,明天我還會再來的...."

"不送."阿欣的笑容依舊,而少年的臉也不再紅了.




2 kisaku [ 2006/10/25(Wed) 08:57 ID:laZ8XoB. ]
******************


持續了幾天,少年都來和小欣談話.
兩人也逐漸熟稔起來.

17歲的少年的父親和阿欣的父親相同,將他一個人丟到了當教師的遠房叔叔家之後
便一去不回,已經10多年了...
現在是一個人在讀書,而上一年唯一的親人,自己的叔叔也去了東京.
過幾年去台北應考,有了叔叔的推荐信,帝國大學應該不是問題.

怎知,在秋天時因為讀書忘了照顧好身體,得了肺病.
現在在老家靜養著.

又到了晚上,後山的礦場傳來打下班鈴的聲音,扣!扣!
二樓傳來的日本老歌,唱機的聲音顯然是程老姐的收藏之一.

"肺病....嗎?"阿欣吃著他帶來的海苔,若有所思的說著.

"嗯...說是非常不好醫治,只能長期靜養,偶爾還會咳血."

"你一個人住感覺寂寞?"
"所以才會想找姐姐談談心啊....."少年眼中透出一股憂愁
"我一個人就這麼死了也不奇怪...."

"那,你到現在都還沒有碰過女人吧?"阿欣的眼睛,盯著少年.

和她所想的完全一樣,男孩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點了點頭.
面對著眼前不經人事的男孩,不禁的想捉弄他.

"也還沒有接過吻吧?嗯?"

小欣起身,慢慢的往少年的方向移動,和服從肩膀上滑動,
白白的大腿從裙襟中伸了出來,雖說已為人母,但畢竟只有23歲,青春還是沒有離開她多遠.
雖然是逗弄,但小欣也感覺到了什麼在她體內鑽動著.
可恥的是,那是自己工作時偶爾會湧發出的慾望.

"不...不行!..."少年眼中有點期盼,但驚慌的成份居多.

小欣笑著坐好"看你認真的,我都是個有小孩的媽媽了..."
"你不會想要我這種女人的吧?"

沉默了好久,少年拿著茶杯的手卻發抖著,不知道是憤怒,還是激動.

"怎麼會....."少年認真的起身"我不能夠吻你,是因為我有肺病...."
突然他整個人撲向小欣,將她整個人按在褟褟米上,手異常的有力.
用令人難堪的姿勢騎在她腹部上,卻開始啜泣起來.
"我怕傳染給妳啊....妳以為我不想嗎?我連做夢都不敢夢到呀....."
眼淚在他的眼中,一蔟蔟的滴到了她嫩白的脖子上,胸口上.

"你....."
"我是喜歡姐姐的....我是會珍惜姐姐的....."少年開始哭了起來,將小欣整個人抱的緊緊的.
心跳聲撲通撲通.
透過和服,傳到小欣起伏的胸口.

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她的心突然一整個揪的好緊.
肋骨將要窒息一般的收縮著,這種少年思念人的感覺.....
好痛.

"好了好了,回家吧."她慢慢的摸摸他的頭,閉上了眼睛想讓兩人都鎮定下來.
兩人抱在一起.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彥...."少年坐了起來
卻孩子氣的抹去淚水,有點可笑.
完全看不出剛才的力氣的來源.

(身體已經是個男人了,怎麼感情卻還是像個小孩子一樣啊....)小欣想到這裡,苦笑起來

"明天,我還可以再來嗎?"他抽抽噎噎的樣子真的讓人覺得好笑.

"可以,不過這次別像今天一樣撲過來了...."小欣看著剛才被抓住的左手,嘆著氣
"你的力氣這麼大,明天肯定會瘀青的...."

"對不...."少年想道歉的同時,小欣用手指點住他的嘴唇.

"我說過什麼來著?"

"不....不用道歉的."少年想了起來,破涕為笑.

小欣看著少年回家的背影,有點期待明晚.
怎知,明晚的到來卻是另一個天氣.

暴風雨.

*****************************

3 kisaku [ 2006/10/25(Wed) 08:58 ID:laZ8XoB. ]
凌晨3點的鐘,敲響了三下.

半睡半醒的阿欣,蠟燭也還沒熄
不知道睡了多久,自己頭上的馬尾也沒有拆下就睡了,
心中有點甜意,想起了那少年激動的表情.

開始有點覺得可惜,自己的初戀,
卻是由一個完全不懂得是怎麼一回事的孩子來告訴自己的.

"客!"這次卻是小聲的.
是阿龍,現在才幾點?

喀喀喀的木屐聲都沒聽到.

小欣起床的同時,想要穿上自己的和服,一雙手卻從背後抓住自己的胸部.
也伸入下體,狠狠的搓揉玩弄起來.

(好粗暴)阿欣皺起了眉頭,口中卻發出職業的嬌喘聲.

"客人....請不要這樣..."

"阿龍不在....呵呵.....我是自己進來的..."
一聲熟悉的聲音,讓小欣的寒毛直豎.
這是她最不想在此刻聽到的聲音.

爸爸.

怎麼可能?

"啊啊....妳的身體長的真豐滿,和妳的媽媽一個樣...."
這個男人,正是將小欣賣給了程老姐,她的爸爸.
"天生就是給男人插的料!"

小欣一巴掌扇了過去
奮力的一腳將他踹開,摔倒在門邊後,男人也只是嘿嘿的冷笑.

"你怎麼會回來的?"她冷冷的問,空氣都要凝結,可見她恨這男人有多深.

"當然不是為了妳了,妳個婊子."他擦擦臉
"但今晚我還回再來的.....!"

"你做夢!"小欣試著鎮定,天下有那個父親將女兒賣入妓院後還來光顧的?

這時候,她卻想到了小彥清瘦的臉.

"誰說不行,老子有的是錢!...俺是該教妳怎麼好好做個女人."
她的臉非常堅決,但男人只是不屑的看著.
"哼.....妳別傻了,是那小鬼吧?我都聽到了妳和那小鬼的對話...."他站起來.
"什麼對話?"
"妳不知道妳做了什麼,這個世間的事還有分可做和不可做的...."男人的嗓音透著邪惡.

"你是什麼意思?"

"今晚我算發發慈悲了,告訴妳吧,我並不是妳的親生父親..."

"這個我早就知道了,媽媽臨死前說的."
小欣眼中透出一股恨意,這個男人簡直不是人!

"那個婊子從來沒幹過好事,除了床上以外..."男人開門往外走
"還有一個更好的事我沒講..."他突然冷笑起來.

"我回來是為了那個小鬼....他的爸爸要我把他
帶到東京去治病"他笑的更激動了"但命中注定,果然你們母女倆都是同一個賤料....."

"把話說清楚,你想對小彥怎麼樣?"她的腦中快速的旋轉起來了.

"小彥??喔,妳還不知道吧?妳的親生父親,便是妳媽媽的哥哥....."男人吐了一口口水.
"........那...那有怎樣?"她腦中轟的一聲,已經開始想暈過去了.

"然後呢?妳的親生弟弟....."

轟!腦中突然一片空白,阿欣的眼睛閉上,眼角有一滴淚水.

"愛上了妳...."男人奸笑了一會兒
"把這個事實告訴他,他會多感動呢?嗯?"

"哼,洗好屁股等著吧!"

阿欣已經聽不到了.
聽到弟弟二字,她全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難怪和那個少年有如此多的相似之處,感覺上有如此多的安詳.
心中只會佔有他的一個位置,原來那是家人的愛.
但小彥卻將之轉變成男女之間的愛.
糟糕了,她心中只這麼想著,絕對不能讓他知道,絕對不能讓那個惡魔一樣的男人,
再一次的毀掉他好不容易療養的籠子,有太多的事情....

她失去了意識.


***************


喀喀喀喀

阿龍!!!

在房間內發抖著的阿欣,聽到那熟悉的木屐聲
連自己的衣服都不顧,隨便一拉便衝了出去.

"唷~欣姐,早上好!"

"阿龍!老姐呢?"

"老姐去了南部買貨,中午才會回來....怎麼了?"

"大件事了....大件事了啊..."阿欣抓住阿龍的衣服,說著說著便蹲下去哭了起來.

"喂....欣姐...喂."

她又昏了過去

"喂!阿素,阿梅,幫個忙啊...."
裡面正在吃早飯的眾人七手八腳的將阿欣背到房間裡,
大家都沒有注意到,火盆裡的紅花般的炭,不知道什麼時候...
熄了.


"阿素,妳先去車站等老姐,我去找管區的來幫忙...."阿龍騎上了腳踏車.
交代好事情,阿龍急急忙忙消失在長巷的盡頭.

阿梅在裡廳裡,幫阿欣擦汗,小聲的慰問著.
過沒多久,她醒了過來第一件事便問:

"小彥呢?小彥呢?"

"小彥?"

"隔壁二樓的那個常來找我聊天的男孩子."

"怎麼?妳大清早昏倒就是為了他呀?"阿梅開著玩笑.

"去幫我找他過來啊....有很重要的事...."阿欣掙扎著要爬起來.

"好了好了,小秋妳就去看看吧...真是的.."阿梅拿了另一條毛巾
"是怎麼回事?"

"剛才3點左右,我的爸爸來找過我...."阿欣想要平靜的講,但大家不約而同的

"咦!!"

"所以我想問老姐,能不能不接他....."阿欣將頭低了下去"這點人情倫常,老姐是會懂的..."

"怎麼?他還要當客人來光顧?"阿梅吃驚的問"這種人....."
"放心吧!看老姐不一掃把將她轟出去才怪,管區的來了,也叫他吃不完兜著走."
眾女紛紛為阿欣打氣,門口傳來了少年的聲音.

"阿欣"語氣已經不再是小孩子了.
穿著便服的少年,焦慮的坐到床邊,握著她的手.


to be continued.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