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哆啦A夢--未來˙現實

1 鳴影 [ 2006/10/25(Wed) 17:00 ID:/oETAcm2 ]
猶豫挺久的~~
還是決定試試看了

哆啦A夢—未來˙現實
不斷輪迴的夢境,
如今依然浮現在腦海中,
一次一次掉下淚水,
卻在不能自持之時,
再度遺忘。
我……

  『不…不!!』
  少年掉下了眼淚,滴在藍髮男子的衣服上。倒在血泊中的他,雖然已經快要沒有力氣了,卻還是掙扎著伸出手,撫摸著少年的頭髮。
  『別哭了…不是說好,以後都不准…不准再掉淚的嗎……』
  抹去他臉頰上的淚痕,男子笑了,笑的雲淡風輕。逐漸無神的藍色貓瞳中,出現了綠色的字樣。
  『不要,我不想忘記你!!』
  握住男子的手,少年雖然聲音微小卻十分堅定。
  他嘆息一聲,輕輕掙脫對方的掌握。
  『對不起…大雄……』
  男子由地上緩緩飄起,鈴鐺被風吹起,發出「叮鈴!」的聲響。
綠色字樣組合的光圈出現,環繞著他,接著,他突地睜開眼睛,碩大的字體由機械眼投影在半空中。
  『「Delete!!」』
  大雄睜大眼睛,腦中的一切隨著他的話語開始迅速回流、消失。
  不要!!
  我不想…我不想要再次忘記你啊……
  因為你,你是我無可取代的
  我最好的朋友。
  『不!!!!!!!』

  「不!!!!!!!」
  從床上驚醒,大雄喘著氣看著模糊的房間。
  這裡是…家中……
  我剛剛,又夢見了嗎?
  帶上眼鏡,大雄透過鏡片,看著眼前藉由外力而清晰起來的一切。
  夢見了什麼?
  雖然從「四年前」那場事故開始,自己就不斷的重複夢見這個夢境,卻在每一次醒來之後遺忘。
  每當試圖去回想之時,頭變會痛的像要裂開一樣。
  以及,濃濃的悲傷湧上心頭。
  「大雄,你醒了嗎~」
  樓下傳來母親叫喚的聲音,大雄應了一聲,起身換掉睡衣,穿上了平常穿的衣服。
  「我這就來。」

  上學,對大雄來講,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情。
  翻開課本、朗讀課文、考試。
  重複著這些愚蠢的動作,所謂的課堂,也只不過是這樣而已。
  早在很久以前,大雄就已經了解到這件事。
  雖然明瞭自己這樣做完全沒有意義,但還是得在政府的逼迫之下,反覆去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
  下課鐘響,幾個朋友隨即圍過來聊起天。
  嘲笑、談話,聊著昨天的卡通節目,嘲笑上課時因為沒寫作業而被叫出去罰站……這些種種的事情,對一個學生來講,是在普通不過。
  只是,自從自己失憶以後,這些好友們就盡量避免在他前面談起他小時後的事情。
  因為這樣會讓他的病又再度發作。
  首先是喘不過氣,再來會因為強烈的頭痛而逼出淚水,心臟像是要跳出胸膛一樣,身體捲縮在地上,悲傷如潮水般湧來。
  接著,便會昏厥過去。
  查不出原因,這個病就這樣一直存在他身上。
  但是大雄並不討厭這個病,因為,總覺得每次發病的時候,會有一種很重要的東西,回來的感覺。
  很重要的東西。
  曾經遺失,非常重要的那樣東西。
  那樣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野比大雄,現年15歲,個性沉默冷靜,國小時功課很爛,但自從四年前發生意外失憶後,功課遍突飛猛進。家庭狀況普通,對女性沒有興趣,沒有興趣、夢想,是個枯燥無味的少年。
  低沉的男聲響起,藍色的瞳孔中閃過一道光芒。
  「確認……」
  將手上的紙張塞回口袋,男子抬起頭,看著大雄:
  「我叫做哆啦A夢,叫我小叮噹就好了。我是從二十二世紀回到現代,來幫助你成為一個有用的人的貓型機器人。」
  眼前的男子有著深藍色的短髮,穿著同樣顏色的長袖上衣以及長褲,脖子上圍著一個紅色項圈,項圈上掛了金黃色的鈴鐺,只要輕輕一動,便會發出悅耳的鈴響。
  微瞇著淺藍色貓眼,他豪不客氣的坐在大雄的書桌上,嘴巴裡含著一根菸,痞痞的說著。
  「不好意思,能否重覆一遍你剛剛講的話?」
  大雄冷靜的推推眼鏡,看著眼前的男子,心中閃過千百個念頭。
  這傢伙是神經病嗎?!
  對方挑起一邊的眉毛,拿走菸管,並吐出一陣雲霧。
  「你耳朵是不是有問題?好話我可不說第二遍的。」
  說完,他跳下書桌,居高臨下的看著大雄:
  「沒想到你長的那麼矮,還一副呆樣。這什麼爛衣服啊,樣式土的要死,還有,能不能不要穿著那麼難看的褲子在我眼前晃來晃去?小心我有一天把你連它拿去一起燒掉。」
  「…你再說什麼,我要怎麼穿是我的自由吧?還有,你是嗑藥嗎?擅闖民宅還對住戶說出那麼一大串莫名奇妙的話,我跟你講,我可是會報警的。」
  小叮噹凝視著他一段時間,接著,將煙管丟在地上踩息後,隨即拉住大雄的領子就往外面拖去。
  「喂、喂!!你做什麼?!」
  大雄慌張的叫喊著,眼前的景物卻在瞬間變換。
  「咦?大雄?還有,哆啦A夢…?」
  原本在讀書的靜香,先是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道門,然後自己的心上人便與一個男子憑空出現,讓她著時嚇了一大跳。
  沒有理會對方的提問,小叮噹兀自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破破爛爛的紙。
  「源靜香,現年14歲,是個文靜的好女孩,功課十分優秀,是全校排名第十五名。擅長科目是英文和數學,在校人際關係良好,家庭環境十分合諧,但在感情問題上面十分煩惱。雖然被校草小杉強烈追求,以及遭受心上人多次的拒絕,卻依然不變自己喜歡著野比大雄的心情。」
  語畢,他抬頭看看靜香,眼中閃過一道綠色的光芒。
  「紀錄完成。」
  「咦?!」
  因為自己的心事被抖出來而漲紅了臉,靜香愣愣的看著兩人。
  小叮噹轉過頭,看著大雄問道:
  「你喜歡她?想要娶她為妻?」
  「不,我對她沒什麼感覺。」
  再度推推眼鏡,大雄十分肯定的說道,而且──────
  「怎麼這樣……」
  ──────絲毫不管對方的感受。
  小叮噹看著他,口中小聲的喃喃自語:
  「喜好度10%,確認;態度惡劣,確認,性向問題,確認。」
  說完,他又再度抓住大雄的領子,將他拖回自己的房間。

  「哎呀,大雄,沒想到你已經見過哆拉A夢先生了啊。」
  自家母親穿著一貫的粉紅色洋裝,微笑著說道。
  「咦,媽媽?」
  才剛被這名擁有神秘力量(?)的陌生人拖回自己的房間,就碰上了因為樓上吵雜而上來查看情況的母親,意外的是,在看到小叮噹後,她卻露出了一副很親切的樣子。
  「這位是哆啦A夢先生,從今天起他要搬到我們家來借住一段時間。」
  「咦咦?!」
  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大雄發出驚呼,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他看著母親,問出了自己心中的問題:
  「那、他要睡哪裡?」
  「你房間啊。」
  理所當然的看著他,卻丟下了一枚炸彈。
  愣在當場,大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個人一邊說著客套話,一邊步到樓下去聊天。
  不-會-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