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涼宮春日のFATE/SRW OGs

1 賴為 [ 2007/03/09(Fri) 23:42 ID:GagaA1B6 ]
  身為一個普通的高中生,我的身邊卻圍繞著宇宙人、未來人、超能力者,並且許多詭異離奇的事件也接踵而致。這一切居然都是為了一個不知所謂的女人,涼宮春日。
  我身邊的朋友,長門、朝比奈學姊還有古泉(以上分別是,超能力者、宇宙人、未來人)所屬組織的敵對勢力也因為涼宮春日向我們伸出魔爪,使我經歷許多光怪陸離的事件。無論如何都撐過來了,也都全身而退。
  幸好春日似乎也漸漸趨向成一個安分守己的女高中生,至少情人節禮物事件雖然大費周章,不過還算是這個物理現象可以解釋的。(當然那個奇怪合金物不算的話。)
  就在我鬆了一口氣之後的某一天。如往常我坐在被SOS團霸佔的文藝部社團教室之中,我感覺到了一股不尋常的氣氛;雖然朝比奈學姊依舊扮演著可愛的茶水小姐,長門還是低著頭不斷啃書,連古泉也不例外這傢伙在紙牌遊戲中還是被我殺個慘不忍睹。
  但是我那如大草原中感知暴風雨來臨的土撥鼠直覺告訴我,那個女人一定又有鬼點子了。
  「決定啦!」春日提著高八度的嗓子進門,不用說那個傢伙肯定又有一些怪點子。妳決定了什麼啊?
  「我們來作遊戲吧!」
  什麼?遊戲?到底是什麼遊戲?
  「電子遊戲啊,PC GAME之類的。」那春日那個得意的表情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為什麼?好端端的突然想要製作遊戲?
  「那還用說,之前那個什麼電研社不是跟我們挑戰嗎?」
  難道你想要在多賺幾台電腦?
  「才不是呢,只是他們為電研社都敗在我們SOS團之下,那樣的人都可以作遊戲了為什麼我不能,而且那遊戲未免也糟糕了吧。」春日那毫無遮攔的嘴簡直把電研社說的一文不值。
  的確是,仔細想想之前那個射手座之日參不是什麼好遊戲,要不是可以連線對戰我想大概會讓人想要SOK吧。
  「不愧是涼宮同學,真是個好點子。」古泉這裡不需要你多嘴助紂為虐。
  「遊戲啊,那是什麼樣的遊戲呢?」完蛋了,沒想到連朝比奈學姊都有興趣了。不過我想未來的電腦遊戲應該比較好玩吧,根本不用對古代的東西這麼有興趣才對。
  「嘿嘿,機器人!機器人!」春日說:「對日本人來說,科幻就一定要有機器人……」這是誰規定的歪理啊?
  接下來春日說什麼我就沒注意了。不過這時候我才想起來,機器人大戰OGS似乎宣告延期,而且日期未定,這讓我垂頭喪氣了一陣子,原本我還期待早點摸到這款遊戲的。我依舊努力說服春日放棄這個鬼點子,作遊戲可沒有之前拍電影那麼簡單啊!
  之後我奮力的提出各種我們可能遇上的問題,包括美工、製作程式、資金來源、萬一要做RPG還要有劇情。
  「有希啊!」對於程式的問題春日跳到長門的背後雙手拍在她的肩膀上,「你會幫忙對吧!有希!」
  只見長門用幾個奈米的幅度點頭說,「可以。」
  「都不是問題!」剩下的問題春日很簡單地把我的問題打回票,「而且我們還有電研設的人可以幫忙!」
  電研社?他們願意嗎?
  「有希不是偶爾會過去那邊嗎?看他們似乎都很尊敬有希耶。而且,嘿嘿我們不是還有把柄嗎?」
  天啊!我還以為妳忘了。
  「沒錯,那張照片!」春日得意地說,「喔對了,那台相機在哪啊?快幫我找找看!」
  涼宮春日!你這個女人,使喚我們就算,居然還把歪腦筋動到那些可憐的受害者身上,最可惡的是還拿朝比奈當作籌碼。一想到這裡我突然喪失了理智,或許是之前春日太過於安份讓我失去了應有的容忍度,這一年多以來對這女人的怨恨湧上心頭。

  給我適可而止!

  來不及了,我做了最不應該作的事情……我甩了春日一巴掌。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只見春日那副永遠驕傲的臉上居然掛著兩行眼淚。
  只是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春日哭的模樣,只是一巴掌,用不著這麼激烈吧?
  「連我爸爸都沒打過我……」接著春日大喊著,「大笨蛋!」然後跑出社團教室。
  我慌張的看著長門和朝比奈,怎麼辦?我該奢望春日很快就會忘記,而且明天就會開始頤指氣使地指揮我們跑腿和籌備工作嗎?
  「對不起,這太突然了。」古泉突然表情凝重地講電話,接著他很嚴肅地對我說,「事情糟糕了,我想你應該跟涼宮同學道歉。」
  開什麼玩笑,這由不是我的責任,再說她這次也太過份了。
  朝比奈學姊也是一臉驚恐,並且唯唯諾諾問,「阿虛,你是不是反應過度了……」
  古泉這傢伙跟我唱反調也就算了,沒想到居然連朝比奈學姊也倒戈了。看看長門,她已經不再專注於書本的內容,依舊用那毫無表情面孔的對著我,但是我卻能體會到那一絲絲責備的意思。
  這不關我的事!要怪就怪那個春日!我慌張的抓起書包奪門而出。
  回家之後,或許是想要逃避吧,我故意關掉手機。但是這期間神奇的居然沒有一個人打家裡的電話給我,我想大概也沒出什麼狀況,那些藍色的巨人就麻煩古泉了。在確定一切都無異狀之後我馬進入了夢鄉。


  今天特別奇怪,原本應該是老妹起床炸彈攻擊的,但怎麼特別的安靜,這是我上高中以來第一次正常的被鬧鐘叫醒,當然我是說平時上課時後。天空怎麼那麼陰暗,我睡眼惺忪的打開窗戶,這才知道大事不妙……

  我正在閉鎖空間內,灰濛濛的天空,陰暗的世界,一片死寂的氣息席捲而來。我慌張地換了便服牽著腳踏車跑上街道,現在該怎麼辦,我想到的只有快點找到春日然後……不過現在要去哪裡找春日,學校嗎?應該吧,只是這一次我並沒有出現在學校之中,不知道那個女人是不是也在學校裡。
  不管了先去學校再說,就在我騎去學校的中途,突然一個巨大的影子擋住我的去路,我拿起了單車上的車燈往上方一照,看見了有史以來最荒唐的事情,或許在這個空間中也不算是太荒唐啦,就是巨人出現了……
  雖然我看到的是巨人,但是這個巨人不是藍色的,而是其他我認識的東西。

  虎龍王。

  初回 ONE SLAP ONE WAR



2 賴為 [ 2007/03/09(Fri) 23:49 ID:GagaA1B6 ]
  天啊!這是……
  接著巨大機器人朝我踩了過來,我沒命似踩著踏板從它的腳底下鑽過去。我幾乎不敢回頭看,閉鎖空間裡面居然有這種東西,難道真的只是春日的妄想,還是說有其他外力介入?
  沒心情思考了,我的身後傳來巨大且沉重的腳步聲,並且越來越接近,我拼命的集中精神閃躲揮來的刀,此時我不知不覺得來到了那段學校開始爬坡的地方。氣喘如牛地拋下單車沒命的往學校跑過去,終於進了校門口,接下來呢?我得趕快找個地方躲或者是求援。
  就在這時候,虎龍王的鑽頭朝我襲來,雖然逃過一劫但是卻被震波炸飛在地上連滾幾圈,我可以感覺到額頭正在流血有左手臂似乎也擦傷了,仰望著虎龍王對正著我的大刀。割雞焉用牛刀……天啊!我在想什麼啊!我還期待著,當這刀把我刺成一團爛肉的時候我就會被老妹那媲美摔角技的炸彈攻擊叫醒。
  我無助地閉上雙眼等待下一刻來臨,突然一陣巨響,回頭一看出現一把巨大的武士刀將虎龍王的刀架開,我趁機爬起來逃到校舍的後方。那帶著一把武士刀的巨大身影,恍若武神的姿態。救了我的東西是……

武神裝攻,大傑卡。

  虎龍王似乎有所顧忌的退後了幾步。大傑卡的参式斬艦刀變大,並且發出如猛獸般低沉的吼聲,那是永遠令人熱血沸騰的招牌絕技,斬艦刀‧雲耀的太刀。這已是無可理喻,先是虎龍王接著是大傑卡,那麼再來什麼機器人我都不會驚訝了。
  雖然面對這種情況,正常地作法應該是趕快逃跑,但是我卻不知不覺地留在原地看著這場戰鬥。大傑卡應該是已經重創了虎龍王,但是虎龍王卻還能動。原本我以為戰鬥會繼續下去,可是虎龍王似乎放棄了,轉身朝反方向快速離去。
  結束了,接下來要幹什麼?好不容易我混亂的腦袋中理出一點頭緒,趕快去找春日然後……這應該是最正確的選擇,但是我卻不能抑制心中的激昂,朝著大傑卡走過去。他是來救我的嗎?如果有駕駛了話,我一廂情願的這樣認為。
  站在巨大機器人的腳下,我與他四目相對,在昏暗的天空之中只有大傑卡的雙眸如星光閃耀著。巨大的機械人對著我屈膝跪下,然後從胸口的駕駛艙跳出一個人影,果然就是他……

傑卡‧曾博爾特。

  「青年,你是我的GAMER嗎?」
  什麼?我完全一頭霧水。
  「看來你所知不多。」傑卡一如我所認識的那般若有所思的模樣,「看看你的左手。」
  我仔細一看,我的左手手背上有如電路板一般的刻痕延伸到手腕,這個是?
  「聖杯機戰。由這個刻痕來認定彼此,GAMER,PILOT和ROBOT,三位一體的關連。我是RAIDER」
  等等!一個虛構的人物突然跳出來跟我說這些?我反而更糢糊了。春日這個女人在想什麼呀?居然加這麼多料,不過再怎麼說我都比這位虛構人物更清楚真實的情況。
  嗯,傑卡先生,我不清楚你說什麼,不過我現在必須去找一個人,好讓這個荒唐的狀況結束。
  「看來你有你的想法。」傑卡點點頭說,「身為PILOT的確有義務幫助GAMER。你要尋找的人如果也是GAMER。很容易碰面了。」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是傑卡先生看樣子應該是願意幫我找春日了。天啊,春日到底是要玩什麼花樣?
  「青年,請問你名字?」
  我的名字叫……正當我要說出名字的時,傑卡突然叫我安靜。
  「等等!有其他ROBOT接近。」傑卡觀察了四週,「你知道這附近有供你可以躲藏的地點嗎?」
  我想不出來。環顧四週,空曠的校地,我想就算我躲到校舍內大概也沒辦法逃過戰鬥的波及。
  「那沒辦法了。」傑卡一手抓住我的上衣跳上機器人的手臂,在我反應過來之前把我抓進駕駛艙。
  這一幕感覺很遜,原本應該是英雄一手抱起美人,然後身為ACE的判斷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駕駛艙內,所以把要保護的人帶入駕駛艙。
  沒想到這我居然就是那個受保護的人,這實在是太難看了。不過能欣賞一下大傑卡DML系統的駕駛艙也不是壞事,傑卡透過全周天螢幕確認敵人方向。
  那個敵人是……

第二回 29歲叫大叔?


3 賴為 [ 2007/03/09(Fri) 23:51 ID:GagaA1B6 ]
  「ASSASSIN」傑卡擺出迎擊的姿態,「妖精利昂‧S。」
  簡單吧,只要利用精神指令必中,妖精利昂的防禦還有生命值和紙糊的沒兩樣。
  「沒這麼簡單。」傑卡用斬艦刀‧電光石火朝敵人射過去。果然是超級系和擬真系在基礎的差異,一連幾發都沒辦法命中妖精利昂,但是對手卻靠著輕小卻密集的攻擊給予大傑卡傷害。
  精神指令怎麼發動!只要能用必中那種機體一下子就完蛋了。果然我的腦袋也開始跟著瘋癲起來了。
  「pilot spirit connect,這樣就可以使用記載在刻印上的精神指令,但是此時你也會完全獲取機體的控制權力。」此時傑卡卻成功的將敵方趕入校舍的死角,並且使用斬艦刀‧雷光斬。原本以為即將到手的擊墜數,卻因為妖精利昂使用了分身躲過去。
  傑卡再度拉起斬艦刀格擋攻擊,「當然你的身體也會擁有我的素質能力,操作上不會有問題。」妖精利昂使用光束雷射命中大傑卡。
  那快點吧!大傑卡就算是超級系的也禁不住這樣的密集攻擊,使出必殺一擊。
  「跟我一起喊!」傑卡,「spirit connect」
  一時之間我沒多想照做了,後來想想這像是特攝英雄一般的變身口令,還蠻丟臉的。一陣閃光之後,我取代了傑卡的位置,但是我還是我沒有改變而傑卡消失了。
  接下來要怎麼做我似乎知道了,大概像是古泉突然知道自己的超能力一樣吧。握著傑卡的武士刀,心中想著發動必中,一道閃光掠過機身。我的身體自己動了起來,這感覺並不像是魁儡,有點像是反射神經運動一樣,我自然地擺出流暢的動作。對準敵人使用招牌絕技,雲耀的太刀。得手了,對方無處可逃。
  「危險!太魯莽了!」我的腦中閃過這句話,瞬間妖精利昂居然先制攻擊,抽出突擊短刀朝大傑卡的右手刺下去,並且還沿著手臂拖出一道很長的傷痕。瞬間機體似乎不聽使喚,參式斬艦刀從手中鬆脫,這個作戰方式居然和GUEST的那傢伙一樣。
  「糟糕!右手臂!」我喊著,怎麼辦?失去刀的大傑卡沒有反擊的餘地嗎?這時候妖精利昂像是蜻蜓點水一般輕輕的踏在天空中,接著從背後分裂出另外一個紅色的分身。皇家芭蕾舞,一架機體也可以發動合體技嗎?可惡,大傑卡的武裝,要是有劍的話。
  此時我的腦袋如高速機械般不斷運作突然想到,大傑卡的內建武裝,可是已經不能用……再想想,妖精利昂‧S的駕駛應該也不具備先制攻擊的技能,但是卻辦到了,也就是說GAMER具備一定程度的修改權限。
  大傑卡的內建武裝,我只看過其中一項的設定圖,General Blaster。集中精神,想像著General Blaster從肩甲射出兩道光束的模樣,時機就在敵方衝擊過來的瞬間,就是現在!
  General Blaster!直覺地高喊著,兩道光束命中了妖精利昂。General Blaster似乎因為臨時派上用場,又加上妖精利昂的能源力場防禦,並沒有完全擊墜,但是也破壞了妖精利昂的飛行能力。
  現在情勢轉向我這邊,大傑卡只要再一擊就能擊破妖精利昂。「DISCONNENT!」傑卡突然切斷連結,我跌回到原來的位置,而傑卡也回到原本的操作位置,「雖然勝利就在眼前,但是……」
  魯莽的殺掉毫無反抗能力的敵人,不是英雄人物應該有的作風。我的腦袋也冷靜下來,最好還是不要殺人,妖精利昂應該有駕駛在內部,雖然只是虛擬人物但是,總覺得對一個小女孩下手真是雜碎才有的作為。
  「屋頂上有人。」傑卡指著屋頂上的人影。
  長門!我脫口而出,不會錯的,嬌小的身影永遠是披著外套的水手服,她就在站校舍的屋頂上。
  「他就是你要找的人?」
  雖然他不是我要找的人,但是或許可以從她的口中得知許多訊息。
  長門這時從屋頂上一躍而下,跳到重傷的妖精利昂上,並且從駕駛艙內抱出一名昏迷的女孩,菈托妮。
  我拜託傑卡把我接下去,雖然我有很多的問題,但是根據我對長門的了解最好別隨便亂問否則會越問越迷糊。
  長門,你知道.....
  突然長門很罕見地止我說話,「請你稍待,我的PILOT需要幫助。」長門轉身立刻跑向另一棟校舍。
  等等你要去哪啊?我還有很多問題。
  「保健室。」長門用那一如往常的聲調說著,一點也感覺不出來是個正在跑步的人。

  安頓好菈多妮之後,我拜託傑卡幫忙照顧她一下。然後才和長門談談關於這次的閉鎖空間。
  最後我終於在長門那充滿著宇宙人的專業術語中理出一點頭緒。
  我是最晚被拉入空間的人。春日和之前不同,這次她先將閉鎖空間建造到相當的程度,就是我看到的這些機器人還有虛構人物,聖杯機戰。由七名她所選定的人,各自召喚出屬於自己的機器人還有駕駛。這七人開始互相殘殺的戰鬥,最終的勝利者可以獲得聖杯的願望。
  至於春日為什麼這麼作,長門就不知道了,而且也無法得知對手的相關資訊。而其他可以快速另春日安定下來的方法,長門也不確定,至少她認為睡美人無法保證這一次一定也會有用。
  「而且現在我也無法和外界聯絡,只能判斷最快解決閉鎖空間的方法,就是根據規則快點結束戰鬥獲得勝利。」
  所以妳攻擊我?拜託,這只是春日那個女人胡思亂想地突發狀況而已。
  「但是現在我改變應對策略,我協助你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長門在萬年冰山的表情之中令我感覺到她是認真的,「相信我。」
  當然長門說的我全部都相信,只是有時候很難理解她的意思。那麼現在戰爭到底打到什麼情況了?
  「現在我已經喪失改變資訊情報的能力,一切的改變只能符合人類所及的範圍……」
  也就是說長門已經失去她神奇的能力,但是她依舊可以在之前對付電研社那樣,在人類能力可以達到的範圍。除此之外還有其他情報嗎?
  「根據剛才外出所蒐集的資料,虎龍王也就是LANCER以街道為據點,另外ARCHER佔據了車站其ROBOT為弓天使,Berserker以鶴屋宅邸為據點其正體不明。」
  所以長門是以學校作為據點囉?等等那麼機體和受傷的PILOT恢復要怎麼算?
  「根據時間恢復。所以GAMER必須擁有據點提供恢復時間。」長門指著我的身後,看來菈多妮已經恢復了,他和傑卡一起走出保健室。
  「長門大人……」菈多妮看起來很沮喪,現在她並沒有戴眼鏡穿著的也是後來的哥德式洋裝。
  「現在我和RAIDER的GAMER結為同盟,請不要和盟友戰鬥。」長門那平直的語氣很簡直就像是在發布命令,當然我知道她不是那個意思,雖然我是這麼想,不過接下來長門又多給了一連串的偵查和巡邏的指示。
  哦,長門雖然說這些很重要,但是現在是不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回想起來,從早上(根據鬧鐘)一醒來就沒吃東西,然後是一連串的激戰,現在我五臟廟正在唱空城……
  長門點點頭領著我們回到SOS團的社團教室,裡面堆滿了許多食物,看起來都像是自動販賣機裡面的東西,應該都是長門準備的吧。除了傑卡以外我們簡單地煮了開水沖泡麵吃,對了傑卡只喝黑咖啡吧。當我想到這裡的時候,長門像是早有準備地拿出杯子還有即溶咖啡。這是哪裡來的?
  「教職員辦公室。」
  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辦?
  「現在這個情形,應該先固守據點。」傑卡說:「其他的人一定也會發生戰鬥。」
  「的確這樣是最好,畢竟現在我們的機體還需要時間恢復。」菈多妮說。
  其實我還是認為找到春日才是最好的辦法,只是找到春日之後要怎麼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喔對了,還有那個願望是什麼?
  「獲勝的GAMER和PILOT可以許願,如果ROBOT具有智能的話ROBOT也可以擁有願望。」菈多妮說。
  春日啊,春日,妳到底在哪裡,居然搞了這一攤這麼大頭的,現在連我的腦袋都開始瘋癲了起來,不知不覺跟著這個有點荒繆的設定跑,明天的小考我還不知道要怎麼辦啊。

第三回 無口屬性的組合


4 賴為 [ 2007/03/12(Mon) 02:10 ID:qlBWQqQc ]
  既然都這樣了那乾脆幹到底,於是我拜託傑卡讓我熟析大傑卡的操作,連菈多妮也替我詳細的說明pilot spirit connect。
  就如之前我知道的,連結之後GMAER可以主控ROBOT戰鬥,還可使用精神指令,精神點數則是由GAMER自身的精神力消耗,所以並沒有一定的數值,能力上完全繼承PILOT所擁有的戰鬥技能。但是問題就在於,GAMER就算擁有PILOT身體上駕駛ROBOT的能力卻不一定懂得戰術,所以我才會被先制攻擊反擊。而每場戰鬥之後,獲勝的GAMER會多取得強化機體的權限,長門之前作偵查時有小幅度的勝利所以她增加先制攻擊能力。而要連結就必須要GAMER、PILOT同意,如果ROBOT具有智能就必須連ROBOT也同意。
  原來如此,所以大傑卡一開始戰勝虎龍王,而我將強化的權限用在使內建武裝General Blaster的復活上。
  閉鎖空間的世界,似乎沒有白天,經過一番練習,回到教室長門依舊例行公事地啃著書本,傑卡則是氣定神閑地站在春日位置後面的窗邊,窗外則是停著兩架大小高低差很大的機械人,而我累癱在桌子上,這時候如果有朝比奈學姊泡的一壺茶肯定會令我精神百倍疲勞一掃而空。
  過了不知道多久,只能用一個悶來形容當下的氣氛,室內的四個人,長門本來就很少說話,傑卡大叔那副威武的模樣肯定沒什麼好聊,菈多妮正在用電研社輸給我們的筆記型電腦處理資料。因為很無聊所以也不知不覺的湊上去看,我先聲明我可不是蘿莉控。
  妳在做什麼啊?
  菈多妮有禮貌的把螢幕現給我看,「勢力分布地圖。」的確是我們居住城市的地圖,上面用顏色標明了勢力範圍還有對手的機體資料等等。
  我看了一看,感覺很奇怪。為什麼你們認為鶴屋宅邸的對手是Berserker?
  「因為戰鬥方式,機體以格鬥近戰為主,而且作戰方式毫無章法也看不出行動模式,非常地狂亂且具有威脅性。」菈多妮說:「而且對手的機體被黑影包圍,無法辨識只能推算機體大略高度為40M上下。」有隱藏模式嗎?我怎麼不記得機戰OG中有機體具備這種能力?
  「長門大人說是因為有雜訊入侵,但是我們也無法再深入探究。」
  原來是這樣,那麼這場聖杯機戰到最後要許願,那麼所有PILOT都是因為有願望才會加入的囉?那麼你的願望是什麼?
  「嗯,這個……」
  糟了,我居然問這麼私人的問題,阿虛你真是白癡。啊,不用了,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是櫻花姊姊,我希望他能和我們在一起。」菈多妮低著頭說,「很奇怪對吧。」
  不會,一點也不會。這的確是個大遺憾,該死的寺田居然就把一這個麼好的角色賜死,什麼活在心中根本就是一堆屁話。這麼說傑卡大叔的願望是?
  「和平的世界……」傑卡望著窗外回答,其實我也只是隨便問問,大叔你不一定要真的老實回答。
  「不是蘇菲亞阿姨嗎?」菈多妮靦腆地問,這一問看來真的戳到傑卡的痛處,從窗戶的倒影的確看到這位永遠板著面孔的大叔略顯驚慌失措。
  我乾笑了兩聲,事實上在OG的劇情中這傑卡還有菈多妮兩人沒有互動,這有點可憐的小女孩還喜歡上了一個蘿蔔控。加油吧,兩位。
  長門突然叭的一聲闔上書本,「晚餐時間。」還是只吃著泡麵,雖然我有看了一下朝比奈學姊的茶葉,可是在座的人根本就不會泡茶。
  「如果我的朋友在的話,應該可以讓晚餐豐富一點。」傑卡喝著咖啡說。他說的是雷傑爾吧,唉,這種時候說什麼都沒用。你們等等吧,我先出去看看福利社還是哪裡有其他的食物。
  「請等一下。」長門叫住我,並且對菈多妮說,「妳跟著一起去,保護他。」

  我和菈多妮在福利社翻找一些可以用的東西,旁邊的販賣機果然都已經被撬開。其實要說保護的話,應該是傑卡比較適合吧?但是說不一定菈多妮可是個具備相當戰鬥能力的駕駛,在這荒唐世界中沒啥不可能的。喔!天啊,我開始胡思亂想了。
  「請問你跟長門大人很熟嗎?」菈多妮突然問,「我覺得她似乎和以前的我一模一樣。」
  這麼突然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嗯,就某種程度來說她的確看起來像菈多妮前期類型的無口系強化人類,但其實我相信她的內心一定有很多感情。的確那個什麼資訊統合情報什麼碗糕的,都可以做出像朝倉涼子那樣活潑個性的人,為什麼長門就要顯的這麼孤僻……換個說法……寂寞好了。
  「是嗎?可是他說話的時候看起來很冷漠……」
  不對,我敢肯定長門絕對不是外表的那樣,之所以會以學校為據點又把SOS團的教室當作基地一樣,也一定是因為那間教室就是我們一起度過的許多時光。雖然她總是面無表情,她有朋友一起陪伴著,對於SOS團也是很重要的存在,不用為她擔心。
  「是嗎?太好了。」菈多妮說,「其實櫻花姊姊已經走了,我還有朋友都已經接受了。我真正的願望是永遠不要有像我們這樣強化人的悲劇再發生。」
  原來是這樣,只是我敢肯定現實的世界當中,絕對沒有法蘭肯史坦博士、阿德拉博士、村雨研究所這類王八蛋。這些可憐的二次元人物就祈禱寺田老大願意放他們一馬吧。到最後我們只拿了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平底鍋,至少可以改變一下烹飪方式還有泡麵的口味。不過我也想不出來如何用平底鍋改變泡麵的口味就是了,或許雷傑爾會有辦法……我的腦袋越來越遵循這個世界的邏輯。

5 名無しさん [ 2007/03/12(Mon) 02:10 ID:qlBWQqQc ]
  當我們正要回教室時,走廊上的窗戶突然被飛機略過的音爆震的嘎嘎作響,是敵襲!我和菈多妮立刻跑到屋頂上,大傑卡已經出動應戰,此時長門駕駛著妖精利昂出現,不知道什麼她是時候學會的,但是我想她會駕駛也不奇怪,這應該是正常人類能力所及範圍,應該吧?
  這一次居然來了三架機體,分別是ARCHER弓天使、LANCER虎龍王還有那團被黑影包圍的Berserker。說的也對,除了我們以外,對手也可能會有暫時性的同盟,不過虎龍王還有那團黑影都正在攻擊弓天使。
  那團黑影將能量聚在手上朝弓天使射出去,弓天使分身閃過,接著虎龍王變成龍虎王飛上天空使出龍王破山劍將弓天使打下來。或許是對於弱者的同情心作祟,或是那股不知所以然的正義情緒,或者是一些糟糕的思維,我大叫著要傑卡幫助弓天使。而傑卡也不愧名聲,一記雷光斬衝上前去將準備攻擊的弓天使的黑影打退。
  而長門則是和菈多妮Spirit connect上前招呼虎龍王(又變回來了)

  可惡,這下子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卻什麼都使不上力。
  「少年!」傑卡突然在我的腦袋中說話,這是什麼啊?「心靈感應,這是GAMER和PILOT的特殊溝通方式。」
  原來還有這種功能,可是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那麼我能幫上什麼忙嗎?
  「ASSASSIN提供的情報敵人的GAMER正在南邊的公寓屋頂觀戰。現在Berserker是Spirit connect狀態,應該只有LANCER的GAMER。」
  是嗎?那我去看看。我馬上跑下樓這時墜落的弓天使爬起來,似乎也看見了我,她突然對我說話,「阿虛君,你沒事吧,沒想到你居然也加入了。」這聲音是,朝比奈學姊!怎麼她居然會在弓天使裡?記得之前在對上電研社中的那場遊戲……天啊!學姊你怎麼會被分配到這種主役角色,應該是木蘭號之類的機體才對?疑?我在想什麼啊!別管了,學姊你沒事吧?
  「我沒事,現在我們是三對二,有機會,阿虛你快點完成你的任務。」
  我點點頭立刻在斜坡底下找回腳踏車,朝那棟大樓過去。
  這棟公寓看起來有點陳舊,大門也開著,當我爬上屋頂時果然有人。但卻是兩個人,一個是之前和我搶隨身碟的未來人臭小子。另外一個是……臉上永遠帶著微笑的假面具,老是自以為是地分析一堆我不想聽的大道理,每次看到他那爽朗的笑容都會令我作噁的傢伙。

  古泉一樹。

  「是長門同學指引你過來的吧。」古泉那爽朗的笑容簡直是在我的怒火上添油。你這個渾蛋,居然胳臂往外彎。
  「我並沒有啊,這些不都是涼宮同學期待的嗎?我只是依照她的規則罷了。」
胡說八道,你怎麼會和敵人站在一起。這時候那個臭小子居然開始洋洋得意起來。
  「因為這是既定事實!」
  別瞎扯,閉鎖空間內沒有什麼既定事實吧!應該沒有吧?
  「這都是因為你的緣故。」古泉無奈的笑容外加上那聳肩膀動作實在是想讓我衝上去打他一拳,「因為你的一巴掌,不僅使涼宮同學發動這麼劇烈的閉鎖空間,還讓『機關』內部派系一夕間豬羊變色,現在是激進派掌權。喔,順帶一提,我是LANCER的GAMER。而我的這位盟友則是Berserker的GAMER。『機關』已經決定和他們聯手了。」
  我失去理智大喊著,你這個傢伙!這時古泉伸出右手,手中聚集著一團光球。
  「我的力量還有一部份是能用的,勸你別衝動。」
  正當我無計可施的時候,另外一邊的戰場似乎是我們得優勢,大傑卡依舊是那招標準地雲耀的太刀,將虎龍王的手臂斬下。而妖精利昂‧S也是完美的跳完一段皇家芭蕾舞,把那團黑影打散,終於露出真面目。Berserker的真面目……奪魂者。
  長門似乎並不打算和傑卡一樣,又準備要使出合體絕技。
  看到這副戰敗的景象那個渾蛋未來人居然還笑著說:「嘿嘿,我勸你最好別痛下殺手,你應該知道Berserker是精神連結狀態喔!」
  什麼?你這傢伙就在這裡啊!別唬人了!
  此時戰場上朝比奈學姊高喊著不要,並且上前擋住了長門,「鶴屋在裡面啊!」
  在驚訝之於,我已經不顧古泉手中的光球還是什麼超能力。這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唉呀呀,難道ASSASSIN沒說過嗎? Berserker有雜訊啊。」那個王八蛋未來人得意地笑著:「我就是那個雜訊。聊天就先到這裡,運氣不好居然被她找到幫手,一樹我們翹頭啦。」
  古泉點點頭並且拉著他的手,兩人一起化成一團光球離開,這算什麼?

第四回 笑面虎的背叛是理所當然

6 名無しさん [ 2007/03/12(Mon) 02:11 ID:qlBWQqQc ]
  理所當然地,朝比奈學姊也加入了我們。而我們的勢力範圍也延生到車站附近,朝比奈學姊也開始替我們沏茶,能喝到學姊的茶簡直是人間最幸福的事情,管他什麼聖杯的願望也可以拋棄。而外還有一點好處,就是終於可以擺脫泡麵地獄,因為車站附近的商家裡面的東西任憑我們白吃白喝(比泡麵好一點的微波便當),不過大多數時間我們還是在SOS團教室。
  而SOS團教室放眼望去,也多了一位大美女,拉米亞‧拉布勒斯不過可惜的是,她的臉就和傑卡一樣嚴肅,而且我也大約探究過,她的說話方式很正常,看來是安排在OG2之後OVA之前的豋場情況。
  我也了解了Berserker的情況,Berserker的GAMER是鶴屋學姊,就我所知PILOT應該是艾克塞爾‧阿爾瑪。不過朝比奈學姊則說,駕駛的人是鶴屋學姊,不過說話的語氣卻不像,冷酷地說PILOT只要服從命令和戰鬥之類的話,並且還很討厭拉米亞小姐。
  看來是被那個該死的未來人小混混動了手腳,長門說過參加的GAMER都應該是春日選的人,也就是說這傢伙用某種方式侵入了閉鎖空間,而此時我也把古泉的狀況告訴大家。學姊聽了也低著頭嘆息說,真可惜。學姊啊,用不著替那個傢伙悲嘆,有我在身邊就夠了。
  「未來人應該是利用時空斷面消除裝置入侵,但是應該並非刻意,而是偶然之間移動到閉鎖空間和正常次元交錯的裂縫,但是其控制GAMER的方式不明。」就這樣討論也到此為止,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古泉和那個渾蛋都是我們的敵人。而現在這階段CASTER還有SABER都還不見蹤影。

  隔天(也可能只過了幾小時之後),PILOT去巡邏了,而長門說要去學校的圖書館,教室內只剩下朝比奈學姊還有我。

  和學姊共處一室我絕對沒有非分之想,但是想起一開始和學姊對話的情況。我好像感覺到學姊有點不一樣了?
  「嗯?有嗎?」學姊習慣的換上女僕裝(當然我和傑卡都會自動離開教室。)
  之前你在駕駛弓天使時,對我說話的語氣似乎變了,變堅強了。簡單地說,那種給人拉後腿的感覺消失了。
  這時候學姊突然有點生氣的樣子說,「原來我在阿虛的心中是那樣的人物……」
  啊,啊!這是誤會是誤會,我的意思是……
  「嗯,阿虛君,是這樣沒錯,我和拉米亞談過之後。我發現他和我一樣。」
  嗄?這我就迷糊了。
  「他和我一樣,都在懷疑自己。每次上頭都只是不斷的給我指示,卻不告訴我原因,直到之前阿虛交待給我的任務也是,我什麼都不知道,而上頭交代的事情卻都百分之百發生。」
  嗯,的確是這樣,不過學姊你應該有一天會知道自己其實是很了不起的。
  「拉米亞小姐也是,他害怕自己有一天會喪失自己的心,和她的朋友以及戰友成為敵人。可是我們同時也領略了一件事情,我們都有信任的人。我相信阿虛,而她相信她的朋友,如果真有那天她喪失了心,她的朋友也會阻止她的。所以阿虛,也請你相信我,我會作為你的後盾的!」能得到朝比奈學姊的信任,是很不錯啦,但是怎麼說到最後居然變成我要依靠她了呢?不過看到學姊那可愛又充滿自信的臉龐不知道能殺死多少人。
  「可是我還是很擔心鶴屋同學的安危,真希望快點有所行動。」
  沒關係,沒關係,學姊拜託的事情,不答應會被天打雷劈,而且要救的人還是鶴屋學姊這怎麼能推辭呢。

  過了一段時間,長們抱著幾本書開始啃了起來。而學姊也替大家泡好了茶,不久PILOT也帶著情報回來。
  「敵人已經放棄原本的據點轉移到附近的小山丘上。」菈多妮用筆記型電腦把地圖秀給大家看,那座小山丘不就是之前春日挖寶的地方嗎?
  「可是我們還是找不到,CASTER還有SABER的蹤影。」拉米亞嚴肅地說,「也許他們是想來個漁翁得利。」
  「那麼我們就將賭注押在這裡吧!」傑卡說,「將LANCER和BERSERKER打敗,他們就會出現。」
  傑卡大叔這樣豈不是如了對手的意嗎?
  「的確這樣,但是對手也一定會因為在一旁等待結果而透露自己的行蹤。」傑卡嚴肅的神情非常認真地說,「這就是我的賭注,押在機率低的一方。」
  長門闔上書本,和往常一樣的眼神環視著周圍大眾,「因為對方手上有人質,外加上不確定的加入者,獲勝的機率大約是百分之十一。但是一直維持現狀,人質的生存機率會以等比級數下降。」
  「百分之十一就夠了。」傑卡說,「一直留在這裡也只會陷入僵局,我們就一口氣突破這個僵局。」
  沒有錯,在這裡根本不能作什麼,我要去找古泉,如果他還記得他當初答應我的事情。還有那個渾蛋未來人,我這次真的要痛扁他一頓。最後是春日,這場戰爭,可以結束了!

第五回 在機率低的那方下注


7 名無しさん [ 2007/03/12(Mon) 02:13 ID:qlBWQqQc ]
  那個女人,這怎麼可能?我跪倒在大傑卡的駕駛艙內,眼前是一個無法與其相抗衡的敵人。沒有希望了嗎?為什麼她也在閉鎖空間之中呢?我的周圍堆滿了朋友的殘骸。身體已經沒有力氣了,腦袋也越來越混沌,精神指令似乎將我的精神消耗殆盡。虎龍王被打成蜂窩,奪魂者則是被大卸八塊,弓天使也差不多,破散的翅膀頹萎的跪倒在地上,妖精利昂‧S已經沒有形體了,它被拆成一堆碎片散落在我的周圍。為什麼?她還有那架機體會在這裡……那個女人,以及魂之座(作者:ぺルゼイン・リヒカイト這架機體我找不到比較通用的翻譯名稱,音譯又太長了,所以我採用中國翻譯團體在GBA OG2翻譯所用名稱。)

  回想模式,我的腦海中像是複習一樣閃過之前的種種。

  面對面的局勢,活像是街頭小混混準備幹架前的樣子。我方是三架機械人,而對方是兩架機械人。雙方的GAMER還有PILOT排排站面對面的叫囂著。
  古泉一樹,他的身後站著的則是虎龍王的PILOT布理德。難道我們兩人就真的要互相對決嗎?
  「沒辦法,這是機關的命令。」古泉聳聳肩膀,「因為我的力量還能使用,所以能夠和外界做非常勉強的聯繫,外面的世界似乎正在崩潰中,閉鎖空間已經滲透到整個日本地區了,我必許快點打倒你們才行。」
  「呦!這不是傻頭傻腦的大姐嗎?怎麼又是上頭命令?你該不會蠢到一直在等上面的只是吧?還是說又是既定事實?」那個狗屎蛋未來人,給我禮貌一點不然我可會用大傑卡把你踩扁!
  「哼,那位小姐真的是未來的特務嗎?怎麼看起來活像是個花瓶。」鶴屋學姊也說著一堆莫名奇妙的話。
  「艾克塞爾大人,為什麼要附在這個無辜的小女孩身上。」拉米亞上前質疑著,「你這樣做不就和操控的魁儡沒什麼兩樣了嗎?」
  原來附身在鶴屋學姊身上的就是艾克塞爾,這倒底是怎麼回事?
  「W17住嘴。」附身在鶴屋學姊上的艾克塞爾依舊是那樣冷酷的語氣,「精神指令這當然是由ACE來控制發動才是正確的。」
  「沒錯,沒錯!雖然只是一個意外,但是我卻發現了讓PILOT和GAMER對調的方式。」王八蛋未來人你插什麼嘴!
  「GAME SYSTEM!」此時菈多妮突然想到地說:「不,不可以!」
  「在精神連結時發動這個系統,此時這個系統控制將會是GAMER而不是PILOT,此時PILOT便可以奪去GAMER的身體還有精神指令。但是根據聖杯機戰的規則,雜訊不能許願。」長門也像是領悟了什麼,開始分析著說。
  「我要的不是願望,你們很清楚。那個女孩真好騙,一下子就相信我還用權限強化那套系統。」
  臭小子你敢再多說一句我就把你捏爛!
  「那個系統還在一個特別的地方,我就告訴你們吧,當作一次免費招待。」變態未來人臭小子這時將鶴屋學姊身上的居家服(也就是和服)的衣襟拉開,你這個王八蛋別人的身體是很好用嗎?居然這樣大方的隨便亂現!我立刻閉上眼睛,喂!艾克塞爾你這個渾蛋就這麼聽話嗎?果然因為是別人的身體所以不會害羞嗎?
  「阿虛!你看!」朝比奈學姊拉著我的手叫我看,唉,學姊雖然有你的邀請我還是不敢爭開眼睛,想到之前消失事件中鶴屋學姊的關節技巧,我可不想再嚐一次。
  「系統在胸口上。」菈多妮說,這時我才張開眼睛,一種奇怪的儀器就鑲嵌在學姊的胸口上。
  「有辦法就來打吧,這樣很可能會犧牲這位小女孩的喔!」
  你這邪魔外道的未來人閉嘴!
  「布理德!」看到這裡傑卡也說話了。
  「傑卡隊長。」布理德似乎很抱歉的低著頭。
  「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你的熱情還有正義感去了哪裡?為何和使用這種手段的人並肩作戰!」傑卡說的很好,也點出我的迷惑,為什麼布理德會和那群卑鄙的傢伙一起。
  「傑卡隊長……」布理德低沉的說:「我們只是二次元人物吧,什麼熱情、正義、勇氣還有友情,都是虛構的吧,一切都只是被人玩弄在股掌中。我們只是遊戲商人的搖錢樹,什麼正義什麼熱血這一切都不存在,這都是假的。」這一段話撼動了在場的每個人,的確這群人本質上就不是什麼正義或是勇氣之類的,都是B社的搖錢樹。而且這鈔票還是……
  「沒有錯,我們是虛構人物,我們只是商人的搖錢樹。」傑卡用武士刀指著布理德,「但是為什麼我們會受到歡迎?正是因為這些被你稱作虛構的一切!熱血、友情還有正義!因為這些並不是虛構的,這些正是人們努力以及嚮往的……」傑卡高喊著:「希望!」
  「我知道,傑卡隊長,所以我要打贏聖杯機戰,我要讓這一切都不再是虛幻。」布理德跳上了虎龍王高喊著,「勝負吧!」
  「同意。」傑卡也登上大傑卡。
  古泉聳聳肩膀說:「既然這樣,BERSERKER就二對一,我和阿虛就用Spirit connect單挑吧」
  「沒問題。我是不會輸給人偶的。」艾克塞爾也登上奪魂者。
  誰怕誰?這一次我決定要讓古泉的臉永遠都笑不起來。傑卡也同意了這是我和古泉之間的恩怨,由我們自己解決。
  「Spirit connect!」長門和朝比奈學姊也一起使用連結來對戰。
  「阿虛,你放心,那個孩子知道GAME SYSTEM的破壞方法。」學姊也通知我要我安心戰鬥。放心好了,我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

8 名無しさん [ 2007/03/12(Mon) 02:15 ID:qlBWQqQc ]

  「阿虛,我想你應該還記得我答應的話吧。」開戰之前古泉用通訊和我聯絡,這一次他已經收起以往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我和你對戰有兩個理由,第一就是因為機關的命令,但是……」虎龍王突然一腳舉起將地面上的渾蛋未來人踩扁,這一幕令大家措手不及。古泉難道你……
  「我說過了,就算是背叛機關我都會幫助SOS團的。」虎龍王就像是在踩蟑螂一樣扭動著腳踝,好確定腳下的蟑螂已經粉身碎骨。「現在這個承諾還給你了。」古泉恢復以往的微笑。
  古泉原來你沒有背叛我們,所以虎龍王也服從了布理德還有古泉的控制。我不自覺地跨出一步,這時候傑卡卻阻止我,「別靠近敵人!虎龍王還要戰鬥!」
  「阿虛,接下來的戰鬥和機關還有未來人無關,而是我與你之間的戰鬥!」
  古泉你又在打謎了,既然你沒有背叛我們,為什麼還要與我戰鬥?我的腦袋也越來越迷糊了。
  「我忌妒你。」
  什麼?古泉你再說什麼啊?如果你忌妒我老是紙牌遊戲贏你,那麼下一次我就多讓你幾步不就得了。
  「是涼宮春日。」古泉顯現出少見的厭惡表情,「為什麼是你,涼宮、朝比奈、長門甚至是機關,大家都關注你,大家的口中都是阿虛。為什麼是你掌握了涼宮春日的關鍵,為什麼你是她的鑰匙。這一次的願望,我要成為取代成你的存在。」虎龍王先發制人揮舞著關刀朝我砍過來。大傑卡也不惶多讓舉起參式斬艦刀應戰。雖然我並沒有武術的底子,但同樣的古泉也差不多,雙方擁有PILOT的技巧但是在戰術應對上都很糟糕。我們都只知道示現流的先手必勝,一擊必殺。結果變成亂七八糟的戰鬥。古泉似乎也了解道理,於是他開啟精神指令,機體的身上閃耀出使用指令的閃光。必中,氣合*3加熱血,看來他想要一擊分勝負。那我也不會退縮,必中,氣魄加熱血,大傑卡的終極合體絕技!果然這樣發動機神指令很消耗GAMER的精神,我的眼前有點模糊,只剩下虎龍王的影子。來吧,大絕招的互擊!

  斬艦刀龍捲 V.S. 虎王亂擊

  怎麼?沒有反應!!!!!!!合體技居然用不出來?怎麼會!
  就在我驚訝之餘,虎龍王用他的爪子、雙節棍還有關刀外加一記鑽頭重創大傑卡。
  怎麼會這樣,這實在是太遜了,居然就呆站著任人宰割。
  「合體技必須搭配副手GAMER。」長門短暫的給予我通訊之後,繼續與弓天使合作對抗奪魂者。這種事情為什麼不早說,或者我應該早點問的,什麼是副手GAMER。
  「阿虛你輸了。」又一次被虎龍王的刀指著,「阿虛,我將會擁有你所有的一切,你將會是我的!」

  或許現在古泉可以用魔王守則中其中一條來形容,獲勝之後不該自傲的狂笑。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不知從何處襲來無數條光束,將虎龍王貫穿。

「無恥之徒,阿虛可是我的東西。」伴隨光束而來的是一陣女人的狂笑。到底是誰?
  「危險!CASTER來了!」傑卡緊急用心靈感應通知我。紅色的機體,鬼神一般的姿態,這是魂之座,居然召喚出這種機體這未免太犯規了吧!
  朝比奈學姊危險!我高喊著,但是來不及了,新月型的刀光朝她飛去,弓天使雖然即時迴避,但是翅膀依舊被無情地斬了下來。
  接著CASTER派出他的鬼面,將奪魂者抓住,然後用武士刀將貫穿機體的身軀,這個噁心的傢伙還一直攪動武士刀。
  奪魂者被大卸八塊之後,CASTER面對著我,機體上的鬼面再度發出光芒,又是幹掉LANCRE的那招。我什麼都不能作,只能等死嗎?我的眼前被劇烈的光芒包圍著,此時一個人影從我眼前飛過。
  那是妖精利昂‧S她打算犧牲自己作援護防禦。長門!不要啊!
  一切都來不及了,ASSASSIN被光束撕裂,妖精利昂變成一堆散落的碎片。

  「真是多餘。」一個女人的身影站在魂之座的腳下,是她!是那個女人!兩次都想至我於死地的女人。

  朝倉涼子。她也參戰了。

第六回 亂入!鬼神!被轉學的魔王!

9 名無しさん [ 2007/03/12(Mon) 02:17 ID:qlBWQqQc ]
  妳這傢伙!這一回我要報之前兩次的仇!雲耀的太刀!憤怒令我自認為還保有理智,這一擊我對準了那個女人。直接擊殺不在機器人裡面的GAMER,本來自己覺得這點子不錯,所以當傑卡阻止的時候我也沒在乎。後來我錯了……
  將注意力集中在GAMER身上,結果忽略了ROBOT的反擊,魂之座只是用武士刀輕輕一挑,便將斬艦刀奪下。
  「真是個麻煩的東西。」朝倉就和之前第一次要謀殺我時一樣笑著說,「讓這把刀消失吧。」魂之座將大傑卡的刀折斷並且扔到很遠的地方。
  「好啦,這下子也讓我嚐試看看折磨的娛樂吧。」朝倉又是那張微笑的臉,像是期待著未知事物的小女孩,「Spirit connect!」接著在周圍突然出現許多原種的小兵。這犯規吧!還可以叫出小囉嘍助陣的啊!雖然是抱怨,不過怎樣如何都不能挽回情勢。
  General Blaster!本來想攻擊,可是卻失敗。大傑卡的雙臂上的肩甲反而爆炸。「General Blaster!本來就是勉強使用的內建武裝,現在一點用處都沒有。」傑卡說著,「和那時候很像啊。」
  傑卡說的是GBA上初登場的時候嗎?面對強大的敵人偏偏又無裝全無。「如果有武器的話,我就能逆轉全局。」傑卡這麼說著,但是很抱歉就算現在我將控制權還給你,你也沒有武器逆轉。原種的小囉嘍瞬間蜂擁而上,我心想這下真的玩蛋了,一時之間我不自覺地喊著,春日妳到底在哪裡啊?救救我啊!

  「傑卡,還不是放棄的時候!你只能敗在我手下!」
  不知道是誰喊了這句話,同時Drill boost knuckle從我眼前飛過,一口氣掃光周圍的敵人。使用這種攻擊方式還有會說這句話的會有誰,當然是那個傢伙!W15不、不對是渥丹,梅卡斯之劍!
  「傑卡!別忘了你還有最後的手段!接著吧!」古倫加斯特參式變異體就這樣站在山丘的另一端,他拿出一把異常巨大的劍投給大傑卡,我立刻切斷連結讓傑卡主控機體。
  大傑卡接下那把異常的巨劍,沒想到這把劍是。
  「最初之劍,零式斬艦刀。」傑卡接住新劍之後朝著魂之座一記零式斬艦刀疾風怒濤。這一擊確實創傷魂之座,並且使得周圍的原種都消失了。還沒有毀掉它嗎?我著急這問。
  「少年接下來,交給你了!我們的副手到了!」傑卡指著遠處有另外一架極速奔來的機體。「武神裝攻,穴馬。」這就是所謂的副手嗎?哪麼上面的GAMER會是誰?
  「吾友,使用spirit connect吧!」雷傑爾傳來通訊。
  「阿虛!」此時從雷傑爾座位後面跳出一個小女孩。
  這個是……我老妹!這就是副手嗎?
  「果然!阿虛沒有我是不行的!」看著通訊視窗老妹自信地在駕駛座上頤指氣使喊著,「阿虛!刃馬模式啟動!」
  居然是這樣使用合體技?不管這麼多了,就上吧!
  「去吧!詛咒遇上我的不幸!」看著老妹也這麼HI的模仿雷傑爾的台詞,那我也奉陪,傑卡是怎麼喊的?
  龍捲斬艦刀‧逸騎刀閃!一招把魂之座打成重傷,可是她的機體卻還能動並且正在自動恢復。
  還再動!還沒完呢!熱血發動!當我準備給他最後一擊時候,古倫加斯特參式變異體站了出來,「阿虛,怎麼可以都讓你玩去呢?」
  罪魁禍首終於出現了,涼宮春日。我早該想到了,除了亂入的未來人以外,還會有誰被捲入閉鎖空間之中呢?這個女人搞了這麼多建設,無非就是痛快地大幹一場。
  或許是平日的相處吧,兩人心照不宣,一起朝著魂之座殺過去。斬艦刀!逸騎刀閃,稻棲重力落,兩把巨劍交錯地將目標斬成四塊,魂之座消失在爆炸的灰燼之中。

  有點太隨便了,不過沒辦法這就是主角威能。打的要死要活的敵人,沒想到一個亂入助刀出現,馬上大逆轉。卡通動畫不也是這樣演嗎?至少是打贏了沒錯,是啊,打贏了沒錯。有贏吧?嗯,修改權限+1,真的有贏喔。
「阿虛,剩下你跟我了。」我和春日站在各自的ROBOT上對望。
  是啊,只剩下你和我了,接下來呢?還要打嗎?
  「規則是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吧。」春日頤指氣使地說,「別浪費,你敢直接投降的話就死刑!」
  唉,捨命陪君子,這是你規定的世界,就聽你的吧。精神指令發動!這是最後的熱血發動!
  「一招定勝負。」春日高喊著,「勝負!」
  來吧!
  舞動斬艦刀的狂機,互擊的瞬間炸出閃耀的火光,將周圍的世界化做一片空白。


  一片空白之中,我和春日不知道為什麼地背靠著背。
  「居然被你贏去了。」
  應該是傑卡的底力發動的結果……喂!這下子該滿意了吧?
  「還不錯啦。」春日意興闌珊地表示,「只是大魔王的死法也太老套了吧。」
  妳不就是喜歡那個調調嗎?搞個亂入的。
  「唉,就這樣結束了,失落感真重。」
  不會吧,還沒完啊?
  「哼!算了。」
  我不知不覺地握住春日的手,的確是該替那件事情道歉。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春日,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
  我不應該打妳的。
  「哼!」春日自傲的嗤了一聲,突然將我轉過頭打了一巴掌。
  妳搞什麼啊?
  「這樣就扯平了……」春日雙手交叉驕傲的表情不屑地說著。
  嗯……我和春日就這樣對望了一陣子。或許是該那個的時候……我抱著春日的肩膀。
  春日,我很期待你頭髮留長綁馬尾的模樣……我閉上眼睛慢慢的將臉湊上去。突然左眼一陣劇痛,耳邊還傳來春日的咒罵,「臭阿虛!別想占便宜!」春日一拳打在我臉上了。
  哎啊!我連續翻了幾圈之後摔在地上。再睜開眼睛時……我回到我的房間裡了,什麼啊?我從床上摔了下來……


  翌日,我拖著朦朧的睡眼爬上學校的坡道,嗯……看來都恢復正常了。接下來,就看春日有沒有提起那個夢饜,希望朝比奈學姊罩子放亮一點,不然要解釋就難了。
  不過這一切看來都不用煩惱了。當我進入教室時春日已經到了,只是不在座位上,看來她正在替遊戲的製作籌備材料吧。只是當我這樣想時,春日又提著高八度的嗓門衝入教室高喊著,「大事件!大事件!阿虛你來一下!」
  啊~等等你這個暴力女,你要帶我去哪?就這樣我被她扯著衣服拉到福利社,在那裡我看到的是……天啊!販賣機都被撬開了,這不是……
  這只是普通的小偷幹的吧!我故作鎮定,當作普通的竊盜事件解釋。
  「可是,哪有小偷只偷販賣機的東西,不偷錢的啊!」春日指著販賣機,錢都還再。「這一定是有幽靈!一個餓死鬼……不!說不一定是宇宙人需要食物……可能是迫降的……」接著春日又是一長串胡說八道。

  中午我趁著春日替販賣機竊盜事件奔走的間係來到SOS團的教室,果然長門在那。我四處打量了教室,似乎沒有我們「作案」的跡象。不過我還是問了一下。
  嗯,長門,關於從販賣機拿的東西……
  我還沒說完長門便闔上書本,緩步地走到那個我之前和朝比奈學姊一起擠進去的打掃櫃前面,「閉鎖空間雖然已經有初步侵蝕的現象,但是幸好你已經阻止了。」接著她將打掃櫃的門打開……一陣暈眩襲來。
  從販賣機拿來的東西,還有那罐從教職員辦公室拿來的即溶咖啡都在裡面。老天爺,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啊!
  長門遞給我幾碗泡麵說,「把這些吃完。」

最終回 主角威能,我也不是願意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