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Fate another world

1 不死者 [ 2007/03/16(Fri) 02:07 ID:NMyuAAxQ ]
練文筆所弄出來的東西
寫完的感想是
我應該寫成第一人稱會比較好



前言



為了守護。
揮下應當揮落的劍/製出不該被製出的劍。
雖然,這也許是錯誤的抉擇也不一定。

為了理想。
即便是自己所守護的對自己刃劍相交,亦只能以笑容面對。
雖然,這不是自己所希冀的事態。

為了慾望。
不惜引起動亂,迫使秩序崩壞。
雖然,這仍是無法滿足慾望。

於是,於是,於是,
為了贖罪/為了信念/為了滿足。
魔術師/常理無法束縛之異端,
英靈/超越人類限制的傳說。
他們追尋著能夠實現願望的道具。
那是理當不存在卻又實在之物,扭曲法則而重塑事象之物。

於是,
人類不惜身命使役著英靈,英靈捨棄自尊服從於人類。
只為了
實現願望/獲得聖杯。
於是七位魔術師與七位從者開始相互殘殺。
只為了獲得那唯一的報酬。
願望的實現。

於是,不為人知的故事開始了。
以血洗血的戰鬥開始了。
冠上聖杯之名,沾染著鮮血的戰爭開始了。








2 不死者 [ 2007/03/16(Fri) 02:07 ID:NMyuAAxQ ]
序章



人們追尋著魔法,追求著這份幻想。
對一般人來說,那是虛幻而飄渺的事物。
所以人們以千萬鉛字所排出的小說,或著是在光聲流竄的電影之中追尋著這份神秘。
人類無知,所以對魔法抱持著敬畏。
人類求知,所以對魔法抱持著期待。
但不論他人是多麼地渴求著魔法的存在,對她來說魔法只是令她望塵卻步的存在。
不,應該說是魔術才對。
稱呼自己所使用的神祕是魔法,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因為這世上能使用魔法的存在少之又少。
只要是曾接觸這圈子的人,就能明確的指出魔法與魔術這兩者間的差別。
不管花多少時間跟技術都無法實現的就是魔法,
而不管多麼不可思議,但只要有時間跟技術誰都能實現的就是魔術
魔法、那是等同於奇蹟般的存在。
如同人類所辦不到事才稱為奇蹟一樣,魔法並不常出現於世間。
但魔術就不同了,那只是另一種存在於世上但卻僅只有少數人所知道的法則。
魔術是法則下的產物。
魔術師僅是遵循著法則,獲取自己所希望的結果的人。
就像是飛機於空中飛翔,人們使用手機而得以千里通話之類的事情,只要明白其原理,看起來亦是不足為奇。
對魔術師而言,魔術就是這種東西。
但對她這位魔術師來說,魔術這個詞勾不起她半點好感。
魔術對她所代表的只有惡夢而已。
不知有多少次,她想著如果她能生於普通的家庭,如果她與魔法毫無瓜葛,如果她毫無魔術回路的話。
魔術回路=魔術師的証明。.
是的,如果魔術只是法則下的產物,魔術師只是遵循著法則行事的人的話,那為什麼魔術師仍是如此稀少呢。
因為魔術與機械不同,魔術需要資質。
使役魔術的資質,除了才能之外,另外一項便是魔力/魔術回路。
魔術回路代表著魔術師的能力。
僅僅只因為身上的魔術回路的數量眾多,她被父親送至了間桐家。
只因為間桐的血系失去了魔力,只因為遠坂與間桐是交換古老誓約的盟友。
才八歲的她就這樣地與母親與姐姐分開,送到盡是外人的家族。
然後,深處於地獄之中。




間桐櫻將雜念自思緒中掃去。
使役魔力的時候,是不容許精神中含有任何雜質的。
尤其是她現在所要施行的魔術,更是會受到術者思想而干涉結果的魔術。
參與聖杯戰爭所必須的魔術\儀式。
英靈招喚。
櫻看向描繪於蟲室那石質地板上的魔法陣。
鮮紅的魔法陣,
這魔法陣不是由櫻親手完成的,而是那老人──間桐臓硯所塗佈的。
由四個小的魔法陣所圍住的大魔法陣,雖然尚未注入魔力,但已能從魔法陣上感受到魔力。
因為,用以描繪魔法陣的材料是包含著靈魂魔力的液體。
鮮血的魔法陣,
即便這魔法陣不是由櫻親手完成的,她也知道用以描繪魔法陣的材料是是什麼。
將其作為祭品,迫使其奉獻出靈魂,逼迫其貢獻出生命。
以性命作為魔法陣的魔力,依那老人的想法來看的話,想必材料應該是人的鮮血吧。
即便濃厚的鐵鏽味瀰漫於蟲室之中,但櫻只是靜靜地望著眼前的魔法陣。
英靈的招喚陣,
櫻靜靜確認著接下來將要進行的魔術的本質以及必需的咒文。
與預想相反的,招喚英靈並不用到大規模的降靈術。
聖杯會替術者招來英靈, MASTER所要做的,是提供英靈與這世間聯繫的道路,以及提供英靈實體化的魔力。
當然,這也不是輕鬆的事。
不單單只是將自身魔力供給英靈,以魔力的連結將英靈拉向這邊的世界。還要提供相當的魔力使英靈能於真實的世界實體化。沒有相當的魔力量是做不到的,但對櫻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問題,現在的她並不需要擔心魔力的消耗,她所擔心的是另一件事。
招換出的英靈是誰。
能夠影響從者強弱的重要要素,除了從者的職種\CLASS之外,最主要的還是英靈自身的能力。
就算是取得最強職種SABER的能力加成,若是叫出的英靈太弱,想要於戰鬥中獲得勝利仍是免談。
即便她不想參予戰鬥,她仍是得叫出相當的從者才行。
[英靈……嗎?]
櫻喃喃細語著,並回想著老人所告訴她的知識。
決定招喚出的英靈的主要因素,那就是與世間的最初聯繫。
以自身屬性,自己的想法作為媒介,或是以特定物品作為媒介,這兩種方法有著相當大的差異。
以前者的話,能招喚出比較容易談得來或是目標一致的從者。
但缺點是從者的能力是不定數,會招喚到哪位英靈也是無法確定的。
而以後者的方法的話,能招喚出所期望的特定英靈,其能力值大概也有個保證,但是最大的問題就是,也許招喚出的從者與你的想法背道而馳,不聽你使喚也說不定。
而這方法與櫻並沒有關係,
因為間桐家早就落沒了,既沒機緣,也沒有財力去弄到足以招換強力英靈的物品當做媒介。
打從一開始,間桐家就只能以屬性來招喚英靈。
換言之,一切都賭在櫻的屬性及想法上。
她很清楚,如果招換到無力的從者的話,她一定會免不了一頓折磨。
但這都無所謂,因為櫻的心早就封閉起來了。身體對苦痛也早就麻木了。
看向身旁的時鐘,距離臓硯所推算的最佳的招喚時刻剩下些許的時間。
櫻吸了口氣,開始澄淨自己的思緒,感受著自身魔力的流動。
將包含於大氣中的魔力吸入身體之中。
循環、循環、循環、加速循環。
魔力急遽地於體內的魔術回路流動著。
將魔力灌入言語使聲音化為言靈,將魔力灌入魔法陣使圖形化為門扉。
櫻緩緩地詠唱著
[封閉吧。封閉吧。封閉吧。封閉吧。封閉吧。重複五次。只是,破棄了滿溢的刻痕]
為了填補魔力的空洞,循環變的更加迅速。
身體變的炙熱,汗水開始冒了出來。
「純銀與鐵。與基石訂定契約之大公。為吾祖先之大師蕭邦歐格。以壁阻擋吹來之風,封閉四方之門,自王冠而出,於通往王國的三叉路上循環吧」
體內的寄生物感受到宿主對於魔力的需求,開始騷動起來。
侵蝕著神經,銷蝕著肉體的痛楚於全身擴展開來。
神經變的更加敏銳,感受著每一滴魔力的流動。
身體變得更加敏感,捕抓著每一股流動的魔力
[──宣告。
汝之身軀依從吾下,吾之命運寄託汝之劍上。
若是願委身於聖杯,服從這股意識,這份道理的話就回應我吧──]
魔力不斷地自大氣流入體內,不斷地自體內流入魔法陣中。
受到魔力的干擾,身體暫時失去了知覺,失去了作為人的機能。
現在這身軀只是為了將幽體與物質連結的零件,身為人的感覺是不必要的。
視覺,聽覺,觸覺依序失去,只剩下意識還是受到自己的控制。
[──於此誓言,吾為成就世間一切善行者,吾為傳播世間一切罪惡者──]
為了維持體內魔力平衡,異物發狂地動著。劇烈的痛楚伴隨著魔力循環至全身各處。
明明應該失去機能的肉體開始向大腦哭訴著痛苦。
精神受到嚴重的干擾,原本如同水面般平靜的思緒被掀起了波漣。
意識混入了雜念,但來不及挽救。
只能盡力維持住意識的澄清,試圖完成魔術。
將苦痛連同魔力一同放出,唱出這最後的一句言靈。
[──以三大言靈糾纏汝七日,自抑止之輪到來吧,天秤的守護者───!]
魔法陣上的魔力急速收縮,迴轉,而後爆散。
過於龐大而無方向性的魔力化為狂風激烈吹拂著,狂風化為利刃刻劃著地板,風刃化為巨斧鑿損著牆壁。
但櫻看不到,聽不到也無法感覺到,即便魔力已經停止干擾身體,知覺的回復也需要些許時間。
與知覺消去的順序相反,櫻的感覺逐步地回復著。
但太慢了,距離視覺回復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
些微感覺到風的流竄,稍微聽的見風的咆吼。但仍是無法看見眼前的景象。
但櫻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早在觸覺與聽覺回復之前,她就知道魔力失控了。
即便五感暫時失去,但魔力的探查能力還是存在著。
但她只是呆然地站著,既不尋找掩蔽,也不採取防護動作。
就這樣死了也不錯,櫻是如此想著的。
但是,直到她看清了這被破壞的看不出原型的蟲室,她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然後,她看見了。
位於蟲室正中央的魔法陣上空無一物,什麼也沒有。
沒有妖怪,也沒有英靈。
[失…失敗了嗎?]
櫻細語著,然後才發現自己與儀式開始時所在的位置並不一樣。
她是坐在台階上,而不是站在那魔法陣前。
然後,她聽見了。
響亮而平穩的男聲自身旁傳來。
[沒事吧]
櫻望向一旁,這才發現身邊站了個人。
穿著黑色甲冑,披著黑色披風的黑髮男人。完全黑色的男人。
櫻看向男人的臉,卻因為男人臉前的眼罩而無法看見他的表情。
[你是誰?]
櫻呆然地看著黑衣的男人。
聽到了少女的疑問,黑衣的男人不禁笑了出來,
男人以那平穩的聲音淡淡地說著。
[聽取心願,跟隨意志,我以守護者(Guardian)之職(Class)與此現身。
我問妳,妳是我所該守護的Master嗎?]



一切都一樣,卻又不一樣了。
從者與令咒,參與聖杯戰爭的兩個條件,間桐櫻都備齊了。
跟另一個世界一樣。
但所叫出的從者不是騎兵(Rider)這職位,所叫出的英靈不是梅杜莎。
跟另一個世界不一樣。
另一個第五屆的聖杯戰爭,開始了


Welcome to [Fate/another world ]


3 名無しさん [ 2008/08/01(Fri) 23:27 ID:68JnWBA6 ]
櫻招喚出守護者@@"這個從者好像很強?
祂一定會保護櫻這可憐的女孩吧!
不死者大.繼續寫下去吧!


4 名無しさん [ 2008/08/03(Sun) 00:04 ID:uj9gdikI ]
這篇好像之前在TM某人曾經的空想
就是櫻叫出來的人是黑化版的XX
難道當初的空想真的具現化了!(興奮)

5 名無しさん [ 2008/08/03(Sun) 03:14 ID:0w/Ghd46 ]
黑化版的XX?
該不會是士郎吧(大心)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