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雲的彼方.遺忘之此方

1 消沉 [ 2007/05/31(Thu) 02:52 ID:zmWjxp2Y ]
怎麼會這樣?
我明明是為了不讓那座高塔再次出現在我的眼前才來到這裡的……
《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


該怎麼形容小時候的生活呢……
無聊,窒息,充滿著的是如同藥水般的潔淨。時間的推移異常的慢,有時就覺得自己就要這樣融化在空氣中。
可我不知道,這種情緒就叫「苦悶」,只是等著等著……任時光漸漸的流去。

開始上學後,幻想著在這裡可得到的虛榮,與自身的成就,天真到覺得世界不過如此。然後……就這樣懵懵懂懂的上了國中,每日考試、讀書、挨打,這最主要的三部曲占領我的生活。也許那時是有快樂的時候,可是我卻想不起來,那些東西在不知不覺間被我丟棄了。
然後,那一如毒藥般的苦悶才猛然暴發的無法收捨。
覺得自己和他人格格不入,感覺自身和大家的思考難以融入。於是比起集團的行動,我其實更愛的是那種個人的漫行思考,而對於團體,雖然盡全力的演好了我在那裡的角色,卻在每次的幕後,感到除了透入骨髓的疲累外,更多的是空虛。

直到碰到了婷……那個我還是忘不掉的女孩,這樣的情況才好了一點。
還記得那時,想到她會微笑,會覺得心中一角總是暖暖的,有時會覺得這個世界其實沒有那麼糟。
只是,這樣毫無進展的愛戀,並未因為越接近畢業的時刻而有所加溫。直到畢業典禮當天結束,回到家中才想著。
「這九年來,我在做什麼……?」

用著幼稚的腳步追求知識的虛榮,對於該在乎的事情裝成無所謂,應該做的事,也因為不在當下實行,現在根本不會有實行的機會了……對於這樣失序的一切,忽然由心底生出一股強的逃離衝動,不忍看著那些心痛的一切,向一個遠方逃去,以為只要從一個新地方開始,那麼,一切都將會好轉……
至少當時我是這麼想的。於是,我來到頭城,一個不那麼熱鬧,卻沒有人認識我的小鎮

『一個人去上課,
一個人去吃飯,
一個人去購物,
一個人,坐在桌前,任樂音翻弄,兩眼虛空,望向彼方。

一個人的生活,方便得多,也任意得多吧?』

新的學校,新的同學,彷彿一切都充滿了新的力量,我以為,在此我就可以重整過去。
但事實上,「新的力量」只會產生「新的事物」,而非「過去的重整」。
於是,我試著潛藏多餘的話語,不是每個人都對「為什麼」有耐心,不是每個人都該知道「為什麼」。
更重要的,不是每個人都想知道「為什麼」。

『找不到訴苦的對像,找不到可以安心交談心裡話的人,一再一再的把這些黑水往腹內吞下。直到某天爆發,傷到了我無意傷害的人。』

這麼簡單的道理,我卻常常忘記,然後才為自己的多話後悔。

『從何時開始這樣了,當你我的對話不再有交集?

你說著你的,我說著我的。
話像蛇一樣從嘴中穿過,真正說了些什麼呢?
我想,我不曉得。』

『一個人的生活,方便得多,也任意得多吧?』
『但如夜的深藍色寂寞,卻多得更多…』

於是我還是回到板橋,卻發現自己在這裡也是個徹底的局外人,這個我成長十多年的地方,只是冷冷的看著我,問著『你是誰?』。
我是誰呢……?我可以舉出很多我以前的樣子,可是我真正是誰……,我該是誰呢?那挖掘屍塊的食屍鬼,思想的遺骨,一點一滴的自紙製的墓碑下挖掘,可是那想要尋回自身的飢渴卻未曾消退分毫,我只能一再的翻動墓土……
這些過度的激情,只是放在心中一個不至於被他人發現的一角。
這樣的歷程,感覺上,是追求著一個可以安心訴說的人……抑或是不需要多說什麼也可以的人,只要彼此都在。一種可以安穩的看著朋友因為午後舒適的陽光,而放鬆自然的睡去,那樣的寬容。但切斷了和板橋的連結……現在的我,不論在那裡我都是過客,現在回到了板橋,我有時會懷疑,這裡真的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嗎?為什麼我完全沒有實感?也許這裡的景物略有變動;我卻連一絲絲的懷念感都沒有。而回憶剩下的片段,根本殘破的無法拼湊,更別說要它開口,自述存在。奇怪的是,明明是為數不多的記憶,現在的我卻常常在夜裡的淺眠,因為它們驚醒。


假「遠行」之名的逃避行,似乎並未達到目的,走了那麼遠,卻沒有找到我想的答案,而沒有留下「約定之地」的我,至今只是遊離在人群之間,卻找不到解除這樣空虛的辦法,只是察覺到有著什麼,不應該遺忘的事被遺忘了,從靈魂和心中……的什麼……

對於光明的想望?
曾經有著共同默契的朋友?
或者是……也許,是丟棄的東西太多了,我沒辦法一一回憶。只是,放任回憶如同抓不住的塵埃流去。

我只好試著寫作,彷彿只要這樣,一切都會好轉。卻沒發現我只是在冰封的黑暗湖水下,失神喊叫。而夜晚,越來越難以入眠,不斷向夜神預支時間,穿行在書本的墓石間,試著挖掘一個失落的夢。可是經過如此漫長的時間,我的記憶力開始變差,常常忘了大大小小的事情,忘了作業有沒有交、忘了自己有沒有吃飯、忘了今天的日期……我的時間就像是凍結在頭城的夏天。之後就是對於身邊事物越來越冷漠,與不耐。這樣的情況,讓我更加遠離人群,更加不想讓別人找到我。這種不近人情的態度,讓常在下課時間發呆,產生的那種「不要靠近我」的氛圍,越來越厚重。這樣的漠然,也漸漸的讓我變的更加不近人情……

曾經,婷就像是我的佐佑理,可是拓也卻提早消失了,而薇拉希拉……早已無法轉動它那乾渴的引擎。


『忘掉的事其實就等於從沒有發生過。
這個世界上就只有我還記得那件從沒有發生的事情。這件事終究還是對我造成了不小的打擊。因為被遺忘其實是一種悲哀。
……我緊緊地抓著那張照片不放,靜靜地佇立在原地,眼睛一直盯著此刻已然消逝的那個夏天。』~ 浩紀《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



2 按摩人 [ 2007/06/29(Fri) 12:08 ID:kHfvGuAY ]
可以用高層次的真理來沖淡人類的侷限 或是以翼人般的記憶容量沖淡身為人類的遺憾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