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涼宮春日的崩潰

1 名無しさん [ 2006/11/03(Fri) 09:06 ID:VGkCHlAE ]
一天的事我永遠也忘不了,特別是與那個叫涼宮春日的女人有關的話。



11月的某天,一如往常放學後SOS團成員在文藝社社團教室聚會。

這時春日拿出一張單子說︰「馬上就要到冬天了,為了讓大家身心都暖和;所以決定下個月到溫泉鄉做集訓。

啊!放心,我有認識的老闆娘可以讓我們用便宜的價格過夜。」



這時我發覺某些地方跟往常不同,以前春日不但會擅自決定集訓地點;甚至還擬好行程計畫。

但這次說完地點後就不再多談她有任何想法,難道她想到時候再即興演出?



到了集訓當天,是12月裡某個大雪紛飛的日子。眾人在用晚餐之前想先去泡澡暖暖身子,我這時滿腦子想到的都是朝比奈學姐吹彈可破的肌膚浸泡在池中的模樣。



泡個舒服澡後,大家又聚在一起準備用餐。這時我的眼光並非停留在把頭髮用毛巾包起來的學姐,而是…



那是春日吧?穿著浴衣的她將頭髮弄成兩個類似丸子的形狀,兩邊再以髮帶綁住。

我一時看呆了,春日被我盯著瞧臉上浮現一抹紅暈;就轉過頭吃自己的飯不理睬我。



隔天清早我想來個早晨的沐浴就到男浴池,在白霧中看到了先入池泡的住客;令我訝異的是那人居然不是男的…

我看到綁著與昨天相同丸子髮型的春日,露出香肩以及白晢的脖子。春日原本就是個美少女,只是因為行為怪異讓男生敬而遠之。而現在這樣靜靜泡澡的她看起來實在是相當可愛,但比起這些胡思亂想;現在更重要的是趕快離開池子。要是被春日查覺我跟一起洗澡,會有什麼恐怖的下場我可不敢想像。



春日緩緩轉過頭來,出乎意料的她只是害羞的低著頭立刻將視線移開。正想離開的我被叫住了,春日用了非常溫柔的語氣說︰「阿虛,沒關係;你不必在意我只要儘情的泡就行了。」



我想這時如果出去後果會更慘,所以只有乖乖待在池子裡。沒想到春日把身體貼近我的背用比剛才更細柔的聲音說︰「阿虛,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坦白說,被一個可愛的女孩如此近距離的肌膚接觸,我除了血脈賁張之外根本無法冷靜聽她想說什麼。

過了兩分鐘左右吧!我正覺得奇怪春日怎麼沒再出聲了,卻發現她已經昏倒靠在我肩膀上了。



我急忙抱著全裸的春日趕到脫衣間,如果不替她披上浴巾被他人瞧見;我的立場就很尷尬了。

啊!女孩子的身體真的好軟,即使是平常頤指氣使的暴走女涼宮春日也一樣。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有的沒的時候…



當然溫泉旅館的老闆娘也立刻替春日做了一些簡易的救護,但是春日居然一直到午餐時間過後都還沒醒來。

正當老闆娘準備叫救護車時,我阻止了她。取而代之的是把古泉、長門以及朝比奈學姐都請來房間瞞著老闆娘私下商量,我覺得這種情形下普通的醫學是救不了春日的。我的直覺告訴我︰這說不定跟古泉他們所屬的機關有關聯。



首先先讓長門替春日查看生命跡像,心跳、脈搏、呼吸雖然很微弱但依然存在。我接著詢問古泉這是否與機關有關,但他立刻否認;還會機關的原義是保護春日的怎會反過來傷害她呢?說完後,古泉瞄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春日又瞧了我一眼;露出自從認識他以來很少看到的焦慮神情。



古泉稍微鎮靜下來後用平常慣有的說明口吻說道︰「首先,我必須想問你︰你心裡究竟對涼宮同學的感覺是什麼呢?」突然被問到我也愣住了,隨後腦中就出現各種關於春日的場景︰有剛入學時留長頭髮卻兇巴巴的她、在課堂上跟我說她要自己組社團、穿兔女郎發傳單及唱歌的她,以及在她從北高消失變成光陽園學院的學生那三天…



話說回來,我從來就沒正視過自己對春日的感覺究竟是什麼?

雖然總是被她的怪點子與任性搞得疲憊不堪,但又不是真的恨她入骨。

畢竟她是我的同班同學、座位又在前後、而且是同社團的成員(儘管是被強迫拉進來的)

再說比起剛認識時那個冰山美人,現在的春日好像變得比較常有笑容;看起來也可愛多了。



我偷瞄了一下躺在床上頭髮放下來的春日,雖然沒有剛認識時的及腰長髮;但也超過肩膀不少了。

莫非因為我喜歡綁馬尾的樣子,所以她又開始繼續留長髮了嗎?



其實我仔細回想,以往的相處中有許多地方都能透露出一個事實︰春日喜歡上我了。

但是…

一來,她自己一天到晚說戀愛是病態,國中時又甩了很多男孩子。這樣的人會認真喜歡上一個人嗎?

二來,我一直以來都以為她是麻煩製造者,替她收拾爛攤子就夠累了;壓根兒就沒想過跟她交往。

不過我有時倒能從她眼神中查覺到一絲女孩子的溫柔,雖然這可能比長門些許的情感變化更難窺出端倪…



在我摔下樓梯住院那時,她一直在醫院裡陪我三天。

春日是很好強的女孩,她不可能像朝比奈學姐在我面前淚珠滾滾滴落。

但那三天裡她應該也有在睡袋裡為了擔憂我的情形而偷哭吧?



正當我想著這些問題時,我聽到朝比奈學姐的聲音︰「涼宮同學醒了喔!」

我急忙到床前探視,只聽到春日用細如蚊鳴的語調有氣無力的說︰「…阿虛,我怎麼會躺在床上,發生了什麼事?」



當我把事情來龍去脈說明清楚後,我竟看到斗大的淚珠滑落春日的臉頰。

隨後毫無預警的,春日撲向我懷裡,一邊哭泣一邊不停的說︰「阿虛,對不起,我總是給你帶來麻煩。你一定覺得我是個討人厭的女孩吧!」另外三人不約而同都先離開房間,讓春日儘情靠在我懷裡放聲大哭。



春日哭累了以後又繼續進入夢鄉,看著她的睡臉我突然想就這樣吻下去。

以前我也吻過春日,但那是在春日創造的閉鎖空間裡;可說是被她強迫的。

而這次卻是我自己真心想給她一個吻,但我還是放棄了。

畢竟我一直以來沒有好好對待春日付出在我身上的感情,要是吻了她只是讓她受傷害吧?

於是跟她說聲晚安就走到大廳,像是命中註定似的遇到古泉。



古泉買了瓶冷飲招待我,語氣平緩的說︰「即使涼宮同學擁有近似神的力量,但也有不能辦到的事。她感覺你對朝比奈學姐與長門同學的關心勝過她,吃醋的她於是創造閉鎖空間讓你必須親吻她才能脫身。

但之後她就發現了,那終究不是真心的愛戀之吻,一向好勝的她遇上挫折了。雖然我不能確定她是何時喜歡上你,但這份情感卻日益在她心中滋長。她總是在你面前說戀愛是一種病,就是為了掩飾其實自己也病的很深。」



古泉說完後就逕自離去了,學姐跟長門好像也不知去了哪裡。

我想在睡前再泡個澡,於是獨自到了男子澡堂;這次不會看到春日了。



泡在水中的我,抬頭仰望天下的繁星點點,不知為何流下了淚。

難道我是為了被我傷了心的春日而哭嗎?

而我究竟喜不喜歡春日呢?

想著這一切讓我腦袋發熱,不想泡到昏頭所以就趕緊出來了。



後來集訓結束回到學校,還是每天放學後到SOS團聆聽團長大人的胡言亂語。

我嘴上吐嘈心裡想著︰對不起,春日。我暫時還不能回應妳的感情,可不可以暫時就像現在這樣大家在SOS團裡嬉鬧、做一些荒謬的事就好了呢?

這不是拒絕妳,我這幾天在家裡反覆思考。得到一個結論︰總有一天,我會跟妳一起去尋找外星人、未來人、超能力者;那是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迷你SOS團。


2 fyyz200803 [ 2012/05/08(Tue) 20:38 ID:YNLnHa0Q ]
看下面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