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Geass同人‧Heisengberg

1 Diabel [ 2007/06/22(Fri) 23:10 ID:cD3GAwlQ ]
最早的作品,當初尤菲領便當時寫的(默)
不過在裡面偷偷塞了兩個喜歡的作家=w=.
好啦...沒有偷偷的....是非常明顯(巴)


1.

  走出加護病房時賽希爾就這麼對著冰冷的牆撲簌簌的掉淚,視線模糊的像彩墨被水渲染。依稀她看見羅伊德繃著臉默默撥了通電話,開啟艙門右手一揮單調的嘟嘟聲越發越弱終致消彌。
  髮被離地五百公尺的強風吹的一團亂,抹去眼淚她試圖將它梳整,羅伊德卻早她一步。
  
  蔥白手指在藍髮間溫柔游移,寒冽竄上了她的背脊液態氮在頸椎凝聚,碳酸鈣在喉頭成為石灰成為水泥僵硬無法動彈。
  「這時候如果不騷擾那傢伙的話,」迥異於平常那該死尖銳的「Omededo」,聲音不是聲音反而帶了股甜膩香氣,是微笑而死的氯。


  「會壞掉喔。」
 
   被丟棄的手機墜落在戰火之中捲著陽光血肉塵囂哭喊碎裂成片。


2.

  修奈傑爾蜷縮著。
  沙發不大,面積很小,四肢彎成了幾何角度。酸痛征服麻木又被麻木擊敗,骨骼嘎嘎作響肌肉青青紅紅的轉換,壓縮壓縮再壓縮,一個人的體積只佔了世界多少分比呢。
  兩個人又佔了多少,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
 

  克洛維斯跟尤菲米亞又佔了多少。


  相對論說,佔世界不到一粒沙在你心中佔了半個世界。
  只是那半個世界現在開始會由其他東西填滿。
  於是我們都有了活下去的藉口。


  房間的裝潢很不列顛,他穿的衣服也是,那是死者的意思。
  Avalon造成之際他想著房間只要黑白黑白就好,那麼他會喜歡這裡勝餘他的官邸千倍不只--他們卻跑來了。
  克洛維斯撐著額頭悲壯如赴死之士,『不列顛帝國第二皇子的寢室怎麼可以這麼簡陋?』他還沒來得及問克洛維斯簡陋的標準,他忠心的騎士們就已經順著皇弟的意思改造房間。
  『殿下最後還是會依克洛維斯殿下的意思嘛。』還真是有效率的想法,減薪以玆獎賞。
  尤菲拉著柯內莉亞也來參了一腳,這次他倒是什麼都沒說就將衣服換上,在看見了柯內莉亞的斗蓬之後。



  那美好的
  美好的時光,
  燃燒在
  火熱的沙漠上。



  不是痛覺不是麻痺,是已經與世界絕緣了,他看著手指轉成青白色,只是看著。
  世界也只不過如此。






  「         ------!!」
  突然闖入耳裡的東西讓他竄起滿腹無名火。
  那是什麼東西,他的世界裡有這種東西嗎?沒有,沒有,那是帶來不幸的,詛咒般的東西。
  他伸出手,痛覺阿什麼的都帶著七倍復仇而來,他不在乎,什麼神罰的他不在乎,如果能宰殺那頭黑羊的話又算什麼。
  在他終於碰到桌角時,手機早已不在叫囂。


  『1 Missing Message from Lioyd. 』


  總是晚一步,像是那些已逝去的或正在逝去的他從來都抓不到。
  旁邊的電話響了幾聲又立即切換成語音信箱。


  「修奈傑爾殿下,尤菲米亞殿下已經.......」


  他不是說沒有了嗎。
  他的世界裡沒有帶來死亡的聲音阿。  



3.

  到了最後的最後 是不是
  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跡
  不能傳達任何的
  訊息 我們的世界逐漸冷卻  
  然後熄滅
  而時空依然無限 星雲連綿


END
Heisengberg,海森堡測不準定理,只原子間的距離無法準確計算....吧(被爆頭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