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Geass同人‧Biodiversity

1 Diabel [ 2007/06/19(Tue) 00:06 ID:GlOz.1Ks ]
第一次K島貼文有點緊張(抖)
寫了蠻多同人,就這篇最冷淡XD"
不過還是希望能聽聽各方意見m(_ _)m
※意識流注意||||(→就是因為這樣別人才會冷淡啦囧


2 Diabel [ 2007/06/19(Tue) 00:07 ID:GlOz.1Ks ]
Biodiversity‧生物多樣性




Species Diversity‧物種多樣性

  弱肉強食自然法則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天擇說猿猴與人達爾文進化論,扣掉這些課文的面積只剩下六分之一。魯魯修不喜歡這些,非常非常不喜歡。

  當他悶悶地在野餐中談到時所有人都笑了。

  修奈傑爾微笑著將他抱在懷裡什麼都沒說,科內莉亞說等你大一點來我軍實習你就不會這樣想了,克洛維斯說小弟你要用藝術解釋政治才浪漫,尤菲米亞說哥哥你想太多了她從來也沒搞懂這些東西只知道考試會考的都要背。
  魯魯修感到一陣難堪。
  掙脫了休奈傑爾的懷抱,踢倒了柯內莉亞的果汁,踩爛了克洛維斯的三明治,撞歪了尤菲米亞的髮飾──他要到娜娜莉身邊去。
  娜娜莉是他的妹妹,皇家最小的孩子。迷迷糊糊的什麼都做不好,如果照著課本上寫的父王所說的來競爭她一定撐不下去的。沒錯,娜娜莉會撐不下去,娜娜莉是被定義的弱者。他要保護娜娜莉,這是身為哥哥的責任,所以他怎麼能接受那些鬼話連篇?否定排斥再拒絕,他不會相信那些胡言亂語,絕對不會。

  已經可以看見老樅樹了,瑪莉安娜總是在樹底下念童話故事。王子救了公主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為什麼大家都說這只是虛幻不實的妄想呢?明明今天的陽光像奶油一樣黃澄澄的美好,連壞女巫都會感到喜悅不是?昨天也是如此,那麼,往後怎麼會不是如此呢?
  慢慢走到樅樹後坐下,他離膩在母后身旁聽故事的年齡不算太遠,正巧落於微妙的尷尬區間。
  「王子大敗了惡龍救出了公主,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瑪莉安娜闔上書,輕巧的動作溫柔的語氣洽符合故事幸福的結尾。
  在這種日子裡誰不是幸福的呢?他想著,嘴角拉起了一抹新月。
  
  藍天綠地視野搖晃,暖風吹拂憂慮消融。
  
  髮為葉手為枝身為幹足為根血管為莖脈皮膚為樹表,魯魯修被樅樹捕捉了,被娜娜莉所依靠著的樅樹。
  
  總有一天我也是像這樣被娜娜莉依靠著嗎?

  意識模糊了,陽光透過葉隙灑落,夜晚來臨──夜晚?!
  述地他像初春的嫩草被農人離地拔起,魯魯修與樅樹間的聯接斷了,霹靂啪啦些微的空氣在背後旋風爆裂──什麼都沒有。是夢嗎不是夢嗎是幻覺嗎不是幻覺嗎還是,幻覺呢。

  「回去記得跟柯內莉亞他們道歉。」修奈傑爾一把抱起魯魯修,就像當初第一次見面那般。

  當初?

  記憶中從那時開始他就沒看二皇兄有過多情緒波動,比方說,憤怒。
  可是這不是憤怒。
  他下意識抓緊了休奈傑爾的衣服,純絲織的柔軟底下卻是在如此陽光下也不曾溶解流動的寒冰。
  透明的冰再經過壓縮以後,會變成淡淡的藍色,看似溫柔實則無法碰觸的零度冷冽。
  他看見不遠處科內莉亞臉上無奈克洛維斯搖頭盯著一地雜亂尤菲米亞故作生氣。可是他看不見修奈傑爾的表情。
  或許,他從來也不認識修奈傑爾‧L‧不列顛以外的修奈傑爾。
  感覺到皇兄的腳步有些搖晃,他被倉卒放了下來,想也沒想就往尤菲他們的方向走去,他沒有回頭關注。

  太陽添了過金粉淋在修奈傑爾身上,水彩紙般的衣服被渲染的看不清輪廓。




  後來他才知道那時修奈傑爾原本就有點感冒,是拗不過尤菲才會跟著出門的。在他秉持著皇室禮儀與娜娜莉前去探視時正是最嚴重的一天。

  那時他才發現在國際象棋上贏過他無數次的男人其實跟教堂上的琉璃壁畫沒有兩樣。

咳了半天也擠不出一句話,臉色比中華聯邦進口的白瓷反光還透明。魯魯修猶豫著該不該就此告辭讓病人多休息一點卻看見修奈傑爾吃力的撐起身子微笑:

「魯魯修就拜託妳照顧了」
他對娜娜莉這麼說。

……什麼跟什麼阿。
氣惱之下也顧不得囉哩八唆的禮節他牽著一臉茫然的娜娜莉轉身就走,眼角最後的殘像是修奈傑爾無力的倒在靠枕上右手卻將某本書抓了個死緊。



很久很久以後他曾經有機會搞清楚那本書到底是什麼,如果他沒有放手的話。
書掉在不列顛皇家機場,隔著玻璃魯魯修沒聽見落下的聲響。


從瑪莉安娜皇后過世的瞬間他就已經聽不見任何不利於自我的聲音了。


3 Diabel [ 2007/06/19(Tue) 00:07 ID:GlOz.1Ks ]
Genetic Diversity‧遺傳多樣性

  其實娜娜莉不喜歡童話故事,什麼瑪琳公主長髮公主灰姑娘放鵝姑娘睡美人糖果屋她從來都不喜歡。
  一切都太理所當然,恍惚著像是烈陽下沙漠中的海市蜃樓。
  比起這些,她還比較喜歡母后說著戰場上的一切,雖然的確有些太過慘忍血腥,可她還是固執的要求瑪莉安娜說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她很清楚沒有這些故事她不會安穩的在這裡生活,
  她知道她是活在多少人的保護之下。



  醫院的消毒水味反胃的讓她清醒了些。
  雙手一點溫度也沒有,病房安靜的可怕。
  哥哥不在這裡嗎?
  不管如何哥哥也只剩她了阿。
  總是關愛著自己微笑著說要保護自己,其實連她最討厭童話也不知道的哥哥。


  飛機起飛的聲音對失明的她來說是太大的負擔,她忍耐著,魯魯修稍微握緊了她的手。
  「還好吧?娜娜莉。」
  「沒事。」
  她給了哥哥一個自己看不見的微笑,默默下了決心。

  她必須成為哥哥的支柱。

  熱愛著童話的哥哥其實很弱小,失去了母后之後必需有對抗的與需要保護的寄託。

  她必須成為哥哥復仇的藉口。

  想起某個臉已經記不清楚的皇兄曾用著虛弱無奈卻坦然接受的口吻叫她好好照顧魯魯修,娜娜莉笑得堅定溫柔。


4 Diabel [ 2007/06/19(Tue) 00:08 ID:GlOz.1Ks ]
Ecosystem Diversity‧生態系多樣性

  修傑奈爾是最初的孩子,就這麼孤拎拎的在金碧輝煌的宮廷裡載浮載沉。
  其實他是有一個大他兩歲的哥哥,同父異母,卻像不存在似的幾少看見。
  直到柯內莉亞出現在面前時他才驚覺到,其實被孤立的是自己。
  為什麼呢?

  「赫華勒皇妃真是走運,有了個這麼天才的兒子地位準是穩固了。」
  在其他貴族的閒聊中他聽見了母親的名,除此之外什麼也弄不清。

  修奈傑爾喜歡書,各式各樣的書。
  趨勢經濟學客戶關係理論權力集中希特勒草莓世界史總論人權法典巴比倫法學物體系虛無主義唐詩宋詞德古拉伯爵香水巴黎聖母院老人與海甚至是由早已死亡的古語寫成的尼貝龍根之歌與愛達經,全部都像是吃飯呼吸一樣的東西。
  科內莉亞經過圖書館時皺著眉拋下一句:「怎麼都看這麼難的東西。」

  ……難?
  這麼理所當然渾然天成的,對別人來說,難麼?

  十歲以後的修奈傑爾成了社交界的中心人物,雖然十歲的他還不足出席貴族身高的三分之二。
  他只不過是在實踐書上所述的罷了。
  原來創造無限書籍的世界這麼簡單。
  太簡單了阿。

  
  黑髮的孩子拿著比他大太多的泰迪熊在走廊上搖搖晃晃地走著。沒想太多修奈傑爾就將他抱起。大概又是某個不曾謀面的弟弟在七彎八拐的宮廷裡迷路吧,克洛維斯也發生過這種事。
  男孩似乎一點也不訝異別人的服務,貴族的孩子都是這樣,抓緊了布娃娃男孩微笑著炫耀:「這是我為了娜娜莉訂做的喔。」
  
  為了?
  那是什麼?

 

  修奈傑爾終於開始看見世界。


  他開始關注起所謂的手足,相似又遙遠的手足。
  星期一他到大哥的研究機關參訪,星期二他跟柯內莉亞去看最新式的Knightmare,星期三教克洛維斯鋼琴,星期四尤菲米亞拉他去看花園新種植的玫瑰,星期五跟魯魯修下國際象棋,星期六引薦娜娜莉進入社交圈,星期日參加瑪莉安娜皇后主辦的茶會。
  所有人都笑的好開心,笑的像是他們的確在活自己的生命。

  修奈傑爾不是在活自己的生命嗎?不是,從來不是。
  他很清楚他立在終點跟起點以外的地方,只是突然從書堆中站起,回頭,看見其他人都在無法碰觸的彼方。
  那麼他是怎麼察覺的呢?
  沒有根據地發生接續螺旋般的往未來纏繞,似乎是被稱為命中注定。

  世界混亂不止,瑪莉安娜會帶兵前往。
  皇室內鬥不休,修奈傑爾會於中斡旋。

  沒有原因也不需要理由,他只是認為應該這樣下去,他只是清楚永遠無法維持現狀。
  Double Rupture(*1),是這麼回事嗎?
  這算什麼呢。
  這算是他在保護著什麼嗎。
  突然間眼淚就這麼掉下來了,抹去後他持續微笑。


  無法否認的他的確比較留心魯魯修‧V‧不列顛,第十一皇子第十七皇位繼承人。總是為了他人而活的孩子。總是認為自己為他人而活的孩子。
  曾經他也認為是如此,並且為此景仰著。
  為別人活是怎麼回事呢?從別人的立場出發是怎麼回事呢?
  讀了再多書也理不清。縱使最後發現這只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
  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根本什麼也不是。


  陽光與微風。
  野餐、樅樹、童話。
  原來是這麼回事。
  是領悟頓悟什麼的也不太對,早就覺得奇怪只是將它化成了心裡的痂沒去注意,換個方向看去才瞬間驚覺。
  那孩子「為了娜娜莉」時總是有一股心虛與脆弱繞上他的頸,微笑之下總是帶著些微怯弱。
  因為他從來也沒為娜娜莉想過。
  魯魯修‧V‧不列顛只是膽怯的無法只照自己的意思而活,只是不敢為自己負責,只是,害怕一個人。
  書上寫每個人都害怕孤獨。
  繞了這麼一大圈,他仍然在書裡漫步。

  他覺得好累。

  隨便拿了張書籤寫上,字體潦草也管不了這麼多,夾在書裡命令屬下送去皇家機場──


  然後,一切都會結束。




  【For somebody else is just for yourself.】


  魯魯修有沒有看到並不重要,魯魯修對他來說再也沒有意義了。


  他最終仍是在書本堆砌的堡壘裡沉眠。





◆END◆
Double Rupture,雙重斷裂,一種矛盾與自我衝突的人格表現(絕對誤很大(喂)
詳情請見尚‧布希亞的哲學書籍(逃(被巴


5 名無しさん [ 2007/10/29(Mon) 00:24 ID:nXY.n/eA ]
這位同學你寫的真好,我最喜歡你對修耐的新詮釋:)

建議你去發在更多人注意的版面,不然我覺得滿可惜的
那麼有趣的發想應該讓更多人知道的

6 DIABEL [ 2007/10/30(Tue) 22:09 ID:S7cl3Mwk ]
(噴茶)
烏哇阿...這篇居然被推上來了0.0
....關於二哥其實不少人表示我把身高190的男人寫成這麼虛很可怕....後來自己想一想也覺得很可怕^^|||||
同人創作不適合發在其他版吧@@"
再說這篇幾乎都是同人妄想阿(爆)
(聽說原本是被人慫恿來婊一下魯魯的囧,二哥是純私心XD")
就連皇妃的名字都是拿欣賞的神話女角命名=W="
其實只要多讓一個人注意到二哥我就心滿意足了XDDD////

7 名無しさん [ 2007/11/01(Thu) 03:10 ID:LcKnR3ao ]
唉 身高不是距離的(?)
感謝你的大作
txt備份ww

8 kisaku ◆MgpuGOTbDc [ 2007/11/01(Thu) 04:12 ID:sLGrsTWw ]
唉 身高不是距離的(?)

竹村雪秀!(遞

9 [ 2009/07/30(Thu) 17:32 ID:Uc585kNo ]
看幾次很喜歡啊!!!DIABEL大我記住你了(誤)

請別說我lag很久現在還來推文XD"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