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東方千幻抄自己做的腳色的設定前傳

1 海淵 [ 2007/07/04(Wed) 12:04 ID:aQN.dAbE ]
那是個如同往常,櫻花綻放的春天。

神社外,葵清掃著境內的落葉與花瓣,她望向了高處的白玉樓,明明春天才剛來沒多久,四處的櫻花正綻放著,那卻有如提早來到了冬天,花葉一夜之間凋零。

她知道為什麼的,葵所敬愛的她,已經捨棄了肉身,成為了西行妖的巨鎖,鎖住了它的妖力。

守護著底下這群恐懼著她的人們。


那是個如同往常,西行寺遭到尊敬,遭到畏懼,遭到詛咒的春天。

通往西行寺家白玉樓的階梯下,有一處小小的神社。有別於遠處某座山上的大神社,這裡只是個村裡人們所起的小小的信仰中心罷了。

今天葵接替了原本此處神主的工作,做為這間小祠的管理人。

因為就連原本的神主,也在前日受到了西行妖的誘惑,,死於那株大櫻樹之下。所以才剛過十五歲的她,只好急急忙忙的接過了這個職位。

葵換上了紅白色的巫女服,正是要前往那個遭到眾人畏懼的西行寺家,參見此地的領主。

關於此地的領主的謠言,有人說她是一個邪惡的女子,使著邪術操縱著人們前往讓她吸血;也有人說她早就被天邪鬼給附身了,天天都在動著腦筋要讓底下村落的人們更加痛苦,甚至說她本身就是天邪鬼轉世了等等。

如此多的謠傳,大概可以確定的只有這個領主是個邪惡的女人,如此而已。

整理了一下有關於這個領主的印象,葵已經走完了白玉樓階段,來到了白玉樓之外。

眼前的人,是個堅實的初老男子,葵認識這個人,他偶爾會下來到村落採買物資。雖然人似乎不錯,但由於他似乎跟西行寺關係匪淺,每個人都不想與他有任何關聯。

他也是昨日把神主的屍體運下來的人。

「……哦,你好,原來你就是新任的神社管理人阿。」男人看到了眼前穿著巫女服的女子,大概了解了來意,前往招呼。

「您、您好…我是村裡、推選出來的神社管理人…」見到了男人往自己走了過來,葵害怕的後退的幾步。

「……是嗎?那麼就由我來帶你過去見西行寺家主吧,在下名為妖忌,魂魄妖忌。」名為妖忌的男人不再前進,獨自進入白玉樓庭園,葵也只好跟上。

白玉樓的庭園非常大,即使有妖忌帶路,葵也覺得有種迷路的感覺。但即使走了有一段時間,兩人間仍然保持著距離,彼此間也都不發一語。。

「…就要到了,巫女小姐。」穿越了庭園,男人說如此說著,他緩緩進入了白玉樓,沒多久又匆匆跑了出來。

「哈……抱歉,巫女小姐,請暫時在這裡等等,在下先去找我們家大小姐!」妖忌喘著氣跟她說著,話還沒說完就衝去了別的地方,「大小姐你在哪阿!?」的呼喚響徹著兩百旬的庭園。

「……咦?」葵感覺這個大小姐似乎跟傳聞有著些許的誤差也不一定。正當她在思考著這件事時,身旁的樹叢傳來了沙沙的聲音。「誰?誰在那?」葵走遠了發聲的方向,看了過去。

沒有任何東西。葵的好奇心讓她走了過去,絲毫沒想到這裡可能會有恐怖的領主,也沒想到她剛剛才穿過了龐大的庭園,現在又要進去。

但是出乎意料的她並沒有迷路的感覺,彷彿有某種力量誘使著她前進般,終於她穿過了樹林,來到了一株櫻花樹前。

那是株巨大的櫻花樹,高巨而美型的樹木佈滿了粉紅色的點,微風吹過,櫻華隨之飄舞,雪在冬天的消逝時就應該已經停止了才對,但雪卻在這裡再現了,櫻花猶如雪片一般滿天開落,整個時間充滿了春日的冬景,整個空間充滿了櫻色的雪花。在櫻花盛開的春天裡,卻沒有任何一株櫻花樹能蓋過它的美,甚至說,整個春天盛開的櫻花,也勝不過此處的美景。

葵看著眼前的絕景,絲毫沒有想到此地的西行妖傳說,她只覺得眼前著景色之美,就算是死了……

「巫女小姐,請不要再想下去了。」一聲柔和的聲音讓葵的思緒回到了自己的身體內,她頭望了過去。

在櫻雪裡,一個身穿著白素衣服的少女,迎著風撥弄著她的頭髮,她的肌膚有如吸盡了櫻花的美,美到了極致的櫻雪無法掩蓋她那泛著櫻色的玉肌。

「你應該是新的神社管理者吧?」她開口了,若不是她開了口,她是否是現世之物,是否只是幻覺,都無法確定。

「您、您好!我是新的神社管理者,名為葵……我……」被眼前的人的美所震驚,葵的腦經只充滿著她的身形。

「你好,我是此地此樹之主,西行寺幽幽子。」少女對著她,微微的笑容。

那是她與她敬愛的她,第一次的見面。


那是個如同往常,櫻花綻放的春天。

幽幽子的事情,是之後妖忌告訴她的,這件事之後妖忌也消失了蹤影。西行妖遭到封印,西行寺家也已經消失了,村莊應該脫離了恐懼才對。

事實上也是如此。

﹙西行妖變成了枯木,西行寺家的妖女也死了,真是大快人心!﹚

﹙西行妖死了那妖女也死了,果然西行寺家的人都是妖怪化身!﹚

﹙我早就看不慣那西行寺的妖女很久了,要不是她先遭到報應,我哪天就去把她抓下來凌遲!﹚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不要聽…﹙哈哈哈哈﹚不是這樣的…﹙哈哈哈哈﹚不是這樣的…﹙哈哈哈哈﹚幽幽子大人她…﹙哈哈哈哈﹚……」葵在神社內捂著耳朵,低聲的哭泣著。


終於也過了夜晚,過了今夜,明日也將是新的一天,每個人都能快樂的工作著,再也沒有西行妖的威脅,應該是個圓滿的結局才是。

但對葵來說沒這麼簡單,是的,日子終將過去,西行寺將會被人遺忘,幽幽子將會變成童話裡恐怖的老婆婆,嚇唬著哭鬧的孩子。沒有人了解那天發生了什麼事,每個人都只會往自己好的方面去想。

「幽幽子大人……請等我……」神社裡,穿著白衣的葵灑滿了燈油,在火摺的點燃下,四周很快的變成了火海。但是葵的內心卻不覺得熱。

應該說,在那天起,她的心就熄滅了。

葵跪坐著在中心,只有這處沒有灑上燈油,在燃燒到這裡之前,葵還有要做的事情。

「葵……馬上要跟過去了……」葵幸福的微笑著,她高舉著短刀,揮下,往另外一邊一劃,抽出來,揮下,往下一劃。

「……幽幽子大人……」在燃燒的神社內,這是最後的聲響。


這是個如同往常,櫻花綻放的春天。

「……」在冥界白玉樓階段下一處破舊的祠堂內,少女從不知道多久的時間醒來。

「……?」她看著自己的衣著,貼身的襦袢外是冷白的白衣和靛色的掛襟和袴。我是巫女嗎?少女如此自問著。

「幽幽子大人~你在哪阿~」幼小的聲音喊著的名子讓少女感到一股熟悉感,她暫時不去想自己的事情,推開了形同虛設的門,她看到了一個大概六七歲左右的小女孩。

「姐姐你是誰阿?」小女孩問著。

「…我…不知道……」搖了搖頭,少女像是很久沒說過話的樣子,她蹲了下來看著小女孩,慢慢的說著話。

「妖夢阿,叫做妖夢喔,姐姐你沒有名子嗎?」叫做妖夢的小孩子對著少女捏捏抱抱,但少女卻也不反抗,只是微笑的搖著頭。

「妖夢~你在哪呢?再不出來的話櫻餅我就…阿,已經吃完了。」外面傳來另外一位少女的聲音,是個很熟悉的聲音,是個很重要的人的聲音,妖夢和少女一起往聲音的方向走去。

「嗯嗯…春天的櫻餅真的很好吃呢,妖夢……妖夢,這個人是?」一位少女正吃著粉紅色的櫻餅,兩人相望後,互相說不出話來。

「這個姐姐說她想不起名子來耶,幽幽子大人。」小女孩稚嫩的說道。

「……幽幽子…大人…」少女輕聲唸著這個名子,她好像聽過這個名子,這個人好像曾在哪聽過。

「你好,我是白玉樓的主人,西行寺幽幽子」 少女對著她,微微的笑容。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