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Crazy Dream

1 名無しさん [ 2007/04/02(Mon) 01:04 ID:1LJTYd4Q ]

「所謂的食用肉,其實也不過就是生物的屍體。」

雞排攤老闆看著被炸成金黃的雞排如是說,眼神看起來似乎很凝重。


「雞肉、鴨肉、牛肉、熊肉這些我們在菜市場隨處可見的食物,都是屍體。」

「菜市場買得到熊肉!?」

月黑風高,雞排攤老闆語出驚人讓我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有幾隻烏鴉在旁邊的墓碑上休息,不時發出不吉利的叫聲。



我看著雞排老闆,而雞排老闆看著雞排。



四周雜草叢生,旁邊有不知名的墓碑,

而在我面前有雞排攤。



「年輕人,你認為我現在在做什麼?」


雞排老闆的眼神看起來是如此深邃,彷彿有著小宇宙一般的浩瀚,

直覺告訴我這個問題絕對不只是我想的那麼簡單,我決定謹慎的回答。


「....撈回鍋油?」

「不。」


不到1秒的回答時間,那聲『不』是來的如此之快,

讓我連接招的準備都來不及做好。

父親大人,這就是秒殺嗎?



雞排老闆看著我,而我看著雞排。


「我是在幫雞處理後事。」


他看起來意外的冷靜,

怎麼會有人能夠面無表情的說出這種見笑話?

母親大人,這時候為什麼您不在我身旁對我說「噓,不要看不要看,我們快點回家。」之類的話呢?


「牠幾乎可以說是我的家人,牠從小就很懂事。」

「牠會幫忙洗碗拖地嗎?」

「不。」




我有點火大,這招剛才已經用過了,但是我仍然中招,

好個不,我瞬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墓碑上的烏鴉睜大著雙眼看著我們,彷彿在看著電影一般的安靜。


突然,起風了。

一隻隻紅通通的八爪章魚從地洞中蹦出,將自己的八隻爪恣意的揮舞,

章魚隨著夜風起舞,那恍惚且慵懶的表情令人聯想到酒醉駕駛薩克的機師。


「今晚的月亮是鮮紅之月,我感覺到了鮮血。」

一隻漂浮在空中的章魚伸出八爪之一的手搭著我的肩膀,

那崛起的嘴巴以及綁在頭上的毛巾看起來真是絕配。



「昨晚一定有人被破處,Fumo。」



我啞口無言,再度被秒殺。

先不論那奇怪的尾音,

也不論到底是誰被破處,

這隻章魚本身的發言就讓我感到震驚。


兄長,人類真的是萬物之靈嗎?




「小弟,你有處女情結嗎?Fumo。」

有如一把刀刃一般的向我刺來,我被這個問題震懾住了。

我竟然被一隻章魚逼問我有沒有處女情結!?



...好吧,坦白說是有。

處女對我來說就有如新鞋,有新鞋的話當然就不會去穿舊鞋,

雖然舊鞋比較好穿但是新的比較乾淨,自己去把它穿到舊的感覺更是棒不是嗎?



我知道這種想法很渾蛋,如果說出來搞不好會被母章魚圍毆致死,

然後到時候法醫鑑定死因的時候會在表單上填上『章魚』兩個字。



......好可怕,果然不能說出來。

但是也不能說沒有吧?一定會被識破的,

該怎麼辦?章魚跟雞排攤老闆已經在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了。




「這個問題值得我去思考。」

我決定使用拖延戰術。



「是的,沒錯。」

章魚攤老闆跟雞排點了點頭,絲毫沒有發現我打錯字了。


「那一層薄膜代表了『第一次』如果有人拿到了第一次那不僅會得到足夠的成就感也能滿足自己的佔有慾。」

「但是卻只有處女膜而沒有處男膜,Fumo。」


雞排攤老闆跟章魚開始了帶有哲學氣息的對話,而我則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

處男膜?這東西多可笑。

想想當一對情侶情投意合的在旅館行那苟且之事,

男方小心翼翼的進入,女方則抓著被單痛的唉唉叫,


終於到了into the red的時候!



女:「好痛!啊!我流血了!」

從神秘的黑森林慢慢流出深紅的液體,沾染到被單上的情景讓兩人害羞的雙雙低下了頭。

這時候男方發現了驚人的事實!


男:「我也流血了!」

髒紅且黏稠的液體從青澀的小蚯蚓口中吐出。



......喂!被單被弄的很髒耶!

而且寶貝都吐血了誰還有心情再戰?

再說這樣即使是先做過功課也變得很難掩蓋自己是童子雞的事實,

百害而無一利啊!老師!


女人被發現是處女,緊接而來的是驚喜。

男人被發現是處男,緊接而來的是羞恥。


因此處女>處男,跟處男比起來處女珍貴的多而且也比較討喜。

所以不需要處男膜這種東西。


「說到底其實就是佔有慾作祟。」

「=3=y~ Fumo。」


那隻章魚點了根菸,仍然沒有忘記奇怪的尾音。

佔有慾?沒錯,雞排老闆說對了。

這簡直就跟限量版的精品一樣,單純只是佔有慾的關係,

男人的佔有慾望比女人還要高出很多,而且很愛面子,

唉呀,這就是大男人主義來的咩。


「所以,小弟,你到底有沒有處女情結?」

正當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章魚再度發動攻擊,

我方在彈藥不足的情況下只好拿廚餘來塞火炮。



「呃,關於這個問題呢!嗯,正如我們所知道的是個問一百個人會有一百種回答的問題,

咳!之所以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我想是由於跨世紀的文化衝擊盜了現代社會的價值觀以及倫理,

其實呢!對於現代社會來說是否為處女其實已經不重要了,性觀念已經越來越開放,

現在重要的反而是我們該如何有效的抑止破處魔人的攻勢!

明明都已經說了是限量精品你還給我搞收購那實在是太過分啦,

對於處女這種東西咧我們應該抱持著中樂透的心態,是的!可遇不可求!真正應該計較的不是那層膜對吧?

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死人就不應該爬起來找人吃你說對吧?

有女朋友的人本身就是幸福低!想想看,人與人之間互相吸引是多摸美好的事情!他摳!頭家!拎共丟母丟呀?」



墓碑上的烏鴉飛走了,飄落下幾根又黑又髒的羽毛,

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原本起舞的章魚們也全都停了下來,

四周變得好安靜,我想中日甲午戰爭就是因為這樣而失敗的吧?

果然拿廚餘來塞火砲是規格不合的啊,艦長。



章魚跟雞排攤老闆看著我,而我看著雞排。



「我的女兒,今年11歲了。」

老闆一邊散發出了父愛的光輝,一邊用夾子夾起鍋裡的雞排,

他輕輕的甩了甩油,並且把雞排放到調理台上。


他突然抬頭凝視著我。


「啊,要加辣,也要切。」

「我很擔心她會瞞著我到外面交男朋友。」

「咦?國小而已不用擔心吧」

「愚蠢。」


雞排老闆一邊用剪刀剪著雞排一邊用鼻音說出那兩個字。

咦?他是在說誰?


「Fumo.....。」


那一條有著吸盤的觸手又搭上我的肩膀了,

我瞬間覺得有點噁心。


「有一種東西叫做蘿莉控,Fumo。」


奇怪了,我突然覺得這隻章魚的臉看起來有點宅味?

....蘿莉控是什麼東西我當然知道,但我可不想讓一隻章魚對我講解何謂蘿莉控,

所以我決定先聲奪人。


「就是喜歡小女生的傢伙嘛。」

「Fumo,小弟你說的沒錯,但是沒有一針見血。」

「....敢問高見?」

「對尚未成熟的幼兒會有性衝動的人,Fumo。」


為什麼這隻章魚一定要用這種方式來說明啊?

好像在說什麼生物的學名似的。

唔,等等,牠提到蘿莉控?那接下來....


「小弟,你是蘿莉控嗎?」



又來了又來了那該死的吸盤觸手又搭上我的肩膀了,

我一邊忍著想一巴掌給牠死的衝動,一邊思考著牠問我的問題。


我是蘿莉控嗎?


答案再明顯不過了。


但是我不想馬上告訴牠。



「那麼你是嗎?」

「我是啊,Fumo。」



我跟雞排攤老闆看著章魚,而章魚看著雞排。


一陣強風吹來,章魚群陸陸續續的回到地洞中,

就好像校長的演講結束了一樣,學生迫不及待的想離開會場。


很快的這裡又回歸於寂靜,

我感到我該走了,我回頭望向老闆。


!?我的喉嚨突然像被什麼東西哽住了,

我說不出話來,眼睛離不開老闆手上準備裝袋的東西。


「來,您的加辣章魚排,80元。」


為什麼是章魚排!?那是啥?我不是點雞排嗎?

而且還好貴!我家樓下那攤明明才35塊啊?



我看著章魚排,而雞排攤老闆看著我。



「夜深了,打一通電話回家吧。」


雞排攤老闆的眼神看起來仍然是如此深邃,

就有如人外之物一般,沒有絲毫的感情,

光只是凝視著他的眼睛,就好像自己會變成雞排似的,

會讓人徹底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我揉了揉眼睛,

四周依然雜草叢生,不知名的墓碑依舊。

然而雞排攤卻憑空消失,手上的章魚排傳來陣陣熱氣。




章魚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我現在手上拿著的是什麼?



「那是,」


耳後傳來沒聽過的聲音。


「章魚的,」


我轉過頭去。


「屍體喔。」



..................。



那,是什麼?

我沒,看過。



「小弟,你是蘿莉控嗎?」



-End-


2 名無しさん [ 2007/04/02(Mon) 21:56 ID:rb2I2iJc ]
趕搭單身版的廚餘風潮
雞排攤老版的全新力作XD?


3 名無しさん [ 2007/04/20(Fri) 14:44 ID:V8U4gY/. ]
寫得有趣啊XD推

4 Dax [ 2007/05/11(Fri) 13:23 ID:ZBLGb0ec ]
這個寫得很好啊@@

我一看再看還是覺得很好笑XD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