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名無しさん...?!

1 月球 [ 2006/12/05(Tue) 02:08 ID:RUpEXwMk ]
想寫的是一段愛情故事...劇情大概是離婚的年輕人妻跟精力旺盛的少年仔...


十一月的天氣意外涼爽,完全感覺不到南部特有的全年熱氣
看來冷氣團這種東西偶爾來個一兩次也是不錯的,騎著單車往餐廳的方向騎著,或許是過了上班車潮吧,寬闊的四線道險的有些寂寥
店面位在住宅區的巷子裡,離家裡並不遠,喔喔~對了,我不是來吃飯的,我是在中式餐廳『悠城』裡打工的服務生,老闆是個外表跟廚師兩個字八竿子打不著邊的瘦弱中年人,但其實老板手藝好的沒話說,多虧了老板的手藝,店裡面從中午忙到晚上八點多經常還是有不時上門的熟客來喝上兩杯,店的面積並不算大,小小的不過二三十坪擺著幾張圓桌,壁上掛著幾幅長年因熱氣而微微捲曲的軸畫
在店後停好腳踏車後便往店前走去,每天開店跟關店總是交給老闆,我們幾個工讀生只要負責把地板擦好桌椅排好便可,至於為什麼...我也不清楚
這天一來就遇到批發青菜的陳嫂
「唷,陳嫂早」陳嫂是附近黃昏市場的蔬菜中盤商,年逾五旬的她天天都是早起賣菜,不過據我所知道陳嫂有兩個能幹的兒子都再大企業上班,生活不虞的她說「為了給大家吃好吃的青菜,這沒什麼啦,阮兩個兒子都讓我用這行帶大的,沒什麼辛苦不辛苦啦」
陳嫂的正字標記就是一頭紮的緊緊的馬尾跟像是永遠穿在身上的雨鞋還有塑料手套
「小柚阿,來來來,這些青花菜跟白花菜放進去,師傅今天要做八寶菜,還有洋蔥,那袋是你們,還有那邊七顆白菜,對對對」
我應著陳嫂的指揮逐步卸下小貨車上的蔬菜,早上七點,忙碌的一天開始了
喔,今天好像也是發薪日,看來應該想想該去哪玩才是

「師傅,我來囉,青菜都幫你放在廚房了」
「喔?你來啦...恩...」聽著從後面流理台傳來傳來無精打采的回應聲
「你又熬夜了嗎?」
「是阿...想菜單」師傅隨意的回應著,老闆本名陳義雄,但他不愛我們叫他本名或老闆,要我們幾個叫他師傅
「你先洗菜吧,晚點黑熊跟芸來了之後我會叫他們負責整理的」
黑熊-顧名思義,很黑熊,一頭的的黑髮沒有特意的染燙,赤銅色的皮膚跟健壯的體型,完美的山地人,個性卻很害羞(難道這也是正統山地人的個性?)
是廚房的副廚師,哈,想不到吧?
芸則跟我一樣是工讀生,平常總是站在櫃檯跟客人接應,不過奇怪的地方是他幾乎不會換表情,腦袋思緒超級清楚,即使10個人同時點菜他還是能清楚記住後給廚房
兩個人都是在店裡待了兩年以上的老鳥
而我,則是負責端菜跟喊菜單外加準備材料的小弟,說來說去,好像也只有我最像工讀生
廚房的肉還夠用,明天下午肉販才會來,鮮魚早上剛到,不必擔心,青菜也都送來了
「嗯!完美」我說著
「小柚早」
「喔,黑熊早,材料都用好了」
我跟黑熊寒暄一番後轉頭往店門走去
「哇阿!」
「芸...你可真早,什麼時候來的」餘驚未撫...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芸已經站在櫃檯邊綁好圍裙了
順帶一提,店裡的制服就是便服加上平頂的小圓帽跟圍著腰際半身的白圍裙
「剛剛」
簡潔俐落的回答
「師傅說你去幫他處理食材,還有...」
「還有什麼?」毫無抑揚頓挫的聲音
「應該沒了吧...」我轉身看了看店內,一切都打理好了
「那就拜...咦?」來去一陣風,芸又不見了
「小弟!」不用回頭也知道,點菜的客人上門了
忙碌的一天開始了

「來,辛苦了」師傅手上拿著三疊油紙袋
坐在椅子上休息閒嗑牙的三個人立刻站了起來
「明天開始我要出門四天,就算是給你們放假吧」發完薪水後,師傅如此說著
三個人裡面只有我露出高興的表情,黑熊大概是因為不能吃到飯的關係,我偷偷想著
芸則是和往常一樣面無表情,但不知道為什麼眉宇間似乎又多了些陰氣...
「黑熊,我不在的時候你可以來吃東西,我有留一些八寶菜的材料,你就用小瓦斯爐吧」
我立刻在黑熊那張黝黑的臉上看見泛紅的血色
師傅難得點起那根菸,廉價的煙草味立刻瀰漫在空氣中
雖然我曾經問過師傅廚師可以抽菸嗎?
但他只是笑笑的說「所以我從來不吃自己煮的菜阿」
雖然只是玩笑話
「好,反正店也收好了,你們就先回去吧」
「謝謝師傅,我們先走囉」
「路上小心點,錢可別掉啦」
繞到後面牽車出來後,芸還是沒有從店裡走出來,我想她是喜歡店長的吧,不然一個花樣年華的少女怎麼會甘心屈就在一個小餐館一待就是數載
我邊這麼想著,邊騎上了單車,夕陽看來剪紙般單薄,稀疏的冷風迎面撫來,當我騎在一片橙陽照射下的道路上時,腦袋只想著趕緊回家洗個熱水澡

「喀剎、碰」整個時間沒有超過三秒,因為實在太冷了
我用了最短的時間從拔出鑰匙跟打開門
「阿!哥哥回來了」原本在客廳在客廳看著電視的小妹聽到我的開門聲,咚咚咚的跑了出來
這小ㄚ頭今年跟我一起升上了一年級,不過她是小學一年級、我是大學一年級
「阿柚,去洗手準備吃飯,媽今晚有事要說」
「哦」又是什麼事情呢?小妹則是拉著我的手往流理台的方向去,口中則念著今天在學校裡的趣聞、像是蠶寶寶吐絲啦,誰誰誰喜歡誰之類的

從冰箱拿起一瓶保久乳後就往房間走去
拿起本小說正想讀,但洗完澡之後的倦意加上躺在床上的滿足感
臉上蓋著書、乎呼嚕嚕的睡著了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第一個感覺是空腹傳來的饑餓感
走下樓去,媽跟小妹還是在看電視,小妹似乎對媽在看的議論節目興致缺缺,正一個人玩著娃娃
「爸呢?」我問
「跟你世叔出去喝酒了」世叔是爸的酒伴,但我絕少看到爸喝醉過
「好餓」
「電鍋裡有肉跟魚,熱過了,直接吃吧」
盛了碗飯就一個人在桌邊吃了起來,媽走過來拉開旁邊椅子坐下
「你乾姐要回來了」媽突然說
「什麼?乾姐不是嫁去新加坡嗎?」
「反正你也會知道的,你乾姐跟姊夫離婚了,你乾姊真是可憐噢...」
媽說到這,把我拉回五年多前的回憶,乾姐是媽一個好朋友的遺孤,十五歲的時候到了我們家,雖然如此,但他絕口不叫”爸跟媽”,只稱呼”乾爹,乾媽”
媽跟爸也不以為忤,一樣疼愛,小時後的我還很忌妒姐
不過我十二歲時姐就嫁出去了,要說對姐的印象,實在是沒有很多,一來姐不是那種愛說話的人,大概跟他經歷過的事情有關吧,二來小時候的我總愛為了誰受寵多鬧彆扭
「姐嫁出去多久啦?」我扒了一口飯說著
「你這笨兒子,二七減五是多少」
「噢...那姐什麼時候回來?」
「明天」
「是嗎?那他要住哪裡?」
「先跟你睡一間」
「啥?」
媽白了我一眼,似乎對我的反應很不以為然「大驚小怪...」
「你房間是臥舖,又不差多擠個人」
可是我是個正常的男人!當然沒說出口
「明天你有事情嗎?」
是沒有啦
「那明天陪你爸去接機吧」
「小妹呢?」
「小妹當然去學校,你沒事做就給我去接機!」
媽的命令不容反抗,感覺好像髒話...
媽的...




2 月球 [ 2006/12/05(Tue) 02:08 ID:RUpEXwMk ]
「說到這小港機場阿,當初我和你媽第一次見面可就是在那的航廈呢,你媽可是華航的空姐阿」
一上路,兩老就特別來勁,劈哩啪啦話夾子全都抖了出來
昨晚不知道喝到幾點才回家的爸精神卻比我好,都怪昨天聽Duke Ellington加上小說實在讓我太入迷
聽了不止三十次的陳年往事每次都當第一次說
每次說道「後來你猜怎樣?」或「你猜發生什麼事?」的時候爸都會滿臉期待的看著我,臉上寫著「快說不知道」
雖然很想吐槽他...畢竟是我老爸,忤逆可是不好的行為,只好每次都違背良心的說「不知道耶...」
「柚仔,你看那國際航廈,當初就是...」
「是跟媽見面的地方是吧?姐在那邊嗎?」
「對,你怎麼知道」爸有些訝異
這是你第十一次replay這段劇情了
「欸,老公你去等候區等吧,我跟小柚去提行李」
爸連連點頭說”好好好”,老媽也輕輕的在老爸臉上啄了一下
這對老夫老妻,夠愛耍寶的
「等等看到你乾姐,嘴巴甜一點,不要變啞巴」
「我盡量啦」
「什麼盡量!」媽說著
「好啦、我知道了」
這天的航廈裡並沒有很多人,以前也只有從書上跟電視看過航廈
沒想到近看發覺真大阿
難過有人說海關跟航廈就是一個國家的門口,第一印象原來就是這樣訂的
正當我暗暗佩服之際,媽拉我的衣角
「柚,走吧、看到你姐姐了」
我順著媽指的方向看,一件素雅的針織線衫批在肩上,像是小洋裝般的粉藍扣式連身衫
並不是像時下年輕人般的刻意穿著顯露身材曲線的聚酯棉襯衫
「喔?」仔細看看那女人的臉,雖然沒什麼印象,不過那輪廓的確就是印象中的姐姐
好像變了許多
高挺的鼻樑駕著圓形的薄鏡片,略無血色的臉看起來施了點淡來掩蓋,薄薄的嘴唇緊閉著
妝及肩的的長髮恣意的批在肩上
但姐似乎兩眼無神的看著膝蓋,看來在思考什麼一般
「這孩子真是的」媽看著姐搖搖頭說出這句話
媽也拉著我的手快速走了過去在姐的旁邊坐了下去,但姐似乎沒發現
「薇...」那是姐的小名,我還記得,姐好像是叫王淑薇,爸跟媽並沒有強迫姐冠姓
姐訝異的轉頭看著突然在他身旁出現的老媽,「媽...?」
兩秒後,姐的表情像是洩洪般的爆出一顆顆的眼淚
「嗚哇...媽...意哲...意..意哲他...」
「傻孩子,媽都知道」媽抱著姐安慰道「乖喔乖喔」
怎麼感覺像是在安慰老妹?
機場來來往往的人似乎對這種事情麻痺了,只有幾個看來像是第一次出團的歐巴桑往這投來注視的目光
(續)

3 月球 [ 2006/12/05(Tue) 02:13 ID:RUpEXwMk ]
初啼試聲...還請給點指教
會繼續寫下去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