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紅顏之月

1 紅顏無 [ 2007/04/01(Sun) 19:36 ID:AOrQVMGA ]
紅色的鮮血、悲鳴的哭泣
黑暗的夜晚四周一片寂靜
本來,看到她的笑容,我是應該高興的。
為什麼,要哭泣?為什麼妳的微笑中充滿著悲傷呢?為什麼流著淚水?
月照耀在她的臉上...

川澄綾月:「今晚將要殺死你喔!」她露出了單純的笑臉非常美麗,令人著迷。
潔白的禮服因為沾滿了鮮血而顯的艷麗,小刀劃出銀白的弧線
那一夜她塗上了口紅....

在殺死我的一瞬間...
我看到了眼淚....妳在哭泣嗎?不要在悲傷了...
紅色的血滴了下來..散播於大地之中
天空開始下起雨來了,天也在哭泣、地在悲鳴

「啊────哈啊、哈啊、我死了啊」感嘆著自己


死了...死了...一切都結束了────────────
                             紅顏之月

────────────────────────────────────────

路面上流淌過鮮紅的血

經過激烈的撞擊

辨得清原形的只有那清秀的黑色長髮,以及

纖細的手足——摔碎的面孔,已扭曲的身軀

少女如同被折斷的百合

一個黑影問著死去的少女

「還想要活下去嗎?」絲毫不夾帶著任何感情那黑影輕聲細語的說著

「是的!我還想要活下去...」少女勉強的伸出手對著天空

「那就已命補命吧!想要活下去就必須殺人來吸取性命」

黑影告訴著少女這句話之後就消失了

少女的意識就在此中斷了
但是從來不知道,現在能活下來是一個重要的人給她的命
從來都不知道...
明明是很重要的...很重要的...『人』

────

醒來少女全身都被繃帶綑綁著,那是車禍所造成的傷害
在那時候少女的時間停止了,在那車禍的一瞬間
她被分成兩半,並非身體上的而是心靈
所產生的第二人格名為川澄白夜
新的另一個他,男性的他
名為殺人鬼的他,但是女性的自己卻不知為什麼深愛著男性的自己
原因根本不明白,明明是如此重要....
但是卻又討厭愛殺人的他..複雜的感覺
而男性的自己卻什麼都不說從來不開口
默默的看著另一個自己淺淺的微笑
只屬於自己還是兩人的矛盾螺旋?
少女非常不明白

就這樣經過了長久的休養,少女踏上了學校

進到了學校是已轉學生的方式進入
然而自身的美麗以及黑色長髮深深的吸引著眾人
少女的眼神如同寶石般閃爍著、溫柔的聲音、細緻的臉孔
眾人都看著她...如此美麗的她
因為自身的個性相當好再加上非常美麗
因此相當快的融入新的班級以及大家當中
在大家的面前是如此完美但是呢
卻不知道另一個他...

武藤、海:「小月拜託拉,借我一下妳的筆記好不好?」少年懇求著绫月借昨天老師上課所抄的重點那是因為呢今天剛好下午第一堂課老師要抽考,所以平時漫不經心的他懇求著绫月

川澄绫月:「唔...你又來了..怎麼可以這樣呢?我也要看呢,只能看一下下喔」少女擺出相當困擾的表情
但是海聽到绫月肯借他相當高興,這樣子他有救了!!
在高興之際時突然! 

碰~!一把厚重的書本敲在海的頭上而敲他的人是绫月在班上交的第一個朋友

神坂美汐:「小月!!跟妳說了多少次了別理他,他這樣自作自受啊!」

武藤、海:「切!妳這個虎姑婆!別多管閒事!還是小月對我最好了。」海抓住了绫月的手開始擺動了起來

川澄绫月:「耶!啊!姆...可以放開我的手嗎?」

武藤、海:「就這樣,我‧先‧閃‧拉」海已非常快的速度烙跑幾乎只看到殘影的驚人速度逃跑,那是因為他要被神坂美汐
所追殺!所以是該逃亡的時刻了

這一天校園又再度響徹悲鳴聲,那是某人痛苦的喊叫.....


下午空蕩的教室與朋友們聊天

晚霞照應著教室,與朋友們聊天露出了單純的笑容,與朋友約定好了

永永遠遠都會在一起,永遠的夥伴

放學後所有人都離開了

現在的時間是社團的時間,該是去社團練習了

绫月伸伸懶腰,前往了劍道社

地點:劍道社

拿起了木刀稍微與社長切磋技藝,很明確的在眾人面前是不相上下

但是實際上是我輸了,原因是我們家是個自創的流派從小就要練習劍術

而社長才學習劍道7年就跟我打得不相上下,就可以證明我輸了

夾載著不甘的心情吐露出:「謝謝你的指教,武內學長」

武內織燄:「也謝謝妳的指教,绫月」

真是討厭!又打成平手了!又打成平手了!

這樣的感覺真討厭!討厭!討厭!討厭!

海野亞由:「小月又跟武內學長打成平手了呢,真可惜!不過呢,小月是我們劍道社女主將呢,所以一定沒有人可以打的敗妳」

雖然知道這是安慰,但是聽起來總是怪怪的,由亞總是不太會安慰別人

算了....我也懶的說什麼了,全身都是汗臭味討厭死了

還是趕快回家沖澡會好一點,討厭全身都是臭味

川澄绫月:「討厭~!討厭~!討厭~!」對著天空大喊著發洩心中的怒氣

果然喊一喊心情好多了,現在是該回家的時候了

要趕快洗澡才行,嘿~!

────

夜晚夜深人靜,月照耀著陰暗的街道
路燈微微閃爍,在黑暗的巷子口裡有一個人
看不出是男是女但是可以確定的事情是他(她)穿著和服
站在他(她)角落的是......一群肉塊
被切割的肉塊,潔白的單衣沾滿了鮮血
他(她)竊笑著

「殺啊!殺啊!鮮血永不停息~還要更多~更多的血」那是令人厭惡的話
令人反感,這些都是另一個自己那就是〝川澄白夜〞
吸食著鮮血吞噬著他人的性命,這是殺人鬼的夜

已命補命...真是有趣啊!我還要更多~!更多~!喉嚨好燙~!必須要人的鮮血才能降火
再來殺人吧~!哈~!哈~!

自己本身非常高興而另一個自己卻覺得噁心反感嘔吐當中...

只屬於自己的矛盾螺旋


2 紅顏 [ 2007/04/21(Sat) 22:11 ID:2TiGcO3M ]
為何會這樣?好痛苦,為什麼要殺人白夜?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我討厭...討厭...

少女看著另一個自己,然而他卻沒有說出什麼
只是看著少女本身,好像要說什麼卻說不出口

白夜為什麼要殺人,少女其實早就知道了
如果不殺人自己卻會死,少女不想讓其他人死想選擇自殺
但是另一個自己卻不准許,因為他不准許少女的死亡
原因是.........

────

少女看著窗外,臉上淡淡的哀愁、遙望著遠方似乎在想什麼
但是這樣的她格外美麗

神坂美汐:「小月?妳怎麼了?在想什麼?」

绫月:「沒什麼...只不過有點累」少女的話有氣無力畢竟自己無法阻止另一個自己殺人

神坂美汐:「看妳怪怪的,如果有點累還是多休息喔」

绫月:「嗯....」

武藤、海:「聽說了嗎?最近的獵奇殺人命案」海說出了昨晚的殺人命案,屍體被切成一塊一塊的肉塊,現在都變成了腐爛的屍塊散發難聞的味道,根據警方說法是犯人似乎是一名劍道高手
但是目前卻收查不到犯人留下來的任何證據跟指紋等等之類的話

少女聽到這句話更沉默了

神坂美汐:「真可怕呢?萬一找上我怎麼辦呢?」

武藤、海聽了之後大笑了出來

「哈、哈、哈、妳唬我的吧?找上虎姑婆的妳?不可能拉~~~~~~!那殺人犯看到妳早就被嚇跑拉」海嘲笑美汐,美汐聽到這句話非常憤怒賞了一拳給武藤、海
武藤、海就此倒下比且用著剩餘的體力寫著犯人的名字神坂唬姑婆...就此往生!?

绫月:「對不起...我離開一下」

神坂美汐:「耶!小月不用我陪嗎?」

绫月:「不了」

────

紅色的血不斷流下,淚水永不止息
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為了要活下去不斷的殺人
不殺人身體就會不斷腐敗然而真正的腐敗是自己的心靈吧?
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自身的意義又代表了什麼?
想要哭卻哭不出來,明明是那麼的悲傷
在自己裡面有另一個狂暴的自己。

如果自己無法抑制的話,他就會現身而自己沉睡。
沒有理由,看到的東西就會全部想破壞。
那個時候的自己,就會像是看到惡夢一樣───

交錯的晝與夜
亂舞的紅和血
視線裡血和夜的交錯閃爍著。

變暗的視線,一下子被赤紅色的血染紅了。
自然而然讓人想起血的色彩。
自然地吸食著屍體的鮮血,昨夜的夢。

血───滑落喉嚨。
粘液般,血的味道。

容易死去的身體。
死總是伴隨在自身。
……看的見死的現實。
那個現實只是麻痺跟逃避而已

現在的自己如同惡鬼般

身體跟心靈不斷腐敗,死亡就在身旁
整天都被死亡逼迫,總有一天會撐不住的
誰能...幫幫我?

少女的話沒有人聽的到

一個殺人鬼是要如何要求別人幫助她呢?
最後痛苦的是自身罷了

───悲傷的事情很太容易就看到
幸福,太難理解。

────


3 名無しさん [ 2007/04/24(Tue) 21:09 ID:uGUSncGs ]
不要直接抄襲某些小說的意境跟專有名詞好嗎
有一點自己的想法吧

4 紅顏無 [ 2007/04/24(Tue) 21:29 ID:EUzAk5Is ]
你說我抄襲(汗
這些自己想的ORZ..............
某些小說的意境啊跟專有名詞是嗎?
請跟我說一下哪裡抄襲到的地方
我會修改的M(_ _)M
不過說直接抄襲也太失禮了吧? ORZ


5 名無しさん [ 2007/04/25(Wed) 07:03 ID:RZwRpUs. ]
如果用詞與其他作品有重疊,頂多說是受影響就好,抄襲未免太難聽了,你跟他有甚麼仇恨嗎?

很多小說用的名詞都來自共同的經典,不管是哈利波特到灼眼的夏娜等,在其他作品都可以找到這些術詞的影子在。

何況我要問你,就算真的就是直接來自其他小說其他作者創造的名詞,這會有關於整個作品的價值嗎?金庸的小說裡面大部分的武功名詞也都是古典名家的,會有人像你批評的這麼不禮貌嗎?

6 名無しさん [ 2007/04/27(Fri) 23:22 ID:K1/5F1cM ]
嗯,撇開什麼術語之類的
其實劇情上也看到許多影子。
應該說最近這種題材紅了起來,某些場景和情況好像變成是故事的必要事件呢

7 名無しさん [ 2007/04/28(Sat) 09:22 ID:56pWh9Xg ]
當然啊,聽到嗚伊嗚伊的怪聲和女主角臉上的紅暈,還有手上拿著不明開關.
你想那是什麼?

小說都有要素,就看你能丟出什麼樣的拼圖...

8 名無しさん [ 2007/04/28(Sat) 15:09 ID:UNDw5TL6 ]
至少我覺得矛盾螺旋好像不是很常見的詞啊....(汗..
(望向空之O界)

9 名無しさん [ 2007/05/01(Tue) 23:06 ID:MGym9M36 ]
自從8號講了某作品的名稱,就沒人敢出來護航了?XD|||....

10 名無しさん [ 2007/05/02(Wed) 12:45 ID:Z4Cq87uU ]
>9

怎麼沒人敢?死廚在自high甚麼?

大剌剌的直接用已經存在的典籍或作品,在文學上是很常有的事情,甚至描寫的手法以及動機還有對象都完全一樣,也沒有人指責這是抄襲而否定作品價值,沒有人會說李金發的詩是抄襲波德萊爾的,這樣說只會證明評論者很無知,上述舉例的兩者都是象徵主義文學家,本來就是同派的。

我來檢視的話,空境還有原PO的作品都是同屬於日本後現代表現主義文學(只是說類似),誰先誰後無所謂,奈須也沒有大膽到敢說他就是這派的創始人,就譬如說那博科夫-小說蘿莉塔的作者,也沒敢說他是黑色幽默文學始祖一樣,雖然後代研究者都肯定他是此派奠基者。

上面舉例的,恐怕你也聽不懂,國中生比較可能去讀金庸還是九把刀,所以這邊提及金庸的一部作品,書名叫天龍八部。

直接就當書名了,但是既沒有攻擊的道理也沒有護航的必要,只有幼稚的人才會以攻擊他人來滿足自己的自卑感,實際上還是多讀點書再來評論吧,打人不用武器嗎?

11 紅顏無 [ 2007/05/02(Wed) 20:21 ID:8ZUO5nuI ]
抱歉我真是太不成材了囧rz
果然還是脫離不了奈須先生的影子(慘lll orz
不過謝謝留言的各位囧''謝謝大家
觀看我這個傷眼文,我會努力的

────
為何會這樣?好痛苦,為什麼要殺人白夜?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我討厭...討厭...

少女看著另一個自己,然而他卻沒有說出什麼
只是看著少女本身,好像要說什麼卻說不出口

白夜為什麼要殺人,少女其實早就知道了
如果不殺人自己卻會死,少女不想讓其他人死想選擇自殺
但是另一個自己卻不准許,因為他不准許少女的死亡
原因是.........

────

少女看著窗外,臉上淡淡的哀愁、遙望著遠方似乎在想什麼
但是這樣的她格外美麗

神坂美汐:「小月?妳怎麼了?在想什麼?」

绫月:「沒什麼...只不過有點累」少女的話有氣無力畢竟自己無法阻止另一個自己殺人

神坂美汐:「看妳怪怪的,如果有點累還是多休息喔」

绫月:「嗯....」

武藤、海:「聽說了嗎?最近的獵奇殺人命案」海說出了昨晚的殺人命案,屍體被切成一塊一塊的肉塊,現在都變成了腐爛的屍塊散發難聞的味道,根據警方說法是犯人似乎是一名劍道高手
但是目前卻收查不到犯人留下來的任何證據跟指紋等等之類的話

少女聽到這句話更沉默了

神坂美汐:「真可怕呢?萬一找上我怎麼辦呢?」

武藤、海聽了之後大笑了出來

「哈、哈、哈、妳唬我的吧?找上虎姑婆的妳?不可能拉~~~~~~!那殺人犯看到妳早就被嚇跑拉」海嘲笑美汐,美汐聽到這句話非常憤怒賞了一拳給武藤、海
武藤、海就此倒下比且用著剩餘的體力寫著犯人的名字神坂唬姑婆...就此往生!?

绫月:「對不起...我離開一下」

神坂美汐:「耶!小月不用我陪嗎?」

绫月:「不了」

────

血永不停息,淚不斷滴落
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為了要活下去不斷的殺人
不殺人身體就會不斷腐敗然而真正的腐敗是自己的心靈吧?
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自身的意義又代表了什麼?
想要哭卻哭不出來,明明是那麼的悲傷
在自己裡面有另一個殺人魔的自己。

當另一個自己再殺人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自己,就會像是看到惡夢一樣

交錯的晝與夜

自然而然吸食著屍體的鮮血,理所當然般

血───滑落喉嚨。
粘液溫熱,有鐵的味道。

死亡的身體腐敗的心靈
最後看見的是死的現實
那個現實只是麻痺跟逃避而已

現在的自己如同惡鬼般

身體跟心靈不斷腐敗,死亡就在身旁
整天都被死亡逼迫,總有一天會撐不住的
誰能幫幫我?

少女的話沒有人聽的到

一個殺人鬼是要如何要求別人幫助她呢?
最後痛苦的是自身罷了

幸福真是太難理解了...............

────


────



12 紅顏無 [ 2007/05/02(Wed) 20:21 ID:8ZUO5nuI ]
武內織燄:「殺人命案嗎?了解了哥哥」武內掛上了手機,思考著殺人命案的事情

海野亞由:「怎麼了武內學長?」亞由問著武內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武內似乎沒聽到吧一直沒有理會頭一直在低著

武內織燄:「抱歉剛剛沒聽清楚,真是對不起亞由」

海野亞由搖搖頭並且說著:「不會反而打擾到學長真是不好意思」

武內織燄:「不會拉」

武內織燄:「因為有事情抱歉了,亞由我要先走了」武內微微的向亞由敬禮,然後奔跑離開

此時有一個人站在高處看著這個校園?那個黑影到底是誰?目的為何?

海野亞由:「奇怪呢?平常這個時間小月早就到了,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來呢?」

咻咻咻咻~~~~~~~~~!快速揮舞著小刀,劃破空氣的聲音
新的殺人鬼來到了這個城鎮,那人名為"十六夜.百鬼"

十六夜:「恩有同類的味道,就是那女孩子川澄綾月,不過呢要先解決我後面的傢伙」站在廢棄高樓之上的他後面跟著一個人
那人就是武內織燄,不過武內織燄被發現時相當驚訝,因為他對於自己遮斷氣息的功力很有自信
想不到就這樣被發現了

武內織燄:「.......」武內拿起了武士刀擺好了架式,察覺自己會被殺掉

十六夜邪笑了一聲

刀與刀激烈撞擊一瞬間的抹滅,十六夜將自己的氣息給抹滅掉了!?
十六夜以惡夢般的速度衝向了武內織燄

武內織燄:「消失了!?」武內正當感到驚訝的同時,胸口被貫穿了
血液噴灑了出來

十六夜:「就這種程度而已,不值得殺」

少女如同失去靈魂般遊蕩,孤單一人走著看到了倒下武內
整個人錯愕了

十六夜:「終於來了啊」

殺人鬼的對決就此開始,今夜將下起血雨


刀與刀互相碰撞、火花散發
永無止盡的攻防激烈衝突,毫不停手攻擊的速度越來越快
那已經是超乎常人的戰鬥了,攻擊的速度越來越快
空氣彷彿被炸開般周圍散發著強烈的刀壓
死亡不斷逼迫,周圍的世界是如此的脆弱
世界充滿著死亡,崩壞的世界

看的到所有人的死,想要將一切的抹殺
兩人不分上下,但是真正站上方的是十六夜

武內織燄躺在地上觀看著,很明顯的知道是绫月站下風
剛剛實在是太大異了,現在的自己稍微能行動了
十六夜故意刺淺了,所幸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礙


武內織燄:「我還能戰鬥,雖然沒有武器」舉奇了雙手擺起了戰鬥的架式

十六夜的刀就算全部閃開,衣服也被弄得殘破不堪
即使全部閃開也會被強烈的刀壓給砍到

绫月:「為什麼..明明完全避開了,還會受傷」绫月很明顯的知道,對方放水但是他的力量
不能小看,只是一把小刀,也能產生出強大的刀壓將她切傷

武內的拳撲向了十六夜了但是沒有,因為被閃開了
如同蛇蠍般的拳快速的撲向十六夜

十六夜:「亨!這麼想死啊?」

武內織燄的眼神轉變了

武內織燄:「我要保護绫月~~~~~~!」大聲的吶喊,怒視著十六夜

十六夜冷笑了一聲:「這可不行,因為她將會是我未來的新娘子啊~~~~~!」十六夜開始狂笑了起來

心跳的很快

撲通....

撲通、撲通....

撲通、撲通、撲通............

眼前的世界充滿著死亡,現在的自己被死亡包圍
世界是脆弱的所有的一切都能切開
身體裡的另一個人格彷彿要衝出來般
身體一直顫抖,身體的疼痛漸漸消失

绫月:「白....夜」嘴裡吐露出另一個自己的名字,身體的顫抖消失了

周圍散發著強烈的颶風,另一個自己出來了

白夜:「...........」

武內織燄:「绫月~!」

十六夜突然向白夜衝過來,但是明明什麼都沒有看到
十六夜突然被彈開,其實並不是看不到而是被強烈的刀壓給震開

十六夜:「明明未覺醒?為何有如此的力量!?」十六夜非常驚訝,明明是未覺醒狀態
卻有如此的力量,看來自己放水太嚴重了現在必須稍微認真才行

白夜:「抹、消」

碰~~~~~~~~~~~~~~~~~~~~!
什麼都沒有看到,突然周圍炸開彷彿被砲彈攻擊
大樓的樓頂開始崩落,必須快逃

十六夜毫髮無傷,看著白夜笑了一下

十六夜:「下一次得戰鬥我會出全力的,這場戰鬥我非常滿意」十六夜說完話之後消失了

少女的刀斷裂了

大樓持續的崩落,少女倒下了
大樓的碎片持續掉落,周圍所立之地也開始崩落
雖然因為是頂樓並不用怕,碎片從天而降壓死少女
但是在這樣下去少女會死

武內織燄:「绫月~~~~~~~~~~~~~~~~!」快速的衝向少女,將少女給抱住
現在的自己要拯救少女才行,必須拯救她
抱住少女奮力的衝出這棟大樓
這裡是高處到底要如何逃生?

武內意識漸漸消失了
武內心理想著不行、這樣绫月會死、會死啊!
緊緊的握住少女的手,決定跳樓了

武內從高樓跳下,在那一瞬間
意識中斷了,但是可以確定有人將自己還有绫月抱起剩餘的都不知道了


────

醒來所發現的是自身躺在醫院裡,到底是誰救了我?
對了绫月呢?不安的內心觀看著四方
全身捆滿著繃帶,移動著身軀感受到疼痛

「是之前的戰鬥關係嗎?」撫摸著胸口

勉強著移動身著,想要尋找绫月
但是想要尋找的時候,護士進來了

護士:「還不可以動喔~!」溫柔的聲音、甜美的笑容對著少年講著

武內織燄:「绫月呢?」對著護士問著口氣已經恢復了平靜

護士:「你說她嗎?她睡的很安穩喔就在你隔壁而已」護士指著隔壁病床熟睡的少女

看到了少女就感到安心了,於是倒頭就睡了

護士:「兩人都睡的相當熟呢」護士看著熟睡的兩人安心的離開了


遊蕩在街上在這裡金髮藍眼是相當引人注目的
那個人身上帶著王者風範,在旁人眼前感覺到不是人類
只是相似人類的生物罷了,周圍的人看著他

他就在刮風的一瞬間消失在眾人面前

那人就是救了武內、绫月的人
他名為"阿爾法、亞瑟"

在某處大陸上有間隱密的研究室
那裡有兩個人
一個人仔細的聽著大螢幕監視著什麼

另一人開口了

「命運計畫要開始了嗎?」

亞森羅傑.貝爾:「命運計畫到底是希望還是絕望呢?」

────

命運計畫解說:隨機抽取全世界13個與一般人完全不一樣的人類
然後注射由亞森羅傑.貝爾研發出來的特異病毒
互相競爭的計畫
如果此病毒注射在一般人就會像吸血鬼一樣想要咬人吸血
被咬的人也會中了病毒然後咬下一個人

然而被挑選的13的人中此病毒將會得到異於常人的能力
並且長生不死
可是身體會開始強烈的腐敗
必須靠殺人來吸取對方的生命來延續自己的生命
修補自己的肉體然而

唯有阿爾法、亞瑟是不需要依靠已命補命是個永恆的存在

────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