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秦王子 扶蘇

1 SA [ 2007/06/03(Sun) 00:04 ID:P/991MTE ]
秦王子-扶蘇


月稀朔風緊。

胡地之風在廣大的黃土之上,風呼聲彷彿在謔戲一般地耍弄那個繡著「秦」字的旗,本應是滿月之狀的常羲暈黃地照在跟汙損的鵝毛一般顏色的軍帳上,看起來更像是得病欲死之人的臉皮。因風砌而形成的土再次隨著恣意的朔風而起,那味道嘗起來有些鹹,但更苦。

身戴冑甲,披褂,以一張灰黃的斗蓬裹身的青年在旱草地中,這片多災的旱草地,他不語地看著月,這時的月如同漢之月、宋之月,也如同今之月。此時尚無「對影成三人」、「千里共嬋娟」亦或「把酒問青天」等名句,但此時的他所想的,想必與後人所思的亦不遠矣。

他面姣齒白,在面沿處蓄著些許淡鬍,那是血統純正的證名。身高約七尺半,與正常人無異。他與市井鄉民相處融洽、得宜,若初識他者絕不會料想到他的尊貴,僅他眉宇之間透露出的氣象,是其全身唯一出賣他的地方,他名喚扶蘇,中國第一帝國秦之第一皇子。

今夜,漫漫無期。

扶蘇心想。前陣子他夢到個異事,那夢的大體內容是有隻由水形成的猛虎作勢要吞下扶蘇,扶蘇不解為何,便開口詢問吃他的理由,然而水虎絲毫停止的跡象也無,扶蘇只好轉身而逃,匆匆一瞥之下發現,那頭水虎並無耳,不久,水虎不久便追上扶蘇並吃了下去,但在此同時,水虎也接著潰散,沖著扶蘇的屍塊而去。

扶蘇覺得有異,便命人召來方士一問。前來的是隨軍而行的方士,皺紋滿臉正說明著他解夢的準確,秦人不比商人迷信,因此若非是神準,否則濫竽充數的方士只會落得提前見鬼神的下場。

依臣下之見,這或許是兇兆也說不定。

方士將方才不停演算地掐指緩緩解開,眉間一緊,使他臉上的皺紋整個揪在一起,那彷彿在預告著命運,就扶蘇看來。

何解?

被方士這麼一說,弄得扶蘇也跟著緊張起來。那晚的夢依然歷歷在目,那個吃人的夢。

依先人經驗,若女子夢虎則得男,若男子夢虎則血光之災,微,臣下不解水之含意,聞之彷若上古之物,但,未曾現於傳世典籍之中呀!

扶蘇聽之,陷入沉思之中。因為與父皇的政論不合,他被派至這個北疆來監軍,明說是為了偵防匈奴行動,實則為流放,這點不用講白扶蘇便心知肚明。儘管百姓皆稱他為寬柔之人,但他並非軟弱之人,父皇交派任務,他便會赴湯蹈火,即便死也再所不辭。

人生已如此,還有何更淒慘?

扶蘇自問,見方士辭退,便揮手許之。

今夜,晚風不定,此乃亂象。

扶蘇靜靜地坐在無邊際的黃土之上。他前頭是胡地,後背則是咸陽,那個久違的故鄉。他懷念城裡的一切,那個人聲鼎沸的市集、樂天知命的百姓和雖然無章但卻充滿人情味的街道,說來也奇怪,身為貴族子弟,更貴為皇子的他反而不懷念那個從小調皮搗蛋的宮殿,或許,在那裡頭裝得盡是不快的回憶吧?扶蘇苦笑。

打從懂事起,他便與作風極為霸道的父皇不合,他總認為治理百姓之事未必要如此殘酷,扶蘇自認他較喜好儒家之學,這也是為什麼,李斯慫恿秦皇坑儒時,扶蘇卻讚儒士為誦孔子的善士,若繩以重法,恐天下不安,然而,在屢次頂撞自己的長子面前,為父的嬴政這口氣是無論如何不能再忍。因此,他被流放至上郡這個倚胡地而居的邊疆。

趙高,待我繼位,第一個定誅你九族。

扶蘇忿恨地想。他始終不認為如此暴虐治國是秦皇的錯,而是錯在趙高和李斯這兩個誤國的狗奴。然而他隨即一想,他這願豈不是在咒父皇崩俎嗎?呸呸,父皇肯定會長命百壽的,前陣子不是才派人去海外仙境求長生不老丹嗎?好像是個名喚徐福的方士,看他那副矮小短肥的身材、非笑似笑的圓臉,實在讓人很難倚靠他,但既然父皇信之,我扶蘇也信之。

扶蘇抬頭望向天空,四周寒氣懍冽,就算已經裹件斗蓬似乎還是不夠,寒風化針刺入皮骨,實在好冷,扶蘇緊緊握著灰黃斗蓬。

報!

突如其來的喝聲著實使扶蘇吃了一驚。他連忙迎上前去,來人騎手打扮,沒天沒夜地趕路使得來人臉上多了些許倦容。

報!始皇傳令!

不待扶蘇開口,這使令便雙手奉上詔書,一份竹簡。

就是這個?我日夜煩心的事。

扶蘇靜靜地將竹簡捲開,上頭寫著:





扶蘇,你蘇不蘇扶呀?





彷彿聽見什麼東西斷掉似的,扶蘇脹紅著臉,倒地不起。

此便是扶蘇自殺之由。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篇發來這正不正確...


2 鎮靜劑 [ 2007/06/03(Sun) 18:34 ID:5dknx/2U ]
前面還很認真嚴肅的看...
你根本是故意惡搞...

呵呵呵...冷笑三聲
算是讚你用純熟的文字來開玩笑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