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腦中構思的小說,試著寫出來部分看看。

1 名無しさん [ 2007/03/07(Wed) 00:32 ID:tsswkckM ]
測驗結束。
我和身邊的女孩被人員帶出大宅。

由於將近半天的激烈測驗,我們消耗了大量的體力。

「哈…哈…」大口的吸氣。

遠處,一群人在觀看。其中有一名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

金色的長髮,華麗的服裝。

她不知道跟旁邊的人在說些什麼。
大概是哪裡的王公貴族後嗣,身邊的人都對她謙卑的奉承著。


「你哪裡...會痛嗎...?」我身邊的女孩問著。

「...沒事」


身邊的女孩,名字叫做「────?」

想不起來,算了。

我和她認識也不過半天的時間。


═════════════════════════════════



一年前…

我從孤兒院被領養,對方自稱是「王立新生騎士預備軍」的人。
告訴我已經被選上成為未來的騎士軍,當時的心情真是興奮。

其他人羨慕的望著我。

「你成為騎士後,別忘了我們哦」比誰都有朝氣的夏馬克說道。
嗯,我不會忘記的!

「好棒啊~騎士耶!說不定還會成為貴族…」一臉呆樣的迪特說道。
哈哈,貴族太誇張了啦…

「你會變成王子嗎?」年紀最小的貝蒂兒說道。
比貴族更誇張,變成王子不可能的啦!

就連被我們孤兒稱為母親的院長也替我感到欣慰。

「太好了,這樣你就可以過好的生活。別忘了一起生活過的大家…」院長拭去止不住的眼淚。

我不會忘的,絕對不會忘的!
在我離去時,大家送給我紀念品。

夏馬克的木製玩具劍。
迪特的冒險故事書。
貝蒂兒的洋娃娃。
院長親手織的毛線帽。


我被送上馬車,裡面的車窗被封死也被遮住,既打不開也看不到外面。
一名男子跟我同坐進車,車門在關起來時發出上鎖的聲音。

跟我同坐在車裡的男子不發一語的盯著我,無論問什麼都不回答。

搖晃了約半天的車程,馬車停下來了。


車門被打開,我好奇的望向外面,車外站著另一名穿著軍裝的男子。

「出去」車內的男子說完,便將我一手推出車外。

外面的男子也順手拉著我的手拖著走。

「等等!我的東西還在車裡!」我慌忙的掙扎想拿回那些東西。

男子卻不理會我,繼續拖行。

儘管我大喊,亂抓。男子都無動於衷…

而在車門關起來的同時,我從縫隙中看見。
剛才車裡的男子將夏馬克的木劍折斷…



我被送到一間房子裡。
大廳裡面有許多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孩子,我們互相問從哪裡來並且自我介紹。
儘管大家是從不同地方來的,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沒人知道這是哪裡。

大廳的喧嘩聲,隨著一名中年男子大吼而停止。

它告訴我們,在未來的一年內,我們將被迫接受各種訓練。
並且提醒我們要盡其所能的學習,一年後將會有場測驗,發揮所學習的東西。

當時,我們並不知道那場測驗會是什麼。

後來的訓練很辛苦也很殘忍。
很多人在訓練中意外死亡,有些人受不了試圖抵抗,被帶走後就再也沒回來了。

最後剩下來的,僅有34人。
測驗日,我們被帶往一處荒廢的大宅。

管理人員從別處帶來另外34名女孩,我們依照抽籤被分配各一名女孩。

分配跟我一起的女孩首先自我介紹。
「現在是要做什麼?我被帶來說要接受王宮女侍的訓練…」

「我不知道,只知道現在要進行測驗」

「咦~~?測驗?什麼測驗?」女孩發出疑問。

我沒有繼續回答…女孩也就沒有繼續問道,只是好奇的望向四周。


「注意!現在開始說明」某位男子說道。
我們也聳起耳朵仔細聽,這是訓練出來的習慣。
訓練時,我們被規定不能互相詢問。所以沒有仔細聽的人則會被訓練人員痛毆。

男子繼續說明著。
「待會兒,你們各組會被分配一個盒子,拿到後禁止打開,否則當場失去測驗資格。」
不久,我依序分發到盒子,我試圖確認裡面的東西。
無法確認,裡面似乎被塞滿東西,搖不出聲音來,不過有點重量。

男子拿起一把火槍給我們看繼續說。
「等等,你們將由人員分別帶往大宅某處待命,聽到第一聲槍響後打開盒子,裡面有測驗說明及裝備,聽到第二聲槍響後,依照說明開始測驗」


我們被帶進大宅某處待命,身旁的女孩開始問。
「你們是從哪裡來的?要測驗什麼?」

我沒有回答。

等了一會兒的時間,外頭響起第一聲槍聲。
我立刻迅速的拆解盒子,盒內被塞滿棉花,棉花中有個東西被布包起來。
裡頭有把短劍和一張測驗說明的紙,我讀起紙上的說明。

──────────。

開什麼玩笑!
這些人在想什麼?

測驗的內容,大致上就是要我們保護身邊配置的人員到測驗結束。
測驗結束之前,我們必須要互相廝殺。

女孩不能死,她死了,我也會被處死。
所以我得盡全力保護她。

測驗結束的時間是────僅剩一組時。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紙上寫什麼?給我看嘛~~」女孩伸手想拿紙。

我將紙迅速搶過手並且摀住她的嘴,一手拿起說明直接給她看。

女孩看完後似乎快哭出來,不過由於我摀住她的嘴,所以沒有發出聲來。
不過周圍倒是起了點騷動,甚至有別的女孩大喊起來,但也馬上就沒聲音了。

我小聲的告訴她。
「等等槍聲響起後,跟在我後面,不要哭,也不要說話。懂了嗎?想活下去就照著話做…」
她淚汪汪的看著我,然後點點頭。隨後我就鬆開她的嘴…

我抽出短劍,反手握住,放低姿態蹲著確認周圍的跡象。
回頭確認女孩的狀態,看到她正在發抖。

我緊緊握住她的手,小聲的說。
「…我也想活下去」



第二聲搶聲響起。

═════════════════════════════════

看似貴族的金髮女孩朝我們走過來。
身邊的那些人也隨後跟著她。

「結束了嗎…?」身邊的女孩問道。
「…大概吧」我回答。

聽到我的回答後,女孩開始哽咽。
我也更緊緊的握住她的手。

金髮女孩走近我們,輕藐的盯著我。
「你就是優勝嗎?」

「你說什麼優勝?」我發出疑問?

「這場測驗全部都是我策劃的,為的就是挑選出我的貼身侍衛,那個人就是優勝的你」
金髮女孩用有點驕傲的語氣說明這些話。

「妳到底是什麼人…」

跟著她旁邊的人立即上前怒斥著我。
「無禮的傢伙!這位尊貴的殿下可是…」

「退下!」金髮女孩的命令。


「我是第七王女『蕾娜‧艾瓦佩藍夏』你將奉獻一生的主子」

我啞口無言,眼前的這位。居然是王家的人…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侍衛,必須不計一切代價保護我。當然,我的命令也是絕對服從的」
王女從旁邊的人接過一套衣服遞到我手上。

「穿上它,跟我來。」王女說完,就朝預備好的華麗馬車走去。


旁邊的人隨即上前,架開我身邊的女孩。
「不要!放開我!」女孩驚慌的喊著。

「請等一下,那她呢?她要怎麼辦?」我急忙對著王女喊道。

王女停下腳步,轉頭問。
「你希望怎麼辦?」

「我答應要讓她活下去…所以放她走,可以嗎?」

「放她走不可能,不過是可以讓她活下去」

「那…」

「就當做你的優勝獎勵吧」王女露出詭異的笑容。

─────────────────────────────

王女走向那名女孩,旁邊的人隨即放開女孩在旁待命。

「聽說妳是以女侍訓練的理由被帶來的?」

「是…是的」女孩害怕的回答。

「那妳就繼續當個女侍」

「…咦?」

「從現在起,妳就負責打理他的起居。簡單說,妳就是他的專屬女侍」

「……是,就只要服侍他…就可以了嗎?」

王女將臉湊近女孩,對著耳根小聲說著。

「對,包括那種事喔」

女孩臉紅了起來。

──────────────────────────────

不知道王女跟那女孩在說些什麼?
只看到女孩轉頭看著我,一下子點頭。

然後王女不知道又說了什麼,女孩只低著頭盯著地面。

怎麼回事?

話說完的王女轉身走回馬車,經過我時只說了一句。

「好好享受你的獎勵吧」

什麼啊?

女孩朝我走過來,臉似乎有點紅。
「她跟妳說什麼?」

「王女殿下說…我想活下去,就只能當你的專屬女侍…」

「啊?」

「…只要你活著,我就能活著…」

搞不懂那個王女到底在想什麼?
但目前也只能接受這個現況,不然女孩很有可能會被處理掉。

之後,我和女孩坐上另一輛馬車。
不知道為什麼,女孩似乎不敢直視我,視線在馬車內遊移著。

「妳的名字我忘了,再告訴我一次吧」

女孩眐大眼睛看著我。

「葛莉絲,我的名字叫做葛莉絲」

「嗯,葛莉絲,我叫巴爾夫,以後請多指教。」

「…是。」
女孩靦腆的笑了。

「對了,葛莉絲。剛剛王女最後跟妳說了什麼?」

她的臉變得更紅,頭也變得更低了。


2 名無しさん [ 2007/03/08(Thu) 02:13 ID:mnXdhgoI ]
輕小說(1s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