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無所事事的每一天之蹲廁所聯盟

1 史前龍蝦 [ 2007/02/17(Sat) 23:26 ID:XFacVKb2 ]
我的肚子從中午吃完午餐後開始就顯得怪怪的。並且,有一股由殺意轉換成的便意催促著我馬上去給我蹲廁所。
當我從抽屜裡拿出適當數量的衛生紙後,就準備去解決從我肚子裡鬧出來的聖戰了。
往廁所的路上正好遇到了田雞,原來傢伙也正好要去廁所。
「空我,你也要去廁所嗎?」
「喵的勒,有必要對一個人問東問西的嗎?」
「不是啦,祇是問問而已...」
「你這傢伙還真閒阿...」
一旦回答問東問西的傢伙所提出的問題的話,就會引來更多的問題,這是從我正逢國三的老妹學到的。


2 史前龍蝦 [ 2007/02/17(Sat) 23:26 ID:XFacVKb2 ]
男廁裡除了小便斗之外還有三座的蹲式馬桶跟一座坐式的,不過坐式的很少人在用,我想是心裡層面上的問題吧。當然,我也不敢用,依據隔壁班的打掃態度來看,裡頭沒有沙金就該偷笑了。
才剛把投射口對準而已,隔壁的田雞就說話了。
「你最近好像跟渝珍處的不太好...」
「不要在這個時候提到那個女人,稀的都結成一塊了。還有,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抱歉,可是你吃的那麼高興的樣子,連我也想跟著吃。」
「你這傢伙只要一提到吃就變的跟什麼一樣,你家是鬧了幾年飢荒了阿?」
「喂,跟國中比起來我瘦了不少誒!」
「恭喜你找到減肥的訣竅阿!先生。」
「算了,我也知道為什麼你會跟她處的不好了....」
之後我們就沒再講話了,但是他那邊不時傳出渻鼻涕的聲音。
過了不久有個冒失的傢伙衝到我右邊的坐式廁所裡,看樣子他是真的很急。

3 史前龍蝦 [ 2007/02/17(Sat) 23:29 ID:XFacVKb2 ]
待體內的廢棄物清空之後,我便拿著帶過來的衛生紙進行掃除作業。
當我穿上褲子時,隔壁的田雞又發出了聲音。
「呃...空我,你那邊還有衛生紙嗎?」
「剛剛用掉最後一張。怎麼了?」
「就是...我剛剛渻鼻涕的時候把帶過來的衛生紙都用完了。」
一聽完他這麼說我真的很想笑出來,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好吧,我會到教室幫你拿衛生紙過來的。」
我才剛回答出足以讓他放心的答案時,上課鐘聲就在這時響起。
「唉呀,上課了呢。看來我得等到下一節下課才能幫你把衛生紙帶過來嘍。放心吧,我會跟老師說你人因為蹲廁所而沒來上課的。呵呵....」
這時的我感覺就像是報了一股怨氣般的神清氣爽,不料才剛踏出隔間一步,肚子裡的那種感覺又來了。
不會吧?我剛剛明明就拉出來了阿!不會這個時候還有吧?這是報應嗎!?
很衰的,戰場由小腸附近轉到了直腸,而直腸也迅速被攻陷,大軍當前已勢不可擋。
於是,我又回到了廁所了。
「挫賽......」
「這聲音是...空我?你怎麼又回來啦!?」
「中午吃的一定有問題...」
「你該不會去下面那一間外省仔開的麵店吧?」
「是阿,老媽今天忘了給便當錢,所以就...」
「先別說這個,你有帶衛生紙過來嗎?」
「從剛才到現在也才幾秒鐘而已,要我怎麼帶過來阿?」
「現在該怎麼辦?偏偏這節自修是我們導仔的課。」
他會這麼擔心也不是沒原因的,在我們升上二年級後學校就替我們換了個導仔,而他是個完整的法西斯主義實行者,一但不服從他的命令,就等著跑操場吧。

4 史前龍蝦 [ 2007/02/17(Sat) 23:30 ID:XFacVKb2 ]
我就像喪失希望般問著隔壁的田雞:
「我們這樣,算是翹課吧。」
「依據我們導仔的性格來看,就算我們跟他說我們在這裡蹲上一整節,他也不會信吧。」
「那,我們應該會被罰幾圈?」
雖然我的身體有問題,但我們導仔還是照罰不誤。體能很差?沒關係,分期付款就行了....
「放心吧,你們是不會去被罰跑操場的。」
這雄渾有力,且充滿自信的聲音從我右邊的傳來。
我拼命的在腦中分析這聲音的主人究竟是誰時,聲音的主人給了我們一個震撼性的答案。
「雖然我平日是很嚴格沒錯,但是我也不是那麼不講理的人。」
「導仔,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原來剛剛那個很趕的人就是你阿。
「哦,空我嗎?你上次介紹給我的巴豆,還真是一吃見效阿....」
「啥?」
「一個禮拜的份就這麼出來了...」
「導仔,你到底吃多少阿?」
「誰會記得那麼多阿!嗚喔,又來了....」
看樣子巴豆對他長達一個禮拜的便秘有用,因為我聽得到從右邊傳出來唏哩嘩啦的流水聲。

5 史前龍蝦 [ 2007/02/17(Sat) 23:30 ID:XFacVKb2 ]
「老師,請問一下...」
「什麼事?」
「老師你有帶衛生紙嗎?」
哎呀,我都忘了這件事情了....
「這、這個阿....」
喂喂,不會吧。不會吧,跟我說你有帶!跟我說你有帶!!
「由於我來的很突然,所以沒帶...」
KING,公共廁所外面都有衛生紙自動販賣機了,我們學校到現在都還沒有阿!!
我們該不會要像現在這樣蹲在這裡一輩子吧?我不要阿,至少讓我在死之前不要以一個只打過○槍的在室男的名義死去阿。
「為什麼我不是印度人呢?」
可以聽得出來,導仔已經開始絕望了。
「老師,不能放棄阿。只要你這輩子是台灣人,那就一輩子是台灣人阿!」
「不要在這個時候跟我提什麼民族主義!我也還沒放棄什麼希望阿!」
干台灣人屁事阿?干民族主義屁事阿?
還有,我為什麼會覺得我們現在的窘境跟某部吐嘈漫畫很像阿....
「那我們要怎麼辦?厚著臉皮然後夾著沾著大便的屁屁回到教室拿衛生紙嗎?」
「空我,你開什麼玩笑!你辦的到嗎?」
「如果我辦的到的話也不用蹲在這裡了啦!」
「到頭來還是餿主意一個阿!」
很幽默吧,老師與學生因為上大號沒有衛生紙而喪失了理智。

6 史前龍蝦 [ 2007/02/17(Sat) 23:30 ID:XFacVKb2 ]
「老師,你不覺得這裡好像有煙味嗎?」
歹勢,這裡還有一個理智尚存的人。不對,我想他已經至生死於度外了...
「你當我不知道這裡有人在哈煙阿?」
「你們知道的,我還想多活幾年....」
先說好,我就跟昆蟲一樣討厭菸草類的之植物。
「絕對不是我!我也沒有那個膽量敢去抽煙。」
當然,田雞那種乖乖牌是對不碰的。
「歹勢...我只是想哈幾根而已....不知道老師在這裡......」
哇哩勒,進仔,不是跟你說過躲在廁所裡抽煙是最容易被抓到的嗎?
「進仔,你是從什麼時候待在這裡的?」
「從下課開始到現在。」
「那....」
我話還沒說完,導仔就打斷了我們的談話。
「進仔,上次被你給落跑了,這次被我給贓到了吧!」
「老師,我這次是一次啊!你行行好饒了我吧。」
「不行!你聽到了我們剛剛的對話了嗎?老實說!」
導仔,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
「有....」
你幹麻照實回答阿!
「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饒了你....」
「好...」
「如果你沒有把我在這裡發生的事情給說出來的話,就不記你大過。反之,要是說出來的話,我就以你抽煙的罪行記你大過。」
我雖然很想說你濫用職權,但是校規規定當場抓到抽煙者是記一大過為處分,我也不能說什麼。
「正進,我問你,你可以離開這裡嗎?」
做的好阿,田雞!終於問到重點了。
「呃...我不能。」
小子,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說你為什麼不可以!
「為什麼?」
「因為我聽你們說著說著也跟著想大號了....」

7 史前龍蝦 [ 2007/02/17(Sat) 23:31 ID:XFacVKb2 ]
恭喜蹲廁所聯盟成立,恭什麼喜阿!?到頭來我們還是得困在這裡了阿!!
GUEEN,好不容易在心裡頭染起的一絲希望就這麼熄滅了....
「導仔,問一下我們蹲了多久了。」
「我看看,從上課到現在已經過了十五分鐘了...」
才十五分鐘阿,為什麼感覺有三小時左右了呢?
「老師,我的腿好酸...總覺得整個直腸都快外翻了。」
田雞一聽到我對導仔的稱呼詞由導仔轉變成老師也開始擔心起來了。
「空我,清醒一點阿!你絕對不能過奈何橋,更不能喝孟婆給的孟婆湯阿!」
你沒資格說我,四眼田雞....
「你們知道,長時間坐馬桶會導致擴約肌的靜脈曲張嗎?」
「請用白話文解釋,老師。」
「就是一直坐馬桶的話,會得痔瘡...」
「別再相信這種沒有根據的說法了。」

8 史前龍蝦 [ 2007/02/17(Sat) 23:32 ID:XFacVKb2 ]
相較於我們,從剛剛到現在的進仔就顯得安靜多了。
「我說進仔。」
「幹嘛?」
「你有紙嗎,就算不是衛生紙也好,計算紙我也能接受啦!」
「香菸盒裡的鋁箔紙可以嗎?」
「駁回,那種紙太小了,手指會沾到黃金的...」
可惡,在這裡的全都是一些派不上用場的傢伙....
「抱歉了各位,看來老師要早你們一步練成金手指了。」
看來導仔還沒放棄當印度人阿。
「老師不行阿!一旦你那麼做的話就會身敗名裂阿。」
「導仔,不要聽他的!看起來他是在阻止你不要做傻事,但是他知道你是那種越是阻止你就越要去做的那種人。所以他其實是在慫恿你用你的左手去擦你那個屁毛上還沾滿便便的屁股阿!」
「才不是!空我你在胡說什麼阿!?」
很好,死田雞。你最好繼續這樣下去,否則導仔真的會做出傻事阿!
「想不到你打這種主意阿!四眼田雞。我是不會上當的!」
呼~~計畫成功。
「對了,空我。」
「啥事?」
「你為什麼知道我屁毛?」
「啥!?」
沾滿便便的屁毛是我隨口說說的阿,想不到導仔真的有長屁毛....
「完了,我自己說出來了....」
「放心吧,老師。其實我也長了屁毛,而且每個男人都會長的。」
進仔,我知道你想安慰他。但也用不著把自己長屁毛的事清說出來吧?還有你說每個男人都會長是怎樣?老子我就沒長...其實有啦,祇不過一兩根而已....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