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最後的聖誕

1 佚曦 [ 2007/05/22(Tue) 21:32 ID:qzo27k5I ]
在醫院的某個角落,傳出了一聲淒切的嘶叫,接着是一陣嗚咽。

「媽媽,你為甚麼哭啊?」小女孩問。

緊抱着她痛哭的母親沒有回答。

「媽媽,怎麼了?那是甚麼來的?」

坐在旁邊的父親默然無語。

「媽媽……」

在女孩的家中,父母坐在沙發上,低着頭。偶爾四目交投,卻似乎是對峙。小女孩只是坐着,看着父母。

母親終於捺不住沉默,激動地說:「都是你害的!女兒她……」話沒說到一半,淚珠從通紅的雙眼中滾落,嗚咽閉上了她的嘴。

「是我嗎?難道你沒有責任?我工作時你就不會好好照顧女兒?現在你來怪我?」父親冷語迎戰。

「到了這個地步你還要抵賴嗎?好了!那麼錯的是我,好吧!錯在我沒有狠心一點與你離婚!錯在我沒迫你戎……」

「夠了!嫁是你要嫁的,你莫怨我!」

「既然如此,我無話可說!」

在父親正準備回應時,看到女兒快要哭的樣子便把舌劍收回去。一切回復沉默。

良久,母親說:「女啊,我們去找外婆,走吧。」

接着母親拖着女兒,離開了。大門重重的關上,父親依舊坐着,紊亂的心跳顫動着衣袋中的煙盒。現實的衝擊太大,他抓住自己的頭髮,心裡交戰着。

原來女兒得了鼻咽癌,發現時已是末期。

「女啊,我織了冷帽給妳,看,是你最喜歡的粉紅色喔。」母親溫柔地對病床上的女兒說。

女孩很高興,卻只能氣若遊絲的回應:「哇……好漂亮……」

母女聊了一會,醫生來巡房,首先過來女孩的床邊,微笑道:「粉紅色的冷帽,與你很合襯呢!」

「是媽媽織的!」女孩虛弱的聲線總帶着稚氣。

然後,醫生叫了母親出房外,沉重地說:「你女兒的情況……不太樂觀。雖然很可惜,但……」醫生欲言又止。

「有話直說吧,醫生,我有心理準備的了。」母親面帶怨容地說。

「她最多只剩兩個月命,下星期的化療,不用做……在這段時間,你帶她回家,能令她歡喜的都盡量做吧……」

「為甚麼……為甚麼這麼不公平!本來她很精靈的,總會逗人歡笑,她那把頭髮,又幼又輕,在公園玩時總會在陽光中飄逸……現在卻……」她跪在地上,淚水沾濕披面的髮絲。

「啊,媽媽你回來了,咳咳……你看,聖誕老人啊!」女孩指着電視,希冀地說。

「嗯……」母親強忍淚水,苦苦地擠出笑臉對女兒說。

「聖誕老人會派禮物的,是嗎?」女孩接着問。

「嗯……會啊,可是現在才十一月,要等一下才能看到聖誕老人的。」母親的雙眼及鼻子都紅了,淚水不聽話的流出來。她趕忙別過臉去擦淚水。然而,她知道,女兒可能收不到聖誕老人的禮物了。

夜晚,女兒在母親哼着的聖誕歌中睡着了。母親在床頭的鏡子中,發現在門口窺看女兒的父親。

她起來,走向父親,說:「你終於肯來看她了嗎?」

氣氛沉寂了一會,父親問:「醫生說她如何了……」

「最多只能多活兩個月了。」母親的眼淚早已哭乾,剩下的只有乾涸通紅的雙眼。

氣氛再度沉寂。不知過了多久,父親問:「我可以在這兒待一晚嗎?」

母親沒有回答,只是俏俏的拉開尼龍床,自己卻坐到床另一邊的椅子。

於是,一家三口就在沉靜之中渡過了長夜。

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攝影師在商場中為這家人拍了一張照片。照片中是一個坐輪椅、戴粉紅色冷帽的女孩,她正燦爛的笑着,手中拿着一個精緻的禮物盒;她背後是微笑着的父母;而他們的右邊是又紅又胖的聖誕老人,他長白的鬍子與聖誕帽下的,是憐憫的臉容。這一幀全家幅,流露的不是幸福,而是憐惜。同時,這是他們最後的一幀全家幅……

夜幕低垂,母親為女兒焗製了一個聖誕蛋糕,上面放了一塊巧克力──是那聖誕老人所派的禮物。

「聖誕節快樂!」父母對女兒說,並把聖誕蛋糕餵給女兒。

「很好吃……」女孩的歡欣與稚氣在微弱的聲線中流露出來。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父母唱這歌給女兒聽,但唱到了這兒便轉了哼出來。

慢慢地,嗚咽聲驅走了歌聲,母親抱着漸漸變冷的女兒的身軀。夫婦在彼此間的淚光中,渡過了他們一生中最長的夜晚。

女兒去世後,母親的健康狀況急轉直下。檢查發現,她患了肺癌,也是末期……
大約半年後,她離開了。

父親在屋裡,發覺家中前所未有的廣闊。他在抽屜中,拿出了他們最後的一張全家幅。他輕輕地撫摸照片中的妻子和女兒,然後,他的視線轉到那天的禮物盒,又落在抽屜深處的一盒香煙──一盒在去年楓葉未紅時所買下的香煙。香煙旁邊有一個精緻的火機,是在外國買的手信。

他取出火機和香煙,閉上了眼,笑了一笑。然後,他把香煙和火機往後丟,拿起全家幅,走出陽台去。

「好耀眼的陽光,」他坐在陽台的柵欄上,對着照片中的母女說。
「你們也該在溫暖的陽光和微風之中睡着吧。那麼你們好好的睡,我來當你們的樹蔭,我來當你們的樹蔭……」

他臉上掛上了滿足的笑容,眼角帶一絲淚水。然後,他往下墮……

夕陽餘暉照着房間地上的煙盒與火機,塵埃在餘暉中與它們共舞。那空無一人的房間,成了它們的樂園,永遠、永遠地被征服……



28/12/06

半年前寫的了
給一點評語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