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以前在彈簧刀之神文章祭寫的舊文

1 林奈 [ 2007/04/08(Sun) 00:14 ID:ard1CDyE ]
我果然是咖啡廳的神

我的心口在顫動,我的身體在沸騰。
我絕不是害怕或醫生說得焦慮還是任何精神病症狀。

「我沒有病!」

我激動的向旁邊人說
那人看來不知所措,不敢看向我這裡。

「沒有人肯定我,說過我一聲好!」

我向身旁另一個方向的人說。

「我連上糟糕島都被當成消遣取樂的對象。」

我吼的更大聲了

「沒人支持我,他們都當我是怪胎!」

那人一臉驚恐的離開咖啡店的座位。
一個穿著警察制服的人似乎注意到了這裡,走向了我
幹甚麼,你想違抗神嗎?

「先生,你有些激動,可以跟我一起回去嗎?」

我站起身來,拿出彈簧刀,一刀桶向他的腰際。
我見到了血,再毫不遲疑拔出他腰間的佩槍,就好像我玩過的一個遊戲流程一樣。
我完全知道接下來該幹什麼,我對空開了一槍

「全部不許動,不准離開!」

我大喊一聲,接著害怕的看著咖啡廳裡所有人都害怕縮在桌子底下。

「聽我說,所有人都聽著!」

有女人在尖叫。

「通通閉嘴!」

我大喊。

「請別傷害任何人」

忽然我聽到一個少女的聲音,我轉過身,把槍對準了他。

「走開!我要開槍了」

一個短髮的少女,白皙的臉孔,臉上表情相當平靜,慢慢的走近了我。

「你嚇著大家了。」

她說。

「我會開槍的,嘿,我會這樣幹的!」

「這對你沒好處。」

「喔喔!你不明白。」

我搖搖頭激動的說。

「把槍給我。」

她繼續走向我說

「我不是神經病,也不是怪胎。」

我抿著眼淚說

「你當然不是。」

「是他們讓我這樣的」

「你不會這樣的。」

她繼續靠近我,並捧住了我的手跟槍。
我慢慢的鬆開了手。

「真不敢相信...」我聽到有人這麼輕聲的驚呼了一聲

「你要去告訴他們,快去告訴他們」

她說,我低下了頭,慢慢令她把槍拿去,忽然我看到外面警車的警示燈,並有兩個在門邊的人試圖打開門。

「不!」

我奪回了手槍,一槍打中那個要打開門的人的腹部,再轉過身,打死那個最開始看我的小姐,接著再開槍打死那個服務生。
我聽到咖啡廳玻璃破裂的聲音,接著我左胸劇烈的感到疼痛,似乎是外面的警察開槍打中我了。

「我要死了。」

我低呼一聲,人要死之前,要說只有這樣嗎。
我向後仰倒在地上,那個少女俯下身來看著我。

「我就要死了。」

我看著自己倘滿鮮血的胸口。

「這裡沒人會死。」

她說,接著她將手掌放到我胸口中彈處。
我感到胸口中槍處的痛覺慢慢的減輕,跟著我再看到,胸口血液慢慢的回流。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