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冬日風景

1 phase [ 2007/05/17(Thu) 18:38 ID:p8jQkVq. ]
所以說,好像又是同一個夢。

灰白色的都市──這個城市依然是如此陰鬱。熙來攘往的行人,匆匆一瞥,臉孔模糊不清,蒙著黯淡的影子。

我瑟縮著身體,漫步,左右瀏覽。

有種恐懼──怕被灰色的人群所吞噬,自己也漸漸面目模糊,成了其中之一。

並不是特意去區別,只是討厭被歸類。

「神氣個什麼鬼?」

風起,那個小孩不知何時出現在我身旁
年幼的我,正對著我微笑
短的恰到好處,略嫌俗氣的髮型,總是嘲笑的發端
大大的方框眼鏡,似乎承載不住的搖搖欲墜,剛滑下,又急急忙忙地推了上去

瞳孔在寒冷清冽的空氣裡發散黑色的光芒

「寂寞嗎?」 你問

寂寞早已是我的一部分了,我苦笑

(眼前的小男孩,一個人在房間裡看著故事書)
(於是,時間由中午而至黃昏)

所以說,又見面了啊!我感嘆著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是這麼說沒錯吧?***」
男孩又笑了一笑

熟悉的,帶有一點鄙視意味的稱號,讓心情為之一震

我不記得小時候的我有這麼討人厭啊啊,心想著,突然有給這個小鬼一點教訓的慾望

(夕陽餘暉照不到的鐵門深處,男孩依舊默默地坐著)

「像白痴一樣」
你下了評語之後,手一攤,作出無可奈何的樣子

真的不教他一點禮貌不行….我握著拳頭,暗地想著

你似乎看穿了我的意圖,連忙揮手求饒

「動用暴力是野蠻人的行為,文明人士不會這麼作的」

「……………….」
倒很義正辭嚴嘛!既然自己沒有什麼發怒的理由,那也就算了

(五點,六點,七點,八點)
(冷風吹著鐵門喀拉拉的響著)

「所以說你只不過是我的廣大無意識一點點殘渣而已,說話客氣一點」

「那又怎樣?」「只要你想了,我就會出現。不是嗎?」

(媽媽一定會帶好吃的點心回來的)
(爸爸一定會偷偷帶我出去買宵夜)

「你還真是會作無謂的想像」
又是一句毒舌評論

「囉唆!煩死了!真想把你的嘴巴用膠帶一圈圈封起來!」

「呀~~呀! 虐待兒童!」

「所以說,你也變成大人了啊!」
你抬頭看著我

「那麼也應該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吧?」

「約定?」 明明想不起來,我心中卻隱隱感到愧疚

(終於,鐵門的縫隙透進強烈的白光,也聽到了低沉的引擎聲隆隆作響)

「那時你很高興,不是嗎?」你又問

「是沒錯………..」,即使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我仍抱著一絲希望

(於是,拉開的鐵門下,出現兩個熟悉的人影)

「虧你還記得那麼清楚,現在他們的頭髮白的多了」
你一反剛才嬉鬧的態度,嚴肅起來

「嗯」 我輕輕點頭

“彷彿是火柴那樣,一劃過去瞬間爆開盛大的火花”

「總之,他們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啊….」我說
「沒錯」

(快去刷牙睡覺!)
(男孩嚇到了,慢慢地起身)

「結果你搞清楚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嗎?」
「好像是生意還是什麼發生嚴重的問題吧!」抑不住激動的情緒,溢於辭表

(男孩全身縮進棉被,流汗、發抖著)
(從黑暗的彼端傳來摔破東西的聲音)

(叫罵聲,哭泣聲,物體碰撞的聲音)
(不要!夠了,已經夠了!)

我摀住嘴巴,強忍難堪的反胃感

(什麼都沒有最好!什麼都不要發生!)
什麼都沒有最好!什麼都不要發生!

(誰….能代替我?我不想長大)
誰….能代替我?我不想長大

(大人好可怕,好可怕!)
大人好可怕,好可怕!

(沒關係,只要約好了,就有人代替你了)

“想起來了吧?” 少年意味深長地看著我

再看,少年已經變成青年,儼然是我鏡裡的映像

「想起來了………..」我回答,滿嘴苦澀

「那我應該可以消失了」
青年很難得擺脫一貫的輕浮,輕輕地點了個頭,就這樣消失在逐漸光亮的視界

「Adios」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