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黑羊

1 kisaku [ 2006/11/28(Tue) 01:42 ID:/aZZmzOo ]

有一隻黑色的羊,常出現在我夢中.

脖子上總掛著幾滴血.

是誰的呢?我每次看見牠都會問:

[羊啊?為什麼你會到這個地步?]

牠的眼神是很同情的.
似乎是我認為牠不想為我犧牲,但其實是想的.
只是我沒發現而已.

就像遇見我的那個女孩子一樣.
睫毛長長的垂下.
蓋住自己,也蓋住我.

**************

[啊]

[怎麼啦?]
新婚的老婆問,我感覺這是沒有愛的問法,換言之
我們已經差不多2個半月沒有做愛了.

[魚死了]

[上次你餵的時候還好好的不是嗎?]

[嗯.....]看來要再去買了,那貴的要死的熱帶魚.

我之所以說遇見我,是因為我不是追我老婆而結婚的,
而是有一天她說結婚好嗎.

我應該是愛她的.
手上搓著飼料,看那該死的神仙魚.
回想起那美妙身材的魚店老板.

[吃飯了~]
她洗洗手,清清秀秀的指甲,我抓起來吻了一下.
雖然有點笨拙,但她總是能補捉到的.
[嘻嘻]
年齡和可愛的捉狹似的笑雖不能永遠,但現在是有的.

晚上到了被窩裡,又是另一個溫溫暖暖熱熱的光景.

*****************

這次我放在外面,她去沖洗時我便睡了.

又是那羊.
但血已洗去了.

我撫摸著牠柔順的毛髮,和漂亮,有點軟軟的毛角
角?

[好痛.....]
我醒了過來,發現正搓揉著.
她是有點苦苦的笑,吐了吐舌頭.
[你不要這麼粗魯嘛.....]

我又來了一回.
一樣是在外面.

她卻將我的每一滴抹了,一一塞回腿間.
[人家想要小孩了...]

[為什麼?]我還是抱著她,聞著她髮間和頭皮殘留的味道

[因為總覺得這樣不夠愛你]

[愛能當飯吃嗎?]我用指甲戳了她那裡一下,她也是一抖
然後腳輕輕的撞我.

[行啊]
[嘴硬的小笨蛋.....]只是單純的親了她額頭,我又睡去了.

****************

我看的羊,卻變成了穿黑色喪服的女孩.
一樣是長長的睫毛.
我問,她也只是同情.
或多於悲傷的問題,這只讓我更急.

"妳的血呢?"

"我的血就是妳的血啊...."她又哭了起來.
開始慢慢的變回羊的樣子了.

[咩~~~]我看見羊的頸子又開始冒血,我抱著牠,一陣傷痛湧出.
大男人哭起來是很難看的,但沒要緊.
即使在夢中,我還是哭的很大聲.

*********************

[你怎麼了嗎?]我一摸臉,淚?

她慢慢的擦掉我臉上剩下的.
然後去了廁所,我拉住她
[怎麼了嘛?]

[那個來了.]

待她回來後,我再也沒看見那羊.

***************


直到這個月冬天開始,兩個半月沒做愛的我們開始
想念彼此的體溫.

那羊也回來了,但卻變的更小,更病,血流的更兇.
我還是一樣很累的.
可能我發現了什麼,可能沒有.
我都想一笑置之

今次她說,在裡面好嗎?
我說不要,免得懷孕了夫妻間短短的兩人生活便會破壞.
她都一臉哀怨
[這表情,是慾求不滿嗎?]

[那是.....]

已經好多次我看她將我的一一塞回腿間了.
雖說是煽情的,我也喜歡她這樣做,尤其是吐吐小舌頭.
品嘗人生的同年,她懷孕了.

我很不相信一一塞回腿間的那些有任何用處
但我是相信自己髮妻的丈夫.

孩子出生了,是個長的很不錯的女孩子.
我一抱起她
懷中的小生物竟像頭小羊一樣咩咩的哭了起來.
然後我看到另一個東西,讓我很在意的東西.

是腳底小小的胎記.

那很明顯的,雖然很小:

是頭羊,黑色的羊.

我應該哭還是笑?我想,是再夢見羊的時候嗎?
好像夢一般的現實.
我開始想,也許我是魚

但你說可能魚會做夢嗎?
你是聽誰說魚不能夢見羊的?

06/27/E.H/工作室 微雨


2 kisaku [ 2006/11/28(Tue) 02:14 ID:/aZZmzOo ]
感覺出不來,繼續



[你老是在走路時摔了,怎麼搞的?]

[沒關係,姐姐會扶我起來的啊]

小男孩伸出手來捉住姐姐的手,但手卻消失了,他又
重重的摔倒,然後大哭了起來.

**********************

[現在這社會啊,不是你吃人就是人吃你....喂,你有沒有在聽啊?]

[喔?]小男孩雖已不再跌倒,但遲頓這一點倒沒變.

現在才有點醒覺昨晚的夢代表著什麼,跌倒沒人扶可是很痛的.

說實話,他還真有點恨起隔壁的大姐姐來.
自從被她假裝扶然後鬆手摔倒以後,便沒再見過了.
多久了?10年?20年?

同樣的,那時的感覺只淡化了.
直到他看到公司前新來的櫃檯小姐.

******************

[咖啡,會計部用的筆,中午的便當,上個月的相本....]
如數家珍後,大男孩看見那個忙進忙出的新人,
正一件一件把桌上多的要命的東西往手上排

[喂,那樣做是不行的啊]

[什麼?]

(還聽耳機!太沒有工作態度的吧?)
他走上前去想拿一些下來,突然一晃,那小姐手上的咖啡
要潑了,她也急忙的向前,就這麼一撞.

.....................

他是整個人將東西全給檔了下來,因為他高,所以這些東西
都一手包辦似的整個抱牢.
之後像拎小雞似的將那個新人拎到椅子上

[妳到底是在想什麼呀,如果弄雜了,下午花錢印的傳單便沒用了]
之後一些小爭論.
[對.....對不起]
[妳不用對我道歉啦,小心一點就好.]

**************

[啊]雖然說自己有點遲鈍,但也未來離譜了.

這個大男孩剛才回想起前幾天扶那個小姐時有摸到她的手.
現在總算他也能幫助別人站起來了.
雖說是高興,但他也體會不到什麼....



當他在休假看板上指出自己名字後,旁邊有小聲的驚呼
[咦?]

[怎麼?]
她簡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眼睛爭的老大
[你是那個我小學時後隔壁的小鬼???]

[啊?]

[同名啊!同名!!]

[那又怎樣?]

[又怎樣?難得我認出你,改天找個地方聊聊好嗎?]
剛講完,她就不小心滑了一下.

[當然,現在是你扶我.,而不是我扶你了.....]
[還真敢說....]

當然跌倒時的傷痛遠不比現在受到的痛.
但現在無論如何,要........

要什麼你還不知道嗎?
等有一天你回想起跌倒的過程,有時會有意外的收穫.....
幫人和被幫,這兩條件假如互換的話,
我想兩人的滿足感應該有所不同吧?

而那個大男孩,只是又幫她撿起了一樣東西,她則是撿到了
一個她會需要的人........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