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SEED同人】~機動超世代鋼彈SEED~

1 伊葛雷特 [ 2007/06/20(Wed) 14:13 ID:dvUYkMD. ]
第一話

-歐普聯合首長國‧行政府‧首長室-

「修‧艾爾薩德少尉以及莫里士‧K‧孟德爾頌下士報告。」

兩名年輕的士兵打開首長室的門,走了進來,迎接他們的正是現在的歐普代表首長-烏茲米‧納米‧阿斯哈代表。見到兩人的表情相當緊張的烏茲米隨即要他們找個位置坐下,不需要那麼的緊張。

「首先,對於你們的隊長殉職一事,我也感到相當的哀痛,因為這使我國痛失了一名優秀的人才。」

修和莫里士原本是屬於歐普軍部所特別設立的三人特殊戰技隊的成員,他們的隊長法理歐斯‧雷歐斯卻因為前些日子在宇宙進行的新型機測試發生問題而不幸殉職。所以今天兩人就是因為這件事而被找來到此,因為,失去了隊長的特殊戰技隊將面臨被解散的命運,必須重新分發到新的單位。

「因此,我決定要你們兩人前去擔任我的女兒,也就是卡佳里的護衛,也順便讓你們暫時離開戰場,享受一下和平的日子。」

烏茲米知道修‧艾爾薩德曾經是卡佳里的同學,也認識這名年輕人,而莫里士‧K‧孟德爾頌則和修有著相當程度的默契,能夠適時支援較為魯莽的修,因此才會決定由這兩位年輕人來擔任這令他頭痛的女兒的護衛。

「請問代表,您是認真的?」

莫里士對於這樣的決定感到意外,因為他知道修對於卡佳里抱持著某一種心情。

「當然,至於正式的命令,過幾天就會送到你們手上了。」

烏茲米站起身來,輕輕的拍了兩人的肩膀,表示卡佳里就拜託他們了,並且告訴兩人可以離開了。

「謝謝代表。」

修和莫里士對烏茲米代表行舉手禮,隨即離開首長室,這時有一名頭頂光禿的中年男子也正打算進入首長室中,他穿著紫色的歐普官服,身材略顯福泰,看樣子似乎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烏茲米商量。他身後跟著另一名年輕男子,也同樣穿著紫色的歐普官服,神情看起來相當的自大,並且以一種高傲的眼神目送兩人離開。

-歐普聯合首長國‧行政府‧走廊-

「當卡佳里的護衛耶~太棒啦!!我現在正覺得熱血沸騰啊!!」

得知自己將要擔任卡佳里護衛的修高興的大聲吶喊,他想要爭取這份榮耀已經很久了,但一想到理由是因為隊長不幸殉職,馬上沉默了下來。

莫里士看著神情落寞的修,也輕嘆了口氣,因為這件事對兩人來說,是個很難癒合的傷痕。

「修,走吧,我請你喝飲料,不要再想這麼多了,隊長也不希望看到我們這樣唉聲嘆氣的吧?」

注意到前方有自動販賣機的莫里士,馬上想到轉移話題的方法,畢竟兩人在這邊哀傷,隊長也不會回來了。

「喂,修,我問你一件事喔?」

莫里士將剛買的檸檬紅茶遞給修,表情凝重的說著。

「你是說,關於隊長所搭乘的那架機體的事情嗎?」

打開罐口,修先喝了幾口,接著想要說出自己的看法。

「不是,我是要問你以前有對卡佳里公主告白嗎?」

「噗-----!」

修才剛喝下去的飲料馬上就被這句話給弄噴了出來,還噴的莫里士滿頭都是檸檬紅茶的味道。

「你你你說說說什什什麼麼麼???」

就像是裝作沒聽見似的,修自認鎮定的繼續喝著檸檬紅茶,但是拿著飲料的手卻不斷抖個不停,且不斷的冒著冷汗。

「我說你對卡佳里公主告白過嗎~說你其實喜歡她很久啦~?還妄想和她這個那個很久啦~?」

莫里士沒想到這效果會這麼的強烈,於是故意在加油添醋的重複一次。

「噗噗哧------!!呃‧‧‧咳咳‧‧‧咳‧‧‧」

這次的效果就如莫里士所想的一樣達到了最強烈的等級,修又把才剛喝下去的檸檬紅茶全給噴了出來,之後還咳個不停,一時之間還差點喘不過氣來,莫里士急忙幫他拍著背部讓他好過一點。而等修平靜下來之後,他才小小聲的告訴莫里士當年他其實提不起勇氣向卡佳里說他喜歡她,現在又有競爭對手的存在,而且單位不同平常很難遇到,實在沒有機會開口。

「原來,你也會有害羞的時候啊~。」

莫里士雙手抱胸點頭的說道,他實在沒料到這位平時都只知道往前衝的笨蛋竟然也會有害羞的時候。

「吵死啦!走了啦。」

修紅著臉轉過身離開了首長府,他實在不太想讓這件事成為他的笑話或是把柄。

-歐普聯合首長國‧軍部‧格納庫-

看著自己即將被封存的愛機,修忍不住嘆了口氣。雖然轉任卡佳里的護衛之後,照理說就沒有機會碰到MS了,雖說這也算是好事一件,因為不用再親自上戰場,繼續過著不是殺人就是被殺的生活。

「只是,這樣看著還是會感到寂寞吧?」

愛機同樣被封存的莫里士走了過來,手中拿著人事局剛交給他的轉任命令,順便將修的那一份拿給他。

「說不一定,日後我們還會在搭上MS咧。」

修看著手中的轉任命令,又抬頭看了一下即將和自己說再見的愛機,半開玩笑的對著莫里士說。而這時候的兩人還不知道,這句話日後會有成真的一天。隨著調整者和自然人之間的衝突日漸嚴重,戰爭的烽火以及煙硝味也逐漸的蔓延到了歐普,能夠安心過著的和平日子,已經所剩不多了。戰爭那殘酷和悲傷的利爪,也即將在這和平之國,留下深刻的爪痕。

-歐普聯合首長國‧行政府-

隔日,兩人就到首長府報到,只是還沒進到首長室內,就聽到有人在裡面大聲的爭執。隨即,有人用力甩開門走了出來,是幾日前曾來找過烏茲米的禿頭中年男子,但沒看到之前和他一起出現的年輕男子。

「烏茲米,你真是個不知道變通的傢伙!」

他丟下這句話,氣沖沖的離開了首長室。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這種事情我是不會答應的!」

烏茲米也以罕見的語氣回話,看來兩人剛剛真的爭執的十分激烈。

「呃‧‧‧那個‧‧‧」

遇上這種場面的修和莫里士,一時之間有點反應不過來,也不知道要開說些什麼,只能呆呆的站在門口。幸好烏茲米注意到他們,要他們兩人進來,但是一想到剛剛的事情,還是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代表,剛剛那位是烏納特.艾瑪.塞蘭嗎?」

「嗯。」

賽蘭家是除了阿斯哈家之外的歐普五大氏族之一,而當家的正是烏納特‧艾瑪‧賽蘭,因為近年來理念和烏茲米不合,兩人常有些爭執,最大的特徵就是那光滑亮麗的頭頂。而他的兒子尤納.羅馬.塞蘭則是典型的花花公子,玩世不恭,是卡佳里的未婚夫。

「什麼!?卡佳里的未婚夫!?」

修驚訝的大聲喊了出來,在一旁的莫里士趕忙嗚著修的嘴巴要他安靜,注意一下現在他們是在首長室內。

「烏茲米代表,你怎麼會做出如此令人感到驚訝的決定!?要將卡佳里嫁給尤納那個王八蛋?」

看樣子莫里士的制止對修是沒用的,修當著烏茲米的面前直接說出尤納給他的感覺,尤其是上次看著他們的眼神,現在回想起來心中馬上升起了一股無名的怒火,而且更令他火大的是他竟然是卡佳里的未婚夫。

「關於這件事‧‧‧因為那天晚上我被烏納特給灌醉了,迷迷糊糊之下就答應了‧‧‧所以‧‧」

「我有異意!!身為一個父親竟然這樣隨便決定女兒的幸福?」

修越說越激動,甚至舉手抗議,就如同某遊戲的場景一般,他現在所講出的話早已逾越其身分所能說的話,開始質問起烏茲米來了。

「好了,修,別說了,注意一下你的身分。」

由於剛剛的制止無效,莫里士這次採用了最好的方法,從褲子後方的口袋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板手,直接從修的頭上敲下去,讓他當場昏了過去。烏茲米被莫里士這突然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頓時說不出話來。

「代表您別緊張,這是我們特殊戰技隊所流傳的鎮定法,我們的隊長在制止他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唯有這招才能讓修冷靜下來。」

「這‧‧‧應該不只是冷靜了吧?」

烏茲米摸了摸鬍子想想,怪不得以前認識這名年輕人就覺得他做事有時不經大腦,原來是因為這樣。不過這也正是年輕有活力的特點,就是這種衝勁以及行動能力,才有辦法突破現在越來越混亂的舊世界,將希望的種子灑向即將誕生的新時代。畢竟,烏茲米自己所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做出選擇的時刻,已經逐漸的朝他逼近。

「父親,我不是說過我不需要護衛了嗎?」

突然間,首長室的門被推了開來,一名少女走了進來,她那柔順的金色短髮以及純潔明亮的琥珀色雙眼,散發出獨特的氣質。她就是人稱歐普之獅-烏茲米‧納米‧阿斯哈唯一的女兒-卡佳里‧尤拉‧阿斯哈。

~待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